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四百七十七章 干!
    “瑶光!有人受伤!”

    噗,名为瑶光的剑塔,吐出一道昏迷不醒的身影。

    “楼兰来了!”

    守候在一旁,蓄势待发的楼兰立即冲上去,救治受伤的元修。

    ……

    “天枢!有人昏迷!”

    “楼兰来了!”

    ……

    短短的一个时辰,超过三十四人昏迷,楼兰满场飞奔。

    “结束!”

    艾辉冷酷的声音落入大家耳中宛如天籁,一个个摇摇欲坠的身影从剑塔中步履蹒跚挪出来。他们身上汗水浸透,雾气蒸腾,看上去就像一个个刚刚出笼的烧麦。

    艾辉从天权剑塔中飞出来,目光扫过全城,沉声道:“休息半个时辰,准备下一轮修炼。”

    扑通扑通,大家纷纷瘫坐在地上,抓紧一切时间休息。没有人哀嚎恳求,艾辉非常冷血,对修炼简直有一种狂热的偏执。

    陆陆续续有一百多人受不了如此高强度的修炼而离开。现在还留在内营的,不多不少,正好三百人。

    早就准备好的元力汤,飞快地送上。如此高强度的修炼,如果没有补充,会伤及本源。

    全场一片狼吞虎咽的声音,大家脸上露出幸福之色。剑塔修炼是暗无天日的地狱,楼兰和他的元力汤,是地狱中仅有的阳光。

    顾轩也是楼兰的铁杆拥护者,在他看来,楼兰这么神奇的沙偶简直是这个世界最美好的存在。除了主人不怎么样之外,楼兰没有任何缺点。

    顾轩愤愤不平,像艾辉这样的货色,怎么配得上成为楼兰的主人?

    他如今对艾辉完全没有半点崇敬之情,前几天还满脑子要追随雷霆剑辉寻找自己剑道的想法,现在只觉得当时自己当时就是一头猪!

    这货居然和他们抢元力汤!

    这种混蛋怎么配当老大?要不是大家打不过,肯定被大家半夜里摸黑做掉。

    放下已经被舔得像洗过的碗,顾轩满脸回味。但是没有时间给他回味,他必须马上抓紧时间运转周天,吸收刚才喝下的元力汤,才能在接下来的修炼中坚持下来。

    他们经历了初轮的筛选,每个人都在七座剑塔里试了一遍。用艾辉的话说,一个萝卜一个坑,看看自己适合哪个坑。

    每一座剑塔里面的气息完全不同。

    是的,气息,剑芒的气息。

    有的锋锐,有的寒冷,有的炽烈,有的厚重,完全不同。他们需要模仿每一种剑芒,找到最熟悉自己的一种。

    道理顾轩懂,任何修炼都需要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向,这是常识。但是整个过程,粗暴简单得令人发指,没有半点美感。

    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重复,直到自己的意识都快模糊。

    同样的重复,要来七次,顾轩**练得都想吐了。

    这是剑修?那些精妙的变化呢?剑修不是以变化精妙而著称吗?这么简单直接粗暴?

    他被固定在天璇剑塔,还被委任为塔主。一开始顾轩还心中暗喜,谁都喜欢被重视。但是很快,他就发现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天璇剑塔是八层,仅次于艾辉坐镇的天权剑塔。每层剑塔,分列六位元修,包括他在内四十八位剑修,只修炼一招剑术。

    以顾轩的剑术造诣,不费吹灰之力便做到游刃有余。

    然而那并没有什么卵用。

    四十八位元修,不能有分毫之差,才算合格。任何一位元修的失败,都意味着失败。

    四十八位元修之中,有剑修基础的,只有六人。

    修炼的情况惨不忍睹,现在一百次的修炼,能够成功三次,就算是运气好。

    更让他失望的是,这样的修炼,他看不到有任何的意义。

    简单的剑招,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没有精妙的变化,也没有什么厉害之处。自己是为了追求剑道而来,不想在这么无聊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无聊?”

    艾辉看了顾轩一眼。

    顾轩头皮有点发炸,艾辉一认真起来,就像变了一个人,散发的气势真是可怕。

    艾辉注意到其他人的目光,想了想道:“行,那就让你们见识一下。”

    松间派的人,和他在一起并肩作战,信任基础深厚,无论他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大家都会毫不犹豫执行。

    新招收的元修,并没有这样的信任基础,有所疑虑非常正常。

    反倒是自己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这就是缺乏经验。

    反省中的艾辉脸上却没有露出端倪,他挑选了十七位实力不错的剑修,塔主都在其中。

    瑶光剑塔是最矮的剑塔,三层,每层六人。

    剩下的人个个精神振奋,瞪大眼睛。大家心中其实都有疑惑,他们每天修炼的到底是什么?能有什么作用?

    艾辉低沉的声音在瑶光剑塔内回荡:“准备。”

    塔内诸人精神一振,他们手持长剑,站在各自方位,凝神以待。

    “剑起!”

