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七十一章 强敌 第一更
    艾辉从藤椅上坐起来,他察觉到有人靠近。八一中√ 网  .81z.om

    一个如烟似雾,带着些许魅惑的声音幽幽响起:“不愧是我看上的人呢,上次离开得太匆忙,今天可以好好亲热亲热哩。”

    艾辉满脸人畜无害,咧嘴一笑:“好久不见啊。”

    银色的剑光毫无征兆炸开,快得像闪电。

    “早就防着你这一手。知道你有多么无情,连自己的师傅都能下得了手,又怎么会在乎人家呢?”

    吐气如兰,身如鬼魅,佘妤在艾辉的剑光中进退自如。

    艾辉充耳不闻,神情没有一丝变化,剑芒却变得愈凌厉起来。刚刚突破的他,此刻的精气神,正处在巅峰状态。一千块想用言语扰乱他的心神,反而让他的气势暴涨,他从来没有为当年刺向师傅的那一剑后悔过。

    会难过,会悲伤,却不后悔。

    六道月在空中翻飞,带起一道道飘忽诡异的剑光,银折梅的嗡颤之声不绝于耳,不算响亮却震颤人心。

    一道红色的身影就像一缕红色的烟雾,在剑光之中忽进忽退,忽隐忽现。

    叮叮叮!

    短促而密集的碰撞声不绝于耳,飞溅的火花更让朦胧如烟的身影,看上去更加充满妖异的美感和森然的杀机。

    比起三年前,自己的实力有巨大的进步,佘妤同样变得更加强大。三年前的佘妤深不可测,三年后的佘妤依然深不可测。

    不过,三年前自己对上一千块,只有深深的无力感。而如今的自己,终有一战之力!

    艾辉心中豪情顿生,剑势更是如同滔滔大河,挥洒开来。

    看上去媚笑嫣然的佘妤,心中震惊。

    在松间城的时候,她就看好艾辉的未来,纵然艾辉的天赋并不出色。但是在她看来,艾辉的头脑出众,冷静果决,加之勤奋刻苦,必然会有一个好前途。

    但是此刻的她,依然被艾辉的进步震惊。

    剑芒的度并不算快,但是数量众多,而且彼此之间交叉往返,另有玄机。佘妤尝试挡下几道剑芒,现自己的手掌有些麻,心中不由凛然。

    佘妤身为神之血的种子,又是罕见的神祭,神殿对她的培养不遗余力,她接触到的都是神之血最高深的法诀。

    【星神惑】被成为神殿最深奥最晦涩的法诀,迄今为止,她是修炼成功的第二人。第一位修炼成功的那个人,是帝圣。

    【魅影】和【烟行】两种截然不同的法诀,在她手上融合,如烟如魅,虚实之间,变幻不定,敌人防不胜防。

    不仅如此,她还修炼了一般只有神巫才会修炼的【天魔九舞】,融入自己的身法之中,从而形成独有的【烟魅舞】,使之不仅仅只是一种身法。她举手投足间,周身空间扭曲变幻,无所不能。

    她和元修交手非常多,见识过许多绝学,但是艾辉的剑芒,和其他的绝学完全不同。

    一般的绝学攻击,进入她周围扭曲的空间,几乎都会产生偏移。可是佘妤现艾辉的剑芒,受到自己【烟魅舞】的影响微乎其微。让人眼花缭乱的剑芒之间,有着玄妙的呼应,正是这种奇特的呼应,让它们无视烟魅舞的干扰。

    而剑芒的另一个特点,也让佘妤感到头痛。

    那就是锋锐凝实。

    这是佘妤万万没想到的。血灵力到底是灵力,虽然无法和修真时代纯粹的灵力相比,但是却要比元力更高阶,威力更大。血灵力和元力碰撞,有着极大的优势,这也是为何血修总是能在战斗中占据优势的根本原因。

    只有当元修踏入大师的境界之后,元力的结构才会生质的飞跃,比起血灵力不落下风。

    然而佘妤现,艾辉的剑芒在和血灵力的碰撞中,竟然坚固异常。

    这就是剑术?

    佘妤可是很清楚,艾辉绝对不是大师,她立即意识到,剑修极有可能成为未来神之血的大敌。神之血在低端战力上的优势,极有可能因此丧失殆尽。

    她现在有点后悔自己在艾辉身上种下【生灭花祭术】,否则的话,现在她会不惜一切代价把艾辉干掉。

    让没落了那么多年的剑术,继续没落下去,才符合神之血的利益。

    然而【生灭花祭术】……

    她感到有些头痛,这次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把艾辉生擒,带回到神之血。艾辉已经成为她最大的破绽,还好这件事只有她自己知道。

    如果佘妤知道,艾辉早就摸清楚【生灭花祭术】的底细,一定会悔得肠子都青了。

    “你们去找萧淑人。”

    佘妤的话音刚落,几道身影出现在四周的围墙上。

    艾辉的脸色不由一变,这些人浑身流露的气势剽悍,实力比酒柜、王子毫不逊色。王子和酒柜都跟随叶夫人出门,此刻叶府防护力量几乎为零。

    他们朝萧淑人所在的小院扑去。

    忽然,一个极为难听的声音响起:“嘎嘎,都滚回去。”

    一道藤墙突然挡住他们的去路,藤墙激射出无数绿色的箭矢,赫然是一条条尖细笔直的藤条,微微的香甜,证明上面有剧毒。

    正扑向萧淑人小院的元修脸色大变,纷纷闪避。

    从艾辉的剑芒中挣脱的佘妤看清来者,目光一凝:“草傀儡!”

