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四百四十一章 场面越大赚得越多
    满心怒火的韩笠被警报声惊动,他皱了皱眉头,脚步加快,顺着守卫飞?21??方向贴地飞掠。他没有升上天空,警报拉响之后,城市上空就成为禁飞区。没有得到允许私自升空,将被视为敌人而遭到猛烈的攻击。

    他心中有些好奇,谁会对清水城动手?

    在城市生争执很常见,但是到了拉响警报的程度,那就是另外一回事。

    情节轻微者也会被视作不受欢迎的客人,而严重者则会被当场斩杀,视作整座城市的敌人。

    谁会做这样的事情?

    难道是乔美祺的敌人?韩笠心中一动,脚下度更快,若真是如此,说不定有可以利用的地方。

    咚!咚!咚!

    有节奏的闷响从前方传来,就像在敲鼓,韩笠敏锐察觉到地面的颤动。他脑海中立即浮现一些重兵器势大力沉的攻击,比如重锤、攻城锥之类。

    他轻巧跳上一座店铺的房顶,接着如同蜻蜓点水,连续在几座房屋的屋顶飞掠,终于被他找到一处地势颇高之处。

    头顶天空的守卫已经汇集,就连看热闹的韩笠,都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守卫要动真格了。

    他定了定心神,心中更好奇谁在闹事,寻思着待会是不是要出手帮对方一把。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说法未必正确,但是在绝大多数时候都不会错得太离谱。

    韩笠循着重击的声音望去,他的瞳孔陡然扩张。

    一位身披蓝白甲胄,气质清冷的绝美女子,正在一拳一拳轰击一个薄薄的气泡。气泡中的男子已经昏迷,口吐白沫。

    雪白无暇的手掌握成的拳头,就像攻城锥,每一拳落在气泡上,都激出肉眼可见的波纹向四周扩散。

    咚!咚!咚!

    韩笠呆若木鸡,他怎么也无法把那位绝美的世家小姐,和可以媲美重型攻城锥的轰击联系在一起。薄薄的气泡他认得,按是大师之作【烟波笼】。清水城有能力做出来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大师杨笑东。

    还好他来之前已经看过杨笑东的资料,没有把气泡内昏迷的男子视作杨笑东大师。烟波笼并未破碎,但是恐怖的力量依然渗透进气泡内。

    气泡内的男子完全是被劲力震得昏迷不醒,口吐白沫。

    这得需要多么可怕的力量?

    韩笠浑身冷,尤其当他想到,自己居然想去搭讪调戏这么一位恐怖的女子!这一刻,他内心充满庆幸,庆幸自己的失败。

    难道那个婀娜的娇躯内,其实隐藏着一只远古荒兽?

    天空赶来的守卫,也被这个充满反差的画面给震撼住。

    护卫领终是实力更强,心志更坚韧,他更快地回过神来。气泡内的男子他认得,杨大师的侄子杨武昌,此子劣迹斑斑他有所耳闻,内心厌恶。但是他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再说倘若杨武昌就这么死在他眼皮子底下,杨大师怪罪起来他也难逃其咎。

    他厉声大喝:“住手!”

    其他守卫此时也回过神来,但是每人的脸色都不是太好,看向师雪漫的目光充满畏惧和忌惮。但是他们也不敢退缩,而是在天空散开,呈包围之势。

    下方的女子浑若未觉,依然一拳接一拳。

    “再不住手,可休怪我等不客气了!”

    守卫领都觉得自己色厉内荏,但是此刻箭在弦上,却容不得他退缩,他一咬牙,向其他人做了个准备进攻的手势。

    “喂喂喂,我就这么不起眼吗?”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突然从下方传来。

    艾辉满脸无奈,自己居然就这么被无视了。是的!这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多瞅他一眼。自己搞出这么大的阵仗,如此醒目,居然被无视了。

    虽然艾辉觉得自己是一个不讲究虚名的人,但是此情此景,内心却是异常不爽。

    人善被人欺啊……

    感叹唏嘘未了,手中的冷玉小刃已经闪电般划出横七竖八的剑痕。奇异的是,泛着微光的剑痕留在半空中,并不消散。

    插进土里看似凌乱的草剑,齐齐颤动,出轻微的呜呜声。

    守卫们此时才看到艾辉的动作,脸色不禁大变,他们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依然能够感受到巨大的威胁。

    “大胆!”

    “放肆!”

    ……

    守卫们惊叫声混成一团,地面上人畜无害的仰脸少年露齿一笑,手中的长剑平伸,水平的剑身轻轻一拍虚空。

    一道淡淡的光芒,从他的剑身爆,像涟漪般像四周扩散。

    “欢迎光临!”

