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四百零一章 杀人如麻
    当艾辉贴上对方的后背,有些颤抖的手腕就已经恢复稳定,表情恢复和刚才一般无二的冷静。刚才【红纱】那一击,大半力量都是剑来承受,虽然艾辉用上了许多技巧来化解冲击力,但是残余的冲击力依然让他手腕发麻。

    他眼角的余光注意到朝自己扑来的曹宁等人,手上动作没有半点迟疑和变形。手腕一抖,锋锐的剑芒干脆利落地没入对方的后背,身体却像游鱼一样,灵巧钻入人群密集之处。

    草贼乱成一片,他们知道敌人闯入阵中,仓皇之余,纷纷防御。混乱的草贼,不时挡住曹宁和几名骨干,成为艾辉的掩护。

    艾辉动作极快,无论是出招,还是身形,不管胜负,一沾即走,绝不陷入缠斗。

    也不需要多看,最简单的点星刺,从他的龙椎剑****而出,剑芒就像雨点般朝人多的地方飞去。有的撞上防御火花四溅,有的撞上草藤,叶片横飞,有的没入人体,鲜血飚射。

    实际上这些剑芒带来的伤亡并不大,但是引发大片的混乱和恐慌。

    艾辉很清楚,浑水才能摸鱼。

    谁也没有注意到,像游鱼一样在人群中钻来钻去的艾辉,他背上黑色云翼上的黑色叶片的数量在悄然减少。一片片黑色的树叶,∨↑长∨↑风∨↑文∨↑学,ww▼w.cfw●x.≡t悄无声息从宝石星剑翼上脱落,它们就像一条条黑色的小鱼,悄然游弋。

    艾辉花费了大力气打造的宝石星剑翼,终于在此刻发挥出它的作用。

    曹宁眼前一花,有一道黑影掠过。

    他的瞳孔收缩,这是什么东西?

    一片黑色的叶片!

    黑色……

    他忽然想到对方背后的云翼,他目光猛地扫过周围,大量的黑色叶片漂浮在人群周围,由于太混乱,到处都是光芒闪动,爆音轰鸣,喝骂怒吼不绝于耳,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些没有什么动静的黑色叶片。

    曹宁目光捕捉到人群中的敌人,他身后的黑色云翼消失不见,只剩下一个空荡荡的骨架。

    他一下子明白过来,脸色陡然大变。

    “小心……”

    惊恐的怒吼话音未落,安静漂浮的黑色树叶突然发动。

    每一片黑色树叶,都是一把黑色小剑,而艾辉的宝石星剑翼有着整整三百六十片树叶,也就是三百六十把小剑。

    三百六十把小剑,同时发动。

    黑色剑芒如雨,黑色光芒在空中交错相织,宛如死亡的黑色光网。

    惨叫声几乎同时响起,无数鲜血同时飚射。

    艾辉蓄谋已久的杀招,第一次爆发,就露出它狰狞的獠牙。艾辉如今的进步之大,早就不是刚刚打造宝石星剑翼可比。但是宝石星剑翼在打造的时候,就曾经考虑到他今后的进步。

    尽管如此,艾辉也没有想到这一招的威力如此之大。

    他第一次操控如此多的小剑,无法控制精细地控制所有的小剑。好在敌众吾寡,没有同伴,他也不需要担心误伤。对方没有防备,不管是不是致命的要害,也能够带来战果。只要它们的速度够快,杀伤力够强就行。

    绝大多数草贼都没有注意到这些细小的黑色叶片,还有有些人以为艾辉的云翼无法承受如此剧烈的战斗而散架,所以当剑芒暴起的时候,他们挨了正着。

    一击得手,艾辉不敢有半点犹豫,立即召回小剑。

    没有树叶小剑,只剩下骨架的云翼能够提供的浮力少得可怜。在眼下的局面一旦失去机动性,那自己的下场可想而知。

    无数黑色的叶片,从四面八方飞来,在艾辉的背后形成数道游走蠕动的黑蛇。

    “拦住他!”

    曹宁的怒吼响起,眼前可怖的场面让他目眦欲裂。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场面,数百人浑身同时冒血的场面,充满冲击力。

    强烈的恐惧笼罩他全身,对方的实力超出他的预期,连狠辣同样超出他的预期,杀人如拾草芥,就连身为盗匪的曹宁心底都直冒寒气。

    他们得罪的到底是谁?

    眼前可怕的一幕,也彻底坚定了曹宁的决心,这次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哪怕他们这些人全都死光,也一定要把对方斩杀!

