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八十七章 交易
    砰!

    清风感觉自己就像被一头狂奔的野兽从身后狠狠撞上,强大的冲击力,让他的身体发生强烈的扭曲,上半身横在半空,几乎彻底与地面平行,蔚蓝的天空倒映在他失去焦距的瞳孔。

    到底发生了什么?

    剧烈的冲击让他脸部的表情茫然发懵。

    空中艾辉保持挥动的姿势,手中的龙椎剑就像抡起的链球,充分的发力让他半边膀子都有些发麻。看着远远抛飞的清风,艾辉缓缓吐出胸中的一口浊气。

    呼呼呼……

    艾辉在空中喘息,汗水就像泉涌般从他浑身毛孔中冒出来,眨眼睛就他全身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衣衫尽湿,汗水蜿蜒滴答。

    片刻后,艾辉的呼吸平复下来,急剧起伏的胸膛开始稳定。艾辉身体微微一抖,身上的汗水化作一团白色雾气,雾气蒸腾。

    刚才突击的那一下,是情急之下的变招,当时他的速度已经抵达极致,强大的风压就像铁墙。用剑凿穿风壁,是他即兴之举,没想到效果竟然如此之好!

    但是此招对身体的负荷非常大,有一瞬间艾辉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被强大的力量撕裂。

    得花些时间好好完善这一招,艾辉觉得如果在战斗能够±长±风±文±学,w≠ww.cfw≠x.◆t完成类似的突进,对方一定会措手不及。

    定了定心神,艾辉降落在清风的身边。

    说起来也是凑巧,清风跌落在刚才的车队之中。刚才还生杀予夺,转眼间就命悬一线,人生实在是太无常。

    清风的身体被艾辉的这一击彻底打散,草筋散开乱成一根根,有的挂着一节莲藕,散落在地上。

    啪,啪,啪,草筋就像被丢在地上的鳝鱼,不时跳动,看上去非常诡异。

    清风完全失去对草筋的控制,他此时就像一个顶着人类脑袋的章鱼。

    清风咬牙切齿:“岱宗一定不会放过你!”

    艾辉哈地笑一声,然后强自忍住,故作一脸无奈:“没办法,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

    清风一口气憋住,脸涨得通红,他恨声道:“要杀就杀,用不着羞辱我!”

    艾辉一脸惊奇:“杀你?为什么要杀你?”

    清风脸色顿时缓和许多,别看他刚才放狠话,实际上内心是极为怕死。他连忙说:“放了我,我一定会报答你,你开个价格!”

    “放你?”艾辉连连摇头:“万一你来报仇怎么办?你可是岱宗的人,我可惹不起。”

    清风脸色变得很难看:“你到底想怎么样?”

    赵柏安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他听到刚才艾辉和清风的对话,大声道:“大人,不要相信他的话,他只要吞噬木元材料,就能够恢复元气!”

    清风的脸色大变,他故意和艾辉说话,几根草筋却悄然朝车队的货物伸去,没想到却被赵柏安说破。

    他脸上狠戾之气浮现:“找死!”

    一根草筋突然弹地而起,化作一道笔直的虚影,如破空箭矢,朝赵柏安****而去。

    空中虚影一闪,啪地一声脆响,弹起的草筋被艾辉再次拍飞。

    “俘虏了还这么嚣张,就喜欢你这爆脾气!”

    艾辉重新降落在清风身边,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清风。

    清风被艾辉看得心里发毛,色厉内荏道:“你想干嘛?我告诉你……”

    艾辉打断他,一脸很熟地点头:“岱宗不会放过我嘛,我懂!”

    清风剩下的话被堵在嗓子眼,一张脸憋得通红。

    艾辉转过脸问赵柏安:“你说他吞噬木元材料能够恢复身体?”

    赵柏安拘谨地回答:“是的,大人,您看车队的货物被他吞噬了一半。”

    艾辉若有所思:“原来是这样。”

    他接下来的举动,让赵柏安大吃一惊,艾辉剑尖一挑,清风被挑飞,直接砸进三叶藤车内。

    清风被砸得头昏眼花,过了一会才回过神来,发现周围全都是木元材料,心中狂喜,二话不说便疯狂地吞噬木元材料。

    他全身散乱的草筋,开始汇集凝聚。

    连续吞噬了几车的木元材料,清风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他一边埋头拼命吞噬,一边眼珠子乱转。

    车内的货物就转眼间就只剩下一小半,埋头狂吃的清风忽然转身就跑。

    这次他没有朝空中飞,而是朝森林从狂奔,只见他双腿的草筋散开,变成一只大蜘蛛,动作迅疾无比。

    眼看就要冲进丛林,清风脸上露出狂喜之色。

    一缕森然寒意锁定他。

    清风的身体陡然僵住,森然冰冷的剑意,几乎要把他的身体冻僵。恍如实质的杀机,笼罩他全身,他敢有一丝异动,杀招就会忽倏而至。

    “你……”

