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九十章 天都峰 第一更
    天都峰虽然名字为峰,实际上是一大片山区,峰峦叠嶂,溶洞众多,地形非常复杂,对地形不熟的人,很容易在里面迷路。|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可°乐°小°说°网的账号。

    黑夜之中,埋伏在阴影处的几个人低声交谈。

    “宁哥,对方真的会来吗?”

    “肯定会来。也真是晦气,想绑个何瞎子,结果买一送一,多了一个掌柜。你家掌柜丢了,你不会找?从姓赵的话里话外,他东家的实力好像挺不错,咱们要小心。”

    “我听宁哥的。”

    “嗯,待会别慌,听我的指挥,不要怕。”

    “宁哥放心,我们又不是第一次。”

    “嘘。对方来了。”

    艾辉绕着天都峰上空飞了一圈,看上山区没有半点灯火,他便猜到盗贼肯定是藏在溶洞之中。他没有直接降落在山区,而是降落在山脚下。

    沿着山势,他悄然前行。

    他的速度非常快,陡峭的山势,对他几乎每有影响。

    忽然,艾辉抬起头,朝山上某个方向望去,他察觉到有人在暗中窥伺。

    对方早有准备!

    明白自己没有机会偷袭,艾辉索性大摇大摆,沿着山势全速飞掠。

    咻咻咻!

    尖锐的尖啸突然响起,几道箭芒从山上不同的位置,朝艾辉****而至。

    七根箭矢!

    艾辉转眼间就准确地捕捉到箭矢的方位,他心中微微一凛,七根箭矢的方位布置非常巧妙,恰好封锁住他可能移动的方位。

    对方是个老手。

    艾辉心中立即做出判断,手上的动作半分也不慢,剑光闪动。

    连续几天的磨砺,艾辉的出手速度,有着极大的飞跃。这在他遇到突然情况时,表现非常明显。龙椎剑的剑尖,准确击中第一根箭矢。

    手臂纹丝不动,手腕轻轻抖动,龙椎剑划过一个微小的弧度,击中第二根箭矢。

    借助剑尖传来的力量,龙椎剑就像在海面跳动的鱼儿,倏地弹起,斜斜击中第三根箭矢。

    艾辉全神贯注。

    叮叮叮!

    密集的撞击声在夜色中响起,快得让人目不暇接,剑光在黑夜中绽放,还没来得及散去,箭芒和剑芒撞击的碎芒,就像一蓬发光的雾气,漂浮在艾辉面前。

    呼,艾辉吐出胸中浊气,手臂微微有些发麻,七道箭矢的劲道汇集在一起,也不可小觑。

    箭矢应该是陷阱之类射出,他没有察觉到有元修的气息。

    刚才七剑他非常满意,最近的修炼卓有成效。在以前,他也能破解这样的攻击,但是绝对做不到这么从容。那时他能够击落三根至五根箭矢,然后利用打开的缺口突围,而无法做到击落所有的箭矢。

    山上的盗匪看得目瞪口呆。

    “宁……宁哥,这人好厉害!”黑暗中盗匪的声音透着一丝颤抖,听上去有些结巴。

    被成为宁哥的盗匪心中也非常吃惊,陷阱是他布置的。他在对方可能逃窜的路线上,都有着周密的布置。无论对方朝哪个方向闪避,都会有后续的攻击。

    他万万没想到,对方根本没有闪避,而是直接挡下所有的箭矢,这也使得他做出的连环布置落空了。

    “是个高手。”

    宁哥的声音很稳,没有什么变化,也让其他人的紧张的心,放松许多。宁哥是他们的主心骨,只要宁哥稳得住,他们就觉得有胜利的机会。

    “不过,这才刚刚开始。”

    宁哥眼中的寒芒在黑暗中一闪而逝,他的语气中蕴含着强烈的自信。

    大家精神一振,宁哥的自信感染了他们。他们跟随宁哥,转战千里,屡战屡胜,对宁哥是打心眼里信服。

    艾辉警惕地环顾四周,对方的陷阱布置得很老道,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中招。

    等了一会,没有其他的箭矢射来。

    陡峭的天都峰,在黑暗中就像深沉的巨兽,蕴含着无穷的危险和杀机。

    艾辉没有再等下去,他信步向前。

    脚下传来异感。

    艾辉脸色微变,不好,还没等他有所反应,脚下的泥土里深埋的种子突然爆裂。几根妖异的青藤,破土而出,倏地缠住艾辉的双腿。

    困兽草籽!

    非常使用的草籽,它只要遇到一点撞击,种子的外壁就会当场破碎,草藤就会疯狂生长,缠住附近的一切活物。在厉害的木修手上,困兽草籽甚至能够活活勒死凶猛的野兽。

    草藤捆得非常紧,拼命的收紧,草藤死死勒进艾辉的皮肤之中。

    艾辉一时难以挣扎,就在此时,忽然头顶一黑,一张暗绿色的大网迎头罩来。

    绿火蛛网!

