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九十九章 遭遇
    宝石星剑翼有力地扇动,艾辉就像一只大鹏在空中翱翔,风声呜咽中他凝目远望。

    远处的绿色林海,一眼望不到尽头,浩瀚得令人敬畏。它微微的蠕动,却恍如怒涛涌动,澎湃的力量就要满溢出来。

    翡翠森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什么时候像今天这般强大。

    无论是长老会,还是神之血,对它都保持足够的尊重。

    一位正处在巅峰期的宗师坐镇,翡翠森就是一个绿色怪物,没有人能够忽视他的力量。

    天空的艾辉露出惊容,越接近翡翠森,他就愈感觉出翡翠森的不同寻常。翡翠森的天地元力,和他见过的其他地方都不一样。

    翡翠森的元力,在朝一个方向流动,就好像那个方向有个无底洞,正在源源不断吸收元力。

    元力的流动度非常缓慢,若非是艾辉对老师的理论颇有心得,对元力的流动非常敏感,否则绝难察觉。

    一般来说,天地元力的流动很少会朝一个方向,而会是许多细小的紊流交错。这里的元力流动,异常整齐。

    这些元力会流向哪里?

    艾辉心中充满好奇。

    如此大规模的元力流动,需要何等可怕的力量。大概只有银雾海这个级别的存在,才能够制造出如此大的动静。可是大坝拦住的银雾海,经历了一千多年的扩建,才有如今的规模和力量。翡翠森之前可不曾是这样,谁能够在短短的时间,便形成眼前的景象?

    唯一的可能只有一个人,宗师岱纲!

    只有宗师像大海一样深不可测的学识和力量,才能形成眼前如此令人敬畏的场面。

    难道岱宗也想建立像银雾海那样的奇迹吗?

    而且艾辉还没能搞明白,元力如何循环。如此大规模的元力流动,倘若没有循环,此地早已经变成像旧土一样的元力沙漠。

    然而翡翠森并没有枯竭,翡翠森的元力运转一定有其特殊之处。艾辉的好奇心大盛,一种他无法理解的元力流动方式,对他有着强烈的吸引力。老师的以城为布,本质是就是通过节点和元纹,来控制元力的流动。

    岱宗也是通过这种方式吗?

    不过,现在不是探究这些的时候。

    艾辉注意到,远处有一群人,正在高朝这边飞行,大约十多人。

    这就是草贼?

    艾辉有些好奇,但是当他看到对方的度没有半点减缓,目光就微微一凝。

    “此路不通!退后!”

    对方的呼喊遥遥传来。

    艾辉皱了皱眉头,提气高声道:“在下欲前往浅草城,还请各位行个方便……”

    为的元修听到浅草城,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厉声道:“此人行迹可疑,拿下!胆敢反抗,就地格杀!”

    草贼轰然应诺,队形散开,分成三股,正中间的几人扑向艾辉,其他人从两侧朝包抄,防止艾辉逃逸。

    艾辉没有想到对方的反应竟然如此激烈,再想到刚才自己说起浅草城,心中一动,莫非对方在浅草城有什么行动?

    杀气在他的眼中一闪而逝。

    草贼在浅草城倘若有大行动,艾辉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针对明秀师姐。从赵柏安的描述,艾辉对草贼没有什么恶感,还有几分同情。但是只要涉及到明秀师姐,不管对方是谁,他都绝对不会有半点手软。

    明秀师姐就是艾辉逆鳞所在。

    艾辉的温度仿佛骤然冷却,散着丝丝缕缕的寒意。看到对方的包抄队形,他微微眯起眼睛,背后的宝石星剑翼猛地一展,他身形陡然朝正前方的几人冲去。

    艾辉的举动,立即让这伙草贼大为警惕。

    “小心,点子硬!”

    为的元修暴喝,他率先难,一蓬松针朝艾辉****。

    飞行中的松针纷纷炸开,一分二,二分四……

    转眼间,密密麻麻的松针就像碧绿的雨丝,迎头朝艾辉笼罩而去。每一根松针上缠绕着一缕细弱丝的绿色雾气,那是一种剧毒。

    其他元修大吃一惊,他们没有想到,队长一出手,就是大杀招。

    【春雨酥】,不仅松针的数量极多,笼罩范围极广,令敌人无处可逃。松针经过长久的炼制,有破元之效,松针上缠绕的细若丝的绿色雾气,是一种剧毒。它对元力非常亲和,能够轻易渗透元力,从而进入敌人的体内。

    对方没有闪避的意思,让大家刚刚提起的心放松许多。

    随着目标和松针的距离越来越近,就连为的元修也露出一丝笑容。按照松针笼罩的范围,现在目标已经进入无法逃脱的距离。

    艾辉根本就没想过逃脱。

    他的度在进一步增加,熟悉的风障再次出现,手中的龙椎剑连续的刺击。清风陪练的效果在这些刺击中体现得淋漓尽致,更快更凌厉的刺击,只不过连续三次刺击,无处不在的风障轰然破碎。

