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四百三十二章 仙魔宫
    就像濒临绝境野兽发出的怒吼,带着颤抖,夹杂着剧烈痛楚、嘶吼和疯狂,在兽蛊宫深处响起,穿透层层围墙,散入云层。
    
        兽蛊宫内院落内的人们纷纷停下手上的活,像是在倾听,他们的神情很复杂,糅合了惊叹、同情和恐惧。
    
        “大人真是一头绝世荒兽啊!”
    
        “什么荒兽!大人是魔鬼,红魔鬼。”
    
        “反正不是人,人怎么可能做到这地步。”
    
        “饼做好了没?给仙子带点,仙子宅心仁厚,希望红魔鬼大人能够一生平安。要不然,仙子可就怎么办啊?”
    
        “早就准备好了,我哪会忘仙子?唉。大人真不容易,就像带孩子一样。教仙子说话,教她走路,一点点把仙子教懂事,他们以前是夫妻吗?”
    
        “肯定是吧,要不然大人怎么会对仙子那么好?”
    
        “大人和仙子都是好人,就是挺命苦。”
    
        “乱世啊,谁不命苦呢?”
    
        人们叹气,没了说话的兴趣。
    
        正午的阳光刺眼,一层层殿门打开,带着红黑面具的魁梧身影缓缓从深沉的黑暗阴影中走出来,黑色的披风像环绕着他的黑夜。面具眼眶内的睫毛残留着汗水,像海水一样微蓝的眸子平稳无波,但是在这片深不可测的微蓝下倒映着淡淡的血色。
    
        “恭喜大人。”
    
        守在门外的护卫纷纷躬身,低下头颅,脸上毫不掩饰狂热和崇拜。
    
        这个仿佛环绕在黑暗中的身影,打破了兽蛊宫之前所有的纪录。第二十一次血炼,没有人能够想象这个数字,连帝圣陛下闻言,都大为动容,在血炼之前赐下无数珍宝。
    
        如今红魔鬼,已经成为兽蛊宫的象征。
    
        每一次血炼,是闯一次地狱。
    
        钢铁意志并不足以让血炼者从地狱中归来,无数铁汉爆体而亡,红魔鬼大人是真正的奇迹,一个活着的奇迹。
    
        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能够做到。
    
        但是他做到了。
    
        没有半点血腥味的甜香,他站在门口,眼光倾泻而下,他像一团化不开的墨,阳光无法穿透分毫。
    
        天空一群气势剽悍的铁甲卫士簇拥着一位红色倩影呼啸飞下,角落在兽蛊宫,金色的旗帜代表神国至高无上的帝圣。
    
        兽蛊宫的护卫们呼啦一声慌忙跪下,唯独红魔鬼纹丝不动。
    
        为首的红色身影赫然是佘妤,她的目光落在门口的红魔鬼,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骇然不已。红魔鬼明明就站在他十丈开外,但是她的感知中,那里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二十一次血炼……真是太恐怖了。
    
        她不敢有半点失礼,恭敬俯首行礼:“恭喜大人!陛下得知大人血炼成功,大为兴奋,称我神国多一位栋梁。特命属下送来贺礼,宫殿一座,神核九万颗,果玉三百车,仆役万名,凡日常用度,皆由宫中划拨。陛下说,意欲与仙子结为兄妹,让属下问问大人的意见。”
    
        红魔鬼就仿佛没有听见,他的目光投向远处,有如雕塑一动不动。
    
        佘妤保持姿势,一动不敢动,心中骇然,附近的气机仿佛被冻住。她有种错觉,自己稍有动作,一定会血溅当场。
    
        如果是旁人如此无礼,她一定会勃然大怒。但是此刻,佘妤心中生不出半点恼怒。
    
        任何人能够闯过二十一次血炼,他就有资格如此无礼。如今的红魔鬼大人,成为整个神国,最有实权的大人物之一。
    
        一道倩影闯入院子里,看到红魔鬼,眼前一亮,欢声喊:“鬼鬼!”
    
        稚嫩而脆生生的声音带着深深的眷恋和欢喜。
    
        院子里冰封的气机瞬间冰消雪融,黯淡的阳光重新恢复刺眼,佘妤等人身上一松,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汗流浃背。
    
        妍丽的女子一口气冲到红魔鬼的面前,可怜巴巴地把脸凑到红魔鬼面前,哀求道:“鬼鬼,以后不要血炼了。”
    
        女子看上去二十多岁,可是声音却像七八岁的幼童,稚嫩而脆生生。
    
        所有的深沉和黑暗消失,就像荒兽悄然藏起自己利爪,刺猬收起自己浑身的尖刺,唯独怕伤害到她丝毫。
    
        战场归来的王,取下王冠,放下权杖,解下佩剑,脱下战衣,洗去硝烟。
    
        没了所有的光环,此刻的他,再平凡不过。
    
        温暖的手掌贴上女子残留泪痕的脸颊,轻轻摩挲着,女子闭着眼睛,露出像猫咪一样享受的表情。
    
        “嗯,不会了。”
    
        他低声道,眸子里带着微笑。
    
        闭着眼睛的仙子嗯了一声,满脸欢喜。
    
        良久,他忽然头也不回道:“我替仙子谢谢陛下恩赐。”
    
        佘妤彻底松一口气,心中大喜,脸上恭敬道:“陛下知道,一定会非常高兴。我等就不打扰大人休息,先行告退。”
    
        说罢带着卫士悄然离开。
    
        “什么替我谢陛下?”
    
