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四百六十八章 犹豫
    时间是一条长河,会流过荒凉贫瘠怪石嶙峋的石沟,会流过枯枝腐叶蚊虫横生的沼泽,也会流过雪山初融鸟语花香的山谷。

    黑鱼嘴山下,松间谷正是人间芳菲时。

    飘零碧剑竹叶在空中翻飞飘洒,如绿蝶纷飞,在风中飞舞。飞舞时竹叶有时会和空气震颤,每当此时就会响起轻微的爆音,宛如剑鸣,在空中激起微小的急流,接着泛开成一道道看不见微风涟漪。

    木修们在竹林中打坐,淡淡的绿光环绕在他们周身。

    竹林之外,各色鲜花绽放,和端木黄昏布置的防御藤蔓交织在一起,十分漂亮。

    对于一位有强迫症的少年,这是必须在设计防御时就考虑的内容之一。

    松间谷变化非常大,最大的功劳是王小山。

    王小山把建造松间谷称之为“捏泥巴”。松间谷的土修不少,但是精通建筑的只有他一个,基本上所有的活都是他一个人在干。换一个人也许觉得累,但是王小山乐在其中。

    在其他任何一个地方,都不可能有如此多的建筑给他修建。以前他做后勤军需总管的时候,都是自己默默地建,然后再拆掉。

    松间谷的建筑不仅数量很多,而且还需要考虑到方方面面。最重要的就是元力的流动,建筑如何与周围的元力协调,甚至能够帮助增强元力。

    这是王小山从未接触的领域。

    里面涉及到大量的元纹,这是当下最热门也是最前沿的元力内容。除了艾辉和楼兰,其他人在这方面一无所知。

    王小山有些惶恐,但是更多的是期待。

    他全程参与和目睹韩师的【以城为布】,对这方面的感触更深。在他担任后勤仓库总管的时候,他就曾想过如果在建城一开始的时候,就考虑元力节点的问题,能不能做出能够开启关闭的元力针?平日里这些元力针用建筑来伪装,到危险时开启。或者能够直接用建筑实现元力针的作用?

    只不过苦恼于没有人传授,市面上关于元纹的只言片语,都极为昂贵。

    好在有艾辉,他可是王师的唯一学生。

    抱着艾辉甩来的一堆东西,王小山如获至宝,沉溺其中。整个松间谷全都交给他折腾,各种材料都非常充沛,这样优越的条件,就算是王小山担任仓库总管时,都无法想象。

    如今松间谷的五座元力池非常稳定,而且在艾辉不计成本地投入之下,元力池的规模整整扩大了两倍。

    浓郁的元力,大家的进步飞快。

    在这个乱世,再蠢的人都知道只有实力才是生存下去的唯一办法,没有人偷懒。连胖子都每天拼命修炼,当然,他如此动力十足,是楼兰每天的元力汤。

    楼兰的元力汤,已经成为所有人每天最期待的事情。再懒的人和再疯狂修炼的人,都不会错过楼兰的元力汤。

    雪熔岩的大卖,松间谷完全没有资金上的忧虑。而且如今荒兽材料的价格整体都往下跌了不少,这也从侧面证明元修已经在蛮荒站稳脚跟,逐渐在与蛮荒的对抗中扳回劣势。

    荒兽材料的充沛,楼兰的发挥空间大许多。每天的元力汤都不重样,高阶和低阶搭配着来,种类丰富,效果绝佳。

    窦先生放下碗,满脸的意犹未尽,感慨道:“没想到,老夫这辈子享福居然在这个小山谷。”

    一旁的杨笑东虽然没说话,但是脸上的满足遮掩不住。

    舔完碗底的艾辉满脸骄傲:“那是!楼兰的元力汤,天下无双!”

    楼兰笑得眼睛都眯成两道弯月,开心地大声道:“谢谢大家,楼兰会继续努力!”

    大家都不自主露出笑容,永远充满朝气的楼兰,是如今松间谷最受欢迎的人。倘若有人说艾辉的坏话,立马围上一群人,在一片附和声中,大家你添油我加醋,你查漏我补缺,唯恐漏掉一件。但是倘若有人说楼兰的坏话,立马围上一群人,一顿狂揍,绝对不会问理由,绝对不需要找借口。

    窦先生问艾辉:“你找到种北冥暗王树的地方了吗?”