    一声低喝在大家耳边炸开。

    所有人手中的长剑同时亮起光芒,嗡,瑶光剑塔内响起莫名的颤音,他们觉得脚下的剑塔在微微一震。但是此时顾不得其他,他们下意识扬起手中的长剑,剑身上挑,一道剑芒,从他们的剑身激射而出。

    十八道剑芒层层相叠,汇集在塔顶!

    对艾辉来说,此刻也是全新的体验。剑塔从构思到建造,都堪称完美,但是实际动用,却是第一次。在这一瞬,他的感知突然变得异常敏锐,感知的触角仿佛突然能延伸到很远的地方。

    他的心神在不断上升,忽然间,他察觉到高空深处,有一个身影正在窥伺他们。

    这是谁?

    艾辉的眼睛陡然爆绽耀眼的光芒,抓住你了!

    手中的长剑轻轻一颤。

    锵!

    一声悠扬的剑鸣,宛如暮鼓晨钟。

    突如其来的剑鸣惊动柠檬营地的人们,大家纷纷抬起头。

    一道粗壮耀眼的剑光从塔顶激射而出,撕裂长空,带着清越的剑鸣,飞向天空深处。

    “那是什么?”

    “像是剑芒。”

    “难道又出了剑修大师吗?”

    人们惊叹连连,满脸惊骇。

    正在督促元修们修炼的师雪漫身躯微微一震,猛地抬头,美眸明亮,嘴角却浮现一抹微不可察的笑意。

    姜维、桑芷君都张大嘴巴,看着天空那道绚烂的剑芒。

    绚烂耀眼的剑芒拖着长长的光尾,就像飞向天空的流星。

    高空深处。

    乐不冷心中有些惊讶,果然有点名堂啊。

    安木达那老家伙坐视自己的宝贝徒弟跟着别人,乐不冷就觉得有点问题,现在看来这个叫艾辉的小子,有几把刷子。

    乐不冷飞行的高度,远超过一般的元修,位于高空深处。高空深处非常危险,能够在这里存活的荒兽,都是像座云鲸这样强大的荒兽。

    而且在高空深处,看似平静,实际上充斥着极为强烈的金风。这些金风强烈到形成一个特殊的区域,普通人在这里甚至无法坚持片刻,就会被撕成粉碎。

    一点光芒以惊人的速度,在他的视野中急剧放大。

    乐不冷冷哼一声。

    头顶的阳光仿佛在他的背上汇集,后背陡然升腾起一缕缕金色的火焰,仿若金色的羽翼。

    他伸出手指,迎着朝自己激射而来的剑芒轻轻虚点。

    一缕金色火焰,从他的指尖飞出。

    剑芒和金色火焰毫无花巧撞在一起。

    咚!

    一声霹雳巨响,整个天空仿佛都在颤抖,激荡的气流横扫过天空,产生像涟漪一般扭曲的波纹。

    乐不冷目光闪动,有些意外。

    剑芒的威力比他预想的要大三成。

    实力到了他这个地步,对力量的判断极为精准,很少会出现这么大的误差。

    他心中的兴趣又多了几分。

    他早就注意到,地面的塔有好几座,而那是最低的一座塔发起的攻击。他还是第一次遇到,用塔发出的剑芒,有趣,非常有趣!

    天空的巨响,师雪漫脸色大变。

    还没等她反应过,一溜金色火焰忽倏而至,一个枯瘦的老者,抓住一块比他要大数倍的冰块,悬浮在离她三丈之外。

    “小丫头,还认得我么?”

    师雪漫心中骇然,对方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等她看清来者,表情愣住,过了一会,才不确定地道:“乐叔叔?”

    乐不冷出现在柠檬营地的消息,就像飓风一样传遍整个营地。

    乐不冷是谁?

    年轻人或许有些陌生,但是只要稍有点年纪的元修,此刻无不是一脸敬仰崇拜。对于他们,这是传说之中的名字。

    刚才内营飞出的那道可怕的剑芒,震慑整个营地。原本那些退出雷霆之剑的元修,此刻悔得肠子都青了。

    内营。

    艾辉眼珠子瞪得像牛眼,语气不善:“雪熔岩?起码一百升?乐前辈,我尊敬你是前辈,你说要雪熔岩,送你一升两升,那是心意!但是前辈你要一百升?还起码?”

    乐不冷啪地把冰块往地上一放,干脆利落道:“给够雪熔岩,他就能成大师。给你打十年工,直接说,干不干?”

    艾辉满脸冷笑,瞪大眼睛,气势毫不退缩:“干!”

    转眼间他脸上春风化冻,笑容绽放,语气透着亲切::“前辈,你就这一个弟子?还有没有其他弟子?来啊来啊,雪熔岩管够!其他地方,哪有这么多的甲等火液。第二位半价,五年就行!”

    乐不冷:“……”(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