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四百三十六章 刁仆
    韩笠的脸色越来越糟糕。
    
        前面那个可恶的下人,带着沙偶,简直就是沿路搜刮,过一个摊子收一个摊子。
    
        当口袋中最后一颗元力豆掏出来的时候,韩笠的脸色一片铁青,终于忍不住:“够了!”
    
        艾辉故作茫然抬起头:“不够啊,我们还有很多东西要准备呢。”
    
        艾辉一脸无辜纯真地看着韩笠,过了一会,好像恍然大悟一般:“没钱了?哎,没钱了就告诉小人哎,这下尴尬了吧。哎,兄弟你也是个体面人,以后不要做这样尴尬的事了。来来来,东西还给你,你等我一下。”
    
        艾辉跑到旁边的摊贩处,用一颗元力豆,换了一块旧布。
    
        呼啦一声,艾辉体贴地帮韩笠在空地上摊开旧布,然后把刚刚买来的物品,全都堆积在旧布上,摆成一座小山。
    
        动作飞快做完这一切,艾辉长舒一口气,情真意挚地对韩笠道:“兄弟你钱不多,那东西自然不能收。都怪我,不知道你的情况,买都买了,退是没法退了。呐,都在这,兄弟你就摆个摊,能回本多少就回本多少,多少赚个路费,也不枉我们相识一场。”
    
        韩笠脸刷地通红,他气得浑身发抖。饶是他经历过诸多场面,此刻也觉得无地自容。
    
        到了此时,他哪还不明白自己被别人坑了?
    
        偏偏他还发作不得,人家压根不收他的东西,他都找不到发作的借口。
    
        他强自压制心中的怒火,脸上勉强挤出笑容:“小兄弟你太见外了,这些东西……”
    
        话还没说完,就被艾辉打断,他一脸怒其不争的模样:“哎,兄弟你到了这个时候,还嘴硬啥的?大丈夫能屈能伸,这点小事,怎么能难倒你?这里生意挺好,用不了多久,路费就出来了。兄弟你要是本事高,说不定还能小赚一笔。”
    
        说到最后,语气已经从“怒其不争”变成“我为你好”,艾辉拍拍韩笠的肩膀,一脸勉励的表情。
    
        韩笠完全懵了,整个人呆呆地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师雪漫全程冷眼旁观,她终于见识艾辉的坏水有多坏!
    
        听得这里,差点绷不住笑出来。
    
        之前她就很好奇,艾辉会怎么收场,对方一看就是不安好心。她以为最后肯定要大打出手,那知道艾辉就是个滚刀肉,半点不沾身。目睹艾辉的精彩表演,师雪漫好几次都差点笑场,憋得太辛苦。
    
        从小在她面前争着出风头的男孩子不计其数,她见识过各种贬低、挤兑对手的场面,但是没有一个像艾辉演绎得这么精彩。
    
        艾辉和其他人都不一样,其他人拼命在她面前表现自己多么有风度多么善良,唯有艾辉在她面前会毫不掩饰他的一肚子坏水。
    
        真坏啊!
    
        师雪漫一边心中惊叹,一边取出那颗蓝色珠子,面无表情放在货物堆积的小山尖上。干脆利落地给韩笠已经在滴血羞怒的心,补上一刀。
    
        韩笠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冲脑门,整个脑袋嗡嗡作响,一片空白。
    
        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当场发难吗?他很想这样做,但是仅剩的理智告诉他,这是最糟糕的选择。从刚才起,四周护卫的目光,是一直警惕地盯着这边,如果他稍有异动,就会引来这些护卫。他虽然并不惧怕,但是想到自己身负的任务,他只有硬生生压下来。
    
        在集市闹大了,会被驱逐出城,自己的任务就彻底泡汤。
    
        他现在心中充满了悔恨,为什么没有半点准备就上来?
    
        都是那个可恶的仆人!
    
        那个家伙早就设计好陷阱在等着他!
    
        这个该死的刁仆!
    
        他的脸涨得通红,强烈的愤怒在吞噬着他的内心。他的目光死死盯着扬长而去的艾辉一行,如果目光可以杀人,艾辉现在一定千疮百孔!
    
        整个集市上的人都看着韩笠这边,嘲笑声不断钻入他的耳中,折磨着他快要疯掉的神经。
    
        “哈哈,这个白痴,被耍了吧。”
    
        “活该,谁叫他要装大款!刚才那副鼻孔朝天的样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就这水平还想泡妞?老老实实在那卖东西吧哈哈。”
    
        ……
    
        韩笠快要被气疯了,他成了集市最大的笑柄,所有人看他的目光都充满嘲笑。就连他的同伴,此时都别过脸去,不断耸动的肩膀显示他在笑,没有半点上来帮他解围的意思。
    
        混蛋!
    
