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四百四十三章 蛋蛋的忧伤
    城主府今晚非常热闹,大家芥蒂尽去,宾主皆欢。举杯觥筹之间,笑语欢声,乔美祺非常擅长调动气氛,宴会的气氛热烈。
  
      雷霆剑辉大名鼎鼎,大家都听说过。在师、宫两家最顶尖的豪门面前,清水城的豪强只不过是一群乡下土财主。
  
      “所以你有甲等火液?”
  
      火山尊者急不可耐地问,那模样恨不得冲到艾辉的面前。
  
      刚刚还热烈如沸的宴会,一下子安静下来。今天请来的宾客之中,有许多商会的会长,他们早就得到消息。只要稍有点商业常识,都知道甲等火液的价值。
  
      乔美祺非常会做人,他同样明白甲等火液的价值,但是并没封锁消息,反而大张旗鼓,给诸多商会都下了请帖,邀请他们参加今晚的宴会。
  
      他清楚利益的根本,甲等火液当然重要,但是比起艾辉的价值,不值一提。更何况之前大家还发生了一些不愉快,这是一个绝佳的补救机会。
  
      乔美祺脸上始终挂着笑容,时不时不着痕迹奉承艾辉两句,还不忘帮艾辉大肆宣传。
  
      他不动神色在一旁补充了一句:“是甲等炼制火液。”
  
      宾客们一阵骚动,多了“炼制”两个字,说明能源源不断炼制。天材地宝谁都喜欢,但是数量稀少,卖过就没有。对于商家来说,稳定的销售才是赚钱的王道。
  
      艾辉有点意外地看了一样乔美祺,这个城主倒是个妙人啊。
  
      乔美祺笑道:“情况康先生肯定最清楚,不如给我们介绍一下?”
  
      艾辉的意图一点都不难猜,乔美祺索性把鉴定师康定也邀请参加宴会。有康定作背书,大家就不会有什么疑虑。
  
      大家的目光全都看向康定,康定起身向城主、艾辉等人致意:“能够得到艾辉先生的信任,是康定最大的荣幸。下面我向大家介绍一下雪熔岩的特性……”
  
      包括火山尊者在内所有人都聚精会神倾听。
  
      艾辉举起酒杯,遥遥向乔美祺致意,乔美祺露出笑容,举起面前的酒杯。
  
      两人相视一笑,一饮而尽。
  
      真是个聪明人。
  
      两人此刻的想法如出一辙。
  
      会场不时响起惊叹声,甲等火液在市面上非常少见。康定也很清楚自己的作用,言辞间极尽赞美之词,几乎把雪熔岩夸出花来。当然,身为甲等火液,雪熔岩值得这样的夸赞。
  
      美酒丝滑入喉,烈火和芬芳在胸腹间炸开。
  
      艾辉极少饮酒,此刻却觉得难得的惬意。
  
      身边铁妞拉着瑶瑶窃窃私语,错了,是瑶瑶拉着铁妞窃窃私语。宫府的小公主,就像个带着胶水的话唠,从见到铁妞开始,就寸步不离,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明亮摇曳的灯光,微微的酒意上涌,会场的客人们和声浪仿佛远处,艾辉的思绪就像雾气一样弥漫飘忽开来。
  
      场面这么热烈,雪熔岩能卖个好价格吧。不知道是不是美酒微醺,还是压力稍减,他感觉身体放松些许。
  
      步步走来,历历在目。
  
      心生感慨,唏嘘浮生。
  
      筚路蓝缕,以启山林。
  
      容易么?不容易。艰难么?很艰难。
  
      重活一次呢?自己会怎么选?
  
      还是一样。
  
      持剑者心怀恐惧,负重者脚套枷锁,复仇者伤口难愈。
  
      那一年松间谷的温暖的阳光、和煦的风和宁静的清晨,三叶藤车呼啦呼啦声,睡眼惺忪的伙计袅袅炊烟……何曾忘记?
  
      微微涣散的瞳孔骤然恢复清明,散漫的目光重归锐利。
  
      恰逢有人出声问道:“不知道雪熔岩售价几何?”
  
      艾辉举起面前的酒盏,轻轻抿了一口,正欲润润唇再说话,没却想有人抢在前面。
  
      火山尊者眉头一掀,嚷道:“不管什么价,老夫全都要了!”
  
      这下大家不敢吭声了,不论他大师的身份,还有后面的宫府,都是这些商家不敢得罪的存在。
  
      艾辉哑然失笑:“全都要了?你有那么多钱吗?”
  
      火山尊者一脸傲然:“小看老夫了吧,老夫做大师的时候,你小子蛋蛋都没长开。”
  
      会场响起几声轻笑,艾辉轻咳一声,脸上浮现一丝尴尬。
  
      喂喂喂,说好的打人不打脸,损人不损蛋呢。
  
      老匹夫!
  
      内心咬牙切齿的艾辉表面人畜无害:“你全要是吧。咱俩交情深,给你打折,就算一百颗精元豆一滴,怎么样?没坑你吧!”
  
      火山尊者嘿然:“还行,你小子还有点良心。先给老夫来个百八十滴!”
  
