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四百四十九章 【红尘】!
    空中两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在不断纠缠、碰撞。

    闪耀的剑芒,在空中不时划过,就像流星一闪而逝。暴绽的剑芒,有的时候像雨点般纷洒而下,落在城外的荒山上,留下一个个深不见底的坑洞。

    韩笠的云翼,是淡青色的流风翼,非常灵活。

    艾辉感受到压力。

    他的宝石星剑翼势大力沉,但是对于这种小范围的缠斗,并不擅长。而且自从上次云翼受伤之后,也一直因为缺乏材料而无法修复。

    总的来说,现在的宝石星剑翼,已经跟不上艾辉的实力。

    韩笠的流风翼轻灵迅捷,在空中拖出长长的淡青云气,十分漂亮。云翼给韩笠带来速度和灵活上的优势,韩笠也没有浪费这份优势,他不断地在艾辉周围游弋。各种剑招纷纷洒洒,淡青色的剑芒,从刁钻的角度,朝艾辉****而去。

    艾辉非常镇定,手中的冷玉小刃异常灵活,各种剑招也是信手而来,挡下韩笠的攻击。

    六道巴掌大小的月刃,环绕着艾辉周身,灵动异常。如今的【六道月】,在艾辉的手中,诡异难测。

    【六道月】脱胎于剑丸三招之一的【弦月】,但是更加复杂和精妙。

    韩笠对六道月异常警惕,刚才差点被其中一道月刃所伤。吓一跳的韩笠,连忙拉开距离,不敢跟得那么紧。

    他从未见过如此奇特的剑术,警惕之余也更加兴奋。

    艾辉还会有什么奇怪的剑招?

    亢奋的韩笠,决定给艾辉施加更大的压力。他周身陡然亮起银色的光芒,刺眼的光芒就恍如一根根银刺,形成一圈圆轮。

    银刺圆轮就像是钟表的表盘,韩笠手臂伸直和长剑呈一条直线,仿佛钟表的指针,以身体为轴,轻灵地转动一圈。

    长剑扫过每一根银色光刺,会听到“铮”地一声剑鸣,剑身光芒陡然变亮一分。

    清越的剑鸣声不绝于耳。

    艾辉察觉到身后的变化,一股极为尖锐锋利的剑意,牢牢锁定他的身体。强烈的危险感笼罩他全身,艾辉身形突然拔高,朝高空冲去。

    身后韩笠一声轻叱,挥出手中银光流淌的长剑。

    一道银光一闪而逝。

    尖锐的破空声,毫无征兆爆发,就像一根钉子插入艾辉的脑门。艾辉天宫的【天心火莲灯】轰然光芒暴涨,刺入脑门的剧痛消失不见。

    艾辉精神一振,知道韩笠这一剑,是绝对不是能够靠云翼能够摆脱的。

    他猛地暴喝一声,手中的冷玉小刃倒转,急速地小幅度颤动。

    一块块碎小的剑芒在急速抖动的剑尖喷吐而出,它们汇集成一道破碎的剑芒,迎向银光。

    【碎瓷剑】!

    银光一头撞入碎瓷剑芒之中。

    正在逼近的韩笠脸色忽然一变,心惊肉跳的感觉,让他意识到极度危险。流风翼猛地扇动,他几乎是突然垂直向下俯冲。

    轰!

    耀眼的光芒在头顶绽放,沛莫能御的元力风暴就像一把重锤,狠狠撞在韩笠的背后。

    韩笠就像被人在身后推了一把,俯冲的速度更快。

    早有准备的艾辉双腿微屈,借助这股力量,就像火箭一样蹭地向上冲了几十丈。

    轰轰轰!

    滚雷般的巨响,这才四下散开。

    城内观战的元修,脸上露出震撼之色。战斗的激烈,远远超过他们的想象,尤其是节奏之快,许多地方都超出肉眼捕捉的范围。之前的纠缠、格挡、试探,都透着一个字,那就是快。快如闪电,目不暇接,紧张得让人透不过气,堪称剑术的教科书。

    而这次重量级的碰撞,爆发的威势,更是震撼人心。

    光芒绽放的时候,天空恍如多了一轮太阳,震荡的余波在空中形成一道道波纹。

    云雾防御层上方的众人,此刻面色都相当严峻。

    火山尊者喃喃自语:“这小子的实力进步很快啊。”

    距离粥宴过去不到两年,当时艾辉的实力如何,他记得很清楚。眼前的艾辉,就像换了一个人,简直脱胎换骨。

    这家伙怎么做到的?

    火山尊者心中觉得不可思议至极。艾辉的天赋实普通,虽然修炼的【天心火莲灯】能够在一定的程度上改善体质,但是依然无法跻身天才之流。

    剑修也是元修的一种,元力的修炼并无本质的区别。对元力的亲和度,才是决定修炼进步的关键。

    在这一点上,韩笠要比艾辉强大太多。

    可是,艾辉竟然更胜一筹!

    之前的试探和缠斗,双方平分秋色,但是在这次的直接碰撞中,艾辉占据上风。

    空中的艾辉身形舒展,宛如大鹏横空。而地面的韩笠,却是灰头土脸,他低估了两道剑芒碰撞产生的威力。

    杨笑东的脸色凝重,艾辉的实力,比他想到还要强大。刚才两人身上都出现元力窒息,只不过他们换位的速度实在太快。

    宫瑶瑶看得目瞪口呆,抠门的艾辉好厉害!

