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四百四十章 烟波笼
    一道道身影从清水城各个角落不断升起,他们都是清水城的守卫。每个?20??脸上都是如临大敌,他们以前只在演习中经历过这样的场面。
  
      飞上天空的守卫很快就锁定目标,城市的西北角。
  
      目标实在太显眼。
  
      西北角就像有一个黑洞,元力正在疯狂地从四面八方朝它涌去。
  
      元力窒息!
  
      能够成为清水城守卫的元修,都是实力出色、实战经验丰富的元修。清水城招收守卫的条件非常优越,应征者如云。激烈的竞争之下,每一位能够成为清水城守卫的元修,都是实力出类拔萃的元修。
  
      但是此刻,实力出类拔萃的守卫们发现目标之后,无不脸色大变。
  
      他们当然知道什么是元力窒息,他们之中有不少人已经掌握元力窒息。但是眼前正在疯狂扩张的元力窒息,让他们感到恐惧。
  
      超过五十丈的元力窒息……
  
      他们只能联想到两个字,大师!
  
      如果是其他时候,他们也不会如此慌张,清水城供奉两位大师,也不是吃素的。然而倒霉的是,两位大师都有事外出,这种情况极为罕见。
  
      一般来说,总会有一位大师坐镇城内。
  
      但就是这么千载难逢的漏洞,就被对方抓住。
  
      大家脸色发白,但是还是咬牙朝事发地飞去。今时不比往日,像城市守卫这样的好待遇好工作,少得可怜。他们在那么惨烈的竞争中胜出,才获得这份工作,而因为临阵脱逃而失去,便再也不会有第二次机会。
  
      一个有污点的守卫,再也不可能被任何一座城市录用。没有人会把自己的性命、财富,交给这样一个懦夫。
  
      客栈内,杨武昌面如死灰,他知道今天提到铁板了。
  
      他一直非常谨慎和小心,就是不想得罪那些大人物。他很清楚什么叫做弱肉强食,哪怕他有一个大师的伯父,都并不能保证什么。在许多人眼中嚣张跋扈的杨无常,很少有人注意到,他总来不涉足富人区,从来不去挑衅有大人物背景的产业。他知道哪些角落是大人物们看不上,那才是他的目标。
  
      木棉客栈是附近的低价客栈,只有那些囊中羞涩的穷鬼,才会住在这个小客栈中。
  
      当他得知目标住在木棉客栈的时候,贪婪便再也无法遏制。
  
      即使如此,他也没有放松警惕,他把立威的对象放在赵柏安身上,就是看准了赵柏安的身份应该类似管事之类的下人。
  
      他的算盘打得很精。
  
      下人受一点委屈算什么?
  
      若是对方的背景深厚,到时候自己谢罪低声下气点,对方看在伯父的面上,又岂会和自己为难?没有谁会因为下人,去得罪一位大师,哪怕一丝的不愉快都不会。
  
      然而他失算了,他没想到对方的反应如此激烈,竟然直接给他来了一个耳光。
  
      杨武昌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奇耻大辱,他的反应更加激烈。
  
      但是此刻,他才知道他犯了多大的错误,强烈的窒息感冲击着他的心神,更大的恐惧来源于对自身元力正在逐渐失去控制。
  
      他的眼珠子死死盯着对方手掌愈发明亮的光芒,那只手掌就像一轮炽目的太阳,刺得他的眼睛不自主流泪。
  
      前扑的身体做出最本能的反应。明明刚才前扑之势还凶悍无匹,下一刻却是硬生生扭转腰胯,像一只灵活的猫。
  
      夺门而逃!
  
      突然一股莫名的吸力从身后传来,就像一只无形的手掌从后面攥住他,他竟然挣扎不得!
  
      大师!
  
      杨武昌心中恐惧更加强烈,这种感觉他一点都不陌生,他面对伯父的时候就是如此。伯父随手一击,都会让他生出避无可避,主动迎上去的错觉。
  
      强烈的恐惧支配着他的心神,他猛地咬破舌头,剧烈的痛楚和血腥味让他心神获得片刻的理智,他一把扯下脖子上挂着的一颗蓝色水珠,用尽所有力气捏破。
  
      噗,蓝色水珠陡然化作一个薄薄的气泡,把杨武昌罩在其中。气泡很薄,肉眼几乎难以察觉,但是偶尔会浮现烟波氤氲的波纹。
  
      杨武昌终于获得片刻喘息之机,这是伯父给他的保命之物,【烟波笼】。伯父和他说过,烟波笼一旦开启,便可以支持两个时辰。
  
      啪!
  
      清脆响亮的爆音,耀眼的光芒就像一道鞭子,抽在气泡上。气泡软绵绵的弹力球,在强大的力量之下,化作一道残影从客栈大门****出去。
  
      杨武昌只觉得天旋地转,身体失去控制。
  
      他的两耳轰鸣,头脑发懵,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发现气泡嵌在墙壁里。下一刻他止不住的狂喜,自己还活着!
  
