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四百二十三章 要打架来啊来啊
    胖子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地终于完成火元力池。◢随◢梦◢小◢说Щщш..ā火元力池的形状就像一个小火山,大约一人高。如果细看,会发现和黑鱼嘴山颇有几分神似。

    小火山不断喷吐火光,周围的火元力浓度在迅速上升,温度也开始上升。火修们都露出舒爽的表情,其他人则纷纷退出这片火焰之地。

    艾辉刚想问问胖子火元力提升了多少,结果一扭脸,看到胖子已经蹲在角落里捧着碗,如饥似渴地喝着汤。那一脸小心翼翼又满足的表情,让艾辉不禁莞尔。

    真是没出息的家伙!

    好在队伍里还有其他的火修。

    “火元力浓度提高了三倍!天啊,这修炼起来太爽了!”

    “我要成为火修大师!”

    空气染上淡淡的绯红,那是火元力极度浓郁的特征。经过元力池喷涌的火元力,质地已经相当纯洁,非常适合修炼。

    忽然,一团明亮的火焰从火元力池中飞出,它就像羽毛一样,轻若无物,飘落地面。当它落地,并没有熄灭,而是落地生根,化作一朵明亮如火焰的花朵。

    师雪漫大吃一惊:“焰花?”

    她跑过去,蹲下来仔细看,惊喜大声喊:“真的是焰花!”

    它的花瓣薄如纸,鲜红明亮,形状就像一团火焰,底部的黑色的根茎粗短,质地和火山岩如出一辙。

    其他人闻风而动,一窝蜂围上去,大家脸上都露出欢喜之色。焰花是火燎原的特产,自从火燎原被神之血占去之后,焰花就越来越少。

    看到焰花,大家又是欣喜又是感慨,谁能想到,竟然能够在这个无名的山谷看到焰花。

    又是一团火焰飞出,晃晃悠悠,飘落地面,生根化花。

    大家看得目不转睛,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都没有看到过火燎原的焰花,而今后也看不到。

    师雪漫露出缅怀之色:“小的时候,祖父带我去过一次火燎原。正好遇到葫芦山的大喷发,火焰像下雨一般,笼罩方圆百里。火雨落地,是一朵朵焰花。我们去的时候,黑色平原上什么也没有,一夜之间,黑色平原上开满焰花,美得令人窒息。人们从四面八方涌来拾花,兴高采烈,就像过节一样。可惜,那样的盛况再也看不到了。”

    淡淡的哀伤之情,笼罩大家心中。想到沦陷的火燎原,大家心中异常难过,刚刚些许的兴奋和喜悦都变淡了许多。

    艾辉的嗓门打破伤感:“都小心点,别碰到根。没想到这里居然有焰花,真是意外之财啊。元力池十丈之内,全都要围起来。焰花金贵着呢。咱们又能多一个进项!宝地,这才是真正的宝地!”

    淡淡的哀伤立即被破坏。

    师雪漫狠狠瞪了艾辉一眼:“你怎么整天就想到钱?”

    艾辉一脸无辜:“要不然呢?没钱怎么办?大家就要去喝西北风了。金钱才是正义!”

    师雪漫冷笑:“金钱才是正义,那欠钱怎么办?”

    听到“欠钱”两个字,艾辉莫名心虚,忽然想起八千万。他只知道八千万还活着,时不时还会催债,但是后来就从来没见过。说起来也奇怪,他问八千万在什么地方,八千万又从来不说。

    艾辉没啥亏心事,唯独这一件,都快成他的心病了。

    奶奶地人穷志短!

    等有钱一定要连本带利还掉,要不然催债阴魂不散。

    师雪漫哼了一声:“正义会迟到,但一定不会缺席。”

    艾辉有种心事被说破的感觉,恼羞成怒:“要打架吗?”

    师雪漫冷笑,解开手腕系着的红绳,好整以暇地把披肩如瀑的长发拢起,束成马尾:“来啊来啊。”

    艾辉摸了摸还隐隐作痛的胸口,顿时有点发虚,这婆娘的手劲真大。

    他立即换了个表情,满脸鄙视不屑:“幼稚!”

    说罢便扭过脸,朝着看热闹的众人大吼:“都站这干嘛?还不去看看其他元力池?”

    有人怪叫:“阿辉,男人怎么可以说不要?”

    另一人起哄道:“阿辉铁血真汉子,大姐头喊你去打架。”

    有人捧哏:“阿辉问,在哪里打?”

