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八十章 离去
    艾辉注视着铁兵人,看着他站在昆仑真人身边,看着他从容不迫地和长老们交谈,天生是个大人物。..om 言情首发

    淡淡的伤感就那么一点点消失,开心一点点泛起来。

    不管命运之线如何交织错过,不知道李维大哥三年来经历了什么,在朝不保夕的乱世,还活着就是让人开心的好消息。

    嗯,找个时间去看看明秀师姐。

    艾辉在心里对自己说。

    两人和长老们说完话,便回到叶夫人身边。

    昆仑真人道:“叶姨。”

    铁兵人躬身行礼:“夫人。”

    艾辉注意到两人对叶夫人称呼的不同,心中若有所思。横兵锋和叶府的关系,看上去似乎非同一般。横兵锋应该和囚徒老人一样,曾经是牧首会的骨干,难怪叶夫人和牧首会的关系也不一般。

    叶夫人笑着向两人介绍:“这位是朝阳先生,他的剑术也非常不错,还救过我和小宝的命。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你们多亲近亲近。”

    昆仑真人对铁兵人道:“朝阳的剑术非常出色,希望朝阳助我一臂之力,编纂剑典。”

    艾辉谦虚道:“比起盟主的剑术,在下还差得远。幸亏盟主和兵人兄及时赶到,我的小命才保住。”

    铁兵人开口道:“楚兄太谦虚了。若非楚兄给予草藕傀儡重创,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叶夫人笑道:“好了好了,你们这么客气,我看得都累。你们先稍等一会,待会我们再慢慢聊。”

    她转过脸,对萧淑人道:“萧夫人受惊了。此次事故,还需要劳烦夫人,配合长老会调查。真是抱歉。”

    艾辉听到叶夫人的话,便不由看了一眼萧淑人,萧淑人的预料完全正确。

    萧淑人没有看艾辉一眼,她的目光紧紧盯着叶夫人,嘴角露出嘲讽之色:“夫人这是过河拆桥?妾身把埋藏遗宝之处告诉夫人,夫人不是说保证妾身的安全?难道夫人想赖账?”

    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叶夫人身上,露出几分疑色。

    艾辉心中暗呼厉害!

    萧淑人这一手,真是太厉害。

    叶夫人收起脸上的笑容,郑重道:“萧夫人想混淆视听?你的主意打错了。别忘了,还有裁决部。裁决部的审判,无人能说谎。萧夫人莫要自误。”

    其他人闻言,目光中怀疑之色消失。

    听风、裁决、神畏,便是神秘的中央三部,听风部擅长情报,裁决部审判无双,神畏部被称作战部之王。

    只要裁决部参与调查,没有人能够弄虚作假。听闻裁决部有着诸多匪夷所思的手段,每一位进入裁决部的犯人,都难逃裁决。

    萧淑人脸上讥讽之色更重:“也是,像你们这样的大人物,何须在意对妾身这样小人物的承诺?你把妾身当作诱饵,就连他遇到危险,也用妾身当挡箭牌。不过,朝阳先生,你虽然救过叶夫人和小宝的命,但是人家可没有把你当自己人。否则的话,又岂会只留你一个人在叶府?”

    叶夫人皱起眉头:“胡言乱语!”

    她心中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眼前这个女人看上去疯疯癫癫,但是目光却是异常清明。

    如此胡言乱语,难道萧淑人就不怕自己收拾她吗?

    除非……

    叶夫人心脏猛地一跳。

    艾辉静静地看着萧淑人,他知道萧淑人接下来要干什么。自始至终,萧淑人都没有看自己一眼,但是艾辉知道,萧淑人的这些举动,都是为了洗脱他得到上古遗宝的嫌疑。

    哪怕早就知道,萧淑人命不长矣,哪怕知道萧淑人是为了她的儿子,但是知道萧淑人接下来的举动,艾辉心中依然难免有些哀伤。

    “上古遗宝,连岱宗都垂涎的上古遗宝。先是被传言和剑修有关。于是妾身就落入昆仑之手。然后妾身被送到叶府。叶夫人,是不是太巧了?叶夫人你费尽心机,终于得到了它,希望它能在你手上发扬光大,莫要辜负了它。”

    一番话,说得大家刚刚消除的怀疑,又滋生出来。

    萧淑人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叶夫人猛地大喊:“拦住她,她要自尽!”

    话音未落,萧淑人的身体,忽然就像流沙一样,崩散垮塌,洒落一地。她的半截身体,残留在沙堆之中,美丽精致的脸庞半掩在沙中,就像失去生机的人偶。

    “改造元修!”

