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六十八章 流言
    银城风云激荡。[〈〔<<网

    叶夫人母子差点遇害,让素来喜怒不形于色的大长老大为震怒。与血修勾结的证据,也让凌府大为被动。凌府矢口否认,但是事态的展还是向着不利于凌府的方向展。

    “你们就准备这样坐以待毙?”

    说话的人全身笼罩在黑色的斗篷之中,他的声音生硬平板,听上去非常别扭。

    凌胜狠狠瞪着对方,刚刚醒转的他,脸色苍白,没什么血色。他虽然断了一只手臂,血气大亏,但是元力却没有受到影响。凌霄的伤势,却要严重得多,他体内的五府八宫遭到严重的破坏,今后再也无法修炼。

    哪怕他是凌霄,凌府家主的儿子,无法修炼,也是废物。

    凌夫人神情平静,但是鬓角的白,暴露她憔悴焦虑的内心。

    “犬子的伤势,岱宗可有办法?”

    “只要不死,岱宗都会有办法。”斗篷中的人嘎嘎地笑着,异常难听:“就算他全身都损坏,脑袋还在,他就死不了。”

    斗篷中的人掀开斗篷,露出真身。

    凌胜夫妇眼睛陡然圆睁,惊骇地看着对方。

    对方朝他们咧嘴一笑,但是在凌胜夫妇眼中却是异常可怖。站在他们面前的,不能用人类来形容。一个粗壮的草筋和白色莲藕构成的身体,只有脑袋是人类的脑袋。

    “我也没有想到我能活到现在,虽然这样算不算活着,但是我感觉还不错。忘了告诉你们我的名字,我叫清风。听上去是不是像仆人的名字?哈哈,其实就是仆人。”

    清风笑得很开怀,但是他死板干涩的嗓音,让他的笑声非常难听,让人毛骨悚然。

    过了一会,凌夫人才缓缓开口:“听闻岱宗开创【草筋】和【莲藕接骨术】两大流派,果然是匪夷所思,神乎其技。”

    清风嘎嘎一笑:“想要岱宗出手,两位没有点什么表示?”

    凌夫人肃容道:“岱宗的事我们自然不会忘。萧淑人现在在叶府,暂时还不是动手的时候。”

    清风很直接地问:“那你们有什么计划?最近的风声对你们很不利。”

    “放心,我们已经动手了。”凌夫人的美眸冰冷:“大长老已经忘了,他需要世家的支持,世家才是五行天的支柱。当局面越来越混乱,谁才能让秩序重新恢复?”

    清风嘎嘎地笑:“看来你们也有所准备。”

    凌夫人淡淡道:“活得久的大树,树根总是能伸到更深的地方。”

    银城的局势很快变得异常混乱,每天清晨都能在街头现横死的尸体和满地的鲜血,情况愈演愈烈,袭击从夜晚的街头,迅波及到整个银城。当夜幕降落,厮杀声和火光,会出现在银城的各个角落。

    天锋部小队长在巡逻时遭遇袭击,重伤不治身亡。

    在银城小有名气的霍家,家主忽然中毒身亡,现场的证据矛头指向宫府。宫府态度强硬,几个小家族联手把宫府告上长老会。

    连续不断有小家族出现意外,遭遇袭击,中毒事件层出不穷。并没有证据表明是宫府所为,但是更多的小家族联合起来,向长老会施压,彻查此事。

    混乱在不断的蔓延,银城人心惶惶。

    事态在曾府和钟府大打出手的时候,到达顶峰。双方以前便积怨颇深,此次由于下人的一个摩擦,引的冲突不断升级,等双方回过味来,已经骑虎难下。

    涉及的家族越来越多,天锋部也不敢出头,连续出现几次天锋部小队巡逻遭到伏击。

    银城完全失控,人人自危,各种流言层出不穷。

    关于叶夫人的流言最多。叶夫人展现出来的强势,早就被传得淋漓尽致。更有消息说,大长老默许叶夫人主持大师之光的计划,就是让其培养党羽,为将来叶夫人的掌权作准备。

    最劲爆的流言,却是叶夫人的儿子,根本不是和其丈夫所生,而是另有其人。

    这则流言不知道最初是从哪里传出来的,但是很快,便传得有板有眼。大长老一家无一不是天才横溢之辈,从来没有痴傻的前科,而叶府家族往上排,也未有痴傻之人。叶夫人之子,却天生痴傻,其中疑点重重。

    更有流言称,叶夫人在结婚之前,曾经闭关一年有余。然而那只是掩人耳目,曾有人在翡翠森见其与一名男子同游。更有影像传出来,影像十分模糊,里面的女子身形依稀和叶夫人又几分神似,但是其身边的男子伟岸霸气,绝非她那儒雅清秀的丈夫。

    大长老最近焦头烂额,但是没有一次,比今天更生气。

    他盯着影像,拳头不自主握紧。

    本来他对流言嗤之以鼻,但是当他看到影像,却不由生出疑心。影像中女子的气质,和叶琳真确实极为酷似,连他都不能确定。

    想起自己逝去的儿子,大长老心如刀绞。

    片刻后,他缓缓松开手掌,眼神凌厉。

    没有人可以骗他,没有人!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他抬起头,凌厉的目光消失,看上去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

    他的语气和往常一样威严:“进来。”

    属下打开门,恭声道:“叶夫人带着小宝求见。”

    大长老心脏一缩,脸上却没有半点变化:“让他们进来。”

    片刻后,叶夫人带着小宝走进来,小宝看到大长老,开心喊了声:“爷爷!”