    艾辉沉吟道:“有一个地方,不知道能不能行。”

    他从一开始就盯上了窦先生的北冥暗王树。

    北冥暗王树用于战斗,缺点非常明显,不能移动那岂不就是一个活靶子?一个活靶子,防御再强也总有被攻破的时候。

    战斗不好用,但是用来守城,那就绝对是防守利器。

    然而在实际中却遇到了问题,北冥暗王树需要吞食光线,才能够壮大。如果种在山谷之内,那整个山谷就会被阴影笼罩,暗无天日。没有光线,山谷内其他的植物,也会很快枯萎致死。

    黑鱼嘴山的鱼嘴处,也是火山的火山口。

    入目所及,一片红色的海洋,涌动的红亮岩浆,翻腾不休。不时有火柱和黑烟从岩浆中喷涌而出,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硫磺味。

    窦先生点点头:“你说的原来是这里。”

    其实这里他也想过,他对北冥暗王树更加了解,当然知道不适合种在山谷。

    “火光也是一种光,北冥暗王树可以吸收。”窦先生先是肯定了这个方案的可行性,接着道:“但是也有其他的问题,你需要提前考虑好。一个问题是,只吸收火光,北冥暗王树会发生什么变化,老夫也不清楚。另一个问题,据老夫了解,山谷的元力池,最根本的源泉,就是这座火山。如果北冥暗王树把这座火山的火光全都吞食了,山谷怎么办?”

    艾辉愣住:“它能吸食空整座火山?”

    其他人脸上也露出骇然之色。

    窦先生警告道:“没错!它可是北冥暗王树,就算在修真时代,都是天材地宝。只要有光之地,它不死不灭。莫说一座火山,就是再多十倍,也有可能。”

    艾辉觉得有点棘手。

    黑鱼嘴山,是松间谷的元力来源。倘若黑鱼嘴山的火元真的被吞食殆尽,那松间谷就无以为继。

    艾辉心中有些发凉,他想过北冥暗王树很厉害,但是没有想过它如此厉害,厉害得有些恐怖。就算松间谷五座元力池的运转,引入的黑鱼嘴山火元也只是九牛一毛。

    那么小的身躯,竟然能够吞食整座火山,令人生畏。他有些相信,这玩意真的出自深渊之类。

    可是,如果放任如此强悍的宝贝不用,艾辉也心有不甘。

    他想了想,道:“它需要多长的时间,吞食完整座黑鱼嘴山?”

    窦先生沉吟:“不会超过三年。”

    嘶,大家都倒抽一口冷气。

    松间谷的五座元力池,每年消耗的火元力,对于整座黑鱼嘴山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不要说三年,就是三十年,只怕连百分之一都消耗不了。如今松间谷消耗火元大户是两座地火塔炮,但是即使如此,消耗的火元对整座黑鱼嘴山来说都是微乎其微。

    从这样的类比中,大家才明白北冥暗王树是一个何等恐怖的存在。

    就连师雪漫这样挑剔的人,此刻也怦然心动。北冥暗王树能够吞食那么多的火元,本身就证明了它的强大。

    吸食了整座黑鱼嘴山火元的北冥暗王树,会成长到什么地步?会强大到什么地步?

    哪怕最简单的想象,整座黑鱼嘴山的火元压缩成一棵树,那这棵树何等强大?普通的大师,绝对不可能抗衡。更何况吸食火元的还是北冥暗王树,在修真时代都是天材地宝,它会拥有什么玄妙?

    大家的呼吸粗重起来。

    三年后,就可以收获一棵很有可能抗衡宗师的宝树,这样的诱惑,没有人可以拒绝。

    艾辉反而冷静下来:“这么强悍的宝物,没那么容易驾驭吧。可不要咱们把它喂饱了,到时候反咬我们一口,那就乐子大了。”

    其他人幡然醒悟,警惕地看着窦先生。窦先生是俘虏身份,还没有取得大家的信任。一些心思灵动的家伙,在想是不是老瞎子的阴谋诡计?

    难道是一颗带毒的糖丸?

    窦先生神情如常,声音没有一丝波澜:“那当然。老夫之所以不敢行此道,就是有自知之明。北冥暗王树成长到那地步,会生出什么变化,老夫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像此类宝物,在修真时代,也需要宝物认主。真到那时,只怕需要宗师,才有可能彻底收服它。”

    不少人露出失望之色,老瞎子的话很有道理,可是问题又回到了原点。

    倘若有宗师的实力,还需要什么北冥暗王树?成长起来的北冥暗王树,需要宗师才能驾驭的话,对他们没有任何价值。

    艾辉却没有失望,他的眼睛闪动光芒:“但这是一个逐步的过程?”

    窦先生点头:“对,但是老夫需要提醒你,到时候你未必能够中断它吸食火光。此树现在的力量,就让老夫颇为吃力。它若吸食火光,未来老夫肯定不是它的对手。所以你得想清楚,如果出了意外,可别指望老夫。老夫这把老骨头,现在只想养老,教教这些孩子。”

    艾辉罕见地流露出犹豫之色。(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