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四百六十章 大师之战 (三)
    暗室忽明忽灭。

    一把墨绿色的长剑,无数电光缠绕剑身,就像无数细长的银色水草。忽然,嗞啦一声,一道拇指粗细的曲折电光从剑身延伸到黑暗深处,照亮大半个静室。

    忽明忽暗的光芒投射在岩石雕刻般棱角分明的脸庞,刚硬锋利的鼻梁和眉骨是闪动的银色线条,唇隐藏在阴影和黑暗中,只有一条抿起的冷淡线条若隐若现,就像夜色中荒野远方起伏的地平线。

    眼眶里是黑暗的深潭,深潭里倒映着星空,星空凝视着剑。

    笔直的剑身锋刃,恰好把视野一分为二,一分不多一分不减,就像一条通向不可预测黑暗深处,两旁深渊的狭窄道路。

    剑身上缠绕的电光,给这条道路铺满荆棘,也给这条道路插满长剑。

    凝视着电光、剑和黑暗,呼吸平稳,没有一丝颤动。

    羊肠崖道,你不可分心。荆棘满途,你注定痛苦。长剑沿道,你不空手而行。此行黑暗,你无所谓阳光,只要斩下敌酋。

    嗯,就是这样。

    电光暴涨,手掌剧痛,手中的剑柄就像长出无数细针。手掌握得更紧,艾辉的神情淡漠如常,他之所求并非今日心血来潮。

    早就如此,从未改变。

    力量总是伴随痛苦。

    体内的元力在发生剧烈的变化,它们在重塑。

    修真时代,雷霆是最刚猛霸道的力量,也是修真者应用最广泛的力量之一。几乎每个门派都会有属于自己的雷法。然而到了元力时代,灵力的消失,元力的兴起,雷霆却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重新变成挂在苍穹和云端深处的天地之怒。

    在艾辉之前,曾经有无数元修都尝试着驯服雷霆的力量,但是都以失败告终。但是艾辉却在龙脊火的一颗海宝和【落尘】中找到灵感。

    龙脊火的那颗海宝之中,残留着上古的禁制,是修真时代遗留下来的雷霆禁制。当时的艾辉,只有动用血晶才能催动雷霆禁制。

    直到长街之站,他用出【落尘】。

    如果说遗留下来的雷霆禁制是一把年久失修锈迹斑斑的锁,那【落尘】就是开启那把残锁的钥匙。

    【落尘】是剑丸三招之一。

    师父当年把剑丸三招送给艾辉的时候,绝对想不到那颗小小的剑丸,会对艾辉的一生产生如此深刻的影响。

    【弦月】开创了【六道月】,成为艾辉使用频率最高的剑招之一。【落尘】成为艾辉大师之道的源头之一,这种影响还会继续下去。【返夜昙】终结了师父的生命,也在艾辉心中留下最深的伤疤和哀伤,他对自己说过,此生再也不用【返夜昙】。

    这就是宿命吗?

    元力剑丸一颗颗破碎,电芒不断滋生,越来越多,越来越粗壮。

    经过之前电芒淬炼的血肉,此时开始颤动痉挛,此刻的电芒太强烈。就连最深处的血肉,都无法幸免于难。

    电芒在不断地增强,颤抖愈发激烈,血肉在接受电芒的淬炼,也在适应电芒。它必须适应,否则只会灰飞烟灭。

    还好自己是金元力。

    这是艾辉唯一觉得庆幸之处。

    控制着呼吸,保持平稳,艾辉把自己想象成一把剑。自己就是一把金属锻造的剑,在闪电的熔炉中被锻造。

    越来越多的元力剑芒破碎,它们就像涌动的银色雷浆,沿着周天运转,缓缓流淌。它们流动很慢,所过之处,摧毁一切。

    在所有敌人之前,艾辉第一个感受到雷霆的毁灭气息,身体在情不自禁颤抖,他想怒吼但是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想哀嚎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早就预料到痛苦,早就决定承受一切,但是当它到来的时候,哀嚎、呻吟、瑟瑟发抖同样如期而至无法幸免。

