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四百三十七章 一脸发懵
    可惜,康定鉴定兽骨的愿望很快就破灭,接二连三的登门者,让他的鉴定工作不得不中断。
  
      几分钟后,里屋人满为患,康定目光扫过,发现有些他没有通知的商会也来了,估计是听到消息,这些家伙的消息真灵通。
  
      来者的级别都不低,起码都是大管事,而且身边都带来商会的鉴定师。每一位大管事皆是神情严肃,甲等炼制火液值得他们如此兴师动众。
  
      火液匮乏的时代,甲等炼制火液,所代表的意义怎么强调都不过分。
  
      里屋已经坐不下,而登门者依然源源不断。康定有些头大,他发现自己低估了大家对高等火液的渴求。
  
      他只好道:“外屋有个大房间,到那去吧。”
  
      他不想得罪任何一家商会,无论大小。
  
      曾经不止一家商会找过他,希望得到第一手独家信息,为此愿意付出不菲的报酬。
  
      康定拒绝了,他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一旦他身上打上某家商会的烙印,便很难再得到其他商会的信任,也会失去委托者的信任。委托者会认为他是为某家商会服务,缺乏公正性。
  
      所以,他每次有什么好东西,基本上清水城主要商会都会通知到,所以他和各家商会的关系都不错。任何一位商会也不愿得罪他,以免失去获取信息的资格。
  
      外屋的大房间原本是个仓库,被康定改造成为接待委托的地方,里面很宽敞,但是涌入人群还是把房间塞得满满。
  
      没有喧嚣的声音,各家的主事人脸上神情都很严肃,随从们更是小心翼翼,房间内的气氛透着凝重肃穆。
  
      康定站在台上,他知道下面的人想听到什么,他没有废话,直接拿出琉璃竹瓶,里面还剩下大约四分之一瓶的火液。
  
      “这是一种全新的火液,目前为止,我没有见过类似记载。它非常清澈,就像水一样,如果从瓶外看,很难想象它是一种火液。它的原料是岩浆。”
  
      下面一阵骚动,瓶中清澈如水的液体,让人怎么也无法把它和粘稠通红的岩浆扯得上关系。
  
      “这种火液,使用的炼制方法到目前为止还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它经过很多次的反复炼制。我们没有具体的资料,但是我预测,它起码经过十重以上的炼制,才有可能形成如此清澈透明的火液。”
  
      康定的语气透着赞叹和自信。
  
      “能够列入甲等,它最大的特点是纯净和精练。它没有任何杂质,所以才能如此清澈。而同时,它蕴含的火元力等阶非常高,这也是我认为它经过多重炼制的依据。如果是充当火液,它几乎可以和任何其他火液融合。也就是说,只需要数滴,就能让火修的火液等阶提升。”
  
      人群骚动变得更大,大家都是精通经营之辈,当然明白这个特点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更多人能够用得起这种火液。
  
      土豪可以把自己的火液全都用上这种新火液,而没有那么多钱的火修,也可以买几滴来提升自己火液的等阶。
  
      康定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往下面丢下一颗更加重磅的炸弹:“而如果不充当火液,大师以上的火修,可以直接饮用,能够迅速补充火元力,没有任何副作用。”
  
      轰,下面的人群一下子炸开了。
  
      每个人脸上都是激动之色,刚才那一点已经让他们看到金光大道,那么现在他们看到一条更加闪耀奢华的大道。
  
      最有钱的人或许很难判断,但是大师一定是最有钱的一批人。
  
      他们个个身居高位,无数人愿意给他们供奉海量的金钱以求获得庇护。金钱对大师们来说,只是一个数字。而这种火焰能够直接给大师补充火元力,那岂不是保命之物?对于保命,大师们完全不会在意成本。
  
      而商会能够获取的,不仅仅是金钱,还能获得一位大师的友谊。
  
      大师的友谊可比金钱可重要得多。
  
      在拓荒令颁布之前,稳定的社会秩序,长老会的压制,一位大师并不算什么。哪一个世家没有豢养几位大师?
  
      但是到了蛮荒之后,之前所有的秩序崩塌,长老会自顾不暇,拥有强大实力的大师,就成为真正的豪强。
  
      幸亏大师还做不到像宗师那样,可以笑傲天下,无视元修数量的堆积。
  
      但是大师的地位,也得到大幅度的提高,他们有足够的话语权。任何一位城主,都不会无视一位大师的意见。招揽一位大师所需要花费的代价,是以前的数十倍。
  
      这就是新的时代。
  
      在这种背景下,大师的需求,立即变成最重要的需求之一。这一点和翡翠森并无二致,区别不过是翡翠森最强者是一位宗师,岱宗的需求永远是最重要的需求。
  
      当听到,这种火液能够直接给大师使用,所有人都按捺不住。
  
      大家兴奋之余,又有些好奇。如果是天材地宝,运气好可以解释一切。而这种神秘的火液,是炼制火液,那炼制者是谁?
  
