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四百五十章 韩笠蜕变
    从天而降的红光,落在阴阳鱼剑阵上。

    高速旋转的月刃,带着生生不息的细小雷网,就像一个锋锐的钻头,瞬间绞碎靠近的光剑。光剑化作无数碎芒飞溅,就像烟花一般。

    阴阳鱼剑阵流转不休,一把把光剑从流转的阴阳鱼中飞出,就像鱼儿从泉眼中不断跳出。

    光剑更加疯狂地运转,突入剑阵的红光,立即感受到难以形容的滞涩,就像钻进泥潭之中。

    韩笠的眼睛不再看向艾辉,而是盯着脚下的不断流转的阴阳鱼,满脸的痴迷。他曾在古代流传下来的剑典中见过阴阳鱼,但是远没有此刻那么震撼。

    这一刻,他甚至忘了战斗。

    他呆呆地站在阵中,目光不曾离开阴阳鱼片刻,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欢呼,在惊叹,在欣喜,在哀伤,在洗礼。

    他仿佛看到了光影,看到爱恨,看到生死,看到春秋,看到轮回……

    原来阴阳就是两条鱼,它们首尾相连,此生彼灭,难分你我。

    他浑然忘我。

    目睹了艾辉的阴阳剑阵,韩笠受到极大的冲击和启发。而这座阴阳鱼剑阵,就他的新成果,比艾辉的阴阳剑阵更胜一筹。

    他并不担心战斗。

    当阴阳鱼剑阵成形的那一刻,强烈的信心充斥他的身心。他不认为艾辉能够破开这座剑阵,就连他自己,也破不开阴阳鱼剑阵,阴阳鱼剑阵是他目前为止的巅峰之作。

    剑阵的无形阻力,比艾辉的阴阳剑阵强十倍。

    一旦陷入阵中,就会被交织的阴阳之力缠上。如果是元修,此刻会失去对身体的控制,形如被禁锢。随着时间的推移,阴阳之力会不断侵蚀到元修的体内,直至元修失去生机。阴阳之力形成的创伤,只有用阴阳才能化解和治疗。

    阴阳变化的另一个特点,就是持续力极强,它们生生不息。一旦没有在第一下突破,便再也不可能突破,它只会越来越强。

    韩笠异常笃定,艾辉的【红纱】,哪怕有新的变化,也绝对破不开阴阳鱼剑阵。

    大师能不能破开此阵,他没有多少把握。大师的手段如何,到底强在何处,没有成为大师是很难理解的。

    但是有一点他却有十足十的把握。

    大师之下,绝无可能破开此阵!

    艾辉虽强,但毕竟不是大师,又怎么可能破开此阵?

    但是下一刻,忽然一声轰隆巨响,剑阵剧震,把他一下子从沉迷中惊醒。他茫然地抬起头,发生了什么?

    还没等他反应过,他就被白茫茫的一片晃瞎了眼。

    一缕不知道从哪里溅落的电芒落在他的身上,他的身体一颤,全身麻木。

    韩笠整个人都懵了。

    观战的人群,基本上都是和韩笠一样茫然,他们没有看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极少数人,才看清楚刚才那一幕的细节。

    清水城云层下方,密密麻麻的人群。在不起眼的角落,一位瞎子和一位高挑女子,脸色异常精彩。

    身形高挑女子的情不自禁掩嘴惊呼,她水汪汪的眼睛中,此刻尽是骇然。

    瞎老头神色看不出什么,但是他握住藤杖的手,不自觉地死死攥住,微微颤抖。他的脑门就像被人狠狠锤了一锤,他都不知道自己正在喃喃自语:“雷霆!是雷霆!”

    在云层之上,杨笑东猛地站起来,脸上难掩惊容。他感受到一股充满毁灭性的力量,那股力量的气息是如此可怕,他不想沾染一点。

    火山尊者也被震住,雷霆是最阳刚最霸道的力量之一,也是元修还没有驯服的力量之一。元修目睹电闪雷鸣的狂暴,无数人渴望能够得到这种强大无比的力量,但是成果者寥寥无几。哪怕到了今天,雷霆类的传承都少得可怜,是市场上的绝对宠儿。

    师雪漫眼前一亮,脱口而出:“是落尘?”

    她在松间城的时候,对艾辉的剑丸三招非常熟悉。【弦月】被改造成【六道月】,而【返夜昙】是艾辉结束师傅生命的剑招,艾辉弃之不用。

    三招之中,唯有【落尘】。

    师雪漫对【落尘】的印象非常深刻,长街血战,最后艾辉就是用【落尘】,凭借一己之力救下大家。血兽对于雷霆的气息非常畏惧,所以艾辉后来用得很多。

    楼兰忽然道:“是【飞火扬纱落】、【六道月】和【落尘】三者的融合。”

    剑招的融合,并非一件易事。融合得好,那自然是威力倍增,变化更加精妙。但是倘若融合得不好,不仅威力会倒退,还会留下诸多的破绽,给自己留下危险。

    艾辉融合三招非常精妙。

    他们看得分明,高速旋转的六道月速度在迅速变得迟缓,越来越无力。然而就在此时,连通六道月之间的雷网,突然炸开。

    雷霆作为自然界中最恐怖的力量之一,在那一瞬间展现出来可怕的破坏力。

    银蛇乱舞。

    周围的光剑被清空出一个大约数丈的空白区域。

    阴阳能够生生不息,但是需要时间,尽管光剑依然在源源不断从阴阳鱼中飞出,但是依然无法弥补这个空洞。

    红色的巨剑,无声没入空洞。

    轰!

