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四百零四章 进城
    艾辉没有在路上停留,而是全速朝浅草城进发。

    浅草城是一座边陲小城,规模并不大,和松间城的大小类似。因为前段时间的走私贸易,看上去要繁华许多,但是随着最近走私贸易的凋敝,浅草城萧条了许多。

    生意不好做,闲人就多了不少,街道上随处可见三三两两凑成堆聊天的闲人。

    可能因为最近的匪患严重,浅草城的防御处于开启状态。高耸的古树,浓密厚实的树冠释放淡淡的绿色光芒。在浅草城的关键位置,都种植了防御古树,共同组成一张防御光带。

    防御古树只有一个功能,就是防御。它的根部能够深入到地表下非常深,能够生长到超过两百米的高度,随着高度的增加,它的防御力会越强。

    在翡翠森,每一座城市最先建立的,永远是防御古树。不过生长初期的防御古树,防御力比较薄弱。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防御会不断增强。

    防御古树撑起的防御光带,能够有效抵挡来自天空的攻击。

    浅草城的规模不大,历史却颇为悠久,高度超过一百米的防御古树有三株,防御力非常强悍。普通的盗匪想要攻下这样的城池是痴心妄想。

    其实艾辉觉得去蛮荒建城,最适合的⑩长⑩风⑩文⑩学,ww↙w.c¢fwx.n︽et是木修。像这样的防御古树,就需要专门的木修进行种植催生。如果木修大师出手,效果会更加强悍。

    不过以如今翡翠森和长老会之间的关系,想要双方联手,那比盗匪攻下浅草城更加痴心妄想。

    艾辉只知道师姐的绣坊在浅草城,具体的位置还得找人问问。他从天空降落,进入城门。

    守城的护卫懒洋洋地看了他一眼,艾辉没有在意,只要没有遭到进攻,城门的护卫总是这般模样。

    懒洋洋的目光在艾辉身上顿住,护卫的手不自主地拉住身边的同伴。

    魂游物外的同伴被打扰,不满道:“干嘛?”

    他注意到队友的目光,顺着望去。哦,很普通的小家伙,境界也没多高,二元之境而已,这种人在哪不是一抓一大把?有啥大惊小怪的?还是一个用剑的,等等,用剑……黑色云翼……有点眼熟的脸……

    他呆若木鸡。

    两人目光在自己身上扫过的时候,艾辉没什么感觉。但是对方的目光就仿佛黏在他身上,他有点不自在,索性转过脸问:“有什么问题吗?”

    两名护卫如梦初醒,脸刷地惨白,拼命地摇头。

    艾辉看了两人一眼,觉得他们真是有点奇怪。不过既然不是找麻烦的,艾辉也没有兴趣搭理,径直走向城门。

    城门很长,仿佛穿过黑暗阴凉的隧道。

    当他走出城门,从黑暗中走出的瞬间,阳光重新笼罩他,迎面而来的喧嚣声浪充满生活的气息。艾辉闭着眼睛,享受着阳光洒满怀抱的温暖,喧闹的生活气息让他感到舒服。

    握着剑,他张开双臂,就像要拥抱这个世界。

    阳光温暖依旧,喧嚣的声浪,好像比刚才要小了点,

    更小了点……

    安静。

    死一样的安静。

    发生了什么?艾辉愣了一下,他没有感觉到有任何危险靠近的征兆,没有感觉到有高手出场。

    艾辉连忙睁开眼睛,然后呆住。

    整条街道的人,都如同施了定身法,一动不动,更诡异的是,他们的目光全都汇集在自己身上。

    安静,诡异的安静。

    艾辉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唔,有点破,有点旧,有点脏,然后呢?没什么穿错的地方啊。

    他抬头。

    呼啦,泥塑般人们像是突然活过来,他们惊慌失措,化作鸟散。好几个人太慌张被绊倒,连滚带爬地逃窜。

    等艾辉反应过来,刚才还繁华充满生活气息的喧闹街道,空无一人。

    一片死寂。

    瞠目结舌的艾辉,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怎么问路……

    半个时辰后,绣坊内,明秀在训斥艾辉。

    “你现在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做事怎么还如此冲动?现在好了,搞得全城皆知,你师姐我只是想在这过点安生日子,你这一闹!哎,你不知道,今天送材料的掌柜,都不敢抬头看我,人都快趴在地上和我说话了,钱也不敢收,我花了十多分钟好说歹说才让他收下来。你说,这生意还怎么做?”

    “知道现在外面怎么传你?死神!屠夫!杀人如麻,把我唬得一愣一愣。”

    “你杀气也太重了点!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刺绣有多久没练了?不是我说你,你也要收收性子,不要动不动就打打杀杀,你年纪老大不小了,杀人就要杀干净,怎么还留那么多的活口?”

    “要不要我帮你?”