    “我不喜欢这个名字。”清风摇头晃脑,粗壮的草筋和白藕色莲藕构成的躯干,顶着一颗活生生的头颅,看上去异常诡异。

    他咧嘴一笑,嘎嘎道:“我是清风。”

    艾辉看得目瞪口呆,他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怪物。他忽然想到石友光,眼前的草藕傀儡,其实和改造土修没什么区别,只是一个是土修,一个是木修。

    这么一想,他顿时释然不少。

    不过身体改造被视作禁忌之术,涉及到许多更多深层次的原因,艾辉本人也不喜欢这样的力量改造。

    “真是有趣的东西。”佘妤目光闪动。

    如果把这个东西抓回去给,兽蛊宫一定会非常喜欢,兽蛊宫最喜欢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而且……看来岱纲对上古遗宝势在必得啊!

    她心中愈好奇,上古遗宝到底是什么?能让一位宗师,如此不惜一切代价想要得到。

    “有趣的东西?”清风摇头晃脑:“你今天要死在这里了。”

    就在此时,一声冷哼全场可闻。

    只不过一声冷哼,但是,附近的元力仿佛被一只无形之手搅动。

    佘妤脸色一变,大师!

    她的目光死死锁定清风身边的那位老者,此人竟然是一位大师!

    这下麻烦了!

    她很快就想通其中关键。自己把凌府逼到绝境,凌府现在除了抱紧岱纲的大腿,没有太多选择。既然要抱紧岱纲的大腿,那萧淑人就是投名状。

    她身边几位招募而来的元修见状,无不心生退意。他们没有想到,这次的任务竟然会遭遇大师。

    其中一人开口对佘妤道:“此次任务出入太大,请恕我等无能为力。告辞!”

    其他几人也毫不犹豫抽身而退。

    老者对这些人的离开视若不见,他深知这次最重要的就是萧淑人,只要能够得到萧淑人,其他的事情都是小事情。

    只要得到萧淑人,就算和长老会闹翻都没有关系。有岱纲出面邀请凌府,长老会又能如何?

    安木达垂垂老矣,岱纲却处在人生最巅峰的状态,长老会又怎么会蠢到因为凌府和岱纲闹翻?

    长老会和岱纲不过是权力之争,双方都是元修,没有什么化解不开的矛盾。

    起码在世家眼中如此,世家们可以供奉安木达,为什么不能向岱纲称臣?

    如果安木达驾鹤西去,除了岱纲,还有谁能阻挡神国帝圣?长老会他们不为自己考虑一下,难道不会为自己的后代考虑一下?

    艾辉同样脸色大变,金元大师产生的波动,对他的影响更大。周围的金元力完全不受控制,他感觉自己就像在狂风怒涛的大海上。

    这就是大师么……

    佘妤忽然扬声道:“楚兄,你我联手,上古遗宝一人一半。”

    该死的妖女!

    艾辉心中对佘妤破口大骂,然而清风和老者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他就知道不妙,连忙道:“你们继续,我对什么上古遗宝,一定兴趣都没有!”

    说罢他抽身欲走。

    “你就是楚朝阳?”老者的目光眯起来,语气杀机凛冽:“就是你和霄儿抢傅思思?”

    艾辉打着哈哈:“误会!绝对是误会!在下早就觉得凌兄和傅小姐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传言你们情深义重,原来是苟且鼠辈。”老者面露鄙夷之色,但是眼中杀机却丝毫不减:“老夫可怜的霄儿现在还昏迷未醒,你们这对狗男女还有脸活在世上?今天老夫就替霄儿收拾你!”

    艾辉心中叹口气,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真是人间至理名言。

    如果早知道当时的那点钱,会惹来这么多狗皮倒灶的事,他绝对会离傅思思远一点。

    佘妤笑吟吟道:“看来你我要同生共死了!”

    艾辉知道妖女这句话里别有深意,但是他装作听不懂,【生灭花祭术】可是有许多可以利用的地方。

    跑不掉,那就只有战了。

    面对金元大师,艾辉绝对自己没有半点胜算,于是飞快道:“草藕傀儡归我,老头归你!”

    “成交!”

    佘妤话音未落,两人同时出手。(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