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四百零八章 借题发挥
    火浮云的房间内,6峰的咆哮就几乎要掀翻房顶。

    “他这是在向我示威!向我示威!他在警告我!******他是什么东西,敢警告我!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混蛋!这群废物,连个毛都没长齐的混蛋都打不过,废物!蠢货!白痴!”

    “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他是什么东西!他是什么东西!”

    ……

    噼里啪啦砸东西的声音,响成一片。最后只剩下粗重的喘息声,就像房内有一头野兽。

    外面的诸人面色白,这次他们确实搞砸了,让大人丢了面子。他们也听得出来艾辉言语间的警告和示威,但是没有人敢再上前邀战。霍顿和小森的下场,让他们失去勇气。

    良久,房间内粗重的喘息声消失。

    门打开。

    6峰走出来,脸色恢复如常:“那两个白痴呢?情况怎么样?”

    老仆恭声开口:“小森的伤势止住了,但是对他的打击太大,今后估计废了。霍顿的右臂已经冷冻起来,可以接回去,但是只能日常使用,战斗没法用了,而且费用……”

    “这两个白痴!”6峰破口大骂,神情却缓下来:“管什么费用?给他治好!两家的抚恤都做好,给他们换份轻松的工作。虽然他们两个蠢货丢了我的人,妈的两个蠢货!”

    老仆连忙道:“大人仁慈!”

    其他护卫都纷纷道:“大人仁慈!”

    他们脸上露出感激之色,两个人都废了,大人还能做到这一步,那确实是仁至义尽。在战部中,如果家世好,获得抚恤是很容易的事。但若是平民,各种拖延、不闻不问,简直是家常便饭。

    “仁慈个屁!”6峰余怒未消:“以后都给我打起精神,输赢是家常便饭,输了我不生气。技不如人没什么丢人,丢人的是被对方吓到。看看你们的怂样!这么多人,气焰居然被他一个人压下去,我当时恨不得自己上。”

    诸将都低下头,满脸羞愧。

    “都回去好好想想。我可亏待过你们。你们如今的地位、待遇,多少人羡慕。外面不是没有风言风语,说你们凭什么拿这些?说我们草杀部是草包部,你们****一样的表现配不上你们的待遇。你们有家世吗?没有。你们实力不错,但是和你们差不多的有的是。除了我,还有谁会用你们?除了我,还有谁会给你们这样的待遇?没有我,你们就街边的一条死狗!你们有什么?就是一条烂命!想回到过去一无所有的时候?不想就给老子拼命!活,荣华富贵!死,你们家人我养。不想拼命的趁早滚蛋,老子这不养怂货。”

    “你们是一群狼!懂不懂什么叫狼?就是死也要从别人身上咬下三两肉!瞧瞧你们那怂样!”

    “都给老子滚!”

    砰!

    房门重重关上。

    一众部属无不羞愤交加,面涨得通红,呼吸粗重,喘着粗气。大家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火焰,所有人默不作声各自离开。

    回到房间的6峰,脸上神情平静,嘴角浮起一抹得意的微笑,哪里能看得到半点愤怒?他的草杀部自建立以来顺风顺水,没有遭遇什么挫折,这些家伙的脾气也变得浮躁,他早就有敲打之意,奈何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这次机会来得太合适,他的愤怒有一半是真实的,有一半是借题挥。手下不要说伤两个人,死两个人他都不在意。至于被羞辱的感觉,不足以让他失去理智。

    身为6家养子的他,从小受过的白眼和闲言碎语,不知道多少。人们只会看到他身为6家养子是多么幸运,但是不知道他受到的排挤和冷眼。

    他的心早就冷酷如钢铁。

    艾辉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现在他才现,自己之前忽略的雷霆剑辉,绝非一个简单人物。他展现出来的心智和手段,让6峰有点吃惊,这不是一个草莽之辈,也不是靠嘴皮子的家伙。

    6峰现在有点明白,为什么松间派会追随艾辉的脚步。

    松间派既有很多的新民,也有师雪漫和端木黄昏这样顶级世家的子弟。师雪漫他不熟悉,端木黄昏他却在暗中观察许久,那是一个聪明绝顶的家伙。除了性情脆弱敏感了点,其他方面,无论天赋还是才智,都极为惊人。

    这么多出色之辈,竟然都在艾辉麾下。

    6峰羡慕得都快要流口水,恨不得把他们都抢过来。看看艾辉麾下,在看看自己麾下,真是云壤之别。

    不过,自己一定会过艾辉!