    艾辉只觉得周身一轻。

    以为十拿九稳的草贼们忽然眼前一花,松针雨笼罩的身影陡然消失。

    密集的松针雨幕突然炸出一个洞,赫然正对着他们。

    一个模糊的身影陡然出现在他们前方,凌厉的剑势让他们骇然色变,轰鸣爆音仿佛云层深处的滚雷,姗姗来迟。

    草贼队长瞳孔扩张,惊骇大喊:“拦住……”

    艾辉就像从牢笼中挣脱的猛虎,带着模糊的残影,剑光如虹,在空中拖曳出摄人心魄的冰冷光痕,直取草贼队长。

    其他草贼如梦初醒,脸色苍白,本能地防守。

    各种颜色的光幕出现在他们面前,还没有稳定下来,剑光仿佛天外而至的流星,一头撞上。

    突破风障之后的度实在太快,快得艾辉都无法变招。但是如此恐怖的度之下,一粒小石头都拥有惊人的杀伤力,他不需要变招。

    咚!

    沉闷如重鼓的声音,响彻原野,所有的光幕瞬间崩碎,碎芒就像激荡的彩雾,一扫而空。

    强大的冲击力之下,四名元修四下抛飞,不约而同口喷鲜血。

    一击之下,四人受伤!

    其他草贼的脸色大变,几乎同时朝艾辉扑来,其中一人扬手朝天空射出一枚鸣镝,鸣镝飞上百丈高空,呼地化作一团巨大的火焰。鲜红醒目的火焰,在如此高的空中,隔得大老远就能看见。

    艾辉瞥了一眼,知道这是他们呼唤同伴,他丝毫不在意。

    猜测明秀师姐很有可能遭遇危险,他心中杀意炽烈。

    在半空中身形一折,他朝剩下的草贼扑去。他的度快如闪电,出手凌厉,没有半点心慈手软,【六道月】在空中划出死亡的弧线,就像六只危险致命的蝙蝠,悄然出现在敌人的破绽之处。

    空中鲜血飞溅,几名草贼捂着喉咙,眼睛睁得老大。

    “不!”

    草贼队长目眦欲裂,但是下一刻,他的眼睛凸起,一道剑芒洞穿他的喉咙,血沫飚射。

    艾辉没有留手,他不想招惹对方,但是一旦冲突开始,他就不怕得罪对方,不会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对方的客气和克制上。

    十二名草贼,无一生还。

    艾辉没有清点战利品的心情,他神色冷然提着龙椎剑,继续全朝浅草城方向飞去。

    他面无表情,神情漠然,浑身的杀气浓郁得恍如实质。

    狂风呼啸,耳畔回荡师娘临终前的叮嘱。若是明秀师姐出了什么意外,他此生无法原谅自己。松间城之战、大雨之夜,埋在他记忆深处的血色,在他全身蔓延。

    他仿佛回到松间城最后一战。

    浓郁的黑色和鲜血混在一起,看着天空那个模糊的身影,他的心一点点坠落,濒临绝境穷途末路的他拼命寻找机会却现机会越来越少,直到最后一丝机会消失,突然涌上来的悲伤和难过,瞬间摧毁了他。

    悲伤之后是平静,知道无论做什么都无法挽救的绝望之后的平静。

    身处深渊不见光明和决绝。

    此刻都是如此清晰。

    艾辉浑身透着一股死气,就像从腐朽的坟墓中走出的僵尸枯骨,死气缭绕。

    天边出现一片密密麻麻的小黑点,却是闻讯飞来的草贼。

    艾辉视若无睹,孤身独剑,迎着对方直飞而去。

    这伙草贼有三百人,为的大汉是一位满脸横肉的铁塔大汉,他看到艾辉单枪匹马,不仅没有半点闪避的意思,还主动朝他们飞来,就知道来者是高手。

    而且,他们没有遇到一位己方元修,不用问,他也知道凶多吉少。

    他外表看似粗豪,实际并不莽撞,非常冷静。

    招惹高手是他们这些草寇最不想遇到的事情,很多草寇都是因此而覆灭。有的是招惹大师,直接被灭。有的是已然结仇却让对方逃脱,结果对方实力大增之后,前来复仇而覆灭。

    盗匪就是盗匪,和和气气做什么盗匪?

    快意恩仇,杀人越货,劫掠如风才是盗匪!

    本来就刀尖舔血,杀人结仇是家常便饭,想活下来就要不留活口。

    眼前的家伙再怎么厉害,也不是大师,既然如此,就不要给他成为大师的机会。

    “杀!”

    铁塔大汉一声令下,三百草贼轰然加冲刺,尖啸声如潮涌动,不绝于耳,杀气四溢。

    死气缭绕的艾辉,恍如从地狱走出的死神,神情漠然向前。(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