    清风亡魂俱冒,喉咙打颤。

    “我懂,岱宗不会放过我。”

    艾辉淡淡的语气说着的冷笑话冷得让清风如坠冰窖。

    清风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总能遇到厉害的剑术元修,而且一个比一个厉害,眼前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剑术元修,实力比楚朝阳更可怕。

    “过来。”

    淡淡的语气透着不容置疑。

    清风老老实实地退回来,他垂头丧气,非常沮丧,但是心底也松一口气。他现在已经肯定,对方并不想要他的性命。

    虽然他还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绕他一命,但是知道绝对不是顾忌岱宗。

    杀机消散无形,就像刚才是他的错觉。

    对方笑吟吟的模样,就像邻家的男孩,不知道为何,清风心中寒意更盛。

    “你刚才那一手不错,来,我们再试试。”

    艾辉温和的语气还透着鼓励,但是只让清风更加畏惧、绝望。眼前这张年轻得过份的脸庞,在清风眼中就像可怕的魔鬼,心里直哆嗦,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妖孽?

    如此年轻,实力就这么强悍,老练得和年龄不相符。

    不过就算这样,也别想命令自己。

    但是话到嘴边,舌头一哆嗦,脱口而出:“试……试什么?”

    话一出口,他就羞愧莫名,自己可是岱宗门下,竟然在一个小年轻面前怂了。

    艾辉可不知道清风的心理活动如此丰富,他比划着刚才的刺击动作:“就是这个,你好好陪练,如果干得好,陪练完我就放你回去。”

    强烈的屈辱感遍及全身,天啊,堂堂清风,竟、竟然被对方视作陪练!

    自己是谁?清风!穷凶极恶的清风!杀人如麻的清风!生杀予夺的清风……竟、竟然被一个小毛孩视作陪练?

    是可忍孰不可忍?

    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

    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

    脑内热血一激,直冲脑门,脱口而出:“真的?”

    话一出口,他就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刮子,脸上就像火烧一般。

    艾辉眨着眼睛,一脸庄重纯真:“当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接着他循循善诱:“你看,木元材料我也可以提供,需要什么尽管说。天天打打杀杀,何必呢?咱们无仇无怨,是吧?我需要一位陪练,我付给你报酬,这是一场公平的交易,一场生意,对吧?”

    清风怦然心动,这次自己的任务彻底失败,回去之后主人会怎么对待他?这是他之前一直不敢想的问题。

    来之前,主人就叮嘱过,此次任务万万不容有失。

    自己两手空空回去不说,身体还如此残破,幽冥莲子毁坏严重,要重新修复到之前的状态,不仅需要很长的时间,也需要很多的珍贵材料。他的心神遭受重创,哪怕身体恢复,他也无法回到当年最巅峰的状态。

    主人不会在一个没用的草藕傀儡身上浪费那么多的珍贵材料。

    这是他最害怕的一天,没想到还是到来。

    清风有些黯然,但是又有一些解脱。

    回去后等待他的命运,让他内心充满恐惧,现在不用回去,反而松一口气,然而解脱之余又非常茫然。无论如何,主人是赋予他第二次生命的人,对他有着莫大的恩情。而且习惯了听从主人的命令去做一件件事,去杀一个个人,现在面临的状态,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沉默良久,他忽然道:“如果有一天我要离开,你不能阻拦。”

    艾辉爽快回答:“没问题!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

    “好。”清风说罢,便自顾自走到商队,吞噬车队残留的货物。

    艾辉非常满意,合适的陪练可不好找。实力太弱的起不到陪练的作用,实力强的谁又会来做陪练?

    他的目光转向一旁目瞪口呆的赵柏安:“你的货物我买了,多少钱?”

    事态变化如此之快,赵柏安的脑袋完全转不过来。之前不还是你死我活吗?怎么画风就突然变了?

    他听到艾辉的问话,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小人求大人收留!”

    这次的经历,把他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全都粉碎。在这乱世之中,没有强大的武力,再多的财富也是镜中花水中月。

    艾辉有些意外,不过并没拒绝,而是沉吟反问:“你会什么?”

    他现在的眼界开阔许多,知道自己能力的局限,知道很多事情需要人手,需要专门的人才。剑修道场的那帮家伙,打打杀杀还行,其他的事情就够呛。

    艾辉心中一动,或许自己需要招揽一些有经验的人手,比如工匠,比如行商之类。

    光靠打打杀杀可建不了一座城。

    ******************************************************************************

    ps:明天三更。(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