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四百八十九章 光辉足迹
    安木达停下脚步,伫立在高空深处。

    虚无冰冷的深空包裹着他的躯体,元力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金木水火土在他周身形成完整的循环。它们纠缠在一起,彼此转换,生生不息,一个个顺循环和逆循环彼此交织缠绕在一起,它们像海洋一样涌动、激荡。

    远处浑圆的地平线,背后是深邃没有尽头的虚空,染上一层光圈,是落日的余晖。

    落日在他身后,若是他回头,便能看到身后和他平行的那一轮红彤彤大火球。

    安木达没有回头,哪怕身后的太阳,和他一样都只剩下余晖。

    太阳明天还会准时升起,又会像今天这样落下。余晖是太阳每天对这片大地挥手的离别,而他的余晖是对这片守卫了一辈子大地最后的眷恋。

    还有金风都化不开的哀伤。

    他刚刚晋升宗师时,也曾如今日般俯瞰脚下的大地,踌躇满志。却不曾想到,有一天它会变得如此荒芜残破。若有什么更让他倍感哀伤,大概只有如此残破荒芜的银雾海,还在自己有生之年亲眼目睹。

    元修们像潮水般退入蛮荒,用空间来换取苟延残喘的时间,抽走它的生机。

    终年银雾涌动被视作五行天最浩大工程的银雾海,如今只是一个寸草不生的山谷。没有银光闪闪的雾气,山谷底的烂泥被翻了底朝天,到处是一个个的大坑,就像一个个溃烂的伤口。

    长老会临走之前,把银雾海积淀千年之久的海宝搜刮干净,只留下无用的淤泥,堆积在这个空荡荡的山谷风干,等待时间的侵蚀。

    也许有一天,暴雨和山洪会让这个曾经被冠以金修圣地的山谷,重新变成一座湖泊。

    银雾河宽大干涸的河床,野草滋生,偶尔会有小鸟落地啄食草籽。到处是掘地三尺的坑洞,满目苍夷,就像一条贯穿银雾海的伤疤。

    从天空俯瞰,醒目而丑陋。

    安木达忽然想起乐不冷的那句话。

    原来宗师也是人。

    安木达自嘲一笑,眼睛重新恢复晴朗,重新迈开步伐。

    他要留下的最后足迹。

    远处的天空就像在颤抖,不时洒落的光辉,就像流星坠落。

    天心城一片肃穆,所有的元修都从房屋里走出来,他们伫立街头,失魂落魄地凝视着银雾海方向。

    人们脸上愁云密布,神情惨淡。

    市坊间的流言早就传得沸沸扬扬,大家心中早有准备,可是当流言变成现实发生在他们眼前,每个人心里堵得慌。

    因为都他们明白,往昔再也回不去。

    城市里的华灯初上,祖祖辈辈生活的蜗居之地,和曾经他们觉得平淡乏味的日子,都随着遥远天边轰隆的步伐声和洒落的光辉足迹,一去不复返。

    巨人一个转身,一个时代谢幕。

    未来的路,在何方?在荆棘密布荒兽横行的莽莽蛮荒之中吗?在神之血的战场吗?能打得过神之血吗?会被翡翠森吞并吗?岱宗起码也是五行天出去的,想必也不会对大家太糟吧?

    嘤嘤的抽气声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冒出来,很快蔓延开。

    叶夫人的脸上也露出一丝迷茫和恐惧,但是她很快清醒,恢复平日里的平静。

    年听风幽灵般出现在她身边。

    叶夫人忽然问:“他们是什么想法?”

    年听风恭敬回答:“他们都愿意为夫人而战!”

    叶夫人笑了笑,自是不相信这句话,但是她没有拆穿,而是颔首道:“那就让他们准备吧,岱纲不会等太久的。”

    “是!”

    年听风应道,他没有马上退下,而是有些出神地看着远处从天空洒落的光辉足迹。

    那个人做了他们该做的事情。

    新光城。

    千风万音塔上,尉迟霸凝视着银雾海方向。不时颤抖的天空,和轰隆如雷的震荡,还有那洒落的光辉足迹,在朝神之血方向前进。

    安木达前辈……

    尉迟霸心中莫名升起一丝羞愧,他喃喃自语:“……对不起前辈。有什么办法呢?我们不想忍受下去,总是要分开的。分开就分开吧,井水不犯河水。现在新民,过得不错。我们未必能赢,起码是为自己而战,大家都不想再做炮灰了……”

    说着说着,他眼中的迷茫恢复清明,接着变得狂热。

    他蓦地朝遥远天边巨大的光辉足迹大声喊:“做了这么多年的炮灰,大家都受够了!”

    明知道安木达前辈听不见,他只是想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懑和怒火。

    可是为什么眼泪却夺眶而出?

