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四百五十七章 主奴易位
    咚咚咚!

    震天巨响传遍清水城,每一声巨响,地面都是剧烈地震动。整座城市都在地动山摇,居民们惊慌奔走,向城外四散而逃。

    大师之间的冲突,毁城灭镇,波及范围非常大。

    身材消瘦的酒柜散发可怖的威势,空中残留着从未听过却震慑人心的嘶鸣和一闪而逝的残影。

    每一拳都是毫无花巧,结结实实地轰在水幕上。酒柜就像一个人形攻城锥,每一拳的力量都异常惊人。

    城主府的水幕一开始只是水波荡漾,涟漪扩散,到后来水幕的抖动,再到后来每一拳都会扬起一蓬水花。

    “元力池只剩下一半!”

    负责看守城主府元力池的守卫大声喊,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充满恐惧。

    地底暗泉被导入元力池,供应城主府水幕所需要的元力。元力的消耗之快,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火山尊者的神情也变得严峻起来,对方瘦弱的身体仿佛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力量。这和他以前见过的其他大师明显不同,其他大师的关注点还在对元力的理解和应用。

    莫名地,火山尊者心中生出一丝异样的情绪。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世界发生剧烈的变化,修炼体系也在发生剧烈的变化。每一天都是日新月异,有着许多新的东西出现。

    传统不断被颠覆,新生的力量开始走上舞台。

    世家依然强盛,但是却早就不是当年那般不可动摇,反而暮气渐重。火山尊者和宫府之间的渊源颇深,否则也不会接受宫府的供奉。他见识过当年宫府的气象森严,如今的宫府割据一方,却早就没有当年那不可一世的气势。

    也是,现在都是元荒纪了。

    火山尊者收回自己的杂念,身旁响起一个声音。

    “是传说中的天宫神游之法。以酒为媒介,这个法子很巧妙。他体内的元力也很奇特,应该就是牧首会独树一帜的混沌元力。”

    说话的是师雪漫。

    火山尊者眼前一亮,恍然大悟:“原来是天宫神游之法,老夫也听过,传言早就失传,没想到在牧首会手上重现。”

    火山尊者忍不住看了一眼师雪漫,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厉害!

    宫珮瑶连忙道:“雪漫姐,有什么破解的办法吗?”

    师雪漫沉吟:“天宫神游之法,由来已久,但是奇诡莫测,修炼起来也是异常凶险。流传至今,能修炼成功者寥寥无几,外人知之甚少。我也只能猜测一二。”

    大家都竖起耳朵。

    “此人所饮之酒应是炼制的药酒,里面有异种荒兽的气息。异种荒兽的气息刺激天宫,神游之法,天宫实际上已经把自己当做异种荒兽。我等元修大多单种元力,荒兽却非如此,大多体质驳杂。混沌元力五行皆备,恰恰具备这个特点。他身体看似瘦弱,此刻却拥有是异种荒兽的战斗本能。”

    师雪漫稍稍顿一下,接着道:“天宫神游之法最厉害的地方,是能让修炼者拥有荒兽的本能,却神智不灭。”

    嘶,周围响起倒抽冷气的声音。

    很多人是第一次听说如此诡异的天宫神游之法,脸色都变得很难看。

    震耳欲聋的轰轰轰,就像一把把大锤,在不断轰击他们的脑门。

    “天宫神游之法也有缺点。”

    师雪漫的话,让大家精神一振。

    “虽然拥有异种荒兽的本能,但是他的身体,还是元修的身体。有混沌元力的帮助,但是距离真正的异种荒兽还是有着无法逾越的鸿沟。过高强度的攻击不能持久,否则他的身体会彻底崩溃。”

    宫珮瑶忍不住问:“那他这算过高强度攻击吗?”

    师雪漫摇头:“不知道,要看他神游的是什么异种荒兽。他现在散发的气息,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荒兽。”

    乔美祺看着师雪漫问:“我们现在怎么办?”

    师雪漫吐出一个字:“等。”

    乔美祺连连点头,大声鼓气:“等他们的力气消耗差不多,我们再动手。”

    大师虽然强大,但是并非不可战胜,大家心存畏惧,但并不绝望。城主府的侍卫都是清水城最精锐的力量,如今还有十五位之多,殊死一搏,未必没有胜算!

