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八十二章 种子
    恢复元力的艾辉精气完足,就像收入剑鞘的宝剑,气势不张。

    连下了几天的大雨也渐渐停下来,头顶上方厚实的云层散去,露出刚刚洗过的天空,明媚的阳光照射在身上,微风拂面,舒适微醺的感觉浸透每一根发梢。

    真是舒服啊。

    连日压抑之后,再享受如此美好的阳光,身心都彻底地放松下来。

    艾辉随意找了块平整的草地坐下来,然后顺手从地上拔了根青草,塞在嘴里,咬着草茎。

    青涩的青草味在嘴里弥漫,艾辉端详着手中的两颗水晶。

    透明的水晶,质地无暇,没有半点杂质。此时细看,艾辉发现自己竟然无法确定透明的晶体到底是不是水晶,如此纯净的水晶他从未见过。

    阳光照射在金色液滴上,立即激起一圈淡淡的金色光晕。最奇特的是,这层金色光晕变幻不定,就像泛着一层层精美的涟漪,此生彼灭,生生不息。

    真是漂亮!

    艾辉惊叹无比,虽然他觉得自己没有半点什么艺术修养,但是看着这变幻不定流转不休的光晕,心神总是会不自主地被吸引。

    惊叹之余,艾辉忽然发现一个不太正常的地方。

    他之前怀疑金色的液滴是某种怪兽的血液,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绷带会对它感兴趣。但是艾辉突然反应过来,如果金色液滴真的是某种怪兽的血液,绷带早就会把它们吞噬殆尽,岂会留到现在?

    是水晶的保护让绷带无处下口?

    不对!

    可能是缠在身上的时间比较久远,绷带和艾辉有某种若有若无的联系。

    艾辉忽然想起来,上次绷带有反应,却没有吞噬的东西,是那座魔神石像!这个想法一冒出来,艾辉眼前一亮,脑海中浮现一个大胆的想法,两者会不会有某种联系?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他连忙打开沙罗盘,取出魔神石像。上次他吸收金元丹,魔神石像发挥了极大的作用,把元丹内的凶厉之气吸食殆尽,让艾辉免受其苦。

    否则光是化解凶厉之气,就要花费艾辉诸多精力,还可能遭遇许多危险。

    当艾辉取出魔神石像,绷带就像两条白蛇,从他身上游走下来。两条绷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合二为一,变成一块白布,钻入魔神石像底座下方,就好像怕魔神石像沾上泥土一般。

    艾辉被这诡异的一幕,看得心里直冒凉气。

    魔神石像和绷带处处都透着一股邪门的味道,如果不是师娘所赠,跟着自己的时间也比较长,艾辉肯定会非常警惕。

    睹物思人就是这么一厢情愿。

    情感于人,是紧握冰冷之物的温暖,是身处虚空寂寥的微光。

    哪怕绷带再邪恶,艾辉都难以对它憎恨厌恶。因为正义还是邪恶,对他而言,无足轻重。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多么重要,世界上多一个正义的自己或是多一个邪恶的自己,有什么区别。

    可是,有些情感,对他而言,比他自己都更重要。

    两颗水晶被他放在绷带所化的白布上。

    艾辉觉得眼前的场面挺有意思,就像给魔神石像上供一般,就差拜拜了。奈何魔神石像没有半点领情的意思,一副无动于衷的高冷模样。

    难道自己想错了?

    艾辉有些头痛,猜谜一直不是他擅长的手段啊。他索性拿起一颗水晶,送到魔神石像的嘴边,嘴里念念有词:“老魔,给点面子,来尝一颗!”

    魔神石像高冷依旧,俨然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

    还是不对?

    或者要捏碎外面的水晶?

    艾辉有点怂。

    他有一种预感,水晶内的金色液滴,绝非凡物。绝非凡物往往意味着财富和风险,好东西当然值钱,但是万一是一种厉害的毒物怎么办?

    艾辉可是知道自己的深浅的。以他现在的实力,面对草藕傀儡也好,佘妤也好,起码还有一拼之力。但是如果面对上古的邪魔之类,自己这小身板就不够看了。

    偏偏这两颗水晶,就是什么上古遗宝。

    好吧,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自己先捏碎一粒试试。反正这上古遗宝,也是运气得来。

    这么寻思着,艾辉心里顿时要平衡许多。

    一狠心,艾辉用力一捏。

    咔!