    想想对方倘若和他们玩起捉迷藏,从此他们再无安宁之日。

    其实曹宁此刻是被吓坏了,艾辉刚才那一击,虽然看上去骇人,但是真正致命的只有三十多人。其他的元修,受伤的不是要害,对战斗力的影响其实并不大。还有不少人因为警觉地防御,小剑也无法洞穿。

    但是不管是受伤,还是没有受伤的,都被突如其来的这一招给吓破了胆。

    从战斗开始到现在,对方虽然孤身一人,但是战斗的节奏始终在对方手上,他们的伤亡不断增加,对方却毫发未损。

    艾辉的强势和凌厉,震慑草贼,他们的士气大为动摇。

    草贼和草杀,有着极大的差距。

    虽然郑晓曼曹宁他们家学渊源,一心想把草贼打造成草杀部那般训练有素,但这只是他们一厢情愿的想法。他们按照父辈们的经验选拔、训练,但是打造出来依然是一群流寇,也许他们比一般流寇要强大,但是距离真正的战部,依然有着遥远的距离。

    草寇还有血勇之气,不乏剽悍凶徒。

    几名草贼看到艾辉背上的云翼未满,行动受到影响,毫不犹豫朝他扑杀过来。

    破空而至的草藤如同标枪,发出尖锐的啸音。

    一把草籽像雨点般朝艾辉罩****而去,只要距离目标依仗之内,它们就会爆裂成一张张大网,把敌人缠得结结实实。

    诡异的绿色波纹组成的青蛇,悄无声息穿过人群,朝艾辉扑去。

    但是敌人比他们的动作更快。

    艾辉并非早就料到对方的动作,他只是深知自己的破绽,他不会把自己的小命去赌敌人对自己的破绽视而不见。

    手中的龙椎剑轻轻朝身下一拍,啪地一声,宛如拍在水面,他身形一荡,出现在一名受伤的草贼身边。

    草贼的胳膊上有一个血洞,这样轻伤对他而言,几乎毫无影响。他怒吼一声,周身突然生出许多草堂,就像八爪鱼般朝艾辉抓来。

    啪啪啪!

    艾辉手中的龙椎剑精准无比的击中所有的草藤,草贼身体一僵,一道剑芒倏地从草藤之中飞出,没入草贼的胸口,透背而出。

    艾辉的双腿就像弹簧般,踩在草藤上,猛地一蹬,就像一只敏捷的猎豹,方向一折,突然钻进两位草贼之间的空隙。

    黑色的树叶构成黑蛇,在空中一拐,灵活无比,继续朝艾辉后背的云翼骨架飞去。飞得快的黑色叶片,已经挂上云翼骨架。

    艾辉的动作快如闪点,他出色的身体,在此刻发挥出重要的作用。狭小的空间内,身体的爆发力,让他的动作异常敏捷。

    有的时候,他会借助龙椎剑传来的力量。有的时候,他会借助腿部蹬踏的力量,有的时候他会把敌人的身体做挡箭牌。

    他就像鬼魅的闪电,在敌人之间穿梭,冷静的头脑,让他能够在纷乱复杂的场面,找到最合适的选择。机敏的反应,能够让他遇到突发情况,也能够从容应对。

    所过之处,鲜血飙射。

    他的剑芒,总是在出人意料的角度找到敌人的致命破绽。

    曹宁等人疯狂在身后追击,但是艾辉就像滑溜的泥鳅,总是能找到闪避的办法,把他们抛在身后。而与此同时,他又像游走的死神,精准、高效、冷漠地收割生命。

    天空的草贼就像下饺子一样往下掉。

    原本密集的队伍,变得疏朗许多,转眼间只剩下不到两百草贼,他们许多人身上还带着伤,鲜血淋漓。

    草贼们脸上开始浮现恐惧之色,他们皆是亡命之徒,但是当看到生命以如此可怕的速度在面前被收割,他们心底发寒,手足冰冷,胆气皆丧。

    艾辉依然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出剑依然快速而精准,没有丝毫波动。

    背后的宝石星剑翼恢复如常,所有的树叶全都复原,重新恢复机动能力的艾辉如虎添翼,剑招更加无迹可寻。

    六道月,就像六把死神的镰刀,只要露出一点破绽,就会被收割走生命。

    突然,有人开始掉头逃跑。

    雪崩一旦开始,就难以遏制,这亦是盗匪的特点。哪怕再强横的盗匪,遇到危境很容易崩溃。而十三部却屡屡有战至只剩下数人,而半步不退的战绩。

    曹宁他们能够复制草杀部当年的纪律、条例,却无法赋予他们草杀之精神。

    为何而战?

    一切强大和弱小的根源所在。

    一帆风顺的时候总觉得这不过是糊弄世人的说辞,天赋才情何须道理。穷途末路的时候才恍然发现总有些东西让你不敢、不愿、不舍后退,纵使万刃横迫眉睫。

    崩溃来得如此猛烈,这场战斗在草贼们眼中,只不过是一场单方面的杀戮。他们眼睁睁看着艾辉孤身单剑,杀人如麻,面不改色。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溃败,曹宁和剩下的十多人,还留在原地,把艾辉围在中间。他们狠狠盯着艾辉,就像草原上的狼。

    父辈熏陶,稚童雄心,纵命运坎坷,纵造化弄人,纵信念早失,却骄傲未灭,却血勇未褪。

    不惧死战!(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