    没有什么执着的信念,也没有什么宏伟的理想,此刻只有本能,活下去的本能。

    大脑一片空白,身体不受控制,勇气无处而来,除了撑下去别无选择。

    元力疯狂地涌向艾辉,四周墙壁的光芒也开始疯狂地闪动,它们拖出长长的残影,没入艾辉的体内。那是在强大吸引力之下,墙壁上禁制在逐渐瓦解,元力涌向艾辉形成的景象。

    脚下地面的土元力,也在疯狂朝艾辉涌去,一个褐色的土元环出现在艾辉脚下。土元环的内圈,逐渐变成银色,土生金。新转化的金元力,迅速没入艾辉体内,但是依然不够。

    艾辉的身体此刻就像永远饥渴吃不饱的贪婪巨兽,涌入的元力是如此微不足道。

    很快,不断增大的土元环的外圈,变得赤红,静室的温度开始升高。赤红的环在不断膨胀,那是火元环,火生土。

    远超过艾辉之前容纳极限的金元力,在他体内流淌,元力中的雷芒愈发浓郁。

    第一个发现艾辉异样的,是火山尊者。

    他发现有一部分的地火,不受控制地朝某个方向钻去,赫然是地下静室的位置。他先是一惊,但是转眼狂喜,没想到艾辉在这个关头突破。

    如果艾辉能够晋升大师,那他们一方就能多一位大师,他们的胜算就大大增加。

    火山尊者立即加大了攻击的强度。

    火山尊者的反应,立即让他的对手窦先生感觉到。火山尊者这是要拼命啊,窦先生马上也加大反击的力量。

    连锁反应之下,战斗激烈程度直线上升。

    激烈的战斗,掩盖了一些细节。

    地下静室门口,没有战斗力的乔美祺、宫珮瑶等人都在此处。气氛很压抑,大家神情紧张,上面不断传来的轰鸣巨响,还有地面剧烈的颤抖。

    地下室的南瓜灯在断摇晃,仿佛随时会掉下来。

    乔美祺的脸色很难看,清水城是他心血,也是他的根基。经此一役,就算胜利,清水城也势必元气大伤。看着自己的心血不断被摧毁,而且清水城还他最后的豪赌,他此刻心情可想而知。

    宫珮瑶神情也有些发白,但还是安慰乔美祺:“乔叔叔不要担心,家父一定不会坐视不理。乔宫两家世代交好,定然不会袖手旁观。”

    乔美祺惨笑一声,但是却不想被小姑娘来安慰自己,咬牙切齿道:“放心,你乔叔叔可没有那么容易被打败!难怪之前各家商会收购材料受阻,原来是牧首会暗中搞鬼!牧首会,这个仇我一定会报!”

    “可惜,你没机会了。”

    忽然一个柔媚甜美的声音在黑暗的角落里响起。

    乔美祺脸色一变,大喝:“谁?”

    一个色彩斑斓的人偶,从地面缓缓浮起来。

    色彩斑斓的大王没有看乔美祺,那张扁平没有眼睛鼻子的脸,对着乔美祺身后的宫珮瑶。忽然,密密麻麻缝线的嘴裂开:“宫小姐,姐姐可是好找了你好久。放心,姐姐可不舍得伤害你,到姐姐那做客几天哟。”

    这么一个诡异阴森的人偶,声音确实娇滴滴柔媚甜美,每个人都觉得毛骨悚然。

    宫珮瑶猛地抬起头,脸色苍白:“你们是为我而来?”

    人偶嘴巴一张一合,密密麻麻的缝线就像是两排牙齿一张一合:“嘻嘻,能遇到雪熔岩这样的好东西,姐姐当然也不会放过,最近正好很穷呢。”

    乔美祺到底是商海沉浮多年,此刻已经恢复冷静,沉声道:“你们牧首会想要什么?想要对付叶夫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没问题,我可以替宫府答应下来,你们不需要用这样的手段,免得两家产生什么误会。”

    牧首会被合作多年的叶夫人重创,连总部都被抄了,损失惨重。乔美祺第一时间想到这个消息,心中暗道不妙,难道牧首会想绑架宫珮瑶向宫府施压,然后对抗叶夫人?

    无论如何,瑶瑶可不能在这里出事。他和瑶瑶父亲是莫逆之交,视宫珮瑶为自己的侄女。

    “放心,只要你们乖乖地配合,姐姐一定不会伤害你们。”

    娇滴滴妩媚的声音异常动听,元力在悄然波动,乔美祺几人脸上露出迷茫之色。

    静室内的艾辉忽然浑身一震。

    蕴含无穷无尽雷芒的元力,猛地闯入艾辉的天宫。天宫盘旋的天心火莲灯察觉到危险,灯光暴涨,飞快地转动,放出恍如实质的灯光。

    然而天心火莲灯面对充满毁灭气息的雷霆洪流,孱弱不堪。

    灯光只抵挡了雷霆洪流片刻,就像戳破的气泡,雷霆洪流轰然席卷,吞噬天心火莲灯。天心火莲灯灰飞烟灭,化作乌有。

    这一刻,苦苦挣扎的艾辉,获得片刻的清醒。

    他心中苦笑,元力剑丸没了,天心火莲灯也没了,这也算是真正的全新开始吧。

    下一刻,他的意识就被淹没。

    狂暴的雷霆洪流,吞噬天心火莲灯之后,壮大几分。突破天宫,混杂着雷霆的金元力,更加磅礴。

    而在艾辉的双手宫和地宫,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凝结成形。

    然而混杂磅礴的元力,和往常一样,沿着熟悉的路径流动,到了艾辉剑式呼吸最独特的地方。

    剑。

    黑暗中,冷玉小刃陡然光芒暴涨,胳膊粗细的雷霆电蛇缠绕剑身。

    冷玉小刃响了。

    和艾辉之前清越的剑鸣完全不同。

    一声霹雳巨响,就像云层深处,突然响起的闷雷。

    艾辉一下子清醒过来,清澈的眼睛倒映着电光,就像雷霆划过晴朗的星空。

    恐怖的气势陡然释放。

    早就被吞噬元力殆尽的静室墙壁,就像面粉一样,轰然向外席卷。(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