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九十一章 故人 第二更
    艾辉感觉自己脚下整座山峰都在晃。..om 言情首发

    一般人面对这样的场面,只怕会吓一跳,但是艾辉却没有。这些大块头看上去吓人,但是和沙家的沙兵卫比起来,要差得远,更别说后来的沙尊者。

    艾辉背上的宝石星剑翼一展,身形陡然拔高。

    地面的岩石傀儡纷纷朝艾辉投掷岩石,磨盘大小的岩石,散发着一圈淡淡的光芒,如同雨点般朝艾辉呼啸砸去。

    艾辉被这阵仗吓一跳。

    连忙扇动宝石星剑翼,倏地从原地消失。

    一块岩石擦着艾辉的身体掠过,把艾辉惊出一身冷汗。这要是被砸到,哪怕是他如今**强横,也会感觉吃不消。

    他发现自己小看了这些岩石傀儡,它们的战斗力明显被提升过。

    普通的岩石傀儡,扔出去的岩石是没有元力灌注的,因为岩石傀儡本身等阶很低,缺乏元力。但是这些岩石傀儡扔出去的岩石傀儡,全都有元力灌注。

    有人在暗中指挥。

    在天空的艾辉,立即发现漫山遍野的岩石傀儡,看似混乱,实际上乱中有序,攻击非常有层次。

    一时间艾辉在天空竟然有些狼狈,他不得不再度拔高,看着密密麻麻漫山遍野乱窜的岩石傀儡,艾辉也有点头痛。

    用【红纱】?

    艾辉摇头,否决了这个想法。面对这么多的岩石,一起砸过来,艾辉也不确定【红纱】一定能够胜得过。用自己的**凡胎和这么多的岩石硬撞,艾辉觉得浑身好像都有点痛。

    没想到解决了威名赫赫的沙尊者,却被这么一群岩石傀儡给难住。

    艾辉有点佩服这伙盗贼。

    对方做的改动不多,只是提升了岩石傀儡的等阶,大大增加数量,然后找了一个合适的地形,打造出一个难以破解的局。

    自己想要进入溶洞,就需要降落在山上,就会陷入岩石傀儡的围攻。

    很有想法的盗贼。

    艾辉现在对这伙盗贼充满了兴趣,不过,他需要先解决眼前的难题。

    山洞内,盗贼们士气大振。

    “就知道他肯定闯不过这关傀儡大阵!”

    “那是,宁哥的大招,谁能接得下来?”

    众人七嘴八舌,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艾辉之前的表现很强势,让他们有点紧张。

    宁哥低喝一声:“都打起精神,还没结束。”

    众人纷纷闭嘴。

    宁哥的目光注视着外面天空的那道身影,隐约之间觉得有点眼熟。他摇摇头,没有时间细想,他有种预感,对方不会就此罢休。他心中也有些懊恼,早知道对方如此难缠,他一定不会去绑那个掌柜。

    宁哥目光一凝,对方开始俯冲。

    艾辉感觉自己就像在石头雨中飞行,他不断变换方向,每次险而又险避开那些岩石。他愈发确定这些岩石傀儡确实有人在操控,好几波的岩石,突然出现在他飞行的前方,他险些一头撞上。

    岩石傀儡可没有这样的智商。

    看着天空的艾辉漫无目的沿着山峰飞了几圈,山洞内的盗贼们露出放松的神情。

    以前他们遇到敌人,也是如出一辙,绕了几圈找不到机会之后,就会主动离开。

    只要没有深仇大恨,谁会在一群盗贼身上浪费那么多时间?越是厉害的元修,时间就越宝贵,时间就是金钱,这话绝对没错。

    曲江城这样的小地方,高手本来就少。偶尔遇到,盗贼们就靠这一招把对方的耐心耗尽,让对方主动离去。

    他们是盗贼,对场面上的面子之类,一点都不在意。

    宁哥的目光没有离开对方分毫,虽然是在漆黑的夜晚,而且彼此相隔这么远,但是他依然能够清晰看到对方脸上的表情。

    对方嘴角咧嘴一笑。

    宁哥心中一突,强烈的危险感笼罩他,他失声惊呼:“小心!”

    就在此时,半空中的艾辉突然加速,降低高度,大家一个激灵,纷纷控制岩石傀儡,朝急掠的艾辉砸去。

    然而艾辉出人意料的方向一折,速度陡增,半空中突然响起炸雷般的爆音。

    艾辉的身形陡然消失!

    突然的变故,让山洞的盗贼吓一跳。

    宁哥脸色大变:“快退!他发现我们了!”

    他转身就欲朝山洞深处冲去,他现在终于明白刚才对方看上去是在漫无目的地绕圈子,实际上是一直在搜寻他们的位置。

    轰!

