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九十四章 成功
    “前半生碌碌无为的王守川,大概想不到他生前最后的闪光,会对世界产生如此深刻而深远的影响。长老会在他的姓氏后面追封师之名号,也不曾想过,这种全新的学说会拥有改变世界的力量,哪怕他们根据王师学说建造出镇神峰。或许因为长老会的精力不在于此,争夺权势、勾心斗角消耗了他们太多的热情,使得他们对于如何改变世界没有多大的兴趣。而在偏僻的角落,王守川的学生,当时还只是小有名气的艾辉,意识到老师学说的价值,成为一位先行者。至于艾辉后来取得的成就,如何被世人铭记,无须赘述。”

    ——《元力发展史简述》

    镇神峰的出现,其实已经让许多人认识到王氏学说的价值。但是当时所有的资料,都被长老会收走,连一张纸都没有留下。镇神峰是战争重器,守卫森严,难以靠近,更是难以揣摩研究。

    长老会一直对他们这次反应迅速的行动非常得意。

    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个人,那就是艾辉。

    王守川的学生,按理说不会被大家所遗忘。但是在调查中很快大家就发现,以城为布,是王守川最后时刻订制的方案,和他前期的理论学说大相径庭。

    当时艾辉还在和血兽、血修厮杀,当他接触到方案的时候,已经是需要他率队去执行。

    以城为布的方案极为复杂,图纸众多,长老会不相信有人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全部记下来。所有打造过金针的工匠,都被长老会带走。

    更何况艾辉感兴趣的是剑术,是一位典型的战斗元修。

    谁也想不到,艾辉不仅记得所有的图纸,而且滚瓜烂熟。三年来,他从来没有停止过揣摩。在他看来,这是老师最后的弥留之物,自己都弄不清楚,怎么配得上身为老师的学生?

    的核心理论有两点,一个是元力的节点,另一个则是元纹。

    元力分布的区域,存在一些关键的点,影响着元力的流动。而在多种元力分布的区域,同样会有一些这类特殊的位置。

    王守川称之为节点,要控制某个区域的元力,首先要控制这个区域的节点。

    如何才能控制元力节点?这就是另一个关键,元纹。

    元纹并不是什么新鲜之物,悠久而光辉的修真时代,可以说,就是建立在灵纹之上。无论是禁制、法诀、炼器,都是对灵纹的运用。

    王守川不是第一位寻找元纹之人,在他之前,无数人都渴望找到元力时代最核心的力量,但是始终没有成功。

    王守川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他首先意识到节点的重要性。元力的活跃度远远不如灵力,只有在特殊的节点,元力的活跃度才会比较高,元纹才更容易激发。

    艾辉现在就在寻找节点。

    在寻找节点上,他有亲身的体验,计划中所有金针全都是他亲自钉入。

    其他人只看艾辉在里面不停地走来走去,有的时候还会停下来一阵,在地上用剑划一个圈。

    他们看不明白,但是能看得出艾辉的神情肃穆,大家不自主屏住呼吸。

    整整一个时辰,艾辉在这个不大的山洞走来走去,地上多了一个又一个的圈。

    当最后一个圈完成,艾辉停下来,长舒一口气。

    他对谷天宁道:“把这些石柱,钉入这些圈中一尺半。”

    谷天宁应了声,便连忙开始动手。他注意到艾辉的额头浮现一层细密的汗珠,知道看上去这个时辰艾辉像是在随意走动,其实非常消耗心神。

    清风主动请缨:“我也来!”

    他心中充满好奇,很想看看,艾辉划出的圈,还有这些石柱,到底有什么不同。

    但是当他钉入石柱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反应,他有些失望。

    二十根石柱很快就全部钉入岩石之中,原本宽敞的洞穴,看上去就要紧凑得多。众人这才发现,二十根石柱并不整齐对应,错落分布,看上去毫无规律。

    许多人不禁心中有些嘀咕,他们实在看不出来这些石柱有什么玄机。

    艾辉找了角落坐下来,招呼谷天宁道:“等一个时辰。”

    谷天宁走过来,也一屁股坐下来,他倒不担心艾辉只是吹牛。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只会为吹牛?艾辉可没有那么闲。若说骗他们,他们这些人一无所有,又有什么值得骗?