    绿火蛛网是绿火蜘蛛张的网,呈现暗绿色,直径超过十米。蛛网上微微流淌的暗绿色是一种非常厉害的毒火,只要沾染一点,就会非常危险。它能够迅速渗透进皮肤,然后感染元力,使元力的性质发生剧烈的变化。

    对于元修来说,这非常危险,死亡的概率非常高。就算没有当场死亡,体内的元力性质突然变化,也是生不如死。

    就好比金修,体内都是金元力,身体也是金元力,相得益彰,自然如鱼得水。如果金修体内的元力,突然变成其他元力,就会他的身体产生强烈的排斥。

    元力和身体之间的冲突遍及元修全身每个角落,堪比最残酷的刑罚。

    艾辉不敢让绿火沾染到自己的身体,手臂小幅度抖动,紧接着是手腕,龙椎剑剑身绷得笔直,在极小的范围内不断折线加速。

    淡淡的红色剑芒,就像一抹红色的轻纱,从剑尖绽放。

    !

    艾辉在宁城炸平沙家别院的那一招,当时他是借助高空俯冲的力道,挥出极其令人惊艳的一剑。当时的冲击波,几乎把沙家别院夷为平地。

    这一招就是脱胎于,但是因为在极小的范围,威力也要小得多,所以称为。

    虽然威力变小了,但是出手的距离更短,在如此短的距离内完成剑的加速,难度骤然提升许多,好处是实用性也要大许多。

    亦是艾辉的剑术提升的见证,证明他在剑术,上升到一个新的境界。

    红色如纱的剑芒在黑暗夜色中异常梦幻,它看似轻飘飘地飞向绿火蛛网。

    当红纱和绿火蛛网接触的瞬间,汹涌的元力轰然炸开,化作狂暴的流火乱流。绿火蛛网虽然很危险,但是它的强度不高,当场就被狂暴的流火乱流撕裂粉碎,挟裹着冲上天空。

    定向冲击是一个重要特性。

    在山上众人眼中,一个巨大的火团,腾空而起。飞到高空,砰地炸成无数流焰火雨,朝四面八方纷洒而下,就像一个巨大的火伞。

    雨点般的流焰火焰,在黑暗的夜空,迅速消失。

    天空重新恢复安静和漆黑。

    山上的盗匪一阵骚动,他们的陷阱,再次被破了。

    “点子扎手!”

    “曲江城怎么来了这么厉害的人物?”

    “有谁认识?”

    “不认识。”

    唤作宁哥的那位盗匪首领没有说话,他的脸色有些难看。绿火蛛网和困兽草籽,都是他花了大价钱才买了,本来以为十拿九稳,没想到竟然被对方如此干脆利落地破解。

    他心中有些不安,这次招惹了一个厉害的家伙。

    艾辉额头微微现汗,遇到攻击的时候,他非常专注,没有什么感觉。但是此刻,却有些心有余悸,这山上的陷阱一环扣一环。

    挥剑斩断脚下的草藤,草藤异常坚韧,艾辉居然一剑没有斩断,这让他有些吃惊。

    催动元力,连斩几剑,把草藤全都斩断。

    山上的宁哥心在滴血,这次的损失大了。

    困兽草籽的草藤如果没损坏,只需要浇洒特殊配置的休眠药水,它就会重新恢复成草籽状态,可以重复使用。可倘若是草藤破坏太多,那这颗困兽草籽就失去作用。

    艾辉深吸一口气,继续朝上方前进。

    只是这次他学了个乖,看上去和刚才没什么区别,实际上脚掌没有踩在地面,而是悬浮离地面数寸。背后的宝石星剑翼,微不可察的扇动。

    他现在已经不敢把对方视作普通的盗贼。

    艾辉本身就很擅长布置陷阱,接连遇到的两个陷阱,看上去都不复杂,但是威力却一点都不小,十分危险,反而更能看得出来对方的水平。

    不过,他没有半点退缩的意思,反而被挑起斗志,继续前进。

    沿途的岩石险峻,在夜色中宛如一只只奇形怪状的怪兽,杀机四伏。

    忽然,艾辉的眼角余光,还像瞥见一处岩石蠕动一下。

    就在此时,其他地方岩石,也开始蠕动。紧接着,整座山峰的岩石都仿佛在蠕动,就像一只只沉睡中的怪兽被惊醒。

    视野内所有的岩石,都在蠕动,场面看上去极为诡异。

    还没等艾辉想明白,一块块岩石从地面爬起来,赫然可见一个个岩石堆砌而人形怪物,满山遍野。

    岩石傀儡!

    艾辉眼角一跳,岩石傀儡是最低阶的土元傀儡,比沙偶的等级更低,唯一的优点是力量非常大,往往被土修用来做苦力。

    岩石傀儡除了力量大,能够投掷岩石之外,战斗力并不强。

    但是当它们漫山遍野出现时,那便是让所有人都感到头痛的存在。

    轰隆轰隆,地面震动,它们的步伐笨拙却异常沉重,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朝艾辉冲过来。

    *****************************************************************************

    ps:这一更补昨天。(未完待续。)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