    橘色的火焰陡然绽放,与之一同绽放的,是收束到极致的恐怖力量。如同一把重锤敲在大地,整个地面猛地跳动。

    狂放暴虐的流火,就像横冲直撞的荒兽,把光剑震碎、撕碎。

    天空的艾辉冷冷看着脚下,橘色的火焰绽放、扩大,冲垮剑阵,直至吞噬。一朵巨大的火焰花在地面绽放。

    升腾的热浪冲天而起,爆炸的冲击波,就像水波般急速像四周扩散。沿途所过之处,岩石粉碎,山体崩塌,地面裂开一道道深不见底的裂缝,绵延数里。

    艾辉一展云翼,飞到更高处。

    他神情很平静,脸上看不出半点胜利的喜悦。

    实际上,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喜悦。韩笠的阴阳鱼剑阵,确实比他的阴阳剑阵再上一个台阶。只要给韩笠时间,阴阳鱼剑阵只会越来越强大。

    现在的阴阳鱼剑阵,是最弱小的阴阳鱼剑阵。而自己【红尘】的威力已经达到顶峰,很难再往上进一步。

    韩笠已经摸到了他的道。

    而自己的道在哪里?艾辉有些茫然。

    他的杀招威力都非常大,可是他知道,这些招式非常驳杂,彼此之间难有体系。韩笠选择了阴阳,自己该选择那一条路?

    一道身影从火焰中冲天而起,赫然是韩笠。

    韩笠此时看上去非常的狼狈,背后的流风翼只剩下一半,全身的衣衫破碎,眉毛烧掉一半,灰头土脸,身上还有好几处的血迹。

    但是他眼中没有半点气馁沮丧之色,反而精神奕奕,散发着难以形容的光芒。

    他隔着远远就向艾辉行礼:“多谢艾兄手下留情。”

    神色坦诚,发自内心。

    艾辉回礼,摇头道:“是韩兄实力使然,侥幸之至。”

    韩笠哈哈笑道:“输了就输了,赢了就是赢了,何必客套?今日一战,犹如暮鼓晨钟,在下醍醐灌顶,受益匪浅。也让在下看到了剑修的未来,剑术的未来,是何等广阔浩瀚。”

    艾辉安静地听着,有些羡慕。

    韩笠的眼睛,清澈如水,没有半点杂念。此刻的他,宛如脱胎换骨,残蛹化蝶。

    他神情肃然:“今日之前,笠浑浑噩噩,随波逐流。我辈生于流年,困于危境,为俗事所扰。直至今日,方明白余生当何为,剑术之奥妙,浩瀚无边,可穷极一生。”

    艾辉能够感受到韩笠的语出赤诚,由衷道:“恭喜韩兄!”

    韩笠也感受到艾辉的真诚,目光清明,忽然道:“今日虽败,但是在下已得先手,艾兄若是懈怠,只怕要被在下甩到身后。”

    艾辉闻言豪气顿生,哈哈大笑:“你我下次相逢之时,必是再败韩兄之日!”

    韩笠也笑:“艾兄放此豪言,那在下就拭目以待。今日就此告别,你我日后再见!”

    艾辉道:“韩兄一路顺风。”

    韩笠忽然压低声音:“牧首会盯上了艾兄,艾兄小心。”

    说罢他就转身朝远处飞去。

    艾辉看着韩笠消失的背影,仿佛在出神,心中却是一片骇然。

    牧首会竟然盯上了自己?为什么牧首会会盯上自己?是因为雪熔岩,还是牧首会发现楚朝阳身份?或者别有所图?

    清水城,看着韩笠越飞越远,高挑女子脸色变得难看无比。

    瞎老头忍不住嘲讽:“牧首会也不过如此而已。老夫还以为你们对韩笠有多么大的控制力,哈哈!”

    高挑女子此时神情反而恢复如常:“没有韩笠,我们还有张笠、王笠。莫非阁下认为我们只是把希望寄托在韩笠身上?”

    瞎老头哼了一声:“希望你能说到做到,别光嘴上说得漂亮。”

    高挑女子娇笑一声:“您老就别气了,您需要钱,我们牧首会也需要钱,咱们的目标一致。您老放心,这么一棵摇钱树,我们怎么舍得让它白白从手边溜过去?”

    瞎老头神色稍缓,想到雪熔岩,他还是怦然心动。他淡淡道:“那你们准备怎么动手?姓艾的小子,可是个硬茬。还有师家那个丫头,硬冲不是什么好办法。”

    高挑女子轻笑道:“咱们当然不能硬来,办法巧妙点,这事也没那么难。”(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