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六十九章 金元丹
    和外面的纷扰比起来,叶府要安静平和得多。([[[〈 ?( ?

    最近的局势很乱,学员们也被叶夫人吩咐回到自己的家中,叶府一下子空荡荡起来。

    艾辉能够感受到最近府内的氛围并不是太好,仆人们之间隐隐有些暗流涌动的味道。艾辉的听觉敏锐,没费什么力气就听出了大概,原来是关于夫人和小宝的流言。

    小宝不是其父亲生的?

    艾辉不由暗自摇头,觉得真是无聊,这些人为了斗争真是不择手段。

    他可没有心情浪费在这些鬼扯的流言上面。石像自打恢复原样之后,没有半点反应,就连最初的神韵都没有了。

    难道费了这么大的劲,你就让我看一场影像?

    艾辉瞪着绷带和石像,神色不善。如果它们是活物,他二话不说抄着板砖就砸上去。

    绷带离开石像就会重新变成两块,像灵蛇一样缠上艾辉的身体,还会自己打结。艾辉很多时候都觉得绷带灵性十足,总给他一种活物的错觉。

    石像固然更加精美,奈何没有什么卵用。

    对艾辉这种现实势利的家伙来说,不能挥作用,那待遇自然降低。于是曾经也威势赫赫的魔神像,被艾辉扔进一旁。

    艾辉的注意力放在金丹上,他总共从叶夫人那里得到三颗金元丹。

    金元丹只有高阶荒兽才会出产,能够凝结出元丹的荒兽,无不是一方之霸。此类荒兽,一般的狩猎团根本不敢碰,大老远就会望风而逃。只有大师级的元修,才有能力去猎杀。许多大师在踏入大师之后,会去蛮荒猎杀高阶荒兽。一方面磨砺自己的传承,一方面为今后的修炼打下基础。

    步入大师意味从此进入高阶战力的行列,加入战部待遇福利会大幅度提高,投靠世家供奉也相当惊人,但是修炼的成本同样大幅度增加。一般的元食和材料,对他们而言,已经没有作用。换句话说,他们体内的元力,比绝大多数材料内的元力更加精纯。

    不过,也因为这个原因,元修大师同样也是高阶荒兽的狩猎目标。

    三颗金元丹大小不一,最大的有如拳头般大小,最小的只有鸡蛋般,形状并不规则。每一颗元丹表面都布满亮银色的丝线,丝线像头一样细,但是密密麻麻,构成极为复杂精细的图案花纹,这就是俗称的丹纹。

    很多元修大师认为,丹纹代表着元力的某些规则,有一些世家和长老在进行这方面的研究,但是到目前为止,并没有成熟的理论形成。

    金元丹需要用专门的吞光沙盒放置,不能长时间裸露在空气中,它会产生强烈的元力波动,从而改变附近区域的元力构成。

    艾辉第一次服用元丹,心中充满期待,也有点忐忑。

    元丹是好东西,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元丹的吸收,对元修来说也是一场考验。元丹蕴含澎湃的元力,这些元力都是荒兽历经漫长岁月凝结而成,异常精纯。

    精纯就意味着难以吸收。

    除此之外,元丹还有另一个麻烦,那就是残留的凶厉之气。能够凝结元丹的凶兽,必然异常凶狠,不知道吞噬了多少其他的荒兽和元修。元丹除了澎湃精纯的元力,还混杂大量荒兽残留的凶厉之气。

    这些残留的凶厉之气,对元修来说是大敌,也是吸收元力的障碍。

    元丹是提升元力境界最快的办法,它所蕴含的元力,比起荒兽其他部位蕴含的元力,不知道要精纯多少。

    元力境界一直是艾辉的短板,他的身体资质太过于糟糕。之前如果不是楼兰不断地提供元食汤,艾辉想要踏入到外元之境都没有那么容易。好在天心火莲灯小成之后的琉璃体,让他的体质有明显的改善。

    可惜楼兰不在,否则的话,艾辉觉得楼兰一定有办法消除元丹的凶厉之气。

    现在,只能靠自己了。

    等不到楼兰,艾辉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预感,抓紧时间提升自己的实力,才能保住自己的小命。

    好在他修炼了天心火莲灯,希望能够对消除元丹的凶厉之气有帮助。

    天宫的天心火莲灯光明大放,全力运转,艾辉把最小的那颗元丹,吞进嘴里。

    轰!

