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四百五十三章 自己的道路
    明里暗里,有许多目光都在关注艾辉的闭关,但是没有人注意到,跟在艾辉身边的那具沙偶消失不见。

    就连非常喜爱楼兰的宫瑶瑶,心神全都被大长老去世的消息吸引,也没有心情来找楼兰玩耍。

    清水城的一个无人角落的草丛里,忽然响起沙沙的声音。

    片刻后,微弱而欢快的声音在草丛中响起。

    “巷子左边没有人。”

    “巷子右边没有人。”

    片刻后,几个大约指头大小的迷你小楼兰,从草丛中钻出来。

    “楼兰去房顶放哨!”

    “楼兰去巷子口放哨!”

    “楼兰看左边。”

    “楼兰看右边。”

    几个迷你楼兰你一言我一语,然后齐齐转身,呼啦啦跑开。一个跳到屋顶,躲在瓦片的缝隙里。两个跑到巷子口墙角根,一个看着做左边,一看着右边。

    “楼兰来了!”

    “楼兰来了!”

    ……

    欢快的呼喊不绝于耳,一个接一个的迷你楼兰从草丛中钻出来。他们无比欢快地朝着彼此冲过去,迷你的身体融合壮大,最终变成一个大楼兰。

    恢复原貌的楼兰,眼睛红光开始不断闪动,他在处理每一个迷你楼兰传递过来的信息。过了一会,楼兰自言自语:“这个片区没有。下一个片区,楼兰,出发!”

    楼兰用的不是什么巧妙的办法,而是笨办法。

    他把整个清水城分成若干个片区,每到一个片区,就分散成大量的迷你小楼兰,像沙子一样撒进这个片区。迷你小楼兰能够记得住听到的聊天的内容还有人的相貌,每个迷你小楼兰得到的信息,最终汇总在一起。

    如此海量的信息,普通的沙偶早就撑爆了。但是楼兰的沙核【子夜】,却能够毫不费力处理如此规模的信息。

    如果有可疑的目标,楼兰就会安排一个迷你小楼兰蹲点守候。谁也不会在意自己房间的角落里、砖头缝隙里、黑漆漆的床底、头顶上方横梁等等地方多了一缕黄沙。

    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沙偶。

    在人们的普遍认知中,沙偶的能力和他们的体积成正比。块头越大,战力往往意味着越强,比如沙尊者。因为块头越大,沙核能够做得越大。

    沙偶不适合作探哨,它们的速度不够快,不够聪明,伪装性不够好。沙偶刚刚发明的时候,大家还经常上当。但是现在,要是地上多了一大滩沙子,大家都会很警惕。

    所以现在没人用沙偶来作探哨,除非实在没有队友的土修。

    楼兰的办法完全依靠【子夜】强悍无比的性能,谈不上巧妙却非常有效。

    清水城面积不大,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倘若银城这样的大城市,楼兰想用这样的办法,起码得十天半个月才能探查清楚。

    来到新片区的楼兰,故技重施。

    这一次,楼兰有所发现。

    城主府的地下静室,是乔美祺花费重金打造。不仅隔绝了外界的声音,而且经过土元大师的强化,固若精钢,里面折腾得再厉害也不会破坏静室。

    此刻静室内全都是砰砰砰的声音。

    艾辉浑身赤红一片,血气翻涌,头顶热气蒸腾,整个人就像刚刚从火炉中捞出来。

    他提着冷玉小刃,赤着脚,在静室中走来走去,不时地挥动手上的冷玉小刃。一道道剑芒,脱剑飞出,射在静室墙壁上,经过土元大师强化的墙壁遭到攻击不断浮现光芒,

    艾辉全身的元力就像是沸腾的岩浆,它们正在失控。

    【红尘】对于艾辉来说,还是太过于勉强了。韩笠的判断并没有出错,他的阴阳鱼剑阵大师之下,是无法破解的。

    而艾辉的这招【红尘】,实际上是一招大师级别的剑招。艾辉自从构思以来,从来没有施展过,这是他第一次施展。

    艾辉的判断同样很精准,当他看到韩笠的阴阳鱼剑阵,他就知道普通的招式无效,唯一有可能对其发挥作用的,只有【红尘】。

    然而,还没有踏入大师之境,却使用了大师级别的剑招,怎会没有代价?

    现在的艾辉体内紊乱沸腾的元力,就在勉强施展【红尘】的后果。如果他无法平息元力,五府八宫会被失控的元力损伤,严重的话会导致境界倒退。

    可是,怎么才能让体内的元力平息下来呢?

    艾辉尝试周天运转,却没有效果。

    他又尝试了把元力消耗殆尽,但是依然无效。新生的元力依然是紊乱沸腾的状态,无法平息。

    怎么办?

