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七十章 遗嘱
    踏入二元之境,艾辉能够明显感受到自己对元力的控制能力,要比以前强许多,甚至会有细微的元力细流环绕在他周围。?

    艾辉知道,这是刚刚突破,元力还无法收自如的缘故。

    并没有突破后的狂喜,他的心神异常宁静,看着窗外渐渐明亮的天空,有些出神。

    人对世界的认知总是在不断的变化,修真时代的人们认为世界是灵力构成,而到了现在,人们认为世界是不同的元力构成。

    在人类眼中的世界,在不断演变。

    也许在世界眼中,只是人类在变化。

    当第一缕阳光从窗户投射进来,投入艾辉的眼瞳中,他回过神来。活动了一下手脚,全身的元力澎湃,举手投足间,力量充盈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能生擒虎豹。

    突破二元之境,混沌元力也有不小的进步,算得上意外之喜。进入草堂,在典籍院中继续查找,这么多天没有找到,并没有让艾辉心情变得浮躁,他依然一本本地翻阅。

    现在就连草堂对他这种行为都视若不见。

    时间流逝,很快他的混沌元力快要消耗殆尽,艾辉的目光从手中的典籍上离开。离开典籍院,艾辉正准备离开草堂,掌柜叫住他。

    艾辉有点诧异:“有什么事吗?”

    这些天他出入草堂,除了和掌柜打招呼,掌柜没有再说过话。

    “花魁死了。”掌柜很干脆地说:“他没有家属,按照他生前的遗嘱,他所有的遗产都由你继承。”

    掌柜递给艾辉一枚钥匙。

    艾辉脑袋一阵懵,过了一会,才回过神来,他接过钥匙,对掌柜说了声谢谢便离开。

    离开草堂之后,艾辉失魂落魄地呆呆立着。

    他加入牧会,本身就是有着很强的目的性。认识花魁也有几年,但没什么交情,就连花魁成为他的引路人,他也没有太多的感觉。在牧会,他时时刻刻需要注意到身份不要暴露。

    艾辉总觉得花魁早就对他的伪装有所察觉,后来他现牧会对于伪装身份并不在意,才逐渐放松下来。

    在他的内心,他从来没有把花魁视作可以信赖的人。

    所以当掌柜说花魁的遗产留给他的时候,他整个人是有点懵的。在他看来,遗产大概只会留给最亲的亲人吧。

    艾辉没有想到在花魁心中,对自己如此看重。这让他很意外,也有点不知所措,他心中的花魁,并没有什么份量。

    对死亡艾辉反而接受的十分坦然。从蛮荒,到松间城,到血灾爆,再到如今,每一天都有很多人死去,没什么值得奇怪。

    死亡是人生最终的结局,面对死亡的讯息,他会伤感,却不会太难过,只要不像师傅师娘那样死去就行。若死的是他,什么样的死亡方式,他都觉得无所谓。

    他不想死只是他觉得自己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完成。

    有的时候,他也会想想死亡的事。

    比如自己死的话,会留给谁呢?给楼兰?楼兰是沙偶,要钱有用吗?自己死了,楼兰怪可怜的。留给胖子?总有种肉包扔给了狗的感觉。铁妞估计看不上,让她帮自己把钱还上肯定能成,哈,都死了还管什么还钱?

    艾辉终于从恍惚中挣扎出来,自嘲一笑。

    想了想,找了块木板,用剑刻上“花魁”两个字,就当作灵牌吧。好在像叶府这样的大宅,熏香是每日必备之事,没费什么力气便找到香。

    给花魁上香。

    拿了人家的遗产,总要尽尽心意。

    “花魁你沾满鲜血,上天堂估计是不可能。希望地狱可以养花种草,这样你也可以重操旧业,过得比较惬意。”

    给花魁磕完头,艾辉走出房间,阳光洒满怀抱、

    这一刻他什么事都不想做,索性走到藤椅躺下了,晒晒太阳。

    学员都不在,实在有点安静,仆人们也有点懈怠,最近一段时间生的事情,对他们的冲击很大。一向低调安静,就像世外桃源般的叶府,突然成为漩涡的正中心,他们内心惶惶,非常不安。

    太阳开始变得刺眼起来,但是艾辉一动不想动,就这样放空,也是一种享受啊。

    忽然,他的手抓住银折梅。

    银城几乎所有的大人物都齐聚一堂。

    光是长老会长老,就有四位之多。大长老、尉迟霸、宋长老、凌长老,除此之外,像尉迟庆山,钟侯军、宫府府主、曾府府主,凌胜夫妇同样在场。

    凌胜目光怨毒,凌夫人神色如常,但是在四位长老面前,他们俩只是小人物。

    大长老自不消说,统率长老会。凌长老是世家派的领袖,宋长老则是世家派的二号人物,两人是莫逆之交。尉迟霸则是新民派的老大。

    他们围在一个巨大的水池周围,水池的中央,有一个只能容纳一人站立的平台。水池的周围,刻满复杂精细的花纹,光芒闪动。水池内的池水,五颜六色,却彼此泾渭分明,看上去就像一条条颜色斑斓的彩带。