        暴怒的韩笠猛地抽出手中的剑,一剑砍在面前的货物上。
    
        一道璀璨如烟花般的剑光,倏地绽放,集市所有的笑声戛然而止。
    
        在韩笠抽剑的时候,四周护卫倏地停止笑容,突然绽放的璀璨剑光,让他们的瞳孔不自主地收缩。
    
        一片死寂中,韩笠还剑入鞘,神色冷若寒冰,横穿集市。所过之处,人们下意识让出通道。
    
        噗,轻微的爆音,就像是水中气泡破裂的声音。
    
        旧布上堆积成小山的货物,倏地化作一蓬灰末,紧接着一团妖艳的火焰升腾而起,那是各种元力混杂纠缠形成。
    
        所有人被震住,包括四周高塔上的护卫,他们睁大眼睛表情凝固。
    
        他们没有想到刚刚嘲笑的家伙,竟然是一位实力如此可怕的家伙。几位护卫看向首领,首领摇摇头示意不要多事,对方毁坏的是自己的货物,他们也没有任何理由去找对方的麻烦。
    
        韩笠脸色阴沉,眼中愤怒的火焰在跳动。
    
        等着吧,今日之耻,我韩笠一定万倍回报!
    
        同伴讪讪凑上去,刚想开口,啪,一巴掌抽在他脸上,响亮的耳光声响彻集市。巨大的力量让他整个人的身体被直接抽飞,在空中翻滚数圈才跌落地面,一动不动。
    
        韩笠看也不看地上昏迷的同伴,径直离开。
    
        魔鬼般的身影离开十多秒,死寂的集市才逐渐恢复一些声音。
    
        护卫们发出心有余悸的惊叹:“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是啊,太冷酷了。”
    
        他们的首领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我知道他是谁了,他是韩笠!”
    
        嘶,倒抽冷气的声音响成一片。
    
        护卫首领此时坐不住,站起来:“你们看好集市,我要去向城主汇报。”
    
        任何一座城市,都会重点关注入城的高手。高手意味着不稳定的因素,一场大战可能毁掉一座城市,没有哪位城主会对这些可能对城市安全构成威胁的高手坐视不理。
    
        交好还是敌对,在如今是生和死的抉择。
    
        只要足够强大,就能得到足够的尊重。
    
        康氏鉴定屋。
    
        外屋的学徒忍不住往里面瞄,今天老师实在太反常了。从早晨到现在,他们已经听到里屋老师发出许多次的惊呼。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在他们的印象中,老师永远是一丝不苟的严肃模样。
    
        难道遇到什么好东西?
    
        他们充满了好奇,什么样的好东西才能让老师如此惊叹?
    
        里屋内,康定终于完成对清澈如水火液的鉴定,他脸上还残留着不能置信之色,喃喃自语:“炼制火液,居然是炼制火液?”
    
        火液有天然和炼制的分别,天然形成的火液往往数量稀少,炼制的火液才有大规模生产的可能。
    
        康定一下子明白对方来鉴定的意图,对方手上有不少的火液。
    
        意义并不仅仅只是这些火液,对方应该是掌握了这种特殊火液炼制的方法,这就意味着对方能够稳定地供给火液。
    
        对任何一个势力来说,这都无比重要。
    
        眼前清澈如水的火液,是康定见过的最出色火液,没有之一。自从火燎原沦陷之后,市面上火液数量锐减。进入蛮荒之后,情况反而要缓解不少,好几座火山被发现,它们周围出现不少火元城市。
    
        从那之后,市面上的火液数量才变多一些,但是面对供不应求的市场,这么点火液基本上只要一出现就会迅速卖光。
    
        这些销路不愁的火液等阶都很低,基本上都是岩浆,就连深层岩浆都很少。
    
        比起这种清澈如水的火液要差得多。
    
        【甲等普品】,这是他为这种清澈的火液给出最后评定。他鉴定过的火液种类大概有一百种,这是目前唯一位列甲等的火液。
    
        可以想象,当这种火液出现在市场,会引发何等的轰动。
    
        能够亲自为之给出评定,他为自己感到骄傲。
    
        康定精神振奋起来,他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几位可能感兴趣的买家。能够买得起这种火液的买家,都不是普通人。
    
        无论是谁,有所收获,都会给他一份报酬。
    
        这是光明正大的收入,他拿得心安理得。
    
        他不想再拖下去,他走到角落的一颗矮小的消息树前,开始在不同的树叶上面写下同样的内容。
    
        “甲等炼制火液,有需者速来。”
    
        这棵消息树,能够传递消息的范围只限于清水城。事实上,在五行天大获成功的消息树在蛮荒受到极大的干扰,通信距离大为缩短。附近城市的联系还能维系,但是更远的地方,就变得非常困难。
    
        在自己认为有可能感兴趣的商家树叶上写完,康定放松了许多。
    
        即使如此,他看上去依然很亢奋。
    
        几乎数秒之后,一张张叶片接二连三亮起光芒,上面字迹显现。
    
        “马上到!”
    
        “这就来!”
    
        “十分钟!”
    
        ……
    
        康定笑了,这就是甲等火液的魔力啊。
    
        再过一会,自己的鉴定屋就会挤满人。
    
        他并不喜欢热闹,但是工作是无可奈何的事情。还有几分钟的时候可以休息一下,康定坐下来,准备把这份完成的委托放到一边,然而他摸到袋子里还有东西。
    
        康定愣了一下,对方还有需要鉴定的东西?
    
        一根不知名的兽骨出现在他手中。
    
        (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