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四百五十一章 为何而来?
    艾辉的胜利,出乎大多数人的预料。

    当艾辉回到清水城的时候,人们的目光多了几分敬畏之色,不自主地让开道路,女元修们的目光则是异彩连连。

    “恭喜老弟!”

    乔美祺的长笑声在云层上响起,他带着一群人亲自迎接下来。他身旁的守卫们,此时无不是一脸充满崇拜和敬意。

    所谓实力为尊,并非说说而已。

    之前大家更多关注的是天才之称的韩笠,然而亲眼目睹整场战斗,看到艾辉全面压制韩笠而获胜,大家才知道艾辉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强。

    胜利者赢得一切,尊重、财富、权力。

    杨笑东惊叹:“刚才师姑娘说艾老弟,只要是战斗便从未输过。在下还有点不相信,今日一见,才知道艾老弟战斗时是何等霸气!”

    艾辉谦虚地笑了笑:“杨师面前,岂敢说什么霸气?微末剑术,也就图个新鲜。”

    师雪漫不由多看了艾辉一眼,心中有些奇怪,这家伙今天怎么这么老实?平时不是这么个风格啊。

    杨笑东连连摇头:“在下可不会随意称赞。艾老弟的剑术,已经登堂入室,大师境界唾手可得。更何况艾老弟还这么年轻,未来不可限量,可不是我们这样的老家伙能比的喽。”

    他的言语间毫不掩饰羡慕。

    年轻永远意味着无限可能,三十岁成为大师和和五十岁成为大师,有着天壤之别。三十岁的大师,有几十年的时间去冲击宗师,而五十岁的大师,却意味着此生几乎止步于此,难有进步的空间。

    火山尊者拍了拍艾辉的肩膀:“干得不错!最后那一剑,老头子都吓一跳。不知此招可有名字?”

    艾辉答道:“叫【红尘】。”

    火山尊者愣了一下:“这个名字好奇怪,不过也没啥,红尘滚滚,可以蚀骨**,也可以雷霆万钧。”

    他越想越觉得【红尘】此名别有深意。

    艾辉有点尴尬,他很想说,其实只是【红纱】和【落尘】的结合。

    乔美祺此时凑过来,大声道:“今晚要好好庆祝一下,老弟大胜而归!”

    艾辉闻言,连忙道:“多谢城主美意,小弟心领了。刚刚一战,略有感悟,还请城主找个静室,小弟理理头绪。”

    乔美祺露出喜色:“有收获?那更要恭喜老弟啊,静室没问题!”

    他早就想清楚,艾辉的实力越强,对他们的生意就越有利。他大致猜到,艾辉手下的人手肯定不够。对于这些琐碎的事情,艾辉没有精力也没有兴趣,其野心更大。

    乔美祺丝毫不怕艾辉的野心大,就怕艾辉的野心不大。艾辉没兴趣的事情,他有兴趣啊,只要能赚钱。

    艾辉展现出来的实力和潜力,也让乔美祺愿意想尽办法与之交好。

    如果艾辉能够在二十多岁成为大师,加上一个师雪漫,背后是松间派,最不济也能保一城的平安。再加上雪熔岩这样的吸金利器,未来只会越来越强。

    师雪漫忽然道:“我帮你护法。”

    宫瑶瑶闻言,不由看了师雪漫一眼,目光闪动。

    坊间传言,师雪漫对艾辉心有所属。很多人对此嗤之以鼻,但是更多的人相信这个流言。否则的话,师雪漫怎么会跟着艾辉?区区一个松间派,岂能容得下这尊大佛?就算留在松间派,也应该是师雪漫做首领,怎么会是艾辉?师雪漫屈居副手,大家完全无法想象。

    宫瑶瑶心中暗道,原来这流言是真的啊。

    宫瑶瑶从小跟在师雪漫的身后,知道师雪漫是多么冷淡的一个人。可是雪漫姐一听到艾辉要闭关,马上就说要护法,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其他人都看出这点,但是诸人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江湖,都不动声色。

    乔美祺安排的静室,城主府的地下室,非常安静,而且防御绝佳。

    看到带路的守卫们恭敬地退出静室,关上门。

    师雪漫问:“出什么事了?”

    艾辉有些意外:“你怎么知道出事了?”

    师雪漫淡淡道:“赢了回来居然没有得意洋洋,而且连彩头都没问,不像你。”

    楼兰在一旁附和道:“是的,艾辉。”

    艾辉看了一眼门口,师雪漫道:“外面没人。”

    艾辉低声道:“韩笠走之前告诉我,牧首会盯着我们。”

    师雪漫露出警惕的神情:“牧首会?他们在查你楚朝阳的身份?还是萧淑人的事情?”

