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四百七十二章 来客
    艾辉的剑塔还没有搭建完成,柠檬营地迎来宫府的使者。

    大约五十岁的管家,慈眉善目,脸上笑呵呵的,皮肤保养得非常好,一看就像是长期养尊处优,身上会不自主流露出几分贵气。

    管家姓王,说话很慢,语调和气,听起来非常舒服。

    “……我家老爷听了此事,在家中不知道庆幸了多少回,老夫人也不知哭了多少回,后怕万分,说是幸好有艾师在,要不然铸成大错,那就悔之晚矣。艾师对敝府的大恩,敝府上下心中无不感激万分。艾师悟道雷霆,敝府未能及时恭贺,真是大大的失礼,只是那边事情未了给耽搁了。老爷和夫人耿耿于怀,难以自释。如今那边事情已了,能给艾师一个交代,也有机会补上一些心意……”

    整整一驮队的礼物,数量之多,分量之重,都令人咋舌。

    光是礼单,就是长长一卷。

    艾辉扫了一眼,心中暗自诧异,礼物清单上绝大多数都是战斗类的物资,或者工坊可以用到的材料。看来宫府对他们暗中是相当关注,送来的都是他们急需的物资。

    他收起礼单,露出一丝笑容:“贵府有心了!代我向府主和夫人问好!”

    王管家看到艾辉爽快收下礼物,心中松一口气,脸上的笑容更盛:“牧首会那边的事情,您也不用担心,手尾都处理完结。”

    艾辉才明白过来“那边的事情”原来说的是牧首会,他有些好奇:“哦,不知是如何处理的?”

    王管家笑吟吟道:“牧首会折了两位牧首,还有一位重伤。还拆了他们五座分部,他们只好找人递话来和解。”

    艾辉暗自凛然,宫府真是强大,他问道:“可是上次的两位牧首?”

    王管家摇头:“不是,听说两人上次在您手上伤得不轻,这次本来府主是要求对方交出两人,不过后来牧首会希望能够通过其他方式赔偿,府主看他们的诚意挺足,就勉强答应了。”

    听到不是上次两人,艾辉感到一丝莫名的心安。虽然他和酒柜只打过一次交道,但是从内心深处,他还是不想听到酒柜的死讯。

    看到酒柜的时候,他就想到了已经去世的花魁。

    艾辉没问牧首会的诚意是什么,但是想必牧首会一定是付出足够的代价,否则宫府绝对不会同意和解。

    这也是艾辉第一次直观深刻地体会到大世家的根基之深厚。

    牧首会的实力如何,在里面混过的艾辉非常清楚,绝对不是他现在能够招惹的目标。倘若不是对方觊觎雪熔岩,他是一定不会去招惹牧首会。可是牧首会直接被宫府打得没脾气,宫府的实力可见一斑。

    艾辉乐得如此,他和宫府没有什么冲突的地方。相反,他们可以合作的地方不少,双方建立不错的信任基础。

    想必宫府也是看到这点,才专门送来这么丰厚的礼物。

    王管家的态度坐实了艾辉的猜测,尤其听到师雪漫要独自组建一只战部,他更是当场表态马上支援一批物资过来。从这一点看,王管家在宫府应该是颇有话语权,有权力独自做出一些决断。

    艾辉随口问:“师家现在的情况怎么样?雪漫很久都没有回家了。”

    他觉得有点奇怪,宫府听到师雪漫要组建战部的消息,都马上回送来一批支援。而铁妞自己师家也是一个大族,但是自从雪漫加入松间派之后,师家就像不闻不问一般。

    王管家脸上闪过一**言又止。

    艾辉敏锐地注意到王管家的神情变化,不由关心追问:“可是有什么问题?”

    王管家看了一样旁边,压低声音:“转告雪漫小姐,无论如何,最近一定不要回家。”

    艾辉心中一跳,看来铁妞家真的出了状况,低声问:“到底出了什么情况?”

    王管家只是摇头不说。

    艾辉见状,也不逼问,只是暗中留了个心眼。到时候找人去打听一下,就知道情况。不过艾辉并不是太担心,铁妞如今是大师,不管在哪,都有话语权。也没有多少人,能够强迫她去做她不想做的事情。

    何况还有他们在铁妞身后。

    王管家很识情知趣,长袖善舞,讲话风趣,谈吐幽默,令人如沐春风,丝毫不觉乏味。更关键的是,这家伙非常大方,一言不合就“哎呀,这个敝府有办法,过些天就送一些过来。”。

    威武不能屈,富贵一定要怂。

    艾辉最喜欢和这样的土豪聊天,时间宝贵?一点都不!没有空?时间就是海绵里的水,挤挤总是有的!

