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七十四章 幽冥荷光
    兽蛊宫。

    血池底部的阴影一动不动,就像远古荒兽在沉睡。

    一位中年人,站在血池旁,注视着血池底部。中年人大约四十多岁,身材瘦弱,脸色苍白,眼眶深陷,身上的文士服看上去皱皱巴巴。

    就是这个看上有些潦倒邋遢的中年人,一手创建兽蛊宫,策划感应场血灾之变,而如今神国的许多的决策,都能看到他的影子。

    他就是兽蛊宫宫主,南宫无怜。

    南宫无怜目光紧紧盯着血池中的身影,头也不回地问:“更换了几次血水?”

    身后的下属连忙回答:“六次。我们不断提高血水浓度,到目前为止,血水的浓度已经打破了之前所有的纪录,甚至过绝大部分血兽,这样会不会有点危险?”

    池子内的血水,里面最重要的配制材料,就是血核。血核是比血晶更高级的产物,需要更高阶的血兽才能出产,价格在神国也一点都不便宜。而这么一池血水,需要用到的血核,数量极为惊人,也只有在兽蛊宫,才能够如此不惜血本。

    南宫无怜眼中闪动妖异的光芒,就像在欣赏绝世宝物,头也不回道:“继续提高浓度,不要低估他的极限,他会成为我们兽蛊宫的传奇。”

    他的语气透着莫名的亢奋和期待。

    下属犹豫了一下,还是道:“他似乎不想醒过来……”

    南宫无怜哈哈大笑,眼中带着狂热和得意:“放心,他会醒来的,本座已经找到唤醒他的钥匙,可是费了不少力气。”

    属下们面面相觑,都满脸茫然。

    “人都会有弱点。喜欢钱的,你就给钱他。重情重义的,你就用情义打动他。”

    一座水棺被抬进来,里面隐约可见一名女子的身影。

    水棺被放在血池边。

    “虽然我不会草藕傀儡,但是比起对人体的了解,岱纲还差得远。”南宫无怜自言自语,他的目光从水棺上挪开,转向血池,咧嘴笑道:“这是本座送你的礼物,只要你睁开眼睛,重新做人,她就是你的。”

    血池平静得就像镜子,池底的阴影没有半点反应。

    南宫无怜咧嘴笑了笑,他转身离开。

    几分钟后,平静的血池突然疯狂蠕动。

    激烈的战斗,对古老的叶府来说,无异于一场灾难。历史悠久的建筑,受到无法恢复的伤害,长满青苔的老墙砖,粉碎断裂得到处都是。

    佘妤察觉到艾辉并非没有还手之力,精神一振,专心对付凌族老,逐渐扳回劣势。

    清风难听至极的怪叫声不绝于耳,听得人脑袋都快爆炸。

    满院荷叶投射的青光变得更加粗壮凝实,一道道青色的光柱,汇集在艾辉身上。

    艾辉身体冒出淡淡的火焰,青光碰撞在火焰上,立即化作一缕缕黑烟。

    这是什么火焰?

    清风的眼珠子瞪得老大,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是草藕傀儡,自然没有五府八宫,但是他的主人,却是天纵奇才,借鉴荒兽元丹之法,给他炼制了一颗人造元丹。拥有元丹的清风,就能够像荒兽那样修炼。而且,经过主人改良之后的法门,远一般荒兽的修炼效率。

    元修的战斗方式丰富多彩,五府个框架,框架之下如何运用,每个人都不一样。荒兽的修炼方式更加简单直接,战斗方式也同样更加直接。荒兽往往只有数种杀招,这些杀招暗合它们天赋本能,日复一日的修炼,往往简单却威力惊人。

    草藕傀儡的清风,拥有人类的头脑,他的杀招更加厉害。正是凭借三大杀招,和草藕傀儡独一无二的身体,他拥有元修大师的实力。

    而【幽冥荷光】,便是他的三大杀招之一。

    这些莲子并非普通的莲子,而是极为罕见的幽冥莲的莲子。传言它只生长在幽冥黄泉之地,极为珍贵。幽冥黄泉自然没有人知道在哪里,事实上,幽冥莲生长在生机全无的十绝死地,比如万人埋葬的墓群。

    清风身上的幽冥莲子,是当年岱纲闯荡蛮荒的时候偶然所得。

    幽冥莲子得自主人,【幽冥荷光】却是清风自己所悟,连岱纲都对这一招,赞叹不已。而这么多年来,死在这一招上的强者,不计其数。

    在清风看来,楚朝阳不过是二元之境,虽然剑术不错,但是修为境界摆在这,【幽冥荷光】一出,楚朝阳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所以当清风看到自己屡试不爽的杀招,被对方挡住,心中大吃一惊。

