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四百五十二章 骚乱
    一处不起眼的民房。

    瞎老头坐在阴影里,枯槁的身体悄然吞噬光线,阴影愈发深沉。空无一物的眼眶,诡异地泛着微光,就像荒野深夜的鬼火,无声摇曳。

    布满皱纹的苍老手掌在不停摩挲着藤杖,响起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沙沙声,像是蛇在枯叶中游走。

    高挑女子坐得很远,脸上笑吟吟,水汪汪的眼睛不熟悉的人还以为她眉目含春。但是微微紧绷的身体,和利于起身的姿势,可见她对老者非常忌惮。

    老者有这个资格。

    成名数十年,就算在火山尊者面前,也毫不逊色的强者。他的声名在普通人之中丝毫不显,许多人都不知道他的知道,但是在黑暗世界,他却是无人不知的绝世强者。

    【北冥暗王】,窦先生。

    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叫什么,但是他干出的每一桩都是惊天大案。

    拓荒令颁布之前,大师的待遇远远没有如今这么好,每个豪门都会豢养几位大师。许多大师并不愿依附豪门,他们的性格强硬桀骜,加上实力强横,一言不和拔刀相向。当时有不少的大师,混迹在黑暗世界,刺杀、抢劫等等。

    只不过他们大多都非常低调,生性骄傲,一般不会出手,这也导致他们在普通人之中的名气不高。

    但是当时的世家,可是没在他们手上少吃苦头。

    高挑女子同样来历不凡,她的代号叫【秋水】。牧首会在这两年的时间内以惊人的速度壮大,招揽了一批实力强悍的精英,便是赫赫有名的十二牧首。

    能够称为牧首者,意味着是牧首会最强悍最出色的精英。其中一个硬性规定,必须是大师。

    秋水是第九牧首。

    只有最重要的任务,才会派出牧首。

    这也是窦先生愿意合作的原因之一,他看得出来,牧首会对此势在必得的决心。

    窦先生道:“听说你们牧首会的近况不是很好啊,叶夫人似乎不打算善罢甘休,你们死了几个牧首?”

    他的声音沙哑,就像是皮纸在摩擦,听得让人本能生出不舒服的感觉。

    秋水毫不在意道:“三个。叶寡妇过河拆桥,女人就是凉薄。”

    她的表情,就像是听到毫不相干的人死了,和她完全没有半点关系。

    窦先生本来以为对方会极力掩饰,这个消息是他费了不少力气才打听到的消息。没有想到对方毫无掩饰的意思,不由让窦先生有些其他的想法。

    窦先生多了几分试探之意:“那贵方还有实力完成这桩生意?”

    秋水轻笑一声:“还有一位牧首,会在三天内赶来,这下您老放心了吧。”

    窦先生扯了扯嘴巴,淡淡道:“现在我们就这么等着?”

    他心中有些着急。

    时间拖得越久,雪熔岩的消息散播得越远,盯上这块肥肉的人就会越多,他们面临的竞争者就越多。这也是他宁愿把战斗地点选择在清水城,而不是在艾辉他们的归途。

    艾辉他们的城建在什么地方,一无所知。会选择哪条道路,一无所知。沿路都是荒野,倘若艾辉心一横,冲进蛮荒深处,他们是追还是不追?

    把希望放在艾辉一行的归途,变数太大,有各种可能出现的意外,不是一个好选择。

    艾辉表现出来的实力让他很忌惮,加上师雪漫,更是麻烦。

    秋水信心十足道:“放心,城主府有我们的人,他们有任何行动,都逃不过我们的法眼。艾辉还在闭关,他受了不轻的伤。不过我并不建议对付艾辉。”

    窦先生幽幽地问:“你建议谁?”

    秋水轻笑一声:“宫府的小丫头。”

    窦先生冷笑:“她身边可是有火山尊者,再说招惹宫府,后患无穷。”

    秋水有些意外:“莫非您老还害怕宫府?不应该啊,想您当年,视这些世家豪门如猪羊,想宰就宰,想杀就杀,何等快意。”

    “犯不着。”窦先生神情平静,丝毫不生气:“我虽然想捞一笔,但是与宫府结怨,付出的代价太大。”

    秋水不置可否:“如今艾辉在闭关不出来,做缩头乌龟,您老有什么办法?城主也比较好下手,只不过乔美祺和艾辉的交情没有深厚到那地步,艾辉未必会交出雪熔岩的炼制之法。”