    来啊来啊,来聊啊,来用钱砸我啊!

    宾主尽欢,两人转眼就已经称兄道弟。

    艾辉一开始还是想从王管家这多捞点实惠,但是后来发现,王管家的消息非常灵通。不管他说点什么,王管家都能说出一些艾辉不知道的内容。

    比如前线正在对峙,比如天锋和兵人两部,都已经整军待发,他们将去支援前线的北海部。再比如,各地物资的价格上涨已经超过七成。再比如,中央三部似乎各有想法云云。

    艾辉听得津津有味,这些内幕消息都是他接触不到的。

    冷不丁王管家忽然问:“老弟,你说这大战什么时候会开始啊?”

    艾辉心头一震,笑容从脸上消失,大脑突然变得异常冷静,脱口而出:“安木达宗师陨落之时。”

    话说出口,艾辉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王管家心神剧震,那怕他极力想掩饰,但是也无法遮掩那一刻他情绪的波动。

    牧首会。

    秋水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她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裸露的皮肤干枯龟裂,就像枯水的河床被太阳长时间曝晒过,看不到半点往日的妩媚娇艳。

    “她还没醒来?”

    说话的男子大约二十五六岁,容貌绝美,额头一点朱砂,异常娇艳动人。他的脸庞没有任何瑕疵,皮肤比女人还要白皙,鼻梁挺拔,目光深邃迷离。秀气精致的眉毛,不时微微蹙起,一抹忧伤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露。

    他有一个很奇怪的名字,红容颜。

    就算是在牧首会,也很少人听过这个名字。他很少露面,但是酒柜在他面前,不敢有丝毫不敬。

    牧首会第二牧首,红容颜。

    酒柜脸上浮现一丝担忧:“没有,她体内的生机快要断绝。我给她喂了混沌丹,才勉强把这口气延续到现在。”

    混沌丹是牧首会的保命元丹,炼制起来极为费事,极为珍贵,只有牧首才会配给。混沌丹需要用五种元力的元丹,炼制工序异常复杂,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

    混沌丹蕴含极为精纯的混沌元力,对牧首会中人来说,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能续命。

    若非秋水的情况实在到了最糟糕的地步,酒柜也舍不得动用自己的混沌丹。

    红容颜脸上忧色不减,他的声音极为好听,有着无法抵御的魔力和淡淡的忧伤:“雷霆之威,真是霸道,秋水也是命中有此劫数。心神寄托外物过于凶险,稍有不慎,就会被反噬。”

    “是啊。”酒柜叹道:“但是这就是她的道啊。”

    每一位大师的大师之道都不一样,有的是堂皇大道,有的剑走偏锋。剑走偏锋的,羡慕不了堂皇大道。

    人和人是不一样的,道和道也是不一样的。

    酒柜自己的神游之法,也极为凶险,一旦无法控制住,酒中的兽性反客为主,他就会失去自我和理智,变成一只人形荒兽。

    红容颜叹了口气,这个问题是无解的,他转过话题:“邵先生同意了吗?”

    “没有!”酒柜脸上浮现一丝薄怒:“那老家伙油盐不进,就是不肯答应。要不是看他身体弱,一定让他尝尝手段!”

    酒柜当然生气,秋水现在的状况,需要重新炼制一具人偶。邵先生据说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土修,颇为擅长炼制沙偶,酒柜向对方求助,但是没想到被邵先生干脆利落地拒绝了。

    他专门还打听过,这位邵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入的会,但是从来没有看他炼制过一具沙偶。平日里不是看书就是闲坐,从来没有对会内做出任何贡献。

    更让他觉得奇怪的是,这样的闲人有专人看守,但是却没有人去管他。

    酒柜可是很清楚,会内对没有贡献的人是多么冷酷无情。任何人如果无法表现他的价值,在会内日子一定会过得异常惨淡。至于礼贤下士之类,在会内更是不可能出现。

    以前不是没有那些傲气的工匠,但是很快就被收拾得服服帖帖,贡献自己所有的能力。

    可是这个老头,却活得好好的,有点奇怪。

    红容颜摇头:“不可对邵先生无礼。”

    他的语气虽然淡然,但是酒柜心中却是暗自凛然,道:“莫非这位邵先生有什么来头?”

    红容颜摇头没回答,只是道:“你吩咐下去就是。”

    酒柜心中有些庆幸,自己看对方的年纪大身体弱,没有对邵先生动手,这后面果然有问题,他连忙道:“是。”

    “我去看看他。”

    红容颜丢下一句,便转身离开。(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