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密谋
    清水城的守卫警惕地盘查着来往的商队,最近各家商会出现一连串的问题,不是货物的拖延,就是资金的问题,要不然就是渠道出了问题。

    雪熔岩交易的货物,到现在竟然只完成了一半。

    背后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干扰他们。

    乔美祺见过大风大浪,对危机的意识强烈,调查没有什么结果,他却已经嗅到了阴谋的气味。他立即下令,严格盘查进出城的人。在清水城有备案的元修,需要检查清水城的城勋章。城勋章是拓荒令之后,随着各座新城建立之后,各城为了管理而广泛采用的手段。

    想要获得清水城的城勋章,需要在清水城的备案注册,进行元力检测,留下非常详细的资料,还要在清水城居住一年以上。

    陌生的面孔,盘查得异常严格。城门旁有专门的元修,在负责检测新来者的元力、境界等等。在这样的检测中,就算大师,也无法隐瞒自己实力。

    许多新来者没有想到遭到如此严格的检测,一片哗然。有几个刺头还想闹事,结果被当场格杀,其他人才噤若寒蝉。

    乔美祺有一种预感,有人在准备着什么,现在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乔美祺亲自下令,语气严厉,清水城上下,如临大敌。

    就连杨笑东,都坐镇现场,以防可能出现的意外。清水城的另外一位供奉的大师,不知为何,至今音讯杳无,让乔美祺更加不安。

    杨笑作为清水城仅存的大师,他在场可以有效震慑宵小。

    清水城的防御乔美祺花费巨金打造,即使是大师攻城,也无法讨得好,更别说还有杨笑东这位大师坐镇现场。

    守卫拦下商队,商队的规模不大,只有十多只驮盆兽。但是有几只驮盆兽上搭着遮得严严实实的帐篷,看上去颇为扎眼。

    几名守卫上前:“从哪来?”

    商队一名管事连忙迎上去,脸上露出谄媚的笑容:“从冷岩城来。几位大人,这是什么情况?以前可没见过这阵仗啊。”

    守卫脸上露出狐疑之色:“以前来过,我怎么没见过你?那家商会的?”

    管事连忙道:“瞧这话说得,大人您是多金贵的人,公务繁忙。小人是李氏商会的,车上是杨师订的一批材料。”

    听到“李氏商会”和“杨师”,几名守卫对视一眼,他们知道李氏商会和大师杨笑东的关系深厚,杨师需要的材料大多都是从李氏商会购买。

    就在此时,一名仆人大步走过来,守卫们都认得此人是杨师的仆人,没有拦他。仆人脸带怒色,批头盖脸呵斥道:“你们李氏商会办事怎么如此拖拉,还惹得我也跟着你们倒霉。杨师问你们,东西送来了吗?怎么现在才送过来?都拖了多长时间了!”

    李氏商会的管事忙不迭地道歉:“不是小人不尽力啊,结果路上遇到几只荒兽,险境环生……”

    仆人寒着脸,不耐烦打断:“我可不是来听你诉苦的,有力气诉苦,你给杨师诉苦去。快点把东西送过去,这笔账杨师自然和你们会长好好说道说道。”

    管事哭着脸,哀求不断,但是仆人脸色铁青,压根不理会。

    守卫们目睹此幕,彼此对视一眼,无人上前。这个时候去触杨师的霉头,那不是找死吗?杨师就在他们头顶瞧着呢,得罪了杨师,清水城就没有立足之地。

    李氏商会的驮盆兽队,就在一片哀求声中通过城门,无一人上前。

    驮盆兽很快到达李氏商会的门前,没有半点停留,直接步入商会。待最后一只驮盆兽踏入商会,商会的大门轰然关闭。

    谁也没有注意到,几道身影从帐篷中钻出,消失不见。

    李氏商会深处,一座不起眼的宅子里。

    身材高挑的秋水,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像能勾走人的魂魄,娇笑道:“老爷子真是手段通天,没想到杨师是您的人。这下我们把握就更大了。”

    窦先生冷冷道:“不要说废话。”

    一双空洞的眼眶,枯槁的面容,看上去异常可怖。周身散发着阴森森的气息,说话的声音沙哑干涩,令人毛骨悚然。

    秋水也不生气,轻笑道:“这位是敝会的第七牧首,酒柜。”

    在她身边,一位懒洋洋的像夫子一样的文士,眯着眼睛,醉眼朦胧。酒柜轻笑一声拱拱手:“久闻【北冥暗王】窦老的威名,幸会幸会。”

    “我听过你。”窦先生面无表情:“清水城是水元之城,你修炼的酒道毕竟是水元的分支,清水城很适合你发挥。”

    “窦老过奖。”酒柜自顾自拿出一条长案,摆上酒壶酒盏,头也不抬道:“窦老可要尝尝?”

    窦老冷冷道:“不用。”

    酒柜也不生气,嬉皮笑脸道:“那我就不见外了。”

    说罢他给自己斟上一杯,呲溜一口,满脸迷醉:“这才是人生啊!”

