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五百零一章 剑云
    修炼的间隙,正在休息的艾辉,耳边全是楼兰的嘀咕。

    “雪漫真的走了,她会不会遇到很厉害的高手?会不会受伤?叶白衣那么厉害,重云之枪才刚刚成立没多久,艾辉不担心吗?楼兰很担心啊……”

    忍无可忍的艾辉咆哮:“楼兰,你很闲吗?很闲就去监督胖子修炼……”

    他忽然停住,胖子也在重云之枪里,跟着铁妞走了。

    默然片刻,艾辉起身,拍拍楼兰的肩膀:“楼兰别着急。”

    说罢走到铁篓剑塔面前,他手上提着一把灰色长剑,剑身宽厚,朴实无华,似木非木似铁非铁。剑身刻着两个古篆“无锋”。

    入手轻飘飘,轻若无物,艾辉如今这般残破不堪的身体用起来最为合适。

    无锋剑是宫府送来的礼物之中,最出色的一件兵器。宫府为了感谢艾辉,花费了不少的心思。

    无锋剑来历不详,不知何人所铸,在宫府珍藏超过三百年。

    扬起无锋剑拍了拍铁篓剑塔,艾辉喊到:“准备开始下一轮!”

    艾辉起的【大剑】之名,被大家忘得一干二净,反倒是顾轩随口的【铁篓剑塔】得到大家认可,就连艾辉自己也都开始习惯用【铁篓剑塔】来称呼。

    雷霆之剑的队员们纷纷站起来,站好位置。

    修炼的时间渐长,大家也没有什么不适,虽然大家对这个大家伙能不能飞起来心存怀疑,但是在修炼上还是一丝不苟。

    看热闹的重云之枪奔赴前线,对雷霆之剑的冲击很大。热闹的鱼背城,如今空荡荡,异常的冷清,大家也收起嬉闹之心,更加投入地修炼。

    没有人再埋怨修炼的强度太高。

    叮!

    一声剑鸣从艾辉手中的无锋剑散发开来。

    早就严阵以待的队员们,同时出剑。一片雪亮的剑光,就像阳光下翻腾的浪花,没有任何元力,但是一股恍若实质的凛冽气势,陡然笼罩铁篓剑塔。

    气势凝而不散,周围的空气停止流动。

    艾辉神色肃穆,手中的无锋剑再次剑鸣。

    刷刷刷,三百多道剑光同时闪动,气势更加凝实一分。

    用剑鸣代替口令,是艾辉灵机一动的想法,但是效果出奇地好。

    艾辉浑身大汗淋漓,浑身汗水湿透,水汽蒸腾。七座剑塔,两百五十二道剑之气息汇集于他一身,他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全身的骨头咔咔咔作响,汗水沿着脸颊蜿蜒而下,艾辉的目光异常明亮。

    浓郁刺骨的剑之气息,无形无质,却又无处不在,从四面八方汇集、碾压而来。

    地宫的【剑云】,受到刺激,翻腾不休。

    如今艾辉体内的剑云,比他刚刚醒转的时候壮大十倍。

    艾辉本以为自己于元力尽失,无法指挥七座剑塔。可是除了他,实力最强大的顾轩也无法担任这个位置。艾辉硬着头皮尝试一下,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汇集的剑之气息,对他的剑云有强烈的刺激。

    剑云就像当年的剑胎,对所有和剑相关的东西,都极为敏感。

    受到刺激的剑云,逐渐增大。

    艾辉若有所悟,他想到了那些剑典古老的剑典中,经常提到的两个字,剑意。时代久远,剑修没落,剑意到底是什么,是什么样的,没有人知道,艾辉也无法揣摩想象。

    当排山倒海的剑之气息,从四面八方碾压而来,他忽然想到了“剑意”两个字。他也不知道自己的体悟,到底是不是剑意。

    艾辉有种错觉,就仿佛重新回到悬金塔,被无处不在的金风淬炼。

    剑云在不断壮大,金属的光泽也变得愈发强烈。

    艾辉明白自己被淬炼的,实际上是精气神。

    剑胎,就是精气神所化。

    当时他绞尽脑汁,寻找淬炼剑胎的办法,却一无所得。

    如今才恍然大悟,原来,剑胎是要这样淬炼!精气神是要这样淬炼!

