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四百六十六章 三部首齐聚议事堂
    http://10.168.58.178/qidian/post.php?id=3638453&cid=343282652风雪散去,阳光重回大地,然而一夜之间,天心城仿佛变得更加肃穆。原本的夜夜笙歌,消失不见,世家豪门此时也夹起尾巴做人,谁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得罪叶夫人。

    铡刀雪夜的血迹还未散去。

    谁也不知道叶夫人下一步的动作是什么,但是只要稍有点眼力的人,都知道此时绝对不要招惹叶夫人。

    中央三部的军纪森严。

    铡刀雪夜之后,在街道上看不到一位中央三部的元修。

    威名赫赫,神秘莫测,强悍无匹的实力,冷血残酷,杀人不眨眼,军纪森严,这些构成中央三部给天心城留下的记忆。

    三部的驻地并不在一起。

    听风部的驻地位于天心城东的一处兵营。原本是天锋部的一处演武场,暂时给裁决部驻扎。地方不大,根中设施也很简陋,但是裁决部却没有丝毫意见。

    实际上,兵营容纳裁决部绰绰有余。

    中央三部威名在外,实力远超其他十部,论规模则是五行十三部中规模最小的三个战部。听风规模最大,满员编制也不超过一千人。而裁决部的满员编制只有八百人,规模最小的神畏部,满编五百人。

    事实上,中央三部从来没有满编过。

    中央三部的选拔非常严苛,如果没有合适的元修,他们宁愿空缺。他们对元修的精神要求极高,如果意志稍稍薄弱,就会弃之不用。

    一架不起眼的三叶藤车,出现到兵营门口。

    藤车没有任何标记和显眼之处,就是随处可见的货运藤车。只不过车身被厚实的黑布罩住,看不见里面的光景。

    现在很少人用三叶藤车来运输货物,元力获取的成本更高,难度也更高。三叶藤车需要消耗大量的元力,用来运输货物实在不划算。如今的主流是不需要消耗太多元力的驮盆兽,载重量大,饲养容易,在野外的生存率高。

    但是这里毕竟是天心城,如今天外天最大的城市,拥有最多的世家豪门,也是最繁华之地,三叶藤车的数量还是比较多。

    接近兵营口,火浮云的速度立即慢了下来。兵营门口值守的元修神情没有半点变化,但若是直觉稍微敏锐之辈,就会察觉到起码明里暗里,超过十缕气息锁定他。

    车门被打开,一位七八岁的女童走下车。女童短发及耳,柔顺光滑,就像一个圆圆的苹果,额前是整齐的刘海。脸蛋带着幼童特有的婴儿肥,看上去粉雕玉琢,长长的睫毛就像两把刷子,宛如可爱的玩偶。

    她身后跟着几位面无表情的护卫。

    门口值守的元修神情肃然,啪地行礼:“裁决大人!”

    女童神情淡然,微微颔首,便从门口走过去。

    这场面颇有几分滑稽的味道,可爱的女童摆着一副小大人的模样,这让她看上去更加可爱。因为身材的缘故,她的腿很短,步伐很小,走路的速度也有些慢吞吞。身后那些深不可测的高手,跟着放慢速度,几乎是小碎步跟着缓缓前进。

    个个凶悍的元修,挺直身形,目不斜视,满脸肃穆地恭敬行礼。

    谁也想不到,这位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女童,就是神秘莫测的裁决部部首,西门裁决。

    走入兵营,入目所及,全都是在拼命修炼的元修。有的在自己修炼,有的在对练,似乎和其他的战部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倘若其他十部的元修目睹这一幕,就能发现其中诡异之处。

    安静,异乎寻常的安静。

    独练者默默地揣摩,默默的思考,默默地比划。对练却要激烈得多,不时鲜血飞溅,有的元修身上已经伤痕累累。但是没有人发出一声闷哼,他们就像不知道疼痛一般。

    场面很诡异。

    西门裁决和她的随从,都是一脸无动于衷,他们不是第一次见到。

    年听风看到西门裁决一行,迎了上去,呵呵笑道:“今天是什么好日子,裁决大人竟然亲至。”

    女童冷冷道:“万神畏也会来!”