    “床……”

    杀气横空而至,师雪漫的手已经摸上了云染天。

    大家哄笑一声,化作鸟散。他们之中大部分人都在战部的基层呆了三年,早就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单纯学生。

    师雪漫持枪俏立,胜雪的娇颜浮现淡淡的绯红,把她美艳冰霜的脸庞映衬得愈发明艳动人,就连那杀气腾腾的目光看上去也透着色厉内荏。

    艾辉一脸迷糊,脑海中还在想着最后那个戛然而止的“床”字上。

    打架怎么和床能扯得上关系?那么小的地方……

    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铁妞,然后一下子愣住了。艾辉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铁妞,在他心目中,铁妞就是一个钢铁战士,恐怖的战斗力,冷静的头脑,勇敢无畏,绝对值得信赖的好战友好搭档。

    此刻的师雪漫,多了一股难以形容的动人,就像磁石一样牢牢吸引了艾辉的目光,他看得呆住。

    师雪漫注意到艾辉的目光,本来只是悄然蔓延的红晕,陡然就像烧了起来,脸刷地通红,都要渗出血来一般。

    她恶狠狠地对艾辉道:“看什么看?要打架吗?”

    话一出口,她就意识到不对,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艾辉回过神来,脱口而出:“你刚才那样,挺好看的。”

    话一出口,艾辉就暗呼不妙,铁妞要发飙了!

    他猛地一拍脑袋:“哎呀,忘了一件事!”

    说罢忙不迭转身,落荒而逃。

    身后的杀气冲天而起,艾辉心惊胆战,跑得更快。铁妞这样钢铁一样的女人,自己居然说她好看,这不是活得不耐烦吗?怎么可以这样侮辱一位真正的战士!

    艾辉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身上,还好还好,身上没有多几个枪窟窿。

    而且自己居然会觉得铁妞好看,天啊,自己这眼光到底被扭曲到什么地步?

    自己以前的时候眼光挺正常啊,现在怎么扭曲成这样?他想了一圈谁影响了自己,最后觉得肯定是被傍晚这个娘娘腔带偏了。

    没错,一定是这样!

    艾辉在内心在进行深刻的自我反省。

    火元力池是最后一个元力池,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元力池。在五元生之环的结构之中,火元力是动力的源泉,只有源源不断的火元力加入,五行生之环才能生生不息。

    火元力浓度不断提升,绯红的火元力,就像一层轻纱。

    当火元力的浓度提升到顶点,无法再提升,多余的火元力就涌向了土元力池。土元力的浓度开始不断提升,喷涌的流沙越来越多,原本的土丘变成沙丘。

    当土元力的浓度不断增高,空气变得干燥,沙丘也在缓缓生长。当土元力的浓度提升到极致,窄窄的沙河也开始流动。

    它们流向了金风洞。

    金风洞位于沙丘的底部,沙河中的流沙汇集在金风洞的洞口周沿。金风洞的洞口,就像套上了一个沙环。

    金风洞的风力开始明显变强。

    艾辉对金风非常熟悉,这一点,从金风的呼啸声就能够听得出来,金风的呼啸变得更加尖锐刺耳。

    风越变越大。

    啸音也从尖锐凄厉,变成低沉震撼。低沉的轰轰声,震得人心慌,金风的颜色也发生明显的变化。

    此时的金风透着金属光泽,异常明亮,有的时候还能看到金风中的银线。

    但是无论洞口吹出的金风何等猛烈,十二把漂浮在天空的银伞,都巍然不动。猛烈的金风撞上这些银伞,被分解成一个个柔和的风漩。

    艾辉觉得说不出的舒服,他的身边环绕着淡淡的银光,它们就是金元力。

    他从来没有在金元力如此浓郁的地方呆过,此刻心中充满无比强烈的成就感,觉得之前的所有辛苦都没有白费。

    他强自按捺马上进入周天的冲动,他还不能马上开始修炼,还要等其他元力池都开始运行正常,他才能真正放心下来。

    察觉到金元力提升到极致,艾辉便飞到湖泊旁。

    师雪漫早就守在湖泊旁,她看上去神色如常,没有半点异样。艾辉偷瞄了一眼,觉得铁妞应该不会突然跳起来给自己来一枪,才放下心来。

    师雪漫就像没看到艾辉,看都没看他一眼。

    满溢金元力冲入小瀑布,瀑布的水流并没有增大,但是湖泊的颜色和光泽却开始发生变化。湖泊变得更加清澈晶莹,宛如蓝宝石。

    而湖泊上方的云朵,也开始发生变化,变得更加洁白厚实。

    烟雨变得更加细密,它们欢快地飘扬,丰富的水元力,仿佛都能够随着呼吸,而沁入心脾。

    艾辉仰着脸,专注地盯着云朵的变化。

    师雪漫闭着眼睛,伸出手掌,体会着活泼的水元力。

    烟雨朦胧的湖畔,两道身影并肩而立。

    其他人纷纷让开,彼此相视,会意一笑。

    长长吐出一口气,艾辉收回目光,云朵的状况非常良好,他放下心来。眼角余光瞥见闭目而立的铁妞,忍不住多看一眼。

    他差点给自己一巴掌,看来刚才的反省还不够深刻。

    莫名心虚的艾辉蹑手蹑脚朝竹林方向。

    艾辉走过铁妞身后。

    美丽雪白脸庞紧闭的双目,睫毛微不可察地颤动一下。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