    水晶立即裂开,金色的液滴渗透出来,艾辉小心地把金色液滴滴在绷带白布上。

    绷带对鲜血非常有兴趣,尤其是一些强大的鲜血,更是饥渴无比。

    然而让艾辉眼珠子掉一地的是,绷带竟然对金色液滴没有半点兴趣。金色的液滴,就像荷叶上的水珠,滚圆滚圆,金灿灿的。没有水晶的保护,金色液滴迅速升腾起一圈淡淡的金雾,雾气凝而不散。阳光照射在金色雾气上,流光溢彩,极为好看。

    那些玄奥的波纹染上阳光,变得更加精美华丽,变幻不定,看得艾辉目不转睛。

    忽然,金色雾气激荡,被拉出一道细长的雾丝。

    艾辉如梦初醒,抬头朝魔神石像看去。

    只见魔神石像眼眸微张,柔美中性的脸庞泛着一层奇异的光泽,嘴唇微微张开。

    艾辉精神一振,果然有戏!

    细长的金色雾丝,源源不断没入魔神石像的口中,针尖般的金色光泽,在魔神石像的瞳孔亮起。

    魔神石像的气势,迅速发生变化,远古苍凉的气息弥漫开来。

    当最后一缕金色雾气,没入魔神石像的口中,绷带白布上,已经空无一物。

    艾辉好奇地打量魔神石像,心中充满期待,魔神石像吞噬了这滴金色液滴,会发生什么变化?

    忽然魔神石像的双目亮起一团金光,艾辉瞪大眼睛,唯恐错过任何细节。

    双目中的金光化作两团金色的漩涡,没有防备的艾辉,心神立即被漩涡卷入,他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周围的景色在飞速地后掠。

    又来?

    有过一次经验的艾辉只来得及在心中破口大骂,但是心中的怂意倒是去了一半。他有些好奇,魔神石像这次会给自己呈现什么样的景象?

    时光飞掠,大地后退。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艾辉看到了魔神。

    魔神漂浮在一座山谷的上空,凝视着远方。艾辉也不由朝远方望去,远方模糊的景象,立即变得清晰起来。

    只见无数剑芒横贯天空,粗壮得可怕的闪电,就像从天空俯身冲下的银色怪蛇。地底的火焰冲天而起,和银色闪电狠狠撞在一起,飞溅的流火就像飘飞的红樱染红了天空。

    一道道飞剑带起的耀眼光芒,就像一道道剑痕,把天空肢解得支离破碎。

    古代禅修召唤的巨**身,脚踏大地,手撑天空。梵流转,经声缥缈,天花乱坠。

    艾辉看得目瞪口呆,心悸神摇。

    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壮烈的场面,天空的太阳黯然失色,地面起伏的山峦破碎,到处是绵延数百里的剑痕,大海沸腾,烈火无边无际。

    这是……古代修真者的战斗?

    艾辉为之失神。

    他第一次见到镇神峰的时候,觉得它已经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战争重器。但是巍峨雄伟的镇神峰,放在这个战场,渺小有如微尘。

    原来剑典的描述,是真的……

    艾辉心中升起如此感慨。

    当艾辉发现,魔神的震撼和失神和自己如出一辙的时候,反而逐渐平静下来。

    战斗结束,战场支离破碎,魔神却在战场大有收获,法宝残件、法诀等等。

    魔神没有离开山谷,他的实力越来越强,他在为离开山谷作准备。

    但就在他的实力大成之际,他忽然心有所感,天道开始崩溃,灵力在衰减。他发现天道的崩溃无法阻止,灵力最终会消散。

    在漫长的岁月中,他坐在山谷,****夜夜思考。

    他成形的方式非常独特,和传统的修真者完全不同,这让他在崩溃的天道之中,找到一线生机。

    一线生机,在遥远的未来。

    但是对于他这样岁月漫长的生命来说,千百年的等待,并非不可接受之事。他凝聚所有的精血和魂念,汇集十滴真正的神血,也是十颗种子。

    十颗种子成形时正值中午,烈阳高照,天空却瞬间黑暗下来,唯独空中的太阳黯淡无光,宛如风中残烛。

    十滴神血承载着他复苏的愿望,被他洒向世界的各个角落。

    而他的躯体,变成了一座石像。

    艾辉到此时,才恍然大悟,彻底搞清楚,金色液滴的来历!

    居然是真正的神血!

    艾辉忽然想到神之血,心中泛起一些疑惑,该不会神之血的起源,也和魔神之血有关吧?

    好吧,自己想多了。

    进入元力时代都已经一千多年了,魔神到底是修真时代的东西,还残留几分威能,天知道!

    等等!

    艾辉忽然想到,绷带似乎确实能够克制血毒,能够吞噬血毒。

    这个……不会是巧合吧?

    艾辉心中有些不确定,就在此时,天旋地转,自己就像被卷入漩涡之中,周围的光芒不断倒掠。

    艾辉稳住身形,他睁开眼睛,周围景色恢复如常,他愕然发现自己立在原地,居然一步未动。

    他的目光下意识地落在魔神石像身上。

    他愣住了。(未完待续。)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