    师雪漫没有表现太吃惊,她和艾辉一起对付过赤火狐蝠,所以知道艾辉的实力。没有人注意到,师雪漫的眸子异常明亮,带着一丝欢喜。

    阿辉又进步了……

    同样没有人注意到人群身后的楼兰,他的眼睛闪动红色的光芒,不断变换。楼兰体内,沙核在以惊人的速度运转。

    韩笠忍不住抬头看向天空。

    他站在一个直径超过三丈的斗笠形大坑的底部,那是他落地冲击形成。

    他眼中狂热之色越发炽烈,之前的月刃诡异莫测,而那仿若碎瓷拼凑的剑芒,却是摒弃变化,威力却如此惊人,不知是何原因。

    两招的风格截然不同。

    虽然隔着很远的距离,但是韩笠的视线和艾辉的视线碰撞。

    艾辉看了他一眼,然后开始俯冲。

    韩笠精神一振,斗志愈发强烈,还有什么厉害的招式,尽管施展出来吧!

    高速俯冲的艾辉,冷玉小刃不断变幻斜切的角度,红色的流火开始在剑尖绽放。

    呼啸的风声灌耳,但是艾辉神色没有丝毫动容,他的目光专注忘我,冷玉小刃以各种匪夷所思的角度在不断变化。

    红色的流火,就像扬起的纱幔。

    呼啸俯冲的声势,极为骇人。

    站在地面的韩笠丝毫没有闪避的意思,他甚至没有离开地面的意思,双脚牢牢粘在地面。他嘴角扬起一抹笑容,透着昂扬的战意。

    【红纱】!

    韩笠见过这一招,他不知道艾辉叫它什么,他叫这一招【红纱】。

    艾辉声名远播的幻影豆荚中,就曾经出现过这一剑。艾辉正是凭借这一剑,踏平了沙家别院。其他人或许更在意雷霆剑辉的传奇性,但是立志成为剑修的韩笠,注意力全都在这一招【红纱】中。

    他揣摩过很久,艾辉在这一招展现出深厚的基础。

    当时他就曾设想过,自己该如何对抗【红纱】。

    韩笠把长剑竖在身前,双掌握住剑柄,神情肃穆。他脚下浮现一道道光芒,不断环绕,就像一个光的漩涡。

    能够被称为“最有可能成为第二位剑术大师的天才”,韩笠怎么可能没有属于他自己的杀招?

    一道道光剑,从他脚下的光漩涡中浮现,升起。

    天空的轰鸣如雷声滚滚,空气震颤。

    惊人的压迫感在不断逼近,仿佛要把大地轰成碎片。

    仅仅是【红纱】吗?

    艾辉隐藏在流火后的眼眸,此刻陡然亮起令人无法逼视的光芒,那是一种收敛到极致,恍若剑尖寒锋的光芒。

    谁也没有注意的六道月刃,开始盘旋环绕。

    天空出现一道道明亮纤细的光丝,那是月刃飞舞的光华。

    光丝纤细得好像随时都会断裂,它们缠绕着红纱。张扬散逸的红纱,被一点点收拢。

    光丝缠绕,红纱成束,化成一把巨大的红色流火大剑。

    六道月刃紧紧贴着流火大剑的表面高速旋转,银色的光芒,在它们之间流窜,银蛇乱舞,给流火大剑披上一层银色的电网。

    轰然呼啸陡然消失,这把巨大的流火大剑,寂然无声落下。

    地面的韩笠没有想到艾辉竟然这么狡猾。

    这根本不是【红纱】!

    红纱新的变化散发着极为森然的杀意,此刻他仿佛身处一个死寂的世界,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不见,他感觉到自己的元力变得极为迟缓。

    元力窒息!

    韩笠心中凛然,元力窒息没什么大不了,但是能够影响他元力运转的元力窒息,那绝非一般水平。

    新红纱看上去威势不凡!

    但是自己也不是弱者,韩笠眼皮低垂,咬破舌头,一口鲜血喷在竖在面前的长剑。

    剑身的光芒暴涨,脚下的光旋涡轰然流转,悬空的光剑如林。光剑倏地流转,就像鱼群环绕在他周围,交错相织。

    而他脚下的光旋涡,开始发生变化,有些变暗,有些变亮,它们仿佛在追逐嬉戏,又仿佛在演绎自然的变化。

    韩笠脚下,一个巨大的阴阳鱼流转不休,周围光剑环绕不休,剑阵森然。

    他脸上露出狂喜之色。

    艾辉阴阳剑阵给他带来巨大的冲击,一直隐隐要有所突破,可就是好像隔着一层薄薄的窗户纸。直到他此刻面临艾辉新杀招带来的巨大压迫,才豁然开朗。

    来吧!

    他看着天空,战意盎然!

    天空的艾辉看到地面的阴阳鱼剑阵,刀锋般冷眼森然无波。

    修长的手指握着剑柄,向下轻柔推动。

    【红尘】无声而落。(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