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六十六章 挑选
    朝阳先生忽然停下来,吸引了管家的目光。〈?

    管家很好奇,朝阳先生会选择哪一件宝物。虽说宝库内每一件都是奇珍,但是同样有高低优劣之分。每一代家主的财力和运气都不一样,收藏品也大不相同。

    负责管理宝库的管家,对每一件宝物都了如指掌,但是既然朝阳先生没有问他,他也不会主动提醒。

    他很清楚,像朝阳先生这类人,都非常有主见,若非对方开口询问,最好不好随意指手画脚。

    夫人开出这么大的价码,只怕还有些其他的想法,自己多多暗中观察,总是没错的。

    人在面对诸多选择时,做出的最后选择,往往能够看出此人的某些性格。尤其面对价值如此惊人的选择,性格的特征往往会被放大。

    他会选择什么?

    管家眯起眼睛,探询而深沉的目光,落在那个突然停下来的背影。

    看上去朝阳先生似乎找到了目标,或者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

    嗯?

    管家很快现,好像并非如他所想。因为停下来的朝阳先生,目光四下张望,像是在寻找什么。

    停下来的艾辉确实是在寻找。

    因为刚才,都快被艾辉遗忘的绷带,突然有所反应。绷带是师娘所赠,它的来历一直是个谜团。到现在为止,已经救过艾辉好几次。之前的时候展露出噬血的特性,随着绷带上浮现血眼的图案,绷带开始对血液不感兴趣。

    它仿佛陷入沉睡,没有半点动静。

    质地依然刀剑难伤,艾辉曾经尝试破坏绷带,但是无论他用什么办法,都无法伤到其分毫。艾辉都不知道当年师娘是如何把它拆成两份的。因为防护力出色,艾辉把它系在身上,充当最后一层防护,非常实用。

    万年不动的绷带,突然动了,艾辉大吃一惊。

    脸上保持不动声色,但是已经四下张望,寻找引起血绷带反应的宝物。艾辉心中充满好奇,有什么东西能够引起绷带的反应,难道是什么血炼之物?

    绷带在艾辉心中,绝对是高冷无比,连喝血都讲究品质,一般的血半点兴趣都没有。

    四下张望,一团团闪耀的光芒,晃得艾辉眼花。

    绷带一动不动。

    难道刚才是自己错觉?

    艾辉尝试着往前走了两步,绷带又动了一下。

    艾辉精神一振,第一下还有可能是偶然,但是动了第二次,就绝非偶然。叶府宝库之中,一定有绷带感兴趣之物。

    察觉到身后管家的目光,艾辉放缓脚步,装作一件件浏览面前宝物的模样。

    管家有些疑惑,他刚才还以为朝阳先生已经找到感兴趣的东西,没想到只是张望了两眼。

    他耐心地跟在朝阳先生的身后,叶府宝库藏品丰富,能够欣赏一遍都是难得的享受。以前就有客人,从头到尾,把当时宝库里的每一件藏品都细细品味了一番。

    艾辉装模作样,走两步就停下来慢慢欣赏。遇到不认识的东西,还会询问身后的管家,管家果然对每一件藏品都了如指掌,有问必答,非常详细。

    虽然绷带的反应越来越强烈,但是看到这些宝物,艾辉依然忍不住流口水。每一件宝物都是珍贵无比,最顶级的材料、某个时代最顶尖的大师之作、罕见珍稀的植物。随便一件,拿到外面都会引轰动。

    管家看着朝阳先生眼中炽热的目光,心中骄傲得意。他早就猜到这次挑选宝物,不会那么快。如此珍贵的机会,换作自己,也会极其慎重。万一要是挑选错了,那可是悔得肠子都青了,这样的机会绝无可能有第二次。

    嗯,绷带的反应在减弱,方向不对。

    艾辉装作被另一件宝物吸引,换了一个方向。连续试了几个方向,终于再次找到正确的方向。

    此时,缠在艾辉身上的绷带,就像蛇一样在缓缓摩挲游动。

    绷带的反应越来越强烈。

    艾辉并没有因此而显得很急迫,他还是看上去不急不缓,不断被沿途的宝物吸引,不断向管家询问种种相关,眼中流露出来的渴望,毫不作假。

    就这么磨磨蹭蹭,艾辉和管家,穿过一个个木架,来到宝库最深处。

    看到朝阳先生的目光,落在最深处的几个木架上,他主动道:“这是初代先祖的藏品,大多以剑为主,不过这些剑如今基本都不能用了。”

    他以为朝阳先生看中这些剑,朝阳先生是一名剑修,对剑感兴趣是再正常不过。不过就如他刚才所言,这些锈迹斑斑的宝剑如今唯一的价值就是摆放在此地,以供后人瞻仰。

    朝阳先生的目光从那些剑身上挪开,看上去颇为遗憾。

    不得不说,初代家主毕竟是最后一名纯正的剑修,挑选剑的眼光非常挑剔。这些古剑虽然都已经不堪使用,但是依稀能够看到它们当年的风华绝代。有些剑透着难以形容的肃杀之意,管家给它们擦拭的时候,简直是一种煎熬。

    朝阳先生忽然指着古剑摆放处旁边的一尊石像:“这尊石像可有什么来历?”

