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四百五十六章 酒柜出手
    杨笑东脸色阴沉地盯着面前城主府升起的水幕,刚才几名守卫舍身纠缠,给城主府争取到防御水幕激活的时间。

    其他几人赶到,大家的脸色都不是太好。预想中的偷袭变成强攻,凭白增加诸多风险,也给这次的行动增添几分阴霾。

    杨笑东沉声问:“怎么回事?”

    窦先生知道这个问题还是自己来解释比较好,道:“有人窃听我们的计划。”

    杨笑东神色稍缓,他看了一眼远处的天空,刚才的那行沙字消失不见。就是刚才那行沙字,让他的行迹败露。

    他问:“是艾辉的沙偶?”

    杨笑东对艾辉身边的沙偶印象很深刻,宫瑶瑶非常喜爱楼兰,他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作为沙偶,楼兰聪明得过份了点。

    窦先生点点头。

    杨笑东有些疑惑:“艾辉是金元,怎么会有沙偶?”

    其他人也是一脸不解,沙偶被在其他元修之间并不流行,因为只有土修才能控制沙偶。没有土修控制的沙偶非常蠢笨,几乎没有什么用处。

    酒柜插话道:“会不会是改造土修?”

    一些极端的改造元修,会把身体的九成以上改造,看上去就会和沙偶差不多。

    秋水摇头,美眸之中光芒闪动,但是很肯定:“不是改造元修。”

    她亲自和楼兰交手,很肯定自己面对的是一具沙偶,而不是一位改造元修。她现在对那具叫做楼兰的沙偶非常感兴趣,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奇特的沙偶。

    心中打定主意,战斗结束之后,一定要把那具沙偶抓住。

    楼兰,很好听的名字,自己就缺一个大玩具呢。

    没人知道秋水已经在打楼兰的主意,但是想到一连串的不顺利,大家都沉默下来。

    秋水注意到气氛压抑,便主动开口:“不用管那个沙偶,现在我们已经没有退路。只要攻破城主府,拿下宫瑶瑶,或者艾辉,就能得到雪熔岩的炼制之法。甲等炼制火液,各位,那是多少钱?”

    她的声音本来柔媚动人,但是此刻却是激昂有如金石之音,也让大家精神一振。

    现在他们只需要攻破城主府,就能够得到他们想要的。在场的有四位大师,区区一座城主府,哪怕是开启了防御,对他们来说,也只是多费点功夫罢了。

    头顶天空的云雾防御层已经被彻底破坏,没有后顾之忧。

    酒柜主动请缨:“我来吧。”

    杨笑东和窦先生主动让出位置,他们很好奇,这位第七牧首的实力到底如何。按照顺位,酒柜的实力比秋水更强。

    秋水的实力,窦先生见识过,能够压秋水一头,不知道酒柜有何能耐。

    双方虽然合作,但是彼此的信任度,却是相当有限,始终相互提防和戒备。

    看到水幕撑开,府内众人心中稍定。

    乔美祺胆小怕死,又财大气粗,对自己的府邸自然不惜血本。城主府的防御看似薄薄一层水幕,但防御力非同寻常,直接连通地底的水元暗泉。

    他之所以把清水城建在此地,和这里得天独厚的环境有着密切的关系。此地地底有着好几眼暗泉,水元异常充沛,还能出产【至清水】,是真正的水元宝地。

    充沛的水元导入城主府,城主府的防御,坚不可摧。

    火山尊者出现在大厅,沉声问:“怎么回事?”

    乔美祺脸色惨白,但是他没有失去镇定:“杨笑东勾结外人,图谋不轨!”

    火山尊者目光穿过水幕,不禁倒抽一口冷气:“三个大师?”

    他从对方身上感受到同类的气息。

    乔美祺此刻已经镇定了许多,他松开守卫的搀扶,道:“加上杨笑东,总共四位大师。”

    他神情狰狞,满眼恨意,咬牙切齿道:“我一定要杀了杨笑东这个叛徒!给我的侍卫报仇!”

    他身边的几位侍卫,此时个个眼眶通红,他们亲眼看到杨笑东是怎么把他们的同伴杀死。

    火山尊者没有说话,外面有四位大师,他们处在绝对的下风。

    他的目光落在手持藤杖,双目空洞的老者,脑海中忽然想起一人,脸色不由一变。他索性走到阳台,扬声朝天空道:“可是【北冥暗王】窦先生?”

