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四百七十六章 故人和玉川秀织
    梨云亭居,八角凉亭,有客。

    安木达容光焕发,脸颊红润,曾经如沟壑般的皱纹,仿佛被逆流的时间抚平。他坐在蒲团上,整个人散发难以形容的威势,就像太阳一样令人无法直视。肉眼可见的波纹,充斥在梨云亭居,就像要把这片空间揉碎。

    在他对面,坐着一位矮小枯瘦的老者,就像日晒雨淋在田间劳作的农夫。老者的身边,是一块两人高的大冰块。冰块中,隐约可见一个人影。

    涌动的波纹,到了老者附近,消失不见。

    老者喝了一口茶,放下杯子:“你的情况差到这地步。”

    安木达微笑开口:“其实还好,我的元力在和天地元力共鸣。等它们完全共鸣,我就会成为天地的一部分。”

    老者点点头:“原来宗师是这样死的。”

    安木达哑然:“你还是和当年一样不讨人喜欢。”

    老者反问:“都这么老了,还讨谁喜欢?”

    安木达摇头失笑:“嘴皮子比以前倒是厉害不少。这孩子怎么样?”

    一个简单的动作,层层涟漪泛开,整个空间响起嗡嗡的尖啸。

    老者神情严肃:“不好,所以我来找你。”

    安木达的目光凌厉得刺目,扫过冰块,冰块表面咔咔咔裂开细纹。老者朝冰块一挥手,手中飞出一团寒气落在冰块上,冰块又厚了一分。

    老者知道安木达并非有敌意,而是已经无法控制体内的力量。

    安木达轻咦:“你的这个办法有意思。”

    冰块内,是一位火修的少年。但是用的法子却是异常精妙,用极寒之冰,刺激少年火修体内的那一缕火元。

    他略一琢磨,就明白对方这么做的目的。

    火燎原沦陷,火元材料非常稀少,还按照以前的修炼方法,这条路是走不通的。火元材料很少见,彩云乡还是保持出产。寒冰是水元材料的分支,想想办法还是能够找到。

    但这是剑走偏锋的法子,异常凶险,若是稍有不慎,这缕火元就会熄灭,火灭人死。

    长期冰封,其中痛苦更是常人无法想象。在这等极端的环境下,保持清醒,火元不灭,需要极大的勇气和忍耐力。

    “穷则变,变则通。”老者淡淡道:“现在通不了。他爹把他交我手上,他家没了,我不能不管他。”

    安木达叹息道:“唉,祖家也是一个大族,没想到也没能逃过此劫。我记得他叫祖琰?”

    老者嗯了一声,神情平静,端起茶盏,喝了一口。

    “我大概知道你的意思。”安木达巍然不动:“他已经熬过了最难的时期,再冰封下去,伤身伤神。现在他需要足够充沛的火元,壮大本源,方能成势。”

    老者道:“没错。前段时间市面上,出了一种甲等火液,名为雪熔岩。和你徒弟有关,所以我找上你。我需要很多的雪熔岩,很多。”

    最后“很多”两个字他的语调更重。

    如果换了其他人,他早就动手。但是松间谷有师雪漫,他就必须得找安木达。他可是很清楚,别看老头对师雪漫不闻不问,实际上非常关心。

    他和老头认识几十年,深知秉性。

    “雪漫不是主事人。”安木达道:“你需要找艾辉。只要你肯把你的宝贝徒弟送去给他做几年苦力,应该没什么问题。”

    “好。”老者答应下来。

    安木达道:“小辈的事情说好,说说我们的事情。”

    老者看了他一眼:“你都快死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宗师怎么可以死在床上?”安木达淡淡地笑,却透着难言的霸气。

    老者身体一僵,他放下茶盏,直接问:“你想怎么做?”

    安木达看着老者,笑了笑:“你到时就知道。”

    老者很直接摇头:“我不会陪你。”

    “你帮我守住这里就行。”安木达笑道:“岱纲会来。不冷,你和他交了一辈子的手,厌倦了吗?”

    听到岱纲的名字,老者的目光陡然变得凌厉。此刻的他,浑如换了一个人,矮小枯瘦的身形,透着威武霸道。

    强烈的波动一闪而逝。

    在这个时局动荡,英雄辈出的年代,已经没有多少人还记得这个瘦小的老者。

    乐不冷,曾经的冷焰部部首,视岱纲为终生宿敌。

    乐不冷恢复如常:“都快死了,还算计那么多。为什么不见万小子?”

    安木达脸上浮现淡淡伤感:“师弟走了,他的后人,我于心何忍?五行天也好,天外天也罢,我守护了这么多年,尽力了。”

    “随他们去吧。”

    乐不冷给自己茶盏满上,一饮而尽,砰地放下茶盏,起身走到凉亭边,丢下一句。

    “哈,原来宗师也是人。”

    他抓着大冰块,一跃而下。

    柠檬营地,很多人很失望。

    “这到底考核什么乱七八糟?”

    “是啊!天赋呢?元力呢?传承呢?这些都不用考?这是搞笑吗?”