        “你要有一个厉害的哥哥了。”
    
        “是鬼鬼吗?可是仙子不想鬼鬼做哥哥。”
    
        “哈,当然不是我。”
    
        一对护卫带着大量的礼物,从门口进入,为首之人恭敬行礼:“恭喜大人!北先生听闻大人血炼成功,喜不自胜,特叮嘱属下带来贺礼……”
    
        又是一群人进入院子,为首的管事恭恭敬敬道:“恭喜大人!小人是战神宫管事,敝宫宫主得知大人血炼成功,赞叹不已,英雄出少年,一点心意,不成敬意……”
    
        一对又一队的道喜贺礼队伍,迅速把大院子挤得满满。
    
        他旁若无人,浑不在意,柔和温暖的目光始终落在那张妍丽的脸庞。
    
        “我们要有一座宫殿了,你来起名字。”
    
        “真的吗?那就叫魔鬼宫!”
    
        “仙子住在魔鬼宫?还是叫仙魔宫吧。”
    
        “鬼鬼,我饿了……”
    
        此时阳光正好。
    
        天心城,居民们忽然发现街道上多了许多兵人部和天锋部的元修,透露出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人们自觉小心起来,他们知道但凡是出现这样的情况,只怕有大事发生。
    
        叶夫人守在床榻前,眼眶通红。一旁的小宝,倚着床榻睡着了。
    
        床榻上,一位老人昏迷不醒。
    
        这位执掌五行天最高权柄的老人,此时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威严,他此时只是一位走到岁月尾声的老人。
    
        和其他老人没有任何区别。
    
        丫鬟的眼中透着担忧,低声劝道:“夫人,您去休息一下吧,这里奴婢看着,您都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了。”
    
        叶夫人摇头:“我没事。”
    
        一位带着面纱的女子手持长剑进入房间,看到叶夫人,轻声喊了一句:“叶姨。”
    
        叶夫人看到来者,松一口气:“怎么样?外面情况怎么样?”
    
        这个看上去年纪轻轻的少女,就是如今的昆仑天锋。
    
        “我们已经封锁街天心城,各家还算平静,不过他们都在打听,估计很难瞒下去。新光城的尉迟长老也突然生病,无法在之前计划中的期限内回到天心城。我们怀疑他已经得到消息。”
    
        经过一段时间的历练,少女再也不是那位昆仑剑盟的盟主,而是尊享天锋之名的一部部首,看上去要干练许多。
    
        叶夫人忍不住道:“这个老狐狸!”
    
        她揉了揉脑门。
    
        就在此时,床榻上响起一声微弱的咳嗽,顿时惊动两人。两人连忙扭转脸庞,大长老幽幽醒来。
    
        “父亲!”
    
        “大长老!”
    
        众人无不心中恻然,曾经站在五行天最高处的大长老,如今连咳嗽都如此微弱无力。
    
        大长老缓缓睁开眼睛,浑浊眼睛内的光芒就像风中残烛,令人担心它随时都会熄灭。
    
        他的声音很微弱,带着点自嘲:“看来我会比师弟先走一步,真让人没想到啊。不过这样也对,他毕竟是宗师,我是凡人。”
    
        叶夫人柔声道:“父亲,您要振作啊,大家都在等着您带领我们,您是我们的主心骨。”
    
        大长老没有回答,他有些失神,无数画面在他眼前浮现,一生荣极天下,每个决策都在影响和改变五行天。可是想想如今他们却只能在蛮荒苟延残喘,强烈的负疚感浮上心头,他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然而他却知道,他一定做错了。
    
        五行天如今境地,他这个大长老责无旁贷。
    
        一声幽幽叹息蕴含着难言的愧疚、悔恨和茫然。
    
        他有些茫然有些如释重负道:“以后五行天交给你了,你比我强,也许能想到办法。不要输给神之血。”
    
        叶夫人斩钉截铁:“我不会输给他们。”
    
        她的声音带着强烈的恨意,不管是昆仑天锋,还是丫鬟们,心中都一阵凛然。夫人从来都是端庄贤淑,温婉如水,她们第一次看到夫人如此强烈的恨意。
    
        但是想到她失去的丈夫和浑浑噩噩的小宝,大家也就释然。
    
        大长老眼中忽然亮起一点光芒:“命令中央三部撤出旧土,驻守天心城,让三位部首来见我。命令北海部发动对神之血攻势,务必要振奋我五行天士气。告诉师北海不要顾忌伤亡,中央三部届时会前去支援。”
    
        昆仑天锋心中一寒,忍不住看了一眼叶姨。
    
        叶夫人立即起身:“我这就去办。”(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