    众人被这样的变故惊得呆住。

    叶夫人呆呆看着沙堆,片刻后,才回过神来,神情有些复杂。

    她的计划堪称完美,凌府彻底完了。就在她要享受胜利果实的时候,一直以来没有存在感的萧淑人,却给了她迎头一击。

    叶夫人知道自己陷入了一个大麻烦。

    她很难洗脱自己的清白,证明自己根本不知道什么上古遗宝。她和楚朝阳的关系也被挑拨,偏偏她同样难以解释。

    萧淑人最后这一击,真是太狠辣了。

    人都死了,叶夫人很难生气,反而有些佩服。

    全场一片安静。

    萧淑人最后的决绝,震撼全场。

    片刻后,大长老身边一名不起眼的护卫,走到流沙和残躯前,蹲下来仔细查看。手掌抓起一把流沙,搓动几下,露出恍然之色。

    “她体内的沙太长时间没有更换,时限不多,必死无疑。”

    众人恍然大悟,难怪萧淑人会自尽,原来自知大限将至。

    虽然早就猜到原因,但是验明真正的原因,叶夫人心中还是懊恼,为什么她就没有想到检查她的身体?如果仔细检查萧淑人的身体,一定可以发现萧淑人是改造元修。

    临死乱咬,这个理由能够让一些人相信,却无法让所有人相信。

    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就没有那么容易消除。

    死无对证,才是最厉害的绝杀。

    叶夫人神情如常,对她而言,这是个麻烦,但也仅仅只是个麻烦。

    她可不是无权无势的平民,没有确实的证据,谁敢公然对她质疑?

    流言和怀疑是弱者的催命符,但只要你足够强大,它们只不过是一些小麻雀躲在你看不见的阴暗角落里的叽叽喳喳,你也许会听到一点噪音,但是毫发无伤。

    除了她和大长老,其他人都是小麻雀。

    今天这场大戏,给在场每个人都带来极大的冲击。他们亲眼目睹一个千年世家是如何轰然倒塌,亲眼目睹销声匿迹多年的横氏一脉的传人横空出世,亲眼目睹天下第一道场总场主为了救凌夫人而放弃所有一切,亲眼目睹萧淑人最后刚烈决绝又狠辣多智的反杀。

    大家的心神都有些恍惚,而长老们的神情肃穆,他们知道这场风波才刚刚开始。

    五行天的势力格局将因此发生剧烈的改变。

    不过和艾辉没什么关系,他正好趁此机会脱离叶府。

    最近一系列的明争暗斗可谓惊心动魄,没有见过世面的艾辉,始终提心吊胆。之前还觉得银城赚钱容易,后来才明白这些钱多么烫手。麻烦一个接一个,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

    叶府损毁严重,最近也是多事之秋,出于安全的考虑,叶夫人带着小宝前往大长老的别院住一段时间。

    叶夫人邀请艾辉同行,被艾辉婉言拒绝,声称自己最近境界突破,需要好好巩固所悟。

    叶夫人以为艾辉对刚才萧淑人临死前的话耿耿于怀,微微一笑,并没有太热切地挽留。多日的接触,她已经深知朝阳先生是一个重利之人。

    谁能比自己给出的价码更高?谁又敢比自己给出的价码更高?

    他很快就会意识到这一点。

    叶夫人温柔叮嘱楚朝阳好好修炼,以后还有借重之处。

    昆仑真人邀请艾辉去昆仑剑盟小住一段时间,好好切磋研究剑术,编纂剑典。

    艾辉有些怦然心动,但他还是拒绝,他现在只想早点离开银城,他不喜欢这个地方。他之前还在犹豫要不要和李维大哥叙旧,仔细思量下来,这次不是叙旧的好时机。

    楚朝阳的身份有着诸多的牵扯。

    不过考虑到昆仑剑盟和牧首会的关系,艾辉也没有把话说死,只是说最近自己体悟颇多,需要好好安静思索沉淀。等沉淀完了,自己再来切磋。

    艾辉可不想在没有找到札记前,进不了草堂的典籍院。

    昆仑真人虽然有些惋惜,但还是非常理解,只是叮嘱他一定要回来帮她编纂剑典。

    艾辉告别众人,孤身只剑,朝城外飞去。

    昆仑真人察觉到师兄望着天空远去的楚朝阳有些出神,不由低声问:“怎么了?”

    铁兵人回过神来,摇头:“没什么,想起当年的故人。”

    “朋友吗?”

    “嗯。”

    银城被艾辉远远抛在身后,他仿佛从牢笼之中逃离,难以言述的如释重负,只觉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繁华似锦金钱遍地的银城是别人的,他一点都不稀罕。

    他人天堂,吾之地狱。

    宝石星剑翼有力扇动,在云层中风驰电掣,连阳光都那么明媚。

    艾辉心中激荡,这些天他一直有莫名的情绪憋在胸口,现在这些情绪就像火山一样喷薄而发。

    狂风中,艾辉扯着嗓子鬼哭狼嚎,歌声难听?畅快就好!屈指弹剑叮咚作响,完全没有拍子?高兴就好!

    就这么引吭高歌,就这么仗剑天涯。

    就这么和大家一起,一起复仇,一起战斗,一起闯荡。

    在老去之前,在死亡之前。(未完待续。)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