    “我怎么觉得是在招苦力啊!”

    “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啊,艾辉不就是苦力出身吗?难道他要朝这个方向打造雷霆之剑?”

    “苦力兵团,好可怕……”

    内营的七座剑塔,成为许多人的噩梦,许多觉得自己天赋不错的元修,都被淘汰出局。眼睁睁看着那些比自己天赋差的家伙入选,大家都觉得这个世界疯了。

    不,是艾辉疯了。

    失望的人们摇头离去,他们觉得什么雷霆大师,只不过是一个脑子不清醒的疯子。也许艾辉在雷霆修炼上很厉害,但是这样胡乱折腾,只能证明他在战部方面是个不折不扣的菜鸟。

    大家都不傻,在乱世之中,抱着一根粗大腿,不仅能活下来,说不定还能捞到许多功绩,为自己的子孙打下一份基业。

    跟着一位疯子菜鸟,那只会死无葬身之地。

    他们为那些被选中的元修感到惋惜,跟错了人,注定失败。

    类似的议论传得沸沸扬扬,让许多通过考核的元修也心中惴惴,不少人选择退出。对于这些人,艾辉一律放行。

    用他的话来说,强扭的瓜不甜。

    最后留下的,只有四百多人。

    作为一只战部,这点人实在太少。四百人能够干什么?放在战场,那就是大海里的一滴水,能掀起什么风浪?

    同样是战部,重云之枪的人数,是三千人,还有两千的后备役。

    面对师雪漫等人的担忧,艾辉更加悲观:“能撑得过修炼的,有一半就不错了。”

    大家都傻眼了。

    四百人都是一滴水,那两百人能干嘛?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艾辉语重心长地叮嘱:“我这边看样子是够呛,你们也都看到了。咱们到底是吃干喝稀,以后都得指望你们了!一定要把重云之枪打造出来,大家可千万不要懈怠啊。”

    一番话说得大家心里沉甸甸,倍感压力,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加倍修炼。

    师雪漫看了一眼艾辉。

    虽然这家伙一脸严肃,也是一本正经的模样,但是为什么自己心里总觉得这家伙有鬼。

    翡翠城,天未破晓。

    明秀织坊,灯火通明。

    如今的明秀织坊,是整个翡翠城织坊的头块招牌。不仅有刺绣大师坐镇,身后还有陆家做靠山,还有一种叫做【针神锋】的织机。

    如果换一家织坊的织机敢用这个名字,肯定早就被查抄。

    镇神峰给翡翠城带来的阴影还未散去,绝不是什么愉快的记忆。

    明秀织坊却蒸蒸日上,除去陆明秀身后的靠山和背景,她本人这两年的表现,也强势到震惊整个翡翠森。

    陆明秀不仅继承了她师傅韩玉芩大师的衣钵,而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开创出属于她自己的刺绣流派,明秀流。

    而她的织品,有一个专门的称呼,【玉川秀织】。

    这是她自己起的名字,玉川二字纪念师傅韩玉芩和师伯王守川。

    任何一件【玉川秀织】,都是市面上难得一见的珍宝。

    织坊里一片忙碌,不断有人在往驮队上装东西。

    陆明秀在来回巡视:“东西都装好了吗?”

    一位丫鬟衣着的女子站出来:“小姐,都装好了。”

    她是明秀小时候的丫鬟桃酥,后来明秀跟随韩玉芩学习刺绣,两人离开。直到前两年明秀回到翡翠城,在陆府挑了桃酥来帮忙。

    桃酥颇为能干,她虽然不懂刺绣,但是诸多杂务处理得井井有条。

    陆明秀有些不放心:“没有遗漏?”

    桃酥连忙道:“小姐,检查了三遍。”

    就在此时,天边飞来一道身影,降落在织坊之中。来者大约四十上下,模样粗鲁丑陋,眼睛总是眯着,像是在审视什么。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腿,膝关节以下空荡荡。

    陆明秀行礼:“这次有劳穆师!”

    穆师淡淡道:“准备好了就出发。”

    陆明秀取出一个木盒,递给穆师:“这是端木家所托,烦请穆师交给端木黄昏。”

    穆师抓起木盒:“好。走吧。”

    说罢飘落在一只驮盆兽背上,闭着眼睛,自顾自休息。

    驮队迈开步伐,悠扬的铃声,打破清晨的宁静。

    站在高处,陆明秀眺望者远去的驮队,有些出神。整个驮队上装载的,都是她给师弟艾辉准备的织物和一些翡翠森才能买得到物资。

    穆师是大哥的朋友,要不是她苦苦央求大哥,都找不到人把这么多的东西运送到遥远的松间谷。

    希望这些东西能够帮助到师弟。

    面对远处天边绚烂的朝霞,忙了一晚上的陆明秀满怀希冀。

    驮队已经消失在地平线,陆明秀回身,目光不经意仿佛瞥见一道身影。

    她的身体顿住,心中升起莫名的熟悉感。

    回过头寻找,只有街道零星的行人。

    她哑然失笑,转身离开。(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