    窦先生沉声开口:“没想到尊者还能认出老夫,尊者别来无恙。”

    沙哑难听的声音,飘飘荡荡,让人异常难受。

    火山尊者面色沉凝:“你我井水不犯河水,窦先生出手,想来必有原因,还请赐教。”

    窦先生沉吟:“老夫为财而来,不欲伤及无辜。只要交出雪熔岩炼制之法,我等自会离去。”

    杨笑东面无表情,秋水和酒柜对视一眼。

    火山尊者恍然,心中却是往下一沉,雪熔岩干系重大,艾辉是绝对不会交出来。他知道艾辉的脾气秉性,从来只有这家伙占别人便宜的份,想从这家伙身上占便宜,是绝无可能。

    而且艾辉看上嘻嘻哈哈,没个正形,但是实际极为刚毅,宁折不弯。火山尊者当初为了讨一碗粥,专门研究过松间城血战,知道艾辉的性子啥样。更别说还有一个取直不取弯的师雪漫。

    火山尊者也绝对不会向艾辉施压。

    宫府是他的雇主没错,可是他还欠艾辉一个人情。

    在他心中,人情比雇主要重得多。

    他脸上神情不动:“原来如此。可惜此物老夫不能做主,需要商量一下。另外两位大师,还未请教。”

    杨笑东淡淡道:“这两位是牧首会的牧首。”

    他故意把酒柜和秋水的身份说破,就是让对方没有转圜的余地。

    秋水盈盈一笑,对杨笑东的举动毫不在意,微微躬身:“见过尊者!晚辈牧首会第九牧首秋水。”

    酒柜也行礼:“晚辈牧首会第七牧首酒柜。”

    火山尊者赞道:“果然是青年才俊,这么年轻的大师,我们都老了啊。”

    秋水娇笑道:“尊者大名,如雷贯耳,我等仰慕已久。我们愿意给尊者一个面子,只要交出雪熔岩炼制之法,我们绝对不会伤及各位。”

    火山尊者沉吟:“我们需要商量一下。”

    秋水没有答应,而是看向窦先生。

    窦先生点点头:“给尊者一个面子,半个时辰。”

    火山尊者道:“多谢各位。”

    说罢退回大厅,其他人看着他。

    火山尊者:“都看着我干嘛?”

    宫瑶瑶脸色有些发白:“雪漫姐他们肯定不会同意,而且这些人不值得信任。”

    火山尊者哈地笑了:“老夫当然知道。”

    “那……”

    火山尊者嘿然道:“半个时辰呢,不要白不要。”

    其他人才恍然大悟。

    他想了想道:“去通知一下师小姐吧,大家如今需要同舟共济。”

    乔美祺连忙安排守卫去地下静室通知师雪漫。

    片刻之后,师雪漫就匆匆而来。

    听完大家叙述之后,师雪漫沉声问:“楼兰呢?他回来了吗?”

    乔美祺摇头:“水幕一旦打开,我们和外面就隔绝,楼兰进不来。但是多亏他用沙字提醒,当时这些人来得很快,楼兰应该没事。”

    师雪漫神色稍缓,她恍如实质的目光扫过大家:“各位是什么想法?”

    火山尊者心中苦笑,这要是没回答好,小妮子估计当场就要翻脸,他轻咳一声:“谁要让你们交雪熔岩老夫第一个不答应,老夫可没忘记还欠那个小子一个人情。”

    乔美祺咬牙:“和他们拼了!”

    师雪漫点头:“大家并肩作战。”

    半个时辰很快过去。

    窦先生淡淡道:“进攻吧。”

    酒柜点点头站出来,手中多了一个扁平的酒壶。他神色颇有几分不舍,但还是打开酒壶,咕嘟咕嘟灌了几口。

    酒壶里面是他特别炼制的【龙吟春酿】,他几乎大半的收入,全都用来炼制这瓶好酒。

    【龙吟春酿】是他的杀招,平日里不舍得用,但是此时却拿出来。

    酒柜脸上浮现一抹醉酒的红晕,眼神更加朦胧,连身体都摇摇欲坠。周身冒出缕缕雾气,弥漫着奇异的酒香。

    一股莫名的威势,从他身上散发开来。

    周围杨笑东等人的汗毛陡然竖起来。

    明明还是那个看上去摇摇晃晃的体弱文士,但是在大家眼中,却恍如一头从荒古爬出来的恐怖荒兽。

    然而这并不是错觉!

    酒柜周围的元力开始剧烈波动,摇摇晃晃的身体,空气中发出嗡嗡的颤音,就像体积庞大不知名荒禽,在扇动着翅膀。

    酒柜朦胧的眼睛倏地睁大,迷醉的眼瞳变成诡异的竖杏仁状,仿佛蛇蜥的眼瞳,没有半点温度和感情。

    他张开嘴,发出一声嘶鸣,完全不像人类的吼声,而仿佛一种不知名荒兽的怒吼。

    在场诸人都是见多识广之辈,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听过这种声音。

    秋水露出一丝恐惧之色。

    空中酒柜的身影突然消失不见。

    下一刻,轰地一声巨响,城主府的水幕剧烈颤动。

    一道空气的波纹,在空中炸开。

    城主府内诸人,脸色无不大变。他们的耳朵就像挨了一记闷拳,嗡嗡作响。一些元力低的仆役,此刻口鼻溢血。

    宫瑶瑶啊地一声,跌倒在地。火山尊者神情肃穆,目光闪动惊异之色。

    他没见过如此诡异的大师之道。

    刚才那一声巨响,是对方一拳轰在光罩上,没有任何技巧的纯粹一拳。

    瘦弱的酒柜,此刻就是一头真正的史前荒兽,恐怖的力量、恐怖的速度的结合体。

    火山尊者竟然难以捕捉对方的身影,只能看到一道模糊不清的残影。

    他心神震动,这是什么大师之道?(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