    黑鱼嘴山的山脊上站满了人,就像一尊尊雕塑。

    远处的天边,看不见的巨人,足迹生辉,踏碎凌霄,一步步前进。

    师雪漫紧紧握着云染天,脸色煞白,泪水模糊了视野,但是她死死抿住嘴唇,竭力让眼泪不留下来。

    老师赴死,艾辉重伤不省人事,父亲也在前线等候支援。

    有那么一瞬间,前所未有的虚弱和悲伤涌上心头,让她想大哭一场。

    但是她没有,从小她就知道哭没有什么用。

    她抹了把眼泪,美眸之中泪光依然可见,却不见哀绝凄然,只有坚决如铁,她沉默收拾自己的情绪。

    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重云之枪的修炼,治疗艾辉,还有艾辉伤没好的这段时间,雷霆之剑的修炼也不能不问。

    很多很多。

    “宗师在世,败尽天下英雄。宗师赴死,搅动天下风云,看看,日月无辉,星辰黯淡,天失其高,地失其广,万物齐哀。何等壮烈!何等痛快!人生在世,不宗师不痛快!”乐不冷喃喃,语调起初低吟,转而激昂高亢,冷峻干瘦的脸上浮现亢奋的红晕。

    忽然他用尽力气朝远方大声喊:“安木达,不要被帝圣那个小子小看啊!”

    乐不冷的眼睛升腾起金色的火焰,他的胸膛里有什么在燃烧,转过脸对师雪漫道:“小丫头,我那废物徒弟就交给你了。哈哈,宗师,我来了!做不了宗师,就做宗师的敌人!”

    说罢,他就化作一道火光,朝天空的另一边飞去,转眼间就消失不见。

    师雪漫回头,留恋地看了一眼从天空洒落的光辉足迹。

    不能让老师的心血白费。

    她收回目光,沉声道:“开始修炼。”

    银雾海和黄沙角的边界线,双方都是一阵骚动。

    轰隆轰隆。

    远处的天边,像是有什么怪物,在朝这边碾压而至。

    师北海几人都不自主地从营地里出来,抬头看着身后的天空,一个个巨大的发光脚印,在天空出现,然后落在地面,化作一个长数里的巨大脚印。

    只有目光最敏锐的师北海几人,才看到在极高的深空,隐约有个身影。

    师北海脸色大变:“安木达前辈!”

    其他几人的脸色也为之色变,大家立即明白过来,接下来的是什么。

    安木达宗师最后一击会留给谁,一直都是大家私底下讨论最多的话题。不外乎两种可能,一个是岱纲,一个是神之血的帝圣,大家都觉得帝圣的可能性更高一点。

    讨论的时候,大家挺热烈的,但是当这天真的到来时,只有难言的悲伤,心中堵得慌。

    轰!

    一个长度超过五里的巨大脚印,突然出现在叶白衣的军营。

    脚印深深陷阱地面百丈之深,原本那里的全都是密密麻麻的营帐,超过一千将士来不及哀嚎,全都化作血泥。

    这一幕实在太震撼,以至于所有人看到时,都不禁一呆。

    可是当大家回过味来,每个人脸色都是一片煞白,不管是北海部,还是叶白衣的大军。

    “这就是宗师吗?这就是宗师的力量吗?”

    不知道多少人此刻心中升起同样的念头。

    恐惧,本能地恐惧,再勇猛的战士,在面对这无法战胜的非人力量面前,都只能本能地战栗。

    叶白衣的身体微微战栗,眼中浮现绝望之色。他曾经不止一次想过,如何才能对付一位宗师。但是此刻,当他真正面对宗师时,他才发现自己的那些想法是多么愚蠢可笑。

    又是两个脚印。

    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啸音,听不到任何惨叫、骨骼碎裂的声音,只有轰地一声巨响,巨大的脚印就带走成千上百人的生命。

    叶白衣麾下的神修都是神之血的精锐,他们敢于直面最残酷的厮杀,但是在这样的单方面屠杀面前,却提不起任何勇气。

    不好!

    叶白衣心中大急,这三次打击来得太快,根本不容他做出什么调整。

    队伍隐隐有崩溃的迹象。

    就在此是,天空响起一个威严的声音。

    “安木达,你的对手是朕。”

    整个天空都被这句话,震得嗡嗡作响。

    刚刚有崩溃迹象的大军,在沉寂了两秒之后,忽然发出震天的欢呼。

    而北海部却是鸦雀无声。

    师北海等人却是面色铁青,虽然一直以来,帝圣实力可以媲美宗师的说法深入人心,但是大家都没有亲眼见过,总是心存一丝侥幸。

    此刻这一丝侥幸彻底粉碎。

    这是一个坏消息。

    大家拼命搜寻帝圣的身影,但是却怎么也找不到。

    安木达的光辉足迹没有停留,继续朝神之血的腹地前进。

    “真没想到,你能把神之血治理这么好。”

    安木达带着几分惊讶的声音在整个神之血响起,没有人能够捕捉到他的身影。

    “安木达,如果你真的可怜长老会的子民,就让他们早点投降。没有意义的战争,只不过浪费无辜民众的性命。”

    淡然而威严的声音,响彻神之血,许多神修纷纷跪拜下来。

    安木达停下脚步。

    因为他看到了帝圣。

    宗师,宗师。(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