    石像非常古朴,由一整块花岗岩雕刻而成。刀工简陋,到处是棱角,到处都是宛如大斧劈斫而成的痕迹。石像面部模糊不清,像未完工的半成品。

    但是明明如此简陋粗糙的石像,却有一股难以形容的韵味,让人不自主地把目光投向它。

    艾辉看第一眼就觉得有古怪,他心志如此坚定,还修炼了天心火莲灯,心神魅惑对他没什么作用,但是他的目光和心神依然被这尊石像吸引。

    管家看了一眼,便飞快收回目光:“这座石像是初代家主早年偶然所得,也不知道是何人所雕刻,是修真时代的古物。这尊石像没有名字,但是初代家主说其神韵天成,想必不凡,还是把它存放在宝库。”

    绷带的反应异常强烈,恨不得扑上去一般。

    看上去没有半点血炼的气息,艾辉有些疑惑,不知道绷带为何反应如此强烈。

    但是石像一定有古怪!

    转念一想,倘若石像没有一些神异之处,叶惠堂岂会把它放入宝库之中?

    艾辉毫不犹豫指着石像道:“我就挑它了。”

    管家看了朝阳先生一眼,欲言又止。

    艾辉见状,便道:“莫非不能选这个?”

    “那倒不是,夫人既然吩咐您可以随意挑选一件,那任何一件都可以。”管家摇头:“这尊石像神韵天成,在宝库呆的年头最长,是最早入库的宝物之一。初代家主就曾经常沉溺观摩石像,后来历代家主也想破解其中之谜,不惜花费相当多的时间和精力,但是至今依然无人有所收获。”

    “感谢指点。”艾辉先是向管家拱手致谢,接着道:“就选它吧,这么多宝贝,这件最有眼缘。如今有夫人赐下的元丹,境界无忧。宝库奇珍无数,却没有合用的好剑。想来想去,这件宝贝,也是不错,说不定运气好,就悟出其中的奥妙了呢?”

    管家一听朝阳先生的解释,也觉得有几分道理,除了破解石像的奥妙让他相当不以为然。历代家主哪一个不是智慧过人?历代家住千年未破解的秘密,岂是那么容易被破解的?

    当然嘴上还是说着好听顺耳的话:“想来以朝阳先生的才智,一定能够破解其中的秘密,到时候还请朝阳先生务必告诉老仆一声,石像的秘密可是不知道折磨了多少代人。”

    艾辉笑道:“哈哈,承您吉言!”

    管家的手掌放在木架上,元力涌动,光芒一闪而逝,封禁的光芒消失不见。

    艾辉看得分明,这些封禁的手段非常精巧,外人即使闯入其中,想要破解封禁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艾辉早就注意到,宝库建造的材质非常特殊,对元力有隔绝和压制作用。

    叶府位于银城,本身高手众多,还有大师坐镇,可谓固若烫金。即使来者实力高,想要神不知鬼不觉潜入盗宝,绝无可能。如果动静稍大,还会引来银城的守卫和坐镇的强者,甚至银雾海深处修炼的长老。

    石像一入手,身上的绷带就安静下来,但是艾辉能够感受到绷带安静之下那股蠢蠢欲动。

    石像大约两尺多高,因为材质是普通的花岗岩,这点重量对艾辉来说,完全轻若无物。触手冰凉如玉,不像是岩石,但是无论艾辉怎么看,都是最普通的花岗岩,不由啧啧称奇。

    管家看到朝阳先生把石像翻来覆去,不由笑了。

    “朝阳先生还要继续看看?”

    “不用了!既然选好了,那就别看了,免得心里难受!”

    “哈哈,说得也是!”

    书房。

    叶夫人饶有兴趣地问:“他选了什么?”

    管家恭敬道:“初代主人留下的那座无名石像。”

    “石像?”叶夫人愣了一下,她想过很多楚朝阳会选择的宝物,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挑选那座无名石像。

    管家把朝阳先生的解释复述了一遍,一字未差。

    叶夫人表情放松许多,但还是叮嘱一句:“多留意一些。”

    管家会意退下。(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