      他是火元大师,对市面上火元材料的价格很熟悉,这个价格却是不高。连乙等火液的,都要二十颗精元豆一滴。
  
      “百八十滴?”艾辉脸上浮现莫名的笑容。
  
      火山尊者有些担心:“没有百八十滴?那五六十滴也凑合吧。”
  
      好火液虽然是按滴来卖,然而实际用量,却不是按滴来用的。在火修的专业术语,有一个非常专业的词语,叫做“封”,多少封火液。许多招式的运用,都以封为单位。一封火液大概需要二十滴左右的火液。
  
      数量太少,对火山尊者这样的火元大师来说,就有点鸡肋了。
  
      像甲等火液,如果用来战斗,一般人是用不起的,但是对大师来说,却不是多大的问题。一百精元豆一滴,一封火液也不过两千颗精元豆。
  
      大师动手那就绝对不会是几千颗精元豆的事情了。
  
      以火山尊者为例,花几万颗精元豆买火液这种事情,他有足够的支付能力。那只不过他一个月的薪水报酬。
  
      然而几万颗精元豆,对于一座小一点的城市来说,都是一笔难以忽略的收入。
  
      位于食物链顶端的大师,本身就是昂贵和财富的代名词。每一座城市的大师都不会太多,除了找不到太多的大师,大师昂贵的薪酬,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大师就是人形吞金怪兽,除去薪酬,还有供奉的各种珍稀材料,提供浓郁的元力等等。
  
      清水城能够供奉两位大师,已经算得上财力雄厚。
  
      艾辉心中暗自惊讶老头的富有,但是被小看了还是让他有些不爽,他喊了一声:“楼兰,让老头见见世面。”
  
      “艾辉,给。”
  
      楼兰递过来一块大约竹篮大小的黑色火山岩石蛋,黑色的火山岩石散发着温热。
  
      老头哈地笑起来,挤眉弄眼:“哎呦,好大的蛋蛋!老夫收回刚才的话,小子可以嘛,蛋蛋不小!不小!”
  
      说罢还摇头晃脑,引发更响亮的轻笑。
  
      艾辉差点把手上的火山岩石蛋扔到老头的脸上,他硬生生止住这样的冲动,在心里默念,金钱是魔鬼金钱是魔鬼。
  
      他抽出冷玉小刃,在火山岩石蛋上轻轻划了一个圈,剑尖一挑,一块圆形的岩石壳飞出去。
  
      透明的火焰,从破口处冒出来。
  
      火山尊者怪叫一声,倏地出现在艾辉身边,抢过火山岩石蛋,里面的雪熔岩纹丝不动。岩石只有薄薄一层,里面盛放的全是清澈如水雪熔岩。
  
      “不错啊,这有多少?”
  
      “一升!”
  
      “全要了!”
  
      “给钱!”
  
      其他人伸长脖子,眼巴巴看着,就恨不得从火山尊者手上抢过那个蛋蛋。
  
      火山尊者不爽道:“我还能欠你这点小钱?”
  
      艾辉半步不让冷笑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火山尊者狠狠瞪着艾辉,艾辉也丝毫不让,同样狠狠瞪着火山尊者。
  
      其他人被眼前的场面吓到了,他们从来没有看过敢和大师正面硬扛的家伙。这雷霆剑辉真是狠角色啊,这种狠人还是少惹为妙。
  
      “哼,多少?”
  
      “一升是五百滴,五万颗精元豆。”
  
      火山尊者呲了呲牙,他也觉得肉痛,这可是他整整一个月的薪酬。他虽然收入多,但是支出也多,比如元食,普通的元食对他已经没有任何用处。只要那些选材高阶的元食,才能够对他的修炼有帮助。
  
      想到自己不能弱了声势,老头子一发狠,咬牙切齿:“给你!”
  
      这个月剩下的日子,只能吃糠咽菜了。但是能把市面上的甲等火液收入囊中,一边泪流满面一边深深的满足。
  
      老头身上自然没办法带几万颗精元豆,他带的是良品精元豆。一颗良品精元豆,能够换取大约一百颗精元豆,当然这个兑换比例随时都在发生变化。
  
      五百颗良品精元豆入手,艾辉顿时亢奋了。不论是元力的精纯,还是数量,都远超普通的精元豆。艾辉都生出一股冲动,马上把这些良品精元豆吸收掉。现在谁没事去生产良品精元豆?只有宫府这样的豪门世家,才会花费无数精力,去生产良品元力豆。
  
      要不然就是以前留存下来的。
  
      宫府果然底蕴深厚,大户啊,艾辉的目光闪动。师家大家太熟下不了手,这宫府可不就是送上门来?
  
      不过先把老头榨干再说!
  
      艾辉脸上的笑容更加和蔼可亲,手朝身后一伸:“楼兰,蛋蛋!”
  
      他莫名亢奋。
  
      楼兰很开心:“艾辉,给!”
  
      当第二个火山岩石蛋出现时,现场气氛陡然热烈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变得狂热,还有雪熔岩!
  
      动作潇洒地划开蛋蛋,艾辉向老头挑衅:“这个也卖你!买不买?”
  
      老头脸上出现极为纠结苦恼的表情,但是狠狠心,一咬牙:“买!”
  
      艾辉咧嘴笑了笑,云淡风轻得恍如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楼兰,蛋蛋!”“楼兰,再来一个蛋蛋。”“楼兰……”
  
      艾辉面前一排整齐火山岩石蛋,冒着透明的火焰,就像等待检阅的士兵。
  
      老头呆若木鸡。
  
      所有人呆若木鸡。
  
      会场一片死寂。(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