    伪装过的山洞口,陡然炸开,汹涌的元力就像怒涛般,轰然而至。

    所有的盗匪,全都被直接掀翻,就像沙包般狠狠砸在洞壁上。各个都被砸得头昏眼花,半天都爬不起来。

    山洞内,一个仗剑而立的身影,在一群东倒西歪的盗匪中间,卓尔不群。

    “我们投降。”

    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宁哥从地上爬起来,满脸苦涩。

    艾辉扫过众人,心中有些吃惊。他吃惊的不是这群盗匪的实力有多么强悍,而是这群盗匪的实力竟然如此孱弱。

    他们只有很粗浅的元力,唯一能够算得实力不错的,就是刚才说投降的那位,应该是这群盗匪的首领,也不过是刚刚突破外元。

    就是这么一群实力孱弱的家伙,让自己这么大费周章?

    艾辉心中的杀机也消失不少,他懒得啰嗦,很干脆地问:“我的人在哪?”

    被称为宁哥的盗匪开口道:“在里面,人没事,我带路。要杀就杀我,只求放过他们。他们刚从旧土来,没犯下什么罪孽。”

    “宁哥!”

    “要死一起死!”

    有几个盗匪清醒过来,顿时激动无比。

    宁哥怒喝:“都闭嘴!”

    看得出来,宁哥在这群人之中很有威信,其他人都闭嘴。

    艾辉心中非常吃惊,难怪这些人的实力如此孱弱,连当年感应场的学员都不如。

    他脸上不动声色:“他们是从旧土来的?什么时候,旧土可以随便进银雾海?”

    宁哥道:“拓城令颁布后没多久,边境现在已经没有守卫,只要能渡过熔岩河就行。他们不好过来,我们去用三叶藤车去接他们很容易。”

    艾辉心中有很多问题,但是没有马上问,而是道:“你带路,别玩什么花样。”

    “明白。”

    宁哥点头,在前面带路。

    艾辉对这个盗匪首领刮目相看,投降之后表现很沉着。能够带着这么一群实力孱弱的家伙,给自己制造这么大的麻烦,能力不弱。

    很快就看到被绑着的赵柏安,赵柏安身边还绑着一个很年轻的男子,双目紧闭,应该就是何瞎子。

    赵柏安看到艾辉,激动无比:“东家!”

    虽然他相信,东家一定会来救他,但是真的看到东家出现在他面前,他还是激动无比。

    艾辉一剑斩开赵柏安和何瞎子身上的绳索。

    艾辉对赵柏安道:“你们先等一下,我有话先问他们。”

    接着艾辉转过脸问宁哥:“从旧土那边过来的人多吗?”

    宁哥道:“很多。一开始只是一些新民,去接自己的族人。后来有人做起偷渡的生意,到这边来的旧土人,越来越多。”

    艾辉问:“为什么都往这边跑?”

    话一出口,艾辉就知道自己问了一句废话。

    “这边的元力浓度高。”宁哥坦然道:“虽然不如以前,将来还会萎缩,但还是比旧土高得多。以前大家眼巴巴想到五行天,我们这些新民运气好一点,但是族人还在。长老会已经抛弃了这里,我们就想着把自己的族人接过来。总比旧土要好一点。”

    艾辉心中有些难过,他也是旧土人,虽然已经没有亲族。

    他沉默了一会道:“是不是很多人都做了盗匪?”

    “基本上都是吧。”宁哥沉声道:“长老会虽然不要这里,但还是有很多五行天人。没有人欢迎我们,我们进入不了城市,想买东西也没人会卖给我们。旧土的钱在这也不好使,也没有工作。他们觉得这是他们的家园,他们还没有离开,不欢迎我们。”

    艾辉更加沉默,这是一个死结。

    他知道情况只怕更严重,五行天人和旧土人之间的隔阂之深,是经过一千多年强化。连新民融入五行天都不容易,想要融入五行天的上层社会,更是不可能。虽然新民在五行天中已经占据相当的比例。

    艾辉问:“想过回去吗?”

    “没有。”宁哥摇头:“我不想他们变成血修,我在感应场的时候经历血灾,不喜欢神之血。神之血一直在蚕食旧土。”

    艾辉听到“感应场”,忽然问:“你叫什么名字?”

    “谷天宁。”

    艾辉想起来,他对这个名字有印象,是当年感应场排名不错的学员,好像还被傍晚打败过。

    谷天宁从感应场的血灾中能够活着出来,非常不容易。

    艾辉脸上露出笑容:“没想到能遇到同学,我是艾辉。”

    谷天宁瞪大眼睛,一下子激动起来:“是你!是啊,我早该想到,难怪我觉得眼熟!你是艾辉,松间城,雷霆剑辉!你们真厉害,松间城活着出来的人最多,我们的运气没有那么好,整个城活着出来的只有十六个,我的同学和夫子都死了,我当时以为自己肯定也要死了,夫子救了我……”

    一开始铁打般汉子脸上还带着故人重逢的笑容,说着说着,眼泪就那么啪嗒啪嗒掉下来。

    深深埋在心中的灰色记忆,就这么忽然而至,泛上血色。

    他说不下去了。

    他只想忍住。

    笑容像弦在颤动,他用尽全身力气控制脸上的表情,让它看上去从容一点,就好像他能够从容面对那片血色记忆中的悔恨、怀念和痛楚。

    泪水淹没了脸庞,无声横流。(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