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八十八章 磨砺出手
    赵柏安出身在一个商人家庭,父亲也是一个小行商,到了他手上,生意愈艰难。

    小商人需要稳定的社会秩序,混乱的时代,对他们来说,就像是农民遇上了天灾,没有任何抵抗力。

    乱世是土匪盗贼的时代,劫掠比做生意更容易获得财富。有武力才能自保,有武力就有财富,倘若反过来,只会成为别人眼中的肥羊。

    翡翠森和五行天之间的商路,现在长老会还没有公开承认,意味着它还是一条走私路线。

    商会自然有恃无恐,他们每一个身后,都有世家撑腰。

    对赵柏安这样的,这条走私商路无异于刀尖起舞,稍有不慎便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赵柏安以前没敢参与进去,但是如今生意愈艰难。翡翠森的贸易,基本上都被深海商会垄断,以赵柏安单薄的家底,到明年就会彻底破产。

    形势所逼,赵柏安一咬牙,从朋友亲戚手上借了不少钱,赌上所有的身家,购置了这么一车队的货物。

    然而,他没想到,这两年的情况恶化到什么地步。

    拓城令的颁布,五行天的元修都在朝蛮荒汇集,沿途都是破败萧条的景象。人口的减少,商会力量的转移,自然也让各个城市的守卫力量,向蛮荒转移。

    这直接导致土匪盗贼的横行和肆虐,他们就像雨后春笋般,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到处都是。

    大商会的商队护卫森严,盗贼不敢动手,专门挑赵柏安这样的小行商下手。

    赵柏安不得不花费重金,聘请了护卫。

    虽然这些护卫的实力都不怎么样,倘若是太平日子,这些人根本没资格成为商队护卫。但是今时不同往日,赵柏安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

    他的运气实在不好,遇到比盗贼更可怕的草藕傀儡。一番冲杀,多了几具尸体,剩下的人便一哄而散。

    赵柏安已经彻底绝望,以为这次必死无疑,没想到遇到东家。

    是的,现在他已经被艾辉雇佣,成为艾辉手下的一位掌柜。

    投靠是山穷水尽时无奈之举,但是后来,赵柏安觉得自己的新东家人很不错。听说他借了亲戚朋友不少钱,东家很大方地给了他一笔钱,让他先把借的钱还了,说是算是半车的货钱。

    光凭这一点,赵柏安就觉得自己肝脑涂地,也没二话。

    前两年,世道还没有崩坏到如今地步。长老会余威犹在,岱宗登顶自立一方,但是今年,尤其到这半年,世道败坏度之快,就像山顶的雪层坍塌,引山峰的雪层全面崩塌,轰隆呼啸的雪色洪流,倾泻而下,无物可挡。

    仁义开始丧失、秩序已然崩塌。

    强者俯瞰众生,弱者卑微如蝼蚁。恃强凌弱的事情每天都在上演,越来越多。盗匪到处都是,没有人管。

    如今,只劫掠货物不伤人命,已经能够称为义贼。强者拿走一半货物,还会给钱?

    稍有点本事的人,都前往蛮荒。

    除了银城这样的中枢大城市,银雾海和彩云乡,就像被抽空血液的残躯。长老会的目光不曾停留半刻,任其继续破败、腐烂。

    腐烂的气息孕育不了生机,只能惹来喜爱腐肉的秃鹫。

    能做到东家这地步,仁至义尽。

    赵柏安有些畏惧地看了一眼清风,他知道这怪物自己惹不起。听到东家说,清风是岱宗门下,他就更没有什么报仇的心思。

    在翡翠森,没有人能够拂逆岱宗的意志,他是翡翠森的神。岱宗门下,那也是云端的人物。

    不过自己的东家好像并不是很怕岱宗,但是想想东家不是翡翠森人,赵柏安就释然了。

    他的目光,落在正在修炼的东家。

    赵柏安心中赞叹,他从来没有见过修炼比东家更刻苦的家伙。不,他觉得刻苦已经无法形容东家的修炼,是疯狂。

    东家似乎对力量有着异常的偏执,修炼起来简直就像入魔。

    不过这样的东家,让赵柏安更加心安。在乱世中,没有什么比武力更让人心安。

    他安静地肃手恭立在一旁,等待东家修炼的结束。

    艾辉的神情异常专注,手中的龙椎剑快得眼睛都无法捕捉,在他面前,飞舞的草筋也化作一片残影,尖锐的啸音让人头皮麻。

    叮叮叮!

    每一次龙椎剑和草筋的撞击,都会迸溅出一蓬火星。

    片刻,艾辉浑身就被汗水湿透,他身上升腾起袅袅白雾,他恍若未觉,手中的剑奇快无比。

    他的对面,清风心中五味杂陈。

    这小子的剑招,比昨天又快了一丝,虽然这一丝极为微弱,但是清风敏锐地察觉。

    以前他总是被形容为怪物,清风觉得,这是那些人没有见过眼前这个小子,这小子才是真正的怪物。

    从他答应陪练开始,仅仅过了一个时辰,他就被喊起来开始陪练。

    完全没有思想准备的清风一脸懵,虽然大家答应了交易,怎么也要休息一天才开始吧?

