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七十五章 生机所在 第一更
    艾辉之所以修炼混沌元力,只不过是为了进入草堂,找到那本笔记。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随~梦~小~说~щ~mеng~ā

    在他看来,创造混沌元力的人是个天才。五行同修的混沌元力,打破了现有的单一元力修炼模式,许多设计和理念,都令人啧啧称奇,大开眼界。

    赞赏归赞赏,但是对于混沌元力的精细之处,艾辉却没有花什么心思。

    过于驳杂对于元修来说并非好事。

    艾辉的心思都在剑术的修炼上,剑术浩瀚如海,他不过刚刚入门。如今的剑术没有曾经的繁荣兴盛,许多地方都要他自己摸索,所花费的精力远比照葫芦画瓢学习要多得多。

    还有师傅的【以城为布】,师傅的传承自己怎可丢掉?【以城为布】能够衍生出镇神峰如此重器,同样博大精深,他还有着许多未明白的地方。

    艾辉深知人的精力有限,自己又不是什么天才横溢之辈,并不想在混沌元力上浪费太多的时间。混沌元力虽好,却非自己的道路。

    所以当一缕混沌元力突如钻出来,扑向毒素的时候,艾辉心中大吃一惊。

    混沌元力缠上毒素,刚刚无形无影的毒素,陡然散发出强烈的腐朽和死亡气息。

    他仿佛看到无数白骨从腐烂的淤泥中钻出来,附近的血肉迅速灰败黯淡,失去生机。

    这是什么毒素?

    见多识广的艾辉脸色大变,他立即感受到这种不知名的毒素是何等的危险和可怕。

    被毒素气机一激,缠上毒素的混沌元力,倏地化作一团斑斓鲜艳的雾气,把毒素团团包裹。

    斑斓的雾气就像变色龙一样,颜色不断流转,煞是好看。

    灰败死亡的气息,陡然大减。

    五彩斑斓的雾气就像是毒素的天敌。

    艾辉全神贯注,瞪大眼睛,片刻后方有所悟。

    混沌元力五行皆备,恰好构成一个个的五行环,生生不息。

    神秘的毒素毒性霸道,但是依然在五行之内。只要在五行之内,就会受到混沌元力五行循环的影响,被融入到五行循环之中,元力属性就会自然发挥谁能变化。

    再厉害的毒素,一旦它的元力属性发生变化,其原有的性质就会发生变化,原有的毒性就会消解。

    那混沌元力岂不是所有毒素的克星?

    从理论上是的,一旦原有元力属性发生变化,其本身的性质也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艾辉脑子转得飞快,动作也一点都不慢,立即按照混沌元力的方式运转。

    体内混沌元力的数量猛然激增,艾辉只觉得浑身一轻,之前无法动弹的身体,恢复了知觉。

    艾辉精神一振,这个办法有效!

    荷光中的变故,逃不出清风的感知。只见楚朝阳浑身突然亮起五彩斑斓的光芒,比起刚才的微弱平和的火焰,这种五彩斑斓的光芒却让清风感到极度不舒服。

    那是什么?

    清风心中惊疑不定,他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直觉告诉他,这种五彩斑斓的光芒,可能会对他产生伤害。

    叮叮叮!

    就像有很多的针,撞击在冰块,听上去有些让人心里发毛。清风眼角一跳,定睛看去,只见青色光球表面突然出现密密麻麻的光点。

    那是……

    针尖般大小的光点,开始膨胀变大,变成一个个五彩斑斓铜钱大小的圆斑,说不出的诡异。

    圆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张,彼此融合,青色转眼间就变成一个五彩斑斓的光球,就像一个阳光下的巨大肥皂泡。

    噗。

    气泡破裂,露出毫发未伤的楚朝阳。

    四目相对。

    清风的脸色大变,他忽然发现自己距离楚朝阳……太近!

    该死!

    刚才楚朝阳的剑术,给他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如此短的距离是多么危险,清风毫不犹豫抽身急退。

    一道剑光倏地亮起。

    后退的清风看到剑芒只有巴掌大小,顿时松一口气。

    嗯?又多了一块,不对,是两块……

    清风很快就发现不对劲,剑芒的数量在迅速增加,转眼间,一大片的剑芒就像密密麻麻的鱼群,朝他****而来。

    更让他胆战心惊的是,这些细碎剑芒拼凑在一起,一股沛莫能御的强大威势,瞬间锁定他!

    清风的脸色大变,该死,这是什么鬼东西?

    剑芒离他越来越近,他心中愈发惊骇。这些剑芒明明碎裂不堪,然而它们的气息却浑然一体,凝实、凛冽而锋锐,森然直指他的脑门。

    情急之下,他顾不得其他,身形一矮,猛地扎入荷叶下的淤泥之中。

    所有的荷叶同时光芒大涨,青光流动,一层青色光罩浮现在荷叶上方。

    好似碎瓷片拼成的剑芒狠狠撞上青色光罩。

    咚!

    撞击声如同雷霆。

    前半部分的剑芒,化作无数碎片,暴雨般朝四周****。青色光罩激荡不定,剧烈颤动,终于抵挡不住,寸寸崩碎。

    剩下半截碎瓷剑芒,狠狠没入淤泥之中。

    轰!

