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六十七章 石像
    艾辉拎着石像回到竹园,关好门,刚刚把石像放在桌子上。早就迫不及待的绷带宛如一条蛇,一下子冲出去,缠上石像。

    艾辉差点笑出来,缠上绷带的石像,就像一个满脸懵然呆滞的木乃伊,所有的神韵全都一下子没了。

    难道石像里面隐藏了什么厉害的东西?

    艾辉充满好奇,绷带的厉害他当然知道,但是那么多代叶府家主,都没有发现,石像肯定也非常不简单。现在艾辉一点都不敢小看世家,世家的沉淀和积累实在深厚得惊人,不仅仅是在财富和珍宝上,在元力的掌握上同样如此。

    不管是宝库的建造,还是木架子上封禁的手段,都是他没有见过的。

    也许他们之中没有惊才绝艳之辈,但是持续不断的投入,一代代人延续下去,时间扩大到数百年甚至千年,他们获得果实的深厚程度,令人望而生畏。

    世家才是站在元力时代最前沿的那群人。

    他们都没能发现的秘密,绷带居然有所反应,多让人充满期待!

    嗯?

    艾辉的身体陡然坐直,两眼放光。

    石像的表面开始融化。

    果然有变化!

    艾辉激动无比,但是很快冷静下来,倾耳细听,没有人靠近。石像也没有元力波动,就像蜡被加热之后开始逐渐融化。

    目不转睛盯着石像,艾辉刚刚明明仔细检查过,就是最普通的花岗岩!

    难道自己的眼睛被骗了?

    随着石像表面逐渐融化,粗粝的线条变得柔和起来,到处是棱角的脸庞轮廓,也变得柔美许多。模糊不清的面部五官,变得立体清晰起来。

    看到石像逐渐变得丰富精致的脸庞,那股若有若无的神韵,变得更加强烈。艾辉的目光和心神深深被吸引,就仿佛石像就像能够吞噬目光的漩涡,他神色呆滞,完全挪不开目光。

    视野中的石像开始变得模糊。

    天地变得苍茫,仿佛天云一线,仿佛越过茫茫云海。他看到一片连绵不断的大山,那些山高耸如云,险峻雄伟,古树参天,原始苍茫,各种异兽在奔跑飞掠。

    艾辉保证,这里面没有一只异兽是他所见过。在蛮荒呆了那么就,大部分野兽、荒兽艾辉都认识,算得老手。但是这些异兽更加野蛮原始,艾辉绝对没见过。

    目光随着崇山峻岭和茫茫林海飞掠,一处小山谷出现在面前。

    以艾辉的眼光来看,这处山谷的地形是非常适合野外露营驻扎之地。

    有一条蜿蜒的小溪,小溪的水流潺潺,但是并不大,不用担心发生洪水。两边的山势陡峭,都是岩石,天然的隔断。山谷内地势开阔,谷口却非常狭窄,易守难攻。

    谷口摆放着一根根粗壮原木扎成的栅栏,这么简陋的防护措施能有什么用?艾辉心中不以为然。山谷内一个个兽皮茅草搭成的帐篷,一群野人在烧火煮饭,给野兽剥皮,颇为热闹。

    野人部落?

    艾辉若有所思。

    野人的生活看了一会,艾辉就觉得乏味可陈。野人还未开化,看上去颇为愚昧。艾辉他们在蛮荒的时候,也非常艰苦,但是比起这些野人来说,还是要厉害得多。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一次,野人部落的首领,拿出一张兽皮,上面用木炭和兽血画了一个粗糙的人形。

    笔画非常粗陋,说画的是个人,艾辉也是连蒙带猜。

    兽皮画被首领用树枝撑起来,然后用石头堆成一个简陋的祭台,宰杀野兽,送上祭品,率领整个部落的子民跪拜。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少年,首领都换成不同的人,部落子民身上的衣服也在不断发生变化,从开始的兽皮,变成麻布衣。兽皮上的人像,逐渐变得更加清晰,开始有一股特殊的神韵。

    神韵?

    艾辉猛地反应过来,难道是……

    他仔细盯着兽皮上人像,骇然发现,果然和石像有些酷似。

    兽皮发生变化之后,部落的子民变得更加虔诚,祭祀的频率也大幅度增加。受到的祭拜越来越多,兽皮上的人像变得越发精细,栩栩如生。

    此时的部落,经过多年的征战,势力壮大,拥有无数城郭,雄霸一方。

    部落的敌人潜入祭堂,烧毁了兽皮。

    部落首领便传令天下,要求各城送上珍宝,重新炼制一幅魔神像图。天下珍宝云集,上万名祭司、画师、术士齐聚一堂,呕心沥血,历经二十二载,终于重新绘制成功魔神像。

    对敌对势力的征战也轰然开始。

    整整六十年的时间,无数俘虏被押送到祭堂血祭魔神像。

    魔神像身上的神韵愈发强烈,令人不敢直视。

    又不知道过了多少年,部落兴衰浮沉,魔神像却一直完好无损,光洁如新。对魔神像的祭祀,从未中断。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突然窗外的电闪雷鸣,照亮黑暗空旷的祭堂,也照亮祭堂正上方挂着的魔神像。