    6峰不自禁捏紧拳头。

    片刻后,他松开拳头,从抽屉中取出一个小木盒。小木盒里面摆放着一叠巴掌大小的卡片,最上面的卡片上赫然写着“6辰”。

    6峰抽出一张空白卡片,郑重写下两个字

    ——艾辉。

    绣坊。

    艾辉和师姐聊起6峰。

    “二哥小的时候是被抱养过来,开始的时候被欺负得厉害,我觉得很可怜,就央求父亲帮帮他。小的时候我们关系不错,他很照顾我。但那是很小的时候,大概四五岁吧,后来我去了松间城的绣坊了,跟着师父学刺绣。平日里也没什么联络,感情也就淡了,后来倒是经常听到族里对二哥的夸赞,说他虽然天赋不如大哥,但是勇毅坚韧,颇有担当。”

    “后来他不知道怎么就成了草杀部的部,重建草杀部,这些年也算做得有声有色。不过外面的非议还是很多,认为他的能力不足。就连上面,也没有同意他用6草杀的称号。应该是他的草杀部,还没有得到上面的认可,他的压力也蛮大。”

    师姐言语间颇有些唏嘘的味道,接着道:“我到浅草城,建绣坊的时候,才再次见到他。然而一见之下,我就极不喜欢。他眼中的野心过于强烈,做事的目的性很强,我不喜欢这类人。”

    艾辉连连点头:“虽然只是初见,我也觉得他是个不择手段的枭雄人物!”

    师姐冰雪聪明,在这方面他一点都不担心。其实,从当年师姐会喜欢李维大哥就能看出来一些端倪,当时的李维大哥只不过是兵人部的普通队员,身份和师姐相差巨大,但是师姐并不在意。

    大抵是李维大哥为人真诚直率。

    想到李维大哥,艾辉心中五味杂陈。当年的李维大哥,如今却已经是铁兵人。

    明秀轻笑一声:“你不要过于担心,大哥虽然不管事,但是无人敢拂逆大哥之意,就连家主都不敢,遑论6峰了。大哥从小就疼爱我,会照顾我的。”

    艾辉一想也是,师姐的大哥,就是白衣圣手6辰,岱纲的大弟子。在翡翠森,6辰的能量毋庸置疑。任何人想对明秀不利,不会不考虑6辰的存在。

    艾辉心中忽然升起一丝疑虑。

    草贼把主意打在明秀头上,难道就不怕6辰之怒吗?草贼一定很清楚明秀和6辰之间兄妹情深,他们还敢把主意打在明秀头上,除非……除非他们有办法面对6辰的怒火?

    整个翡翠森,能够阻挡6辰怒火的,只有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岱纲。

    可是,草贼和岱纲是生死不可共天的死仇,怎么可能联手?

    不,还有一种可能。

    草贼的目标,就是6辰!

    这个念头冒出来的瞬间,艾辉是觉得草贼疯了!

    6辰不仅自己是木修大师,医术和战斗都极为出色。三个弟子之中,6辰是岱纲最喜欢的弟子,不止一次地说过,6辰最像年轻时候的他。

    6辰的身后是6家,底蕴身后。他的医术高,救治过的高手众多,人缘口碑绝佳。在这方面,连岱纲都不如他。只要招呼一声,一定会很多人前来助阵。

    6辰想要踏平草贼,并非难事,草贼哪来的自信对付6辰?

    突然现草贼之事没有那么简单,艾辉决定在浅草城呆一阵子。不管草贼有何图谋,直接把草贼给灭了,什么图谋都扼杀在摇篮之中。

    果然斩草要除根。

    心中做出决定,艾辉脸上神情不露分毫,不露痕迹地岔开话题:“师姐,你的刺绣现在是大师了吗?”

    刺绣相关的问题立即吸引明秀的注意力,她有些苦恼道:“感觉好像就差一点点,在这个地方已经停了很长的时间。”

    艾辉闻言,不由关切地问:“哪个地方,说出来听听,我帮你参谋参谋。”

    成为大师需要创造自己的绝学,在刺绣也亦是如此,明秀需要开创属于自己的独门技法。韩玉芩在这方面更加变态,她开创的织法有十多种之多。她的绣品有专门的称呼,被称为虹绣。

    开创属于自己的独门织法,绝非简单的事情。

    师姐一脸鄙视地看着艾辉:“看看你刺绣的水平,除了抽丝剥茧,其他的哪有长进?你这水平来帮我参谋参谋?”

    艾辉毫无羞愧之色,大言不惭道:“师姐你这就小看我了,师弟我走南闯北,见多识广,说不定就能给你出出主意呢。”

    明秀没好气道:“果然是长歪了,现在都开始贫嘴了,油腔滑调。我的织机坏了,走南闯北的大英豪,帮我修修。”

    艾辉满脸云淡风轻,信心满满地走到一台没有运转的织机面前:“这一台吗?交给我吧,这点小问题,不在话下。”

    “那是剿丝机。”

    “我就说嘛,难怪长得那么丑。”

    “……”(未完待续。)8</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