    他的**依然孱弱,元力依然枯竭,但是他的精气神,却在不断的淬炼中,变得空前强大。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进步,那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

    他的听力更加敏锐。远处微不可察的声音,在他耳中十分清晰,就像声弦在他耳旁拨动。他的感知范围,也要比以前大得多,隔得很远,他就能感觉到对方的存在。

    但是变化最大的,是他能“看”到元力。

    整个世界变得完全不同,他能够直接“看”到周围的元力。

    风中丝丝缕缕绵延不断的金元力,树木植物散发如雾气般的木元力,太阳洒落的火元力和地底汹涌的火海,土元力扩散性很差,几乎不会扩散到空气中,天空的云就像静止的水,而地底的水就像奔腾的云。

    不同元力的交汇,会激起绚烂的彩色漩涡。有些地方的元力之间界限却是泾渭分明,纹丝不动。

    它们的变化是如此丰富、细腻、不可预测。

    元力的世界,第一次如此生动呈现在艾辉面前,让他大开眼界,也生出无数感悟。如果五府八宫还完好,元力尚存,艾辉能够模拟出许多许多奇妙的变化。

    偏偏他元力尽失。

    就像一个巨大的宝藏呈现在他面前,但是他却无法带走任何东西。

    只能说造化弄人,世事奇妙。

    艾辉苦笑之余,倒也没有什么沮丧和灰心。能够看到,已经是意外之喜。

    何况艾辉的心思,都在剑塔上。

    剑云仿佛天生为剑塔所生。

    七座剑塔,艾辉处于最核心的位置,所有的剑芒都在他这里汇集。换句话说,他所处的位置,是七座剑塔之中最重要最关键,也是承受压力最大的位置。

    没有元力的他,却能把七座剑塔纳入自己的感知范畴。七座剑塔内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化,都难逃他的法眼。他惊讶地发现,他可以依靠这种“洞彻”来控制剑芒。

    他想到了刺绣,然而不同的是,他现在能够同时控制两百多根看不见的“线”。

    他能够做的控制很微弱,意味着每一根“线”都很容易断。

    但是这已经足够了。

    以前的他,依靠强大的元力,把这些剑芒通过剑阵捏合在一起。而现在的区别是,他通过梳理这些剑阵,让它们有序地汇集,合为一体。

    这并不容易,事实上,比起以前难度更高。

    他梳理时能够使用的力量很低,意味着每一位队员不能出太大的错误,这就要求大家训练有素。而从剑芒从队员手中挥出,再到汇集,时间极为短暂。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完成梳理,难度可想而知,对艾辉来说也是极大的挑战。

    只要有办法,就足够了。

    眸子被雪亮的剑光照亮,纤尘不染。

    铁兵人看着眼前层层叠叠的工事,心头微松一口气。

    他们终于抵达墙后。

    工事空旷,还有很多地方没有修建完成。工匠都已经逃离,兵人和天锋两部都是纯正的战部,工匠的数量不多。

    天空一道身影匆匆而至,铁兵人生出不祥的预感。

    “报!前方遭遇敌方探哨!正在交战!”

    铁兵人心中一突,但是他反应很镇定:“多带几个人,不要放走一个。”

    昆仑道:“我去。”

    铁兵人没有阻拦,点头沉声道:“好。”

    按理说,这个级别的冲突,不应该部首亲至。但是铁兵人想到昆仑还没有上过战场,先适应一下战场非常必要。

    昆仑带着一小队天锋精锐冲天而起,朝前方火速驰援。

    看着昆仑消失的背影,铁兵人冷静下来。他本身的战斗经验丰富,不是菜鸟。

    遭遇探哨,是一个不好的征兆,说明对方虽然因为某些原因没有占领墙后,但是对这个区域,并没有放弃警戒。这意味着,他们不可能悄无声息占据有利的位置。

    而且,来到墙后,发现工事远远比他想象的要少许多,也要简陋许多。

    但是转念一想,他也就释然了,北海之墙那么短的时间被攻破,只怕连师北海也没有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又能建多少工事?

    简陋的工事,没有经验的新兵菜鸟,这场战斗,只怕比他预期得还要惨烈。

    很快,铁兵人的猜测得到印证。

    连续好几队探哨都遭遇到神之血的探哨,双方发生战斗。战斗的规模虽然很小,但是极为激烈,从返回的探哨不到一半,就能看得出来。

    昆仑很快回来,她的脸色不是太好。敌人的抵抗顽强,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但是对方没有一人投降,死战到底。

    战斗血腥程度,完全不是道场比试争斗能够比拟。

    铁兵人大步上前,没有安慰,沉声道:“敌人的大部队很快就会到,我们要抓紧时间,向前推进,占据有利地形。”

    昆仑点头:“好!”

    她意识到,战场是另外一个世界。

    两支战部顾不得长途奔袭的疲倦,全速推进,试图推进到更深的位置。推进了大约五十里,铁兵人突然下令停止前进,就地防御。

    并且要求所有人抓紧时间休息,敌人很快将至。

    铁兵人很清楚,敌人以逸待劳,而己方已经非常疲劳。如果不能恢复一些元力,哪怕有工事的帮助,他们很有可能都无法抵挡敌人的第一波进攻。

    对于新兵来说,第一战的重要性无以伦比。如果首战胜利,他们很容易积累信心,如果失败,他们会当场崩溃。

    事实证明了铁兵人的安排非常正确。

    两个时辰后,敌人大军出现在阵前。(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