    布帛上的魔神像,眼睛忽然动了一下,紧接着嘴角绽放一抹笑容,这抹笑容带着一股邪气,把柔美中性的脸庞映衬得愈发妖艳魅惑。

    忽然,一只脚从魔神像上伸出来。

    魔神竟然从魔神像上走下来,他活动身体,似乎对一切都感到好奇。忽然,他仿佛有所察觉,抬头看像艾辉的方向。

    艾辉看到魔神的眼睛,思维瞬间停滞。

    就在此时,艾辉体内的天心火莲灯察觉到危险,轰然运转,心神恢复一丝清明。艾辉用尽全身力气,猛地闭上双眼,隔断目光。

    呼……呼……

    粗重的呼吸就像扯动的风箱,艾辉全身被汗水湿透,刚才那一瞬间的挣扎,几乎耗尽他全身的力气。

    足足过了五分钟,他的心神才平复下来,心中仍有余悸。他一向觉得自己的心志坚定,不受外邪干扰,修炼天心火莲灯之后,这种底气更加充足。哪怕面对一千块,他都不为所动。

    但是刚才,他的心神竟然完全不受控制,思维完全停顿,倘若不是天心火莲灯给他争取到一丝机会,他连闭上自己的眼睛都做不到。

    艾辉第一次遇到如此诡异可怕的事情,也是以有史以来他遇到最凶险的一次。

    比起真刀真枪的战斗,这种心神攻击完全无迹可寻,稍有不慎就会中招,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哪怕心中觉得不对也无法控制身体做任何事,连最基本的反抗都做不到,任人宰割。

    他绝对不想再来第二次。

    魔神……

    又过了一会,艾辉全身微微紧绷,天心火莲灯流转不定,他打起十二分精神,只要稍有不对劲,他就会重新闭上眼睛。

    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细缝,朝外望去。

    咦!

    他看到的是一座石像。

    祭堂呢?魔神呢?

    艾辉愣住了,难道刚才自己是做梦了吗?刚才经历的那些如此生动,他仿佛跟随部落和魔神像一起经历了数万年的时间。

    可是此刻,自己还是在房间里。

    幻像?有可能!

    但是如此逼真的幻像……

    艾辉看了一眼时间,时间才过去只有不到半柱香。

    真是神奇,刚才经历的梦境,实在太逼真,他现在还能回想起许多细节。现在市面上的那些影像豆荚,和刚才的梦境比起来,差得太远。

    又有点遗憾,又有些松一口气,魔神最后从画中走出来的情景,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还有一丝恐惧。

    他的目光落在石像上,瞳孔骤然收缩。

    桌上的石像,赫然和魔神像一模一样!

    魔神像的长相,艾辉记得清清楚楚,绝对不会搞错。此刻的石像,早就不是刚才那副粗糙简陋之作,而变得异常精美,栩栩如生。

    身形婀娜,腰肢仿佛柔弱无力,上半身****,线条阳刚,男子相。面貌俊美中性,脸部的轮廓精致柔美,而鼻梁和嘴唇却又像男子,眼睛冰冷,弯起的眼角却透着妩媚。

    艾辉第一次看到如此混杂男女、极为矛盾,又极为协调的长相,因此印象极为深刻。

    一模一样!

    难道刚才的幻像,就是魔神石像释放的?

    有可能!

    莫非幻象中演示的,就是这尊石像的来历?艾辉心中也信了大半,除此之外,他也想不出其他的可能。

    没想到石像后面竟然有如此多的故事,放松下来的艾辉心中啧啧称奇,围着魔神石像左看右看。

    石像变得精美绝伦,栩栩如生,但是刚才神韵消失不见,石像变成一座普通的石像。

    原来神韵之中,蕴藏的是石像的来历,艾辉此时恍然大悟。

    然而左看右看,魔神石像还是魔神石像,花岗岩还是花岗岩,没什么变化。自己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得到一尊精美的石像?

    艾辉有点哭笑不得。

    当艾辉的目光落在绷带上,愣住了。

    绷带上的血眼消失不见,绷带重新变得雪白,空无一物。

    看着桌上两条雪白的绷带,艾辉忽然心中一动,他把两条绷带摊开平放,然后拼成一起,艾辉记得当时看到它第一眼的时候,就是一块布。

    当两条绷带拼在一起时,绷带中间部分开始融合,变成一块白布。

    居然还可以这样!

    艾辉睁大眼睛,他第一次发现绷带可以融合。

    等等!

    艾辉身体一僵,他呆呆看着桌上的白布,脑海中陡然浮现,闪电照耀的祭堂上,挂着的那副魔神像。

    当魔神走出来之后,画像一片空白。和面前的白布……大小一致。

    绷带……是魔神像那块画布?(未完待续。)

    ...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