    年听风脸上的笑容不减,但是眸子里的笑意消失不见,道:“这么大阵仗?那我们去议事堂说话。”

    说罢转身在前方带路。

    西门裁决的随从都停在议事堂外,而年听风的部属也无人入内。

    空旷的议事堂,年听风自己动手煮茶,一边烧水一边道:“这天心城的茶叶,可比旧土好得多。上次抄家到手的,忘了是哪家了。这些家伙,让他们上阵杀敌是难为他们了,吃喝玩乐那可是个个都是好手。抄来的茶叶,大半我都没喝过,等这批茶喝完了,得再抄几家。”

    西门裁决的苹果脸神情冷然,一言不发。

    没过多久,一个满脸胡须头发茂密的大汉推门而入。大汉的身材异常魁梧,就像山中的野人,双手比一般人要长许多,看上去有点像猿猴。他脸上密布风霜,夹杂着许多细小的伤痕,交错纵横,身体裸露的部分,手臂、双腿,随处可见疤痕。

    他的眼睛非常独特,瞳孔的颜色很淡,这让他的眼睛看上去很苍白。

    神畏部部首,万神畏。

    万神畏大步流星走入议事堂,找了个位置坐下来,瓮声道:“我闻到了香味。”

    “新茶,保证你没喝过。”

    年听风笑吟吟地拎起呼腾虎腾冒热气的茶壶,给万神畏和西门裁决各自倒上一杯,最后给自己倒上,捧着茶盏浅饮一口,满脸陶醉。

    一时间,议事堂一片安静,只有炉子上的茶壶在呼哧呼哧冒热气的声音。

    西门裁决看也没看面前的茶,冷冷问:“年听风,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年听风仿佛没有听到,片刻之后,才慢条斯理道:“什么什么意思?”

    西门裁决脸上密布寒霜:“平叛是我们该做的,那些盗匪杀了就杀了,几个大师也无所谓。但是天心城的这些大师,为什么要杀他们?”

    年听风好整以暇反问:“为什么不可以杀?”

    西门裁决淡然道:“你知道他们是无辜的。”

    “那又怎么样?”年听风哈地笑了:“裁决大人,无辜的人多了,谁该死?死这么几个人,裁决大人心疼了?”

    万神畏放下手中的茶盏,瓮声道:“好好说。”

    年听风悠然抿了一口茶汤,才道:“我明白裁决大人的意思,他们是大师,又是世家的人,按理说是我们自己人,也算是战力,杀了太可惜。不过我不这么想。”

    其他两人都不语,议事堂只有年听风的声音在回荡。

    “他们是大师没错,是自己人没错。可是已经从根子上烂掉了。看看,我们从五行天被逼到蛮荒,天心城才不过初建。这些家伙在干嘛?只想着享受,大师很厉害嘛,来培育新茶可是一把好手。”

    年听风说到最后,已经是浓浓的讽刺。

    西门裁决和万神畏都闭嘴不言,他们知道年听风并没有夸大其词。

    “咱们这么狼狈?是实力不够吗?是,实力确实不够。但是更多的是我们已经没有血勇之气。看看,我们五行天的支柱,这些世家们,个个都沉迷享受。遇到危险,就吓得缩回去。这样的自己人有什么用?”

    年听风的语气愈发激昂。

    “他们就是一块块烂肉,你别指望他们能够变成好肉。你要想活下来,只有一个选择,把这些烂肉都挖掉!损失很大,很痛,下不了手,没错,但是继续拖下去,只会是死路一条。”

    他的语气忽然变得平静,但是却透着一缕狂热。

    “所以我的选择很简单。叶夫人是唯一的选择,除了她,你们再给我一个名字?谁能说出来?我不知道她能不能成功,但是我知道,她是唯一的希望。她如果输了,五行天就输了。”

    他的目光扫过两人,意味深长道:“只要能赢就行,做谁的刀不是刀呢?”

    西门裁决淡淡道:“你还知道什么?”

    万神畏也看着年听风。

    年听风是听风部部首,听风部最擅长打探消息,如果年听风有什么特殊的内幕消息,两人一点都不奇怪。

    他们深知年听风的为人,为人谨慎,没有把握的事情绝对不会做。如果做,那一定是有必须这么做的原因。

    年听风笑了,重新端起桌上的茶盏:“我看好她的大师之光。”

    西门裁决和万神畏对视一眼。

    大师之光并不是什么秘密,整个天外天都知道,甚至叶夫人专门为它举行一系列的选拔。但是对大师之光的内幕,却无人知晓。甚至没有人知道,这些人到底被送到哪里。

    两人知道年听风一定是知道什么。

    但是年听风的嘴很严,想从他嘴里听到什么,根本不可能。

    西门裁决冷冷道:“没有宗师赢不了。”

    年听风摊摊手:“谁都想成为宗师。但是比起希望渺茫的宗师,还是大师更现实一点,起码不会让我们场面那么难看。”

    西门裁决冷哼一声,径直起身,朝门外走去。

    年听风身形纹丝不动,自顾自地喝茶。

    万神畏起身,大步走到门口,忽然停下来。

    “听风,你没说实话。”

    说罢推门而出。

    自始至终,年听风笑吟吟地喝着茶,神情不变。(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