    楚朝阳的事情知道的人很少,只有铁妞和楼兰知道。艾辉带来一个小孩魏安,大家都只以为是三小一样,没人知道这是萧淑人的儿子。他以前叫萧安,艾辉为了避免引起别人的主意,给他改名魏安,纪念大魏商会。

    师雪漫见过那具诡异的魔神铠甲,和被水晶封住的金色液滴。她一眼就看出它们的不凡,但是也说不出这些东西的来历。

    后来她专门打听了一下这方面的消息,得到消息都让她暗自凛然。

    岱纲为了夺得此物,可以不惜一切代价,许诺各大世家。而且根据师家的打探,大魏商会的覆灭,和叶夫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再加上佘妤的争夺,几乎所有的势力都在争夺此物。

    魔神铠甲和金色液滴到底是什么?

    艾辉、师雪漫和楼兰研究了很久,也没有得到足够的信息。

    金色液滴在没有搞清楚到底是什么之前,谁也不敢解封。浪费了宝贝,只不过让人心疼,但是倘若有什么邪异之处,那可能有不知名的危险。

    而另一件东西,魔神铠甲倒是有所收获。

    楼兰花费了很长的时间,用他的【子夜】沙核,解开魔神铠甲的一些特别之处。

    事实证明,艾辉当时没有穿戴魔神铠甲是正确的。

    魔神铠甲散发着一种黑色雾气,那是一种非常诡异的力量,能够刺激披甲者的实力大幅度增长,但是也会不断吸收披甲者的生机。

    根据【子夜】的分析和推测,只有大师才能抵抗这种诡异力量的侵蚀。而且想要驱动这具魔神铠甲,需要一把钥匙。

    而这把钥匙,就是血绷带。

    楼兰已经分析出,金色液滴、魔神铠甲和血绷带具备相同的气息,是出自一体。

    当师雪漫听到艾辉说牧首会盯上他,立即想到了萧淑人的上古遗宝,不由紧张起来。

    艾辉低声道:“不知道。我没有跟城主说,是担心城主身边可能被牧首会渗透。牧首会做事,从来都是不择手段。”

    潜入牧首会内部过的艾辉,对牧首会的作风非常了解。

    那是一个类似杀手组织的存在,只要足够的金钱,就能得到他们的服务。

    师雪漫沉吟:“牧首会最近的处境不是太好。他们好像和叶夫人闹翻了,所以受到不小的打击。”

    艾辉楞了一下:“叶夫人?他们和叶夫人的关系不错啊。”

    师雪漫解释道:“叶夫人在整顿天心城的时候,抄了牧首会的总部。有小道消息说,牧首会可有捏着叶夫人什么把柄,他们毕竟合作那么久。”

    “不管叶夫人。”艾辉摇头:“咱们的叶夫人现在可是执掌大权,肯定没时间来管这种小事。如果牧首会被叶夫人重创,那眼下肯定急需要大笔的钱,盯上我们的雪熔岩,也就不奇怪了。”

    师雪漫直接问:“现在怎么办?”

    楼兰忽然道:“艾辉,楼兰可以去打听消息。”

    “不行!”

    艾辉和师雪漫异口同声反对。

    “可是艾辉需要闭关。”楼兰的眼睛睁得很大,表情认真:“艾辉身体内的元力,正在涌动。艾辉需要把它们平息下来,要不然会受伤,严重会导致境界倒退。”

    师雪漫猛地转过脸,一把抓住艾辉的手,检查艾辉身体内的情况。她一开始只以为艾辉是为了避开其他人,现在才知道艾辉体内的情况不妙。

    “喂喂喂,男女授受不亲,虽然咱们抱过……”

    艾辉恬不知耻地嚷着。

    师雪漫懒得搭理他,片刻后,脸色就变得很难看,松开艾辉的手掌,异常坚决道:“你必须马上闭关,我守门护法。”

    “我知道自己的情况,没什么大碍……”

    然后艾辉就被师雪漫一只手拎起来。

    艾辉大怒:“士可杀不可辱,姓师的,要打架吗?”

    师雪漫表情冷然:“让你一只手。”

    言罢拎着艾辉走入静室,直接扔在地上。

    “哎哟,铁妞,咱们这梁子结大了……”

    砰!

    静室的门被师雪漫轰然关闭。

    静室的隔音效果极为出色,站在门外,里面什么声音都听不见。

    楼兰认真到道:“雪漫,楼兰去打听消息,很快就回来。”

    师雪漫盯着楼兰,一言不发。

    楼兰眼睛睁得很大:“雪漫,楼兰很能干的。”

    师雪漫如同万年冰山不化的脸庞,突然绽放一丝温暖柔美的笑容:“去吧,楼兰,雪漫相信楼兰!”

    楼兰非常开心,睁得大大的眼睛立即弯成两轮弯月,大声道:“谢谢雪漫,楼兰会加油的!”

    说罢,楼兰化作一滩流沙,渗入地面消失不见。

    师雪漫微微一笑,昏暗的静室门口,仿佛都明亮了几分。

    笑容一闪而逝,就像夜晚的微光。

    她重新恢复平日里冰山的模样,冷然不语,解开背上的云染天,插在身旁,正襟端坐守在门口。(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