    淤泥就像雨点冲天而起,飞上高空。四下飞溅的剑芒,把满院子的荷叶绞入其中。失去青光保护的荷叶脆弱无比,顿时千疮百孔,残叶断枝。

    正在激战的佘妤和凌族老,都被这边的动静惊动。

    漫天的淤泥就像****的箭雨,轰然朝四周无差别覆盖。

    他们极为默契地同时停手,挥手挡下力道十足的淤泥,迅速拉开彼此距离。雨点般的淤泥打在四周的围墙上,发出咄咄咄密集的声音,留下蜂窝般的密密麻麻孔洞。

    佘妤和凌族老齐齐转向刚才爆炸的地方。

    满院的碧绿消失不见,只剩下到处的残叶断枝,淤泥裸露在地表,巨大的泥坑在院子的正中心,清风立在泥坑中间,浑身看上去十分狼狈。

    他此刻脸上残留着惊骇和无法置信,如此凌厉恐怖的攻击,竟然出自一个只不过二元之境的家伙之手。

    但是随即惊骇和无法置信,便化作肉痛。

    入目满目疮痍的院落,只剩下半截的荷叶茎,散落到处的叶片,清风的脑子里只有四个字。

    损失惨重!

    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幽冥莲子被彻底毁坏,无法滋养修复。完好无损的幽冥莲子,只有三粒!剩下的莲子,都需要丢入幽冥井中滋养修复。

    蚀骨钻心的肉痛遍及全身,一抹愤怒的红色,从清风的脖子处,升腾而上。

    幽冥莲子来之不易。

    岱宗年轻时从蛮荒深处得到第一批种子之后,费尽心血打造出一口幽冥井,幽冥莲子的数量才开始缓慢增加。

    每一颗幽冥莲子如果折算成金钱,是个天数字。

    任何一颗幽冥莲子的折损,都会让清风感觉心在滴血。而如此惨重的损失,就已经不是滴血,而是被人狠狠捅了一刀,在汹涌地喷血!

    “屎!该屎!你要去屎!”

    漏风的咆哮含糊不清,却是杀气冲天。

    清风晃着脑袋,四下寻找楚朝阳的身影,他要把那个该死的家伙撕成碎片。

    然而他找了一圈,四周空荡荡,根本没有楚朝阳的身影。

    满目血色的清风,气势汹汹飞上天空,四下扫视,依然没有看到楚朝阳的影子。

    清风稍稍冷静下来一点,这么短的时间,楚朝阳绝对不可能逃离。

    就在此时,凌族老焦急大喊:“萧淑人!他要劫持萧淑人!”

    清风脸色微微一变,充斥着愤怒的脑袋,骤然冷静下来。

    他来之前,主人特意叮嘱过,无论如何,都要把上古遗宝带回去,或者把萧淑人带回去。

    清风拎得很清楚,他的一切都是主人给予的,主人的意志至高无上。

    他到现在还记得撕裂的剧痛和满目血色中,耳畔那个仿佛从云端飘来的声音。

    “想活下来吗?”

    于是,他成为现在这样的怪物,一个草藕傀儡。

    他并不喜欢做一具草藕傀儡,很多时候,他都觉得自己是个怪物。主人和他说,只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身体,他就能够重新做人。

    重新做人,这对他充满无尽的诱惑。

    但是首先,他需要贯彻主人的意志,不管是重新做人,还是草藕傀儡,都绝对不能违逆主人的意志。

    主人很少如此郑重叮嘱他,一旦如此叮嘱,清风就知道这个任务是他必须完成,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

    幽冥莲子没了,主人可以再赐下。

    任务没有完成,自己在主人心中的地位会直线下降。

    一个没用的草藕傀儡,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所有的怒火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那个狡猾的草藕傀儡重新回来。

    不过这次,他遇到了一个难缠的对手。

    艾辉挥出碎刺剑之际,体内的元力就见底。所以他毫不犹豫掉头就跑,连战果都没来得及看。

    碎瓷剑的威力如何,他心里没底得很,这是他第一次在实战中使用碎瓷剑。他知道留给他的机会非常短暂,稍有犹豫,他连做出任何动作的机会都会失去。

    草藕傀儡的实力,绝对是元修大师的水平。

    艾辉给出精准的评估。

    他没有直接逃跑,双方实力相差这么大,绝无可能跑得掉。

    头脑冷静的艾辉,立即抓到唯一一线生机。

    萧淑人!

    只要把萧淑人抓在手上,对方一定会投鼠忌器。艾辉看得出来,对方对萧淑人是势在必得。

    他就像一道利箭,冲进萧淑人的院子。

    萧淑人看到他似乎一点都不吃惊,反而对他微微一笑。

    艾辉心中一突,但是此刻不容他有半点迟疑,外面传来清风的咆哮,他就像一只灵活的蝙蝠,飘落在萧淑人身后,手中的银折梅架在萧淑人脖子上。

    萧淑人没有任何反抗,反而笑吟吟地看着艾辉。

    艾辉被她看得心里有点发毛。

    清风一步步朝院落逼近,寒声道:“放开她,我饶你一命……”

    艾辉正欲开口,忽然有所察觉,猛地抬头看向天空。(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