    “因为这等小事,劳烦各位,实在老夫心中难安。”

    大长老先是向在场各位行礼感谢,所有人不敢怠慢,纷纷起身回礼。

    “但是琳儿说,人言可畏,她身为母亲,不想小宝今后受流言纠缠。所以恳请老夫,给此事一个定论。老夫就小宝这么一个孙儿,生来就历经磨难,他爹死得早,老夫平日也不在银城,难以照护,心中愧疚万分,今日舍了这张老脸,请各位前来。”

    尉迟霸率先开口:“此等流言,实在卑劣,其心可诛!大长老不要放在心上,小宝我们打小看着长大,和他爹一个模子,怎么会不是亲生?”

    尉迟霸人如其名,天生横眉,彷如怒目金刚,此时更是满脸愤慨。

    凌长老相貌儒雅,长须垂眉,此时亦温声劝到:“是啊,老夫听到这流言,先就不信了。琳儿的为人,我们还不清楚么?再说,叶府的家风之正,谁能比得过?”

    其他人纷纷附和。

    叶琳脸上挂着微笑,向几位长老欠身致谢。

    大长老道:“各位在场,想弄虚作假,相信世上无人有此手段。”

    “那是!”

    “不错!”

    长老们纷纷点头。

    大长老语气一肃,沉声道:“如果小宝非我顾家人,那是老夫家风败坏,蒙羞天下。但若是证明是流言,老夫就这么一个孙儿,天生重疾,受尽磨难,老夫绝不会让其受此冤屈。老夫在此立誓,老夫必用尽一切手段,以报此仇!”

    众人心中无不凛然,知道大长老这是动了真怒。以大长老的身份地位,说出这等话,可见他心中是何等愤怒。

    凌长老看了一眼凌胜,凌胜对其微微摇头,示意不是自己干的,便不由稍稍放心下来。只要不是自家侄儿干的,那谁也无法把脏水泼到凌府身上。

    之前凌府与血修勾结,袭击傅家和叶琳母子的事情,若是换在另一个家族,必然无法翻身。但是对于有凌长老这座靠山的凌府,这些所谓的“证据”还不足以扳倒凌府。

    只要这件事不是凌胜干的,那就等着看好戏就行。

    流言是假的,对他们没有影响。倘若流言是真的,那就有意思了,正愁怎么化解大长老攻势的凌长老,意识到这可能是个机会。

    凌夫人脸上满脸的怨毒和愤恨,但是在大家眼中,这属于正常。叶琳刚刚砍断凌胜的一只胳膊,双方的仇恨化解不开。

    大长老的声望无人可敌,凌长老也非弱者,加上新民派的老大尉迟霸在一旁,形势非常微妙。

    小宝看到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他有些害怕,缩到叶琳身边:“妈妈,小宝怕。”

    叶琳温柔地摸了摸小宝的脑袋:“小宝不怕,妈妈在。”

    小宝稍稍心安,但还是抓着叶夫人的衣角,不肯放手。

    大长老看到这一幕,内心更是如同刀绞,但是此刻他硬下心肠:“那我们开始吧,小宝,站到中间去。”

    小宝往叶夫人身后缩了缩。

    叶夫人柔声道:“小宝乖,听爷爷的话,站到中间圆圈里,一点都不痛哦。”

    小宝侧过脸:“真的不痛吗?”

    “真的不痛。”

    妈妈脸上温柔的笑容,让小宝放下心来,他呐呐道:“那小宝去了,妈妈要等小宝。”

    叶夫人鼓励道:“妈妈就在这,哪都不去。”

    “小宝最勇敢了!小宝一点都不怕!”

    小宝闭着眼睛,大声对自己鼓气,然后睁开眼睛,朝中间的圆圈走去。

    其他人目睹此幕,恻隐之心大起,无论是顾家还是叶府,都是一等一的世家,没想到到了这一代,竟然沦落到如此地步。

    对于世家来说,没有什么比子嗣和传承更重要。

    一个心智不健全的痴儿,柔弱的肩膀,如何挑得起两个如此庞大的家族?

    一些人不由动了心思,大长老固然权势滔天,但是大长老的年纪摆在这里,偏偏后继无人,这是大长老最致命的弱点。

    大长老深深看了一眼中间的小宝,张口欲言,却什么话也没说出口。

    他割破手指,鲜血滴入水池之中。

    (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