    【天心火莲灯】是一种非常偏僻冷门的传承,很少有人会修炼。清风看到楚朝阳身上淡淡的火焰,没有认出来。

    好在他加大了【幽冥荷光】的强度,楚朝阳身上的火焰,明显黯淡了许多。

    清风松一口气,他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清风看上去给人头脑不清颇为糊涂的假象,其实却极为狡诈多疑,他最不喜欢和未知的敌人交手。他是草藕傀儡,修炼法门借鉴的荒兽,有诸多神妙之处,但是也有缺陷。

    他的身体却远不如荒兽那么强横,一旦遭遇猛烈的攻击,很容易损伤。

    一旦身体出现损伤,他必须回到主人的荷塘内修养很长时间才能恢复。

    他一点都不喜欢荷塘,身体全都没入淤泥之中,只有脑袋露在外面,那是非常糟糕的体验。

    平时只要稍有不对劲,他就会撤退,重新等待机会。

    清风虽然放松许多,但是目光没有离开光球中的楚朝阳。

    他没有马上去抓住萧淑人,只要局势在他们控制之下,萧淑人怎么可能跑得了?

    艾辉现天心火莲灯开始变得暗淡,周围的虚无黑暗,仿佛无穷无尽。天心火莲灯逐渐变得暗淡,转动的度,也变得缓慢之至极。

    刚刚看到的希望,迅被浇灭,但是艾辉心神并没有因此大幅度波动。他此时的神智,已经恢复如常。

    怎么办?

    艾辉的头脑冷静异常,转动得飞快,思考如何才能冲出青光。

    天心火莲灯克制幻境、心神攻击,既然它能够对虚无黑暗有作用,也就是说其实周围的虚无和黑暗,实际上是某种幻境。

    幻境如此真实,艾辉尝试着动弹身体,但是却无法做到。

    天心火莲灯转动减慢,说明对方的心神冲击太强,天心火莲灯受到压制。

    身体被禁锢,心神如常,自己还能做什么?

    咦,艾辉忽然现自己体内的元力,依然可以运转。之前感觉自己的元力被吞噬,那显然是幻境。

    如此真实的幻境,让人难以置信。

    元力能够运转,艾辉眼前一亮,然而每次元力运转到临近体表时,再也无法寸进。手掌也是,艾辉的元力流转到手掌,却无法进入银折梅。

    元力只能在体内流动……

    艾辉有些失望,元力无法进入银折梅,他的剑术就无法激。

    他的一身战力,几乎全都在剑术上,剑术现在不能用,就等于废了大半的实力。再加上天心火莲灯被压制,剩下一小半的实力也废了。

    局势变得越来越糟糕,艾辉却不打算就这么放弃。

    体内的元力拼命地运转,元力流动越来越快,艾辉想试着能不能冲破幻境的禁锢。能够禁锢元力的幻境,已经出一般幻境的境界。

    艾辉的动作,立即引起外面清风的注意。

    当清风看清楚艾辉的动作,不由咧嘴怪笑,满脸得意。

    他踩在荷叶上,走到近处,瞪着眼珠子欣赏自己的杰作。

    能够运转元力,是清风故意留下的陷阱。就如艾辉所料,他遇到的不是一般的幻境,但是他一定想不到,他遇到的实际上是一种幻毒。

    幽冥莲子生长在死气最浓重之地,被视作直通幽冥,它生长出的荷叶,投射的青光,实际是一种光和烟的奇异混合体。

    光能禁锢艾辉,产生幻觉,但是却并不致命。致命的是烟,在青光中无形无影的毒烟,它能渗入元修的身体。

    元修的元力运转越快,毒烟的渗透就会越快,毒性也会变得越强烈,元修距离死亡也越近。

    清风故意控制青光,使之只禁锢元修的身躯,而并不禁锢元修体内的元力。如此一来,遇到危险的元修只会认为这是唯一的机会,拼命运转元力,反而恰好给毒烟可乘之机。

    所以清风看到艾辉拼命运转元力,顿时笑了,可惜他的笑容奇丑无比。

    毒烟入体产生的麻痹感非常细微,普通人很难察觉,但是艾辉却立即察觉到异样。

    在蛮荒的时候,毒是除了剑胎之外,对艾辉帮助最大的手段,他在这方面下的功夫也最多,对毒素极为敏感。

    当第一丝毒烟进入,艾辉就察觉到。

    有毒!

    他第一反应就停止体内的元力运转,他知道不少以元力为媒介的可怕毒素。

    就在此是,忽然一缕奇异的元力,从他体内钻出来。

    艾辉愣了一下,这不是混沌元力吗?

    为了能够在典籍院呆的时间更长,艾辉对混沌元力的修炼,十分刻苦。他在混沌元力的修炼方面,进步非常之快。

    这一缕混沌元力,就像闻到腥味的鱼,朝进入体内的那一丝毒素扑去。

    (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