    窦先生沉默不语。

    秋水说得并没有错,如果从目标选择来看,确实是宫瑶瑶更合适。师家和宫府交情深厚,师雪漫是绝对不会坐视宫瑶瑶身处险境。

    雪熔岩虽然利益巨大,但是他相信师雪漫一定会选择宫瑶瑶。

    然而如果真的那么办,事情就闹大了。

    绑架宫瑶瑶,那可不仅仅是得罪宫府,而是和宫府结下生死之仇。宫府现在是除了叶夫人和新民派之外的第三大势力,得罪了他们,后果之严重,可想而知。

    现在的天外天,不像五行天那个时候,世家虽然占据很多优势,但也有着诸多的约束。如今这世道,像宫府这样的世家完全没有任何顾忌。当年许多不好使用的手段,在如今早就不是什么问题,没人管。

    没有顾忌的宫府,就像一只挣脱铁链枷锁的荒兽。

    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招惹这样的怪物。

    但是一想到雪熔岩所代表的利益,他又忍不住怦然心动。

    沉默良久,他才道:“再等等,等你的帮手来了再说。”

    秋水点头道:“好,不过我们要拖延他们交易的时间。”

    窦先生道:“我会吩咐下去。”

    城主府。

    乔美祺有些焦头烂额。

    交易雪熔岩的材料依然没有凑齐,他发了不止一次的火,但是收效甚微,进度依然缓慢。乔美祺是商人出身,对效率异常敏锐。从各个渠道传来的反馈,似乎有人在暗中阻碍他们收购材料。

    乔美祺有些头痛,谁会阻碍他们收购?

    他第一反应就是十有**是雪熔岩的消息传出去,有人盯上了雪熔岩。他派人暗中调查,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消息传来。

    他强自按捺心中的烦躁,问身边的杨笑东:“艾辉还没有出来?”

    杨笑东摇头:“还没有,想必此次大有收获。”

    就在此时,忽然宫瑶瑶和火山尊者闯进来,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乔美祺心中咯噔一下,连忙起身:“怎么了?”

    宫瑶瑶咬住嘴唇:“大长老在几天前去世了。”

    乔美祺忍不住“啊”地惊呼一声,不光是他,杨笑东也脸露惊容。

    在蠢笨的人都知道,大长老去世,对于已经各城来说,在他们脖子上最后一根绳索也没有了。然而没有人感到开心,无论大长老的功绩和过错有多少,他依然是最后一位能够服众的领袖。

    如今他的逝去,宣告着大长老的彻底结束。

    未来会是什么样?谁也不知道。

    清水城的位置实在太偏僻,消息传过来,都花费了好几天的时间。如今的天心城,只怕都乱成一团吧。

    天心城确实乱成一团。

    骚乱始于各城使团之间的争执,情况迅速恶化。

    夜晚火光冲天,厮杀声不绝于耳。

    当早上起来的时候,街道上尽是鲜血和倒在血泊之中的尸体。

    事态愈演愈烈,有两个小家族被满门屠杀,无一活口,屋内一片狼藉,劫掠一空。

    据说有恶贼混入使团之中,其中不乏大师。这些人十分狡猾,不和天锋兵人两部硬碰硬,滑溜异常。

    两部不过刚建,实力孱弱,只有两位部首是大师。两人分身乏术,屡屡扑空,后来叶夫人索性把他们喊回去。

    各种各样的流言满天飞。

    有的说叶夫人诛杀异己,不好明面上动手,只有借用这样的手段。

    有的说这些盗贼只是前哨,十多股流贼正在汇集,他们早就对天心城这座最大的城市觊觎良久。

    天心城人心惶惶,世家们家中的大师,也不敢派出去,唯恐家中被人端了老窝。

    大长老府邸,是天心城最豪华也是守卫最森严的地方。天锋和兵人两部的精锐,都牢牢驻守此地,两位部首亲自坐镇。

    叶夫人浅浅地喝了一口茶:“都查清了吗?”

    部属恭敬道:“都查清楚了,有好几位长老,都参与此事。”

    “流贼呢?”

    “已经合拢,距离天心城只有两百里。”

    流贼的消息是真实的,大量的流贼正在汇集,他们正在朝天心城进发。安木达宗师已经无力回天的消息早就传开,没有人能够阻挡他们。

    城内不少居民,都开始收拾东西,准备逃难。

    叶夫人有些感慨道:“内外勾结啊,他们就这么看不惯我?”

    “他们鼠目寸光,利欲熏心……”

    叶夫人摇头,嘴角多了几分嘲讽:“我知道他们不是的。他们只是不相信我能挽救局面,因为我是女人!难道他们觉得自己可以?”

    是的,她觉得很可笑。

    这些人难道就没想到,把她推下来,他们又能换谁上去呢?

    只不过一群自己得不到也不想别人得到的蠢货罢了。

    更让她感到寒心的是,之前一直支持她的几位长老,这次骚乱中都选择了观望,这才是她陷入如此被动的真正原因。

    没有一位长老公开支持她。

    既然如此,从今往后,再也不会有什么长老。

    她的双目闪烁寒光,语气却异常温柔淡然:“传令中央三部,进入战场,平定叛变。”(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