    一个时辰的修炼,几乎榨干了清风的所有体力,修炼完他的脑子空白状态。好在在补给方面,东家没有亏待,他风卷残云吃了大量的材料,才恢复几分精气神。

    回过味来的清风,意识到陪练似乎不是一个容易的差事。

    但是此时说什么都晚了,而仅仅过了两个小时,他才知道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个差事的难度。

    他又被喊起来陪练。

    当时他听到小子的喊话,表情凝固,几乎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他分明记得,刚才那个小子累得像狗一样瘫在地上,等他木然地扭过脸,看到生龙活虎的艾辉,这下以为自己的眼睛也出了问题。

    之后,清风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噩梦。

    基本上,休息少则两个小时,最多四个小时,他就被喊去陪练,强度之高,绝对变态。

    连续三天,清风终于吃不消,他快疯了。他以前修炼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疯狂过。他不明白,为什么对方的精力如此旺盛,为什么对方如此拼命?

    艾辉的声音,在清风耳中就像魔鬼的声音。

    更让他觉得变态的是艾辉的进步度,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可怕的进步度。作为陪练,没有人比他更清晰地感受到,艾辉的进步是多么可怕,进步是以天为单位。

    每一天,他的压力都要大一分。

    他动用草筋的熟练,每天都在递增。从一开始的五根,到六根,再到七根……

    上次战斗中,艾辉能够抵抗十根草筋的攻击下,但是非常狼狈,身上还被草筋抽中好几处。清风知道,就算现在自己动用十根草筋,也无法再抽中艾辉的身体。

    艾辉的剑招越来越简洁,但是出手却越来越快,越来越流畅。

    清风不傻,他明白艾辉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磨砺和修正自己的剑术。这让清风非常意外,像艾辉这么大年纪的小年轻,谁会想着自己去调整或改变?大家不是都按照传承或者绝学修炼吗?

    明明艾辉的年纪非常年轻,但是清风却觉得自己一点都看不透。

    “停!”

    艾辉的呼喊,让清风回过神来,连忙停住。

    艾辉一屁股坐在地上,身上的汗水片刻就在他身下汇集成一滩,他的喘气声粗重得就像是风箱。清风也累得够呛,毫无形象躺在地上,他连一根手指头,不,连一根草筋都不想动。

    粗重的喘气声逐渐平息下来,艾辉空洞的眼眸也逐渐恢复焦距。

    他挣扎着站起来,握着龙椎剑,开始运转他独创的【剑式呼吸】。

    嘶嘶嘶。

    丝丝缕缕尖细的抽气声,在剑身响起,就像是毒蛇吐信,听得让人心里有些毛。附近的金元力,从四面八方汇集,迅没入龙椎剑的剑身。

    艾辉脸上的血色迅恢复,呼吸开始变得平稳缓慢,直至细若无声。

    时间悄然流逝,当艾辉重新睁开眼睛,眼眸一片平和。

    他活动了一下四肢,轻轻一挥,几道剑光在空中一闪而逝,不由露出满意之色。清风的确是一个好陪练,数量足够多的草筋,带来强大的压迫感。

    想要挡下如此密集的攻击,艾辉必须不断修正自己的出手和体内元力流转的方式。以前的时候,剑招出手,他都是根据古代剑典,自己胡乱摸索出来。但是没有想过,这种运剑方式到底有没有修改的余地。

    一些细节不断被修正,如何更快,如何更准,角度如何等等,大量的细节在不断地对练中被调整、优化,这就是为什么清风会感觉艾辉每天都在进步。

    因为艾辉就是每天都在进步,这种进步,连他自己都感受深刻。

    尝到好处的艾辉,思路更加拓展,剑术的其他方面,能不能也用这种方式来提升?这个想法被他牢记在心中,等出手磨砺完之后,自己要好好想想。

    更快的出手,意味着在战斗中更容易占得先机。

    看了一眼,清风显然累得不行,还瘫在地上,草筋散落一地,这模样看上去就像被蹂躏过的草人。

    清风的元力补充,没有艾辉来得快,剑式呼吸是艾辉独家秘术,也是支撑他如此高强度修炼的根基。剑式呼吸虽然没有达到艾辉预想的效率,但是吸收的元力,异常稳定平和。

    他看到守在一旁的赵柏安,便主动走过去:“怎么样?有什么进展?”

    几天的接触下来,艾辉觉得赵柏安的能力,还是非常相当不错,便把自己的想法告诉赵柏安,让其去打听打听。

    看来是有消息了。(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