    叶夫人恭声道:“父亲。”

    大长老呵呵笑道:“你们怎么来了?小宝,来让爷爷看看,最近有没有瘦了。”

    “没有,小宝最近变强壮了!”小宝鼓起胳膊,一脸炫耀。

    大长老笑得很爽朗。

    叶夫人站在一旁,含笑看爷孙两的对话。

    询问了小宝最近的生活,大长老喊来下属,让其带小宝去吃点东西。小宝很听话地跟着离开,下属临走前,把门小心关上。

    房间内一片安静。

    大长老在观察自己的儿媳妇,她神态祥和从容,看不出半点异常。

    叶夫人缓缓开口,嘴角带着微笑:“最近市面上有很多关于儿媳的流言,儿媳一笑置之。但是有流言说小宝不是沛彦亲生,儿媳不能坐视。”

    大长老一挥手:“市井流言,不足为信,你不要多心。”

    “如果是儿媳的流言,儿媳自然不所畏惧。但是小宝年幼,天生磨难,此事早澄清比晚澄清更好,对他也更好。”叶夫人躬身,肃声道:“请父亲邀请各长老,亲自验证小宝身怀顾家血脉,顾家【曲水之体】,独一无二。”

    大长老沉声道:“不需如此。”

    叶夫人继续躬身,头也不抬:“请父亲成全。小宝将来的路很长,有此非议,将来哪怕灵智开窍,也会留下污点。我们做那么多,又有何用?身为母亲,绝不愿意小宝身负非议。是非曲直,一验便知。真相大白天下,才能堵住悠悠之口。”

    大长老沉吟良久,才缓缓开口:“好!你既然决意如此,那就这么办。不过你放心,任何污蔑小宝之人,我绝不会放过!”

    凌府很快得到消息。

    凌胜有些吃惊:“叶寡妇要公开验证?”

    他看了一眼妻子,有些不确定:“你的消息是不是真的?叶寡妇敢公开验证,肯定有几分底气。”

    凌夫人也有些动摇,但是很快她就镇定下来:“她不过是虚张声势,真的假不了,且看她要玩什么花招。不过既然日子已经定了,对我们是个机会。”

    清风怪异的声音响起:“什么机会?”

    “夺取萧淑人的机会。”凌夫人沉声道:“叶琳要带小宝去验证,势必要带走叶府的高手。叶府正空虚的时候,就是我们动手的时候。根据得到内部消息,叶琳对萧淑人并不重视,她对上古遗宝不感兴趣。”

    清风嘿然:“早点到手,我们就能早点治疗贵公子。”

    凌胜夫妇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坚决。

    钟府,密室。

    佘妤在听钟侯军的禀报。

    “最近按照您的吩咐,和曾府生了几次摩擦,双方各有死伤。现在银城的局势非常混乱,一开始是凌府动的手。后来动手的成分很复杂,难以分辨。各家如今都非常警惕,有的怀疑是凌府在暗中搞鬼,也有人为凌府暗中串联,还有人怀疑是新民派在挑拨离间,尉迟庆山出现得太巧合。听从您的吩咐,我们后来没有动手,没有人怀疑到咱们身上。”

    钟侯军对这位神之血的特使佩服得五体投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令人叹为观止。

    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让凌府和大长老,成为死敌,还让银城一片混乱。

    谁也想不到,这场前所未有的动荡,竟然只是眼前这位女子的手笔。

    佘妤很满意,赞赏道:“很好。你和钟府的功劳,北先生不会忘记,也不会亏待你们。看看如今五行天的局势,相信你也能看得出来,谁才会笑到最后。”

    钟侯军毫不犹豫道:“是!钟府誓死为北先生效忠!为神国效忠!”

    五行天的乱象,让他大为失望,也更加坚定了他跟随神之血的决心。

    佘妤露出满意之色,接着问:“找人的事情可办好?”

    钟侯军连忙道:“已经找好,都是好手,没有通过钟府。”

    “放心。不让你们去,是不想暴露你们,绝非对你们不放心。”佘妤接着道:“这次只怕会遇到岱纲的人,有点期待。岱纲都势在必得之物,真让人期待。”

    “岱纲的人!”钟侯军微微一惊,接着有些疑惑道:“叶琳为何对此事不太上心?”

    “她所谋太大,野心太大。”佘妤冷笑:“只怕萧淑人还在昆仑的时候,她就已经摸过底细了。不过,叶府可不仅仅只有萧淑人,故人重逢什么的,最让人期待了。”

    她的眼睛闪动光芒。(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