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八十六章 送上门来 第三更
    赵柏安慌不择路,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刚刚亲眼目睹自己的商队,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被清理干净。没错,就是清理,就好像自己花费重金请来的护卫,是一堆不值钱的垃圾,被一个大扫帚一下子就清扫干净。

    对方只有一个人。

    赵柏安心灰若死。

    他所有的积蓄砸出去,还借了巨款,在翡翠森上下打点,凑出这么一支商队。商队装载的全都是木元材料,如果他能运到蛮荒,起码有数十倍的利润。

    成功了,他就一战成名,失败了,他就万劫不复。

    欠下巨额的债务,会瞬间要了他的性命。上门的债主,会夺走他所有的一切,包括他的小命。

    他不想死。

    他尝试着和劫掠者谈判,苦苦哀求,只希望对方能给他一条生路。然而对方充耳不闻,所有的护卫全都化作鸟散,这个时候保命才最重要。

    赵柏安没法逃,没了货物,逃也是死路一条。

    他两股战战面无人色,磕磕巴巴继续向劫掠者哀求,但是接下的一幕,让他彻底绝望。

    对方掀开斗篷,赫然是一个草藕傀儡,它打开三叶藤车,然后把满车的材料全都倒进口中。草筋和藕节构成的身体并不强壮,却像个无底洞。

    一车车的木元材料,倒进草藕傀儡的口中。

    每倒一口,赵柏安心中绝望就增加一分。当半个商队藤车的货物,都被草藕傀儡吞掉之后,赵柏安明白自己完蛋了。

    自知必死之后,心中的恐惧反而消失,赵柏安突然朝草藕傀儡破口大骂。

    他一点都不擅长骂人,但是他绞尽脑汁,把自己知道的、听过的所有骂人词汇,全都一股脑砸在草藕傀儡身上。

    草藕傀儡被他骂得愣住了,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不由勃然大怒,猛地朝赵柏安扑过来。

    以为自己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的赵柏安,面对张牙舞爪杀气腾腾的草藕傀儡,大脑一下子一片空白,所有的勇气在瞬间被抽得干干净净,干嚎一声,掉头转身就跑。

    求生的本能,完全没有给他半点思考的余地。

    赵柏安绝对想不到,自己能够跑得那么快,能够跑得像条疯狗一样。就连吃掉半个商队的草藕傀儡,都被他拉在身后。

    赵柏安忽然发现前方有人,就像溺水的人,抓住哪怕一根稻草,也绝对不愿意放手。

    他扯着喉咙干嚎:“救命!救命!”

    清风看到前方有人,但是他一点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心中憋着一肚子的火。

    这次的任务他彻底失败了,凌府崩塌,上古遗宝不知所踪,萧淑人自尽,他自己身受重伤,幽冥莲子损失惨重。

    清风在岱宗门下奔走,经历的大大小小任务不计其数,第一次如此狼狈。对于他这样心高气傲之辈,一次次失败,就像一记记耳光打在他脸上。

    他心里憋着火,一股邪火。

    如果是被昆仑真人逼到那般境地,他一点都不生气。有史以来第一位剑术大师,这样的身份地位,输了也没什么。

    但是楚朝阳是谁?

    无名小卒!

    他被一个无名小卒一剑所伤!

    不仅他的身体遭受重创,心神也受到损伤,这些天来夜夜噩梦中惊醒。心神不完整,是元修的大忌,心理上的修复远比**的修复更加艰难。

    天宫自古便是神秘之所。

    清风的处境更糟糕,他是草藕傀儡,身体用草藕改造,但毕竟不是自己的身体,和他的脑袋存在许多冲突之处。他的许多怪癖,都是源于这些生命本源的冲突。

    平时的时候,清风需要吃药,才能够平抑这些不良反应。

    药是主人配置的,主人也曾直言,他现在还无法解决这些不良反应。

    清风心神受创严重,平抑下来的不良反应,立即浮出水面。于是清风便发现,他的身体就像损坏的机械,经常不受控制。突然手脚散成一团打结的草绳,突然身体失去平衡等等,各种状况层出不穷,要不然这个该死的小爬虫,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捏爆?

    吞噬了半车队的木元材料,清风感觉自己的元气恢复不少。虽然比不上主人的泥塘,但是抽取炼化的木元力,还是在滋润他的身体。

    此地远离危机四伏的银城,清风肆无忌惮。

    银城真是可怕的地方,看上去就像四处漏风的破房子,随时可能倒塌。但是一旦你闯进去,就会发现危机处处,陷阱到处都是。

    看到前方有人,清风浑不在意,一起杀了就是。

    可惜吃人不能修复元气,清风有些遗憾舔了舔嘴唇。

    木元材料不好找,但是元修到处都是。

    小爬虫哭天喊地干嚎救命,躲到路人身后,清风满脸不以为然。要是随便冒出来一个人,就能和他为敌,真是天真!