    令人牙根痒的声音透着懒洋洋,好像柔软沙滩上夕阳落下的余晖,淡淡的橘黄中残留着暖意,在微醺的轻风中飘散。

    还未来得及飘散,就被席卷而至的漫天剑啸淹没。

    守卫们只觉得眼前陡然亮起一个个明亮的光点,就像星辰从夜色海洋深处浮起,凛冽锋锐的剑芒就像箭矢一般****而至。

    那一瞬间,他们不自主生出错觉,下一刻身体就要被洞穿成马蜂窝。来不及做出任何思考,他们下意识地防御和闪躲。

    然而预料中的攻击并没有出现,那些锋锐凛冽的光芒,就像幻象一样消失不见。

    被耍了?

    等他们反应过来,他们赫然现,身边漂浮着许多草剑。这些草剑就像一条条灵活的游鱼,在他们之间游弋不定。

    这是什么?

    他们都一头雾水,草剑能有什么用?虽然这些草剑都散着淡淡的光芒,但是那又怎样?草剑就是草剑,无法承受强大的攻击。

    而且这些草剑没有半点攻击他们的意图,它们就像鱼儿一样自由自在游动,完全无视他们的存在。

    心神被师雪漫吸引的韩笠,听到艾辉的声音,脑门的青筋不自主一跳。

    这刁仆的声音,他死也不会忘记!

    他的目光循着声音望去,便看到持剑而立的艾辉和满地的草剑。

    韩笠心神剧震。

    下面的那个家伙脸上的笑容实在太可恨了!

    一名护卫忍不住,便准备冲下去。

    但是当他一动,他骇然现他的身体就像在水中,到处都存在无形无影的阻力。

    他连忙提醒同伴:“小心,有古怪!”

    其他人如梦初醒,他们也现古怪,接下来的现让他们更加惊慌,因为他们现不光是他们的动作受到阻力,他们元力的运转也变得迟缓。

    “该死!”

    “冲出去!”

    他们的实战经验丰富,很快想到办法,大家不约而同朝外冲,想冲出这片古怪的区域。

    地面上的艾辉好整以暇,他看了一眼打泡泡的师雪漫,砸吧了一下嘴,眼中尽是同情。尤其看到泡泡内的杨武昌从口吐白沫四肢抽搐,到现在口鼻溢血,心中的同情更盛。

    铁妞铁不铁,泡泡三两血。

    当他察觉天空的守卫正在朝外冲,收回目光,再次仰起脸。

    很少能在冰得一坨的好搭档身上看到那种跃跃欲试啊……你们就不要打扰人家了……

    “场面越大,赚得越多。”

    艾辉念念有词,虔诚地用冷玉小刃在空中划出一个完美的剑芒环,一股莫名晦涩的气息从剑芒光环上散开来。

    空中散着微光的草剑开始生变化,一半草剑的光芒越炽亮,而另一半的草剑光芒却愈黯淡,宛如笼罩一层浓墨的雾气。

    两种截然不同草剑,彼此交织,难以言喻的波动向四周扩散。

    空中的守卫脸色再变,如果说刚才他们像在水中,此刻他们就像掉入泥潭沼泽,阻力何止大了十倍!

    “元力窒息!”

    还驻守在云雾防御层的涂小军面无人色。

    在他下方,一个空白的圆形正在疯狂扩张,竟然比刚才的元力窒息更可怕。他死死盯着下方,脸色的血色一点点褪去。

    七十丈……八十丈……一百丈……

    看着下方一大片空白,涂小军手足冰冷,失魂落魄。

    刚刚飞出城主府的城主一行,恰好看到草剑飞上天空的场面。他们不以为然,草剑能做什么?

    但是下一刻,少女身边的老者骤然色变,他感受到一缕晦涩玄奥的波动。

    “小心!对方很强!”

    此刻的老者宛如换了一个人,须皆张,目光凌厉如电,浑身散着强烈的元力波动。哪里还看得到半点刚才的从容和悠闲?

    城主乔美祺脸色一变,能够让老者说很强,他能想到的只有两个字

    ——大师!

    他向老者一揖到地,神色哀求恳切:“您老人家不能见死不救啊!我这全部身家都在清水城,要是毁了那就真的一无所有。”

    老者看了一眼小姐,神色凝重,沉吟片刻:“放心,老夫不会让对方乱来。”

    少女也柔声道:“乔叔叔不要着急。”

    有了对方保证,乔美祺心中稍安,只要撑过这两天,两位大师就会回来。他心中也纳闷,自己最近没有得罪谁啊。他忽然想到前些天听到的小道消息,心神一颤。

    老者沉声道:“过去看看。”

    房屋高处的韩笠,此刻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他呆呆地看着那些游动的草剑,眼中满满的无法置信。

    出身昆仑剑盟的他当然认得这是什么,只要在剑盟呆的时间稍长都会认得。

    阴阳剑阵!

    然而,仅限于认识。

    他曾经以为自己对阴阳剑阵的奥妙已经全部破解,但是在这座阴阳剑阵面前,他才知道自己错得多离谱。

    一座越他认知的阴阳剑阵,出现在昆仑剑盟之外的地方。

    韩笠的世界彻底被颠覆。(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举报请发邮件给我们。谢谢书迷们的支持!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