    两人随意地闲扯起来,艾辉有很长的时间没有回旧土,也不知道旧土现在的状况怎么样。

    谷天宁见艾辉感兴趣,便尽量多说一些旧土的情况。

    神之血在旧土的推进并不顺利,旧土人的元力低微,修炼神力的进度很慢。神之血消化黄沙角和火燎原还需要很长的时间,也许这才是神之血并不急于在旧土推进的原因。

    比起五行天的凋零,旧土反而要好许多,受到的波及要小得多,因为本来就贫瘠。

    不过这些年,因为没有感应场,自然也没有选拔入学的机会,让不少人有些失望。不管大家对于五行天有多大的意见,一千多年来,旧土的天赋优秀者,能够得到入学的机会,从而改变命运。

    如今,自顾不暇的长老会,已经完全没有经历关注旧土。

    谷天宁很担心这些有天赋的少年,转投神之血。

    听着谷天宁述说他的担忧,然而艾辉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如今修炼物资短缺,物价飞涨,加上还要重建十三部,打造镇神峰,长老会哪还有力气去管旧土?他自己更是穷鬼一个。

    一个时辰就在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中度过。

    “石柱颜色变了!”

    有人惊呼,打断正在闲聊的两人,也让大家的目光纷纷望去。

    花岗岩的石柱,此刻变得暗红,就像烧红的铁柱。

    但奇怪的是,洞穴内的温度并没有提升多少。暗红的石柱,有节奏地忽明忽灭,异常整齐。

    艾辉走入场内,脸上露出满意之色,看来元力节点的位置自己找得挺准。二十石柱只是地一步,它们汲取下方地火中充沛的火元力,并且把它们转化成土元力。

    如果细看,就会发现石柱的顶端,浓郁里的土元力正在积累。

    艾辉从沙罗盘中取出二十座,这是战胜之后的战利品。是沙家出产的一款沙偶,质量上乘,在当下已经是非常不错的沙偶。

    二十具看得谷天宁等人差点眼珠子掉落一地。如今可不比当年,黄沙角失陷之后,沙偶的价格节节攀高,这款沙偶一看就是制作精良的高级货,价格不菲。

    而且二十具……那该是多少钱?

    不大的洞穴响起整齐的粗重呼吸声,谷氏一族脸涨得通红,恨不得扑上去。

    清风见过世面,区区二十具还无法引起他的惊叹,他比较好奇的是,接下来艾辉会怎么做。二十根石柱通体暗红,一明一灭,他能感受到强烈的火元力和土元力,也能感受到其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玄机。

    艾辉拎起一具,放在一根石柱顶端。

    奇异的变化发生。

    就像融化一般,化作一滩流沙包裹着石柱流淌而下。没一会,流沙就包裹整根石柱,宛如一条黄色的蛇,缠绕石柱,不断盘旋蠕动,速度越来越快。

    渐渐,流沙就变成一道高速旋转的风沙柱,它们包裹着石柱,发成嗡嗡的颤音。

    风沙柱的高度也在拉长,风沙柱的顶端渐渐张开,边缘向外扩散,就像一把张开的沙伞。

    艾辉如法炮制,一道道风沙柱出现、张开。

    洞穴内的嗡嗡声,让人极为难受,除了谷天宁和清风,其他人仓皇后退,远远躲开。

    谷天宁脸色发白,他感觉自己全身的血肉都在剧烈震颤,恶心欲吐。

    清风一脸亢奋,瞪大眼睛,唯恐错过一个细节。到现在为止,他还是什么都看不懂,但是这不妨碍他知道眼前这一幕非常厉害。

    艾辉得到王守川的真传!

    这个念头在他心中一闪而过。

    当最后一把沙伞张开,二十把沙伞就像磁铁般互相吸引,它们在空中延伸,融为一体。

    最后一丝缝隙闭合,所有的颤音陡然消失,洞穴顶部汇集成一个巨大的沙幕穹顶,二十道风柱,就像二十根柱子,托着沙幕穹顶。

    如果细看,能够清晰地看到沙幕穹顶在不断的流动,就像水波一般。

    突然的安静,让大家都有些发懵。

    但是很快,谷天宁就失声惊呼,他的声音中充满狂喜:“土元力浓度在上升!”

    其他族人急忙冲进去来,惊呼声此起彼伏。

    “天啊,好舒服!”

    “元力浓度还在提升!”

    清风满脸震骇地看着艾辉,他没有想到,艾辉真的做到了!

    艾辉此刻心中充满成就感,这是他第一次实践老师的理论。虽然只是简单的火生土,但是想要制造均匀浓郁的元力,还是不容易的。

    石柱中的土元力,传递到沙幕穹顶,从无数沙粒中喷涌而出,才使得这个封闭空间的土元力浓度提升。

    谷天宁激动得难以自抑,他何曾在土元力如此浓郁之地修炼过?

    许多谷氏族人抱头痛哭,喜极而泣。在贫瘠的旧土,元力稀薄如若无物。到了银雾海,落草荒山,前途渺茫。银雾海土元力虽然要比旧土浓郁,但是毕竟还是以金元力为主。

    直到此时,浓郁至极的土元力,仿佛要钻进他们的体内,这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场景。

    “谷兄,此地已成,但是它有一个缺陷,谷兄要注意。”

    艾辉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起。

    听到它有缺陷,所有人心中咯噔一下,不约而同停下来。(未完待续。)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