    窦老无动于衷,神色如常,他没有因为酒柜的放荡不羁而愠怒。能够成为大师的,都是人中翘楚,性情也千奇百怪。到了大师的境界,遵循本心,是最重要的原则。

    他沉声问:“不知道贵会有什么打算?”

    牧首会派出两位牧首,其他几位的元力波动也是异常的稳定平和,都是实力深厚的精锐。牧首会的力量,确实不可小觑。

    酒柜头也不抬,指了指秋水:“问她。”

    秋水笑吟吟接过话头:“还要问问窦老是个什么章程,杨师可是最关键的一环啊。不知窦老和杨师是什么关系?”

    窦老就像没有听到后面那句,而是淡淡道:“老夫的章程很简单,我们已经有四位大师,不需要什么花招,直接硬取便可。火山老头一个人独木难支,不足为虑。而且我们可以现在云雾防御层中动点手脚,其他人,不过土鸡瓦狗。”

    酒柜就像没有听到一样,自斟自饮,满脸享受。只有醉意朦胧的眼睛中闪过的一丝精光,才能看得出他的不凡。

    秋水娇笑:“硬攻是好办法,姓艾的小子在闭关,不用考虑。可您忘了师家大小姐,可扎手得很。小女子就是担心一点,您老下不了手。师家和宫府,想要不得罪,可不容易。”

    窦老沉默下来,秋水点中了他的软肋。

    他确实不想得罪宫府和师家,宫府还好一点,宫瑶瑶没有什么战斗力,杀一个供奉的大师不算什么血仇。而师雪漫就不一样了,如果师家大小姐有个三长两短,就麻烦了。

    师北海一部之首,大权在握。更何况,师雪漫的老师是安木达宗师。

    安木达快要陨落的消息,早就传遍各城。但是只要安木达没有真正陨落,就没有人敢打师雪漫的主意。

    只剩下一口气的宗师,也是宗师。

    别看他们都是大师,但是没有人有信心能挡下生命即将消亡宗师的一击。

    窦老把皮球踢给对方:“你说怎么办?”

    秋水妩媚一笑:“其实在小女子看来,宫瑶瑶才是最好的突破口。师雪漫本身实力强悍,实力不下大师,极为扎手。真打起来,我们不一定收得住手,弄死弄伤都不好。艾辉是她的老情人,她一定会舍身保护,听说她就守在艾辉闭关静室的门外。啧啧,这感情真是深厚啊。”

    她接着道:“相比之下,宫瑶瑶就要容易得多。只需要有人引开火山尊者,宫瑶瑶还不是手到擒来?宫瑶瑶和师雪漫从小一起长大,两家的交情也不浅,师雪漫一定会妥协,交出雪熔岩的秘密。到时候,我们再把宫瑶瑶交还给他们,岂不是圆满?”

    窦老沉吟片刻,心一横,寒声道:“何时发动?”

    秋水水汪汪的大眼睛此时却是寒光闪烁,道:“他们旅途劳累,今晚修整一夜,明夜子时发动,窦老以为如何?”

    窦老点头:“好!明夜子时!”

    话音刚落,忽然窦老神色微变,猛地扭转脖子看向外面院子围墙上,厉声喝道:“谁!”

    围墙上摆放着几盆花。

    窦老手中的藤杖,猛地朝围墙一挥,花盆尽皆粉碎。

    碎片中,一道豌豆大小的黄色身影落下来,一蹬围墙朝外跳去。

    众人的脸色齐变,他们竟然没有一个人察觉到有人在暗中窥探,更要命的是,如此关键的密谈,被人窃听!

    该死!

    每个人心中都在破口大骂,围墙轰然化作齑粉。

    但是刚刚那个豌豆大小的黄色身影却不见踪影。

    窦老到底见多识广,厉声道:“是沙偶!肯定不远,每人一个方向!我东边。”

    这么关键的时候,秋水没有任何犹豫:“酒柜西,我南,你们几个北,看到但凡是沙偶、土修,就地格杀。”

    酒柜脸上的醉意消失,朝西搜索,其他几人也应命朝北搜索。

    秋水腾空而起,朝南飞去。

    李氏商会北方大越三百丈远的巷子里,楼兰眼中红光一闪,似乎感觉到什么。忽然一个地面钻出一个豌豆大小的迷你楼兰,朝楼兰扑去。

    豌豆楼兰大声喊:“坏人来了,楼兰快跑。”

    楼兰伸出手掌,一吧抓住豌豆小楼兰,融入体内。眼睛红光一闪,立即读取了刚才的信息。

    “在那!”

    头顶上方,几个身影浮现。

    楼兰的眼睛红光一闪,身体就像冰雪般迅速融合,转眼间就渗入地面。

    几道光芒落在楼兰消失的地方,轰然爆炸,可是大坑中什么都没有。

    刷,秋水出现在他们几人的身旁,阴沉着脸:“它往哪逃了?”

    “钻地了。”

    “钻地就能跑得掉?”秋水冷笑,脸上密布寒霜。

    她手上多了一盏青铜灯。(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