    乔美祺此刻把豪商的狠辣果决,展现得淋漓尽致。他不怕死,侍卫们心中的畏惧也要少许多。

    等!等对方力竭之后,就是他们发动之时。

    大家眼中闪动仇恨的光芒。

    没有人知道,师雪漫说的等,却并非他们所想。

    地下静室在颤动。

    上方传来的轰击力量十足,静室天花板不断簌簌抖落尘埃,但是黑暗中的艾辉浑若未觉。

    他犹如魔怔般,赤着脚在没有一丝光芒的静室走动,手中的冷玉小刃不断切开黑暗,在空中留下一道道剑痕。

    有的时候,他会停下来片刻,皱眉苦思。有的时候,他会不断挥洒着长剑,剑痕没有半点规律,就像一个稚气的孩童拿着笔在墙上随意涂鸦。

    外面的动静,没有影响到他分毫。

    浑身热腾腾的蒸汽,正在不断变小。

    轰,一声比之前更大的震动,轰鸣声连隔绝外音的静室也无法隔绝。

    然而就在同时,一道银色的电弧在黑暗中绽放。

    震耳的轰鸣声中,黑暗中剑尖绽放的电弧,照亮棱角分明的脸庞和那双清澈的眼眸。没有了迷茫,没有彷徨,没有无助,没有疑惑,它散发着璀璨的光芒,就像高悬墨色苍穹的星辰,俯视着深沉大地。

    他没有理会轰鸣,事实上,他没有听到。

    艾辉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沉浸在雷霆之中,他的眼睛死死盯着剑尖的电光。

    从来没有这么近,观察雷霆,体悟雷霆。

    他不知道刚才那声巨响,是城主府水幕破碎的声音,地面上的战斗此刻激烈无比。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剑身的电芒愈发炽烈耀眼。

    与此同时,在艾辉体内,另一场战斗也在进行。

    不断增多的电芒,在艾辉身体蔓延,渗入到他的身体。它们在重塑艾辉的身体,这是大师必须经历的道路,也是大师强大的原因之一。

    电芒愈发密集,艾辉全身如果披着一件银色锁子甲。当电芒掠过他胸口的血梅花,血梅花一颤,就像惊恐的血兽,拼命往艾辉的身体内钻。

    血梅花的异动,立即吸引电芒的注意。

    一缕又一缕的电芒却缠上血梅花,任凭血梅花往他体内钻去,缠绕它的电芒却是越来越多,滋啦滋啦,血梅花的花瓣开始龟裂。

    红色的血雾从龟裂出喷涌而出,但是下一刻就被层层叠叠的电芒缠绕,飞灰湮灭。

    血梅花血色褪尽,银色的电芒蜂拥而入,血梅花龟裂的花瓣开始痊愈,它变成一朵银色的梅花,花瓣间还能看到细碎的电芒闪动。

    就在此时,遥远神宫深处的佘妤,突然定住身形。

    她猛地挽起袖子,雪白如藕的手臂上,殷红的血梅花,正在一点点往皮肤下方隐去。

    “不!”

    她不由发出一声尖叫,眼中露出惊恐之色。

    血梅花正在往她身体深处钻!

    她几乎魂飞魄散。

    精通【生灭花祭术】的佘妤,知道出现这种情况,意味着什么。

    生之花和灭之花阴阳孪生,在一般情况下,生之花是主,灭之花是奴。但这并不是绝对的,在某些特定的时候,比如花奴的力量远远超过或者克制花主,两者的地位就会发生变化,就像阴阳会某些特殊的情况下互相转化。

    但是生灭之花的转化条件异常苛刻,只有花奴的实力超出花主实力一个境界才有可能发生。

    他怎么会比自己更强?还强一个境界?

    脸色煞白没有半分血色的佘妤,如坠冰窖,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

    不,还有一种可能!

    艾辉的力量,克制她的力量!

    他到底选择了什么?

    恐惧在不断吞噬佘妤的心。

    如今的神之血如日中天,无人能敌。在战场上,神修的优势远远超过元修,血灵力克制元力,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在修炼上如今的神之血优势更大,果玉的成熟和丰收,血晶血核的供给充足,让神修日益强大。

    红魔鬼的横空出世,只是如今神之血强盛的缩影之一。

    她想不明白,还有什么力量能够克制血灵力?

    这个世界怎么还有力量能够克制血灵力?

    她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办。

    怎么办?

    她不要做花奴,一旦成为花奴,所有的身家性命全都掌握在对方手上。而自己就成为肥沃的土壤,自己所有的努力、生命力、精气神、魂魄全都会被这朵灭之花吞噬,变成花主修炼的无上宝物!

    一想到自己生机凋零在这个世界灰飞烟灭,她感觉全身没有一丝温度,刻骨的寒意让她身体不断发抖。

    不!她绝对不要做花奴!

    去求陛下!

    陛下一定能够知道解决的办法!

    她就像溺水之人,抓到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她疯了一样朝门口冲去,外面午时的阳光耀眼,在门后投下一片雪亮,她的脚步却在光暗交界处踉跄顿住。

    身形摇摇欲坠,苍白的脸庞眼中透露出的是无边恐惧。

    她突然扯开红色衣襟。

    雪白高耸的胸脯上,一朵殷红的血梅花娇艳欲滴。

    远方的黑暗静室中,一朵银色梅花悄无声息在艾辉的左臂浮现。

    ***********************************************

    PS:前面把宫珮瑶记错成宫瑶瑶,现在全改成宫珮瑶。(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