    清风满脸狞笑,操着含糊不清带着漏风的声音:“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

    清风手掌张开,草筋倏地暴涨,就像五根鞭子朝艾辉罩去。

    他身上的伤势,拜楚朝阳所赐,这也让他对剑修极为仇恨。此刻看到艾辉手中拿着一把骨剑,杀意顿时大起。

    艾辉一看就知道清风的伤势还没有恢复,心中更乐。他这些天吸收了两颗元丹,元力境界大涨,而且一心整理自己心得体悟,剑术更是突飞猛进。

    当下模仿清风语气,暴喝一声:“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

    手中的龙椎剑迎着飞来的草筋刺去。

    清风被艾辉突然一嗓子吓一跳,反应过来,顿时勃然大怒。

    双方交手速度极快,清风的五根草筋舞得密不透风,狂风暴雨一般。但是让清风没想到的是,对方出手速度比他毫不逊色。

    密集的撞击声,就像雨打芭蕉。

    一圈圈元力的波纹,在两人之间不断浮现、扩散、绞碎。

    清风这个时候就意识不对了,对方的剑术很强!

    他想不通,怎么一下子凭空冒出来那么多厉害修炼剑术的元修?双方看上去势均力敌,但是清风此时已经心生去意,他毕竟没有痊愈,对厉害的剑修也有心理阴影。

    此时遇到硬手,便想逃跑。

    然而他惊骇地发现,对方的剑隐隐传来一股诡异的吸力,自己的草筋竟然被吸住,难以挣脱。

    这……是什么剑术?

    他心中愈发惊骇。

    艾辉感觉却非常舒服,清风底子在那,实力还是相当强悍。尤其是他手掌伸出来的草筋,就像章鱼的爪子,灵活无比。

    艾辉发现自己的刺击,竟然差点跟不上清风五根草筋。他第一次,遇到如此快的攻击频率。在如此高速的攻击频率之下,所有的招式都几乎无法使用,只能用上最基本的刺击。

    啪啪啪!

    爆音在空中绽放,每一次撞击都形成一道亮光,两人之间光芒闪烁不定。

    清风一看情势不妙,另一只手也加入战团,十根草筋顿时让艾辉灰头土脸,身上挨了好几记鞭子。

    清风大喜过望,十根草筋快如闪电,奇快无比连续刺向艾辉。

    艾辉左支右挡,极为狼狈,好几次都差一点被刺中。

    一看胜利在望,清风士气大振,只要自己的草筋刺入对方的身体,就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抽空对方体内的血液。

    十根草筋的速度更快,化作一团虚影。

    啪啪啪!

    更加响亮的爆音,更加耀眼的光芒,几乎把艾辉的身形笼罩。

    一秒、两秒……五秒……十秒……

    清风愕然发现,每次看上去对方都是摇摇欲坠,但是每次就是不坠!

    该死!怎么会这样?

    清风心中开始变得不安,他体内的元力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消耗,这可是他刚刚吞噬了半车队的木元材料积累的元力。

    一旦元力见底,那自己想走都走不了。

    清风突然加快攻击频率,对方再次被压制,狼狈不堪。但是这次,清风没有半点恋战,突然抽身掉头狂奔。

    呼,呼,呼……

    艾辉浑身汗水浸透,他第一次遭遇如此高频的攻击,要不是他最近的剑术暴涨,这次就要糟。

    但是好在他抵挡住,当攻击最密集的瞬间,他的身体完全交给了本能,出剑的速度要比他思维的速度更快。

    强大的压力之下,艾辉察觉到自己手上刺击的变化,他出剑的速度更快,发力和姿势更合理,出手的角度更好。

    浑身大汗淋漓的艾辉喘着粗气,两眼放光看着逃之夭夭的清风,就像在看一个无价之宝。

    想跑?

    艾辉满脸狞笑,值钱的东西,就从来没有从他手上跑掉过!

    宝石星剑翼猛地一扇,他就像一道闪电向前冲。

    在空中他手中的龙椎剑刺向前方空处,关节灵活的龙椎剑,就像一条灵活的蛇,不断凿穿前方的空气屏障,艾辉的速度再度暴增!

    疯狂逃窜的清风听到身后的轰鸣,扭头回望,顿时魂飞魄散。

    身后的赵柏安目瞪口呆看着刚才追杀他的草藕傀儡,此刻落荒而逃,慌不择路。

    然后他看到那位剑术元修也冲出去,速度很快,然后他眼睁睁看着剑术元修的速度以完全违背常理的方式,加速、再加速、再再加速。忽然,一声震天轰鸣,对方周身的空气突然炸开,形成一个圆形的气浪环。

    清晰的气浪环仿佛定格在中,然而环中突进的身影,却突然凭空消失,(未完待续。)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