    澎湃至极的元力陡然炸开,一声凶戾至极的兽吼,直冲脑门,艾辉嗡地大脑一片空白。他孱弱的元力,在更加强悍的元力面前,就像纸糊的一样。

    艾辉低估了元丹的劲道。

    事实上,一般的世家子弟在服用元丹的时候,一定会有长辈在一旁护法,就是怕出现眼前的情况。再怎么有天赋的天才,在荒兽历经百年杀戮形成的凶念面前,都不值一提。

    艾辉只知道元丹的好处,但是具体如何服用,却一无所知。像元丹这么珍贵的宝物,普通人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见到,更遑论什么服用需要注意的细节,这些只会在世家之间流传。

    如果艾辉此刻能看到体内的情况,就会现,丝丝缕缕的黑雾从元丹内的元力中渗透出来。

    天心火莲灯不断流转,化去一些黑雾,但是涌现的黑雾越来越多。

    黑雾聚而不散,宛如兽,模糊不清,却依然散着强烈的睥睨天下和不可一世的霸气,以及森然冰冷的杀意。

    兽忽然张开嘴,朝天心火莲灯无声怒吼。

    天心火莲灯灯焰一颤,骤然黯淡许多。

    失控的金元力在艾辉体内乱窜,黑雾从艾辉的皮肤渗出,丝丝缕缕,凝而不散,看上去十分可怖。

    就在此时,角落里魔神石像空洞的眼眸忽然亮起一道幽幽的微光。

    黑雾幻化的兽突然露出恐惧之色,就像遇到最害怕的天敌。它疯狂地挣扎,但是仿佛有一层无形的枷锁,无论它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

    艾辉体表凝而不散的黑雾忽然就像水草一样,不约而同指向魔神石像所在的方向。魔神石像仿佛对黑雾有着极大的吸引力,黑雾不断拉长,就像水草疯狂朝魔神石像生长。

    最前端汇集成一缕的黑雾,没入魔神石像微张的嘴唇中。

    魔神石像的眼眸幽幽光芒更亮了一丝。

    茫然中的艾辉,突然听到到一声荒兽的哀嚎。

    充满绝望和恐惧的哀嚎。

    艾辉一个激灵,猛然清醒过来,于是他看到令他目瞪口呆的一幕。

    千丝万缕的黑烟从他全身皮肤的毛孔中渗出,在空中形成一道道细若丝的黑线,最终汇集在魔神石像的口中。

    魔神石像……

    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魔神石像源源不断吞噬黑雾。

    当最后一缕黑雾离开艾辉的身体,他全身一震,紧接着难以言喻的轻松和如释重负从身体深处泛起。

    这是……

    震撼莫名的艾辉心中有无数疑惑,但是很快他就没有心情去思考魔神石像。没有了凶厉之气,精纯的金元力的威力,也立即释放,它们此刻就像一把把小刀,在艾辉体内流窜,浑身有如刀割。

    元丹释放的金元力,比艾辉体内的元力要精纯很多。

    不过艾辉对这种情况,倒是相当有经验。从最早在悬金塔内金风淬体开始,他就需要炼化更精纯的金元力。

    坚持和忍耐,是艾辉最擅长的事情之一。

    他挣扎站起来,手持银折梅,也不拘于招式,摆出自己最舒服的姿势。忍着剧痛,运转起就此一家别无分号的周天运转。

    一般人做周天运转往往需要静室,需要十分放松的状态,在这么糟糕的处境下运转周天是难以想象的。

    艾辉就是这么一路走过来。

    虽然这次的剧痛过以往任何一次,但是他还是逐渐找到感觉。

    之前被黑雾压制的天心火莲灯,此刻恢复生机,灯光流转,把艾辉全身血肉照得宛如琉璃。

    天色一点点变暗,艾辉浑身光芒流转,如同琉璃所铸。

    艾辉胸口的血梅花,蠢蠢欲动,它感受到充沛的元力,那是它最喜欢的养分。就在此时,缠在胸口的绷带贴上血梅花,刚刚还有点蠢蠢欲动的血梅花,立即安静下来,一动不敢动。

    丝丝缕缕的银色雾气,从艾辉皮肤的毛孔渗出,它们就像柔软的牛毛细针,像针又像雾。在吸收的过程中,必然有一部分元力的损耗。损耗元力的多少就和身体资质有光,身体资质越好,损耗就越少,吸收的效率就越多。

    艾辉如今虽然已经修炼成琉璃体,但是损失还是多达四分之一。浓郁的金元力,在艾辉周身凝转,就像笼罩一团银色的雾气。

    这次魔神石像无动于衷,这些银色的雾气,好像引不起它半点兴趣。它双目的幽光消失,重新变成那座没有半点神韵,最普通不过的花岗岩石像。

    时间一点点流逝,一个周天接一个周天。

    第二天的黎明,窗外远处的天边泛着微微的光芒,房间依然昏暗。一尊如同刚刚从火窑内取出的琉璃人形雕塑,火光未散,周身缭绕的银雾,被照得明灭不定,就像厚厚的云层里电闪雷鸣。

    他忽然浑身一震,缓缓睁开眼睛。

    那双眼睛,宁静而深邃,就像天边还未远去的星空。

    他踏入了二元之境。(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