      什么人能够炼制如此高阶的火液?
  
      如此高阶的火液,产量一定极低吧,也不知道有几滴?
  
      大家无数疑问在心中翻滚,又在思考如何才能从如此激烈的竞争胜出。
  
      所有人都感到头痛起来,但是很快,他们来不及头疼。
  
      康定看了一眼手中的登记表,念道:“委托者住在木棉客栈,姓艾。”
  
      话音刚落,哗啦哗啦,椅子倒地的声音不断响起,一些心急的人已经往外冲。
  
      但是更多的人满脸疑惑,木棉客栈在哪?怎么没听过这个客栈的名字?
  
      艾辉不知道现在的木棉客栈已经挤满了人,他们一行还在优哉游哉地逛街。集市的那个小插曲,早就被大家抛之脑后。
  
      集市只是淘货的地方,但是他们需要的是大批货物,只有大商会才能提供。重要的是,大家身上没钱,需要卖掉货物才能有钱购买。
  
      艾辉他们把火囊给卖了,赤火狐蝠火囊的价格很稳定,每个火囊的价格在一百颗精元豆左右。
  
      火囊最主要的作用,是用来炼制火袋。
  
      火囊的体积没有火缸那么大,方便随身携带,缺点是无法盛放足够多的火液。但是如今市面上火元材料匮乏,艾辉四十个火囊,很快就脱手。
  
      四千颗精元豆,艾辉他们的第一笔收入。
  
      如果是一位元修拥有这么多的精元豆,已经是身家丰厚,但是对于一座城池,这只是杯水车薪。
  
      火烧骨的价格比起火囊要低得多,一根的价格只有二十颗元力豆,不是精元豆是元力豆!
  
      精元豆和元力豆的兑换比例每天都随着行情在变化,今天的兑换比例是一颗精元豆能够换取三百颗元力豆。兑换比例比起以前,要小许多,元力豆比以前更值钱。这也说明,比起更精纯更高阶的元力,现在的蛮荒对低阶元力的需求更大。
  
      火烧骨的价格,意味着他们带来的成堆火烧骨,也没有四十个火囊值钱。
  
      艾辉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火囊这么值钱,他一定会温柔对待赤火狐蝠。他浑然忘记了,当时面对赤火狐蝠的时候他们多么狼狈。
  
      艾辉有点犯愁,钱从哪来呢?
  
      他感受到不一样的压力。
  
      以前的时候,他只需要对自己负责,最多加上楼兰和胖子。但是现在,关系着几百号人,一整个山谷,压力变得完全不同。如果赚不到钱,材料得不到补充,所有的工作就要停滞,元食无法供给,修炼会受到影响等等。
  
      老大,不是那么好当的啊!
  
      看到艾辉一脸愁眉苦脸的模样,师雪漫忍不住道:“要不要我先问家里支援一些?”
  
      师家的底蕴深厚,支援一批钱财不是什么大问题。
  
      艾辉摇头:“我们继续想办法,鉴定结果还没出来。你家的钱也不是那么好借的,欠了你的钱无所谓,欠了你家的钱就麻烦了。”
  
      师雪漫默然,艾辉说得一点没错。
  
      父亲可以在她自己的事情上支持她,但是涉及到家族,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钱财是家族的,从家族借钱,家族很多人就会把手伸过来。不到最后关头,她其实也不赞同问她家借钱。
  
      等等,什么叫欠了她的钱无所谓?所以那八千万是不打算还了吗?
  
      师雪漫瞪了艾辉一眼。
  
      楼兰信心满满大声道:“艾辉一定能够想到办法!”
  
      听到楼兰充满阳光的声音,艾辉所有的烦恼立即抛之脑后,眉开眼笑:“楼兰有眼光!”
  
      刚刚还瞪眼的师雪漫嘴角也不由浮现一抹浅浅的笑容。
  
      走入巷子,不远处就是客栈。
  
      在巷子口,艾辉一行停下脚步。
  
      前方人山人海,把整条路都堵上了,许多人扯着领口,满脸通红,兴奋不已。
  
      艾辉有点不确定:“我们走错了地方?”
  
      他记得很清楚,他们住的客栈位置很偏僻,周围颇为冷清,没有这么热闹。
  
      赵柏安也是一脸疑惑,四下张望:“好像是这里。”
  
      艾辉看向楼兰,楼兰是不可能迷路的。
  
      楼兰还没开口,那群人注意到巷子口的艾辉一行,刷地目光齐齐转过来。
  
      艾辉打了个哆嗦,他感觉自己就像被一群狼盯上,每一双眼睛都充满贪婪和渴望。
  
      “来了!”
  
      “是不是他?”
  
      “去问问!”
  
      ……
  
      人群一下子炸开,就像洪流一样朝巷子口的艾辉他们冲过来。
  
      什么情况?
  
      巷子口的艾辉一脸发懵。(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