    艾辉本来腆着脸一副乖乖听训的模样,口中还不时应着“是是是”“对对对”“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啊?”“下次看到他们我一定和和气气,和他们喝喝茶谈谈人生”之类。

    但是听着听着,脸上的表情就呆滞。当他看到明秀师姐一脸跃跃欲试的模样,艾辉神情更加呆滞。

    明秀很满意自己的表现,画风一转,重新变回平日里那个温婉如水的女子,放缓声音温柔道:“师弟你的性子师姐最熟悉不过,既然师弟动手,那定然是他们招惹了师弟。师弟下此狠手,那说明他们不是一般得招惹师弟。不过打杀总是有违天和,凶煞太重,师弟不要和他们一般计较,放宽心笑笑而过,不要自己犯险。再说,进了翡翠森怎么还能让师弟拔剑?师姐的这个师姐岂不是白当的?”

    语气温柔如水,艾辉听得心里发虚。

    “以后不要再犯了知道吗?师傅师娘不在,师姐要看着你点。”

    艾辉老老实实道:“是。”

    绣坊内的绣女偷偷窥视,眼中尽是好奇,低声议论。

    其中一绣女满脸花痴:“他就是雷霆剑辉吗?看上去一点都不凶啊,笑笑的,好可爱!”

    另一名短发绣女嗤之以鼻冷笑道:“可爱?知道他杀了多少人吗?都够把咱们绣坊铺满。”

    这句话顿时引发众怒,短发绣女描绘的场景太生动。

    “今晚要是做噩梦,全都怪你!”

    “怎么可以说这么可怕的话!吓死人了!”

    “天啊,我以后晚上加班怎么办?”

    短发绣女说完,自己的脸色也有点发白,显然被自己的话吓到。

    一位年长的绣女忧心忡忡:“坊主才凶,这都训了多久了,千万不要把他惹恼了啊,万一他要在绣坊闹起来怎么办?”

    “然后我们会像小鸡一样被干掉。”

    花痴绣女两眼放光:“只有我觉得他人很好吗?你们看他笑得多阳光。”

    短发绣女冷笑脱口而出:“他杀人的时候肯定也笑得这么阳光。”

    “你真的不想我们睡个好觉!”“挠她!”“嘻嘻,我也来!”“求饶也没用,我支持大家!”

    绣女们一哄而上,闹成一团。

    岁月仿佛没有在陆明秀身上留下痕迹,温婉娴静得让艾辉觉得亲切,站在绣坊之中,四周绣女们好奇的目光,时光仿佛倒流,他仿佛回到松间城中,自己第一次走进师娘的绣坊。

    他这才发现,师姐的绣坊和师娘绣坊的布置一模一样。

    师姐一定也很想念师傅师娘吧。

    “过来搭把手,最近的工期很紧,订货的又多,绣娘人数不够,还好你来了。”

    “好!”

    绣娘们目瞪口呆地看着传说中杀人如麻的屠夫艾辉,一脸乖巧地拿着针开始帮忙。坊主还不时在一旁呵斥。

    “手法太生疏了!”

    “错了错了!这个地方,你当年可不会犯这个错误。”

    “用针不对!”

    明秀看着艾辉略显生疏的动作和满脸的认真,目光柔和温暖。如果师傅和师伯还在的话,看到师弟的成就,一定会为他感到骄傲吧。

    许多记忆就这样浮出水面。

    想着师弟是怎么破解师傅的考验,想着师弟是怎么把工坊给炸掉,欠下巨债,想着师弟神态专注地抽丝剥茧,她的嘴角勾起一抹温柔如水的微笑。

    松间城的那段日子,是她记忆中最美好的日子,有师傅师伯和师弟。

    还有那个宽厚如山的背影,还有那真诚的笑容。

    当陆峰抵达绣坊,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画面,当场目瞪口呆。不光是他,他身后所有的部属,有如一群泥塑。

    过了一会,陆峰就回过神来,他目光转向明秀,满是歉意:“最近部里的事情太忙,有段时间没来看你,明秀你勿要见怪。”

    艾辉好奇地看了一眼陆峰,这家伙谁啊?

    明秀的神情冷淡:“二哥你太客气了。”

    艾辉看了一眼明秀师姐,一看师姐这模样,他就知道眼前的家伙没戏。他可是见到过师姐在李维大哥面前,笑容是多么温柔。

    还是自己想错了?刚才师姐喊对方二哥,艾辉感觉自己的好奇心都快要跳出来!

    陆峰就像没有看到明秀的冷淡,脸上笑容不减,目光落在艾辉身上,爽朗道:“这位可是明秀师弟,有着雷霆剑辉之称的艾辉?早就听说明秀有这么一位天才的师弟,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英武不凡!”

    艾辉顿时收起小视之心,光这脸皮厚度,就不是一般人!(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