    艾辉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在大脑中飞快地运转。

    他忽然想到自己看过的一本札记,是牧首会典籍院的一位前辈留下来的札记。艾辉为了寻找萧前辈的手札,几乎把典籍院那层的书籍全都翻阅了一遍。当时是无可奈何,但是也因此见识了许多奇怪的内容,各种荒诞不堪的想法创意,各种罕见的奇珍,各种奇奇怪怪的情况等等。

    艾辉就当是故事来看,就像他当年看修真时代留下来的剑典。

    他忽然想起的内容,是一位前辈在札记上描述的情况,和他现在的情况如出一辙。

    后来那位前辈是怎么解决的?

    艾辉绞尽脑汁,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敲开。可是当时他只是当作趣谈,一扫而过。但是此刻,却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艾辉唯恐自己错过这灵光一闪,皱着眉头苦思冥想。

    苦苦回忆半天,艾辉终于回忆起手札的大致内容。

    那位前辈发生的情况确实和他身上一模一样,他之所以能够记得这么清楚,因为对方的描述非常详细。如何解决的,那位前辈却没有说,只是说在他突破大师的前夜,遇到这种情况。

    等等,突破大师的前夜?

    艾辉精神一震,难道这是因为自己快要突破了?

    这么一想,躁动的心立即安静不少,艾辉感觉都快要烧起来的身体,也变凉快了一些。

    冷静少许的艾辉,头脑转动也快了一些。

    如果这就是突破的前兆呢?自己该怎么做?

    成为大师有两个条件,一个是元力的境界,另一个是开创自己的绝学。元力的境界自己够了,创造属于自己的绝学?

    突然间,艾辉觉得自己对大师的理解,似乎有些偏差。

    第二个条件的重点,也许并不是“绝学”,而是“属于自己的”。

    艾辉愣了一下。

    属于自己的……

    他发现自己确实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想到了韩笠。韩笠的选择一目了然,他选择了“阴阳”这条道路。艾辉觉得挺不错,阴阳看似简单,实际却深奥莫测,变化无穷。

    属于自己的道路是什么?

    艾辉陷入思考,浑然忘记自己身体的不适。

    到现在,他也算是见过不少绝学,而剑术方面亦是如此。他想起了昆仑盟主那部野心勃勃的剑典,可谓包罗万象。艾辉挨个想了一遍,反而更加迷茫。

    不管哪一种力量,只要造诣深厚,威力都极为惊人。每一种力量,都是那么诱人。

    他现在有点明白了,成为大师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找到属于自己的路。这个世界太大,力量的种类无穷,而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想要掌握到力量的真谛,就必须有所舍弃,唯有精专,才能够走得更远。

    自己选那一种?

    艾辉到此时反而安静下来,他知道接下来的选择,将对他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

    这是一个重要的抉择。

    艾辉开始回忆自己为什么想要当元修,当时的想法很简单,他只是想活下来。在蛮荒的三年,队伍中元修的生存率要比苦力高不知道多少倍。

    他那是浑浑噩噩,只想着要活下来,能活下来就很好了。

    直到遇到师父师娘和师姐。

    灰暗的生命中开始出现阳光。

    不是剑修道场倒闭后,他失魂落魄在街道独行,从房屋缝隙中散落的斑驳惨白没有温度的阳光。而是在松间城宁静清晨,袅袅的炊烟之间,打扫门前伙计惺忪的眼前被清风拂过温暖明亮的阳光。

    滴答。

    黑暗不见光的静室,寂静中响起水珠溅落的声音。

    双目紧闭的脸庞,泪水肆意淌过棱角冷硬的脸颊,无声横流。

    他已经找到答案。

    褪去色彩的画面浮现在眼前。

    一条并不算宽阔的长街,如同潮水般血兽践踏地面,如同血色洪流。一位持剑的少年,就像礁石般钉在街道中心,巍然不动。

    锋利冰冷的长剑在不断割裂眼前的世界,喷涌的鲜血,切开的血兽残肢,在画面中激荡飞掠。

    浓郁呛鼻的血腥味,仿佛穿过遥远的失控,从记忆的深处袭来。

    画面变得模糊,剑变得越来越重。

    只有模糊的天空,无数银光从天空而降,照亮昏暗的杀戮世界。

    血兽瘫软在地,惊慌失措,势不可挡的血色洪流变成红色软泥。隐约的欢呼声,仿佛山崩海啸,明明那么不真切,却是如此心安。

    眼前重归黑暗,是如此寂静,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

    “知道外面都叫你什么吗?”

    “叫我什么?”

    “雷霆剑辉!带着那么多的闪电从天而降,把大家吓住了,你那一招大闪电,让所有的血兽失去抵抗,城主他们也趁势堵上城门。”

    “雷霆剑辉……”

    ……

    “阿辉,血兽畏惧雷霆的气息。”

    ……

    “嗯。”(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