      师雪漫有些意外,这个看上去软绵绵的气泡,居然如此结实。她看了一眼,恍然大悟,原来是大师之作。
  
      她的神情如常,信步迈出客栈,朝气泡走去。
  
      冷若冰霜的眸子中,流露出几分跃跃欲试。水元大师之作,想想就让人有点兴奋。
  
      回过神来的杨武昌看到走过来的师雪漫,尤其是看到她目光中跃跃欲试,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一个哆嗦,慌忙道:“误会,都是一场误会!”
  
      师雪漫没有理他,她抬起头,注意到有不少元修从四面八方朝这里汇集。
  
      不知什么时候,艾辉出现在她身后:“是清水城的守卫。”
  
      “误会,真的是一场误会!”杨武昌哭丧着脸哀求道:“我伯父是大师杨笑东,小姐一问即知。小人唐突冒犯罪该万死,还望小姐看在伯父的面子,给小人一个负荆请罪的机会!”
  
      他一开有机可乘,连忙把伯父的名头抬出来。
  
      他是真的吓到了。
  
      艾辉看师雪漫摸向背后的云染天,连忙道:“你去解决他,这些人我来挡住。”
  
      师雪漫收回手掌,嗯了一声,继续朝杨武昌走去。
  
      杨武昌脸色再变:“小姐饶命!饶命!大人不记小人过!小的瞎了狗眼……”
  
      师雪漫没有理会,一言不发在气泡前站定,美眸的光芒异常明亮,她很想试一试水元大师的【烟波笼】到底成色几何。
  
      “下方何人,还不住手!”
  
      守卫的大喝遥遥传来,人数上的优势,让他们胆气稍壮。
  
      艾辉摸了摸下巴,手中的冷玉小刃挽了个剑花。他本来不准备出手,但是今天发生的事情提醒了他。甲等火液的诱惑力巨大,只要他们露出一丝破绽,不知道多少人会铤而走险。唯有展现出强大的实力,才能震慑住那些觊觎者贪婪的目光。
  
      场面搞这么大,其实很费力气啊。
  
      想到能够多赚一点,才让艾辉有些动力,他朝楼兰喊:“楼兰,草剑!”
  
      “来了,艾辉。”
  
      楼兰大声回应,扔过来一捆草剑。
  
      艾辉一把接住,有条不紊地把草剑一根根插在地上。
  
      咚!
  
      地动山摇。
  
      赫然是师雪漫一拳砸在气泡上,气泡内的杨武昌如遭雷击,脸色煞白。
  
      赶过来的元修守卫,发现师雪漫没有半点停手的意思,脸上不由浮现怒色。他们对视一眼,猛地齐齐朝下方的师雪漫冲去。
  
      尖啸声陡然响彻清水城,天空十多道光芒一闪而逝,犹如十多道锐不可当的箭芒朝师雪漫****而来。
  
      艾辉依然埋头插草剑,仿佛对呼啸而至不断逼近的守卫浑然未觉。
  
      等到守卫快要飞到头顶的时候,艾辉周围已经插满东倒西歪的草剑,数目不下三十把,看上去异常凌乱。
  
      站在草剑之中的艾辉停下来,抬头看着天空。
  
      他的目光微微泛着光芒,就像黑夜中的星辰,他满脸虔诚喃喃自语。
  
      “剑啊剑,让我们多赚一点啊。”
  
      城主府,乔美祺听到凄厉的警报声,脸色铁青。
  
      贵客当前,结果状况频出,让乔美祺感到颜面大失。先是属下前来汇报,说韩笠出现在清水城,并且在集市与人发生冲突。没过多久,很久没有响起的警报声居然响起来。
  
      他面前坐着两位客人,一位老者和一位少女。少女大约十**岁,天真烂漫,而老者没个正形地瘫在长榻上,哼着小调,瓜果零食不停往嘴里丢。
  
      警报拉响后,城主府进入防御状态。
  
      哗啦啦,环绕城主府的河流升起一层流动的水幕,把整个城主府笼罩其中。
  
      乔美祺脸色阴沉:“怎么回事?谁拉响的警报?”
  
      下属飞快禀报:“是云雾防御层,今天值班的是涂小军。”
  
      乔美祺的脸色稍缓,涂小军这个人他记得,为人颇为稳重,不是急躁冒失的莽汉。
  
      过了两分钟,新的情报呈报上来:“报!西北角发生火拼,发现范围朝过五十丈的元力窒息,我们的人正在朝那边赶。”
  
      吃瓜的老头手上动作停顿,身子坐起来。元力窒息的范围超过五十丈,即使不是大师,一条腿也迈进大师的门槛。
  
      乔美祺心中一凛,接着问:“是不是韩笠?”
  
      属下汇报:“不是韩笠,是一位女子,姓名还不知道。”
  
      少女听说对方是一名女子,大感兴趣,不由眼前一亮:“乔叔叔,我们去看看吧!”
  
      乔美祺目光看向老头,老头也点点头:“老头子也想去看看。”
  
      乔美祺放下心来,有此人在,就翻不了什么幺蛾子。
  
      他起身而立,脸上露出冷笑:“走,去看看那路英豪跑到我清水城来耀武扬威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