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大哥,可以先开门吗
    大家刚刚松一口气,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艾辉就像一头敏捷的猎豹,突然窜出去。..om 言情首发八一中网  >>〉.>81z.om

    艾辉的动作非常突然,剑光更突然。

    艾辉身在半空中,银折梅的剑光就像耀眼的银色闪电,把小宝茫然的脸庞照得雪亮。

    楚朝阳的目标是小宝!

    叶夫人脸上的血色瞬间惨白如纸。

    天空中前来救援的中年人脸色大变,他没有想到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会生这样的变故。剑光太快,他猝不及防,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暴绽炽亮的剑光,让傅家残余的灯火黯然失色,照亮夜空,逼人的锋芒和刺骨的寒意让大家的思维出现短暂的停顿。

    小宝吓傻了,呆住原地,一动不动。

    剑光擦着小宝的脸颊,几缕头碰上剑芒周围激荡的气流,被绞得粉碎。

    这是……落空了?

    所有人瞪大眼睛,搞不清楚状况。楚朝阳的剑术如何,已经不需要证明什么,这么近的距离,绝无落空的可能。

    小宝脑后约一尺的距离,毫无征兆,一个斑斓的小漩涡凭空出现。

    擦着小宝脸颊的剑光,和色彩斑斓的小漩涡,狠狠撞上。

    啪!

    清脆的爆音,就像气球破裂,炸开的气浪轰然四溢,小宝惨叫一声,身体就像沙包一样飞起来。

    半空中的中年人身形一闪,一把抓住身形抛飞的小宝,降落在叶夫人身边。他飞快地检查小宝的身体,现只是受到气浪的冲击,便放下心来。

    中年人心中暗怒,暗中偷袭之人实在太可恶,竟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搞鬼!

    佘妤没有想到,自己志在必得的一击,竟然遭遇失败!

    而且出手的还是艾辉。

    幽怨的叹息,仿佛烟雾在空中袅袅。

    “冤家啊冤家。”

    声音未从耳边消散,人影已经杳无踪迹,就好像从来没有来过一般。

    众人只觉得遍体生寒,对方神出鬼没,手段诡异莫测,防不胜防。到现在为止,他们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

    “她走了。”

    站在叶夫人身边的中年人沉声道,他转身向叶夫人点头示意:“夫人可有受伤?尉迟庆山来迟!”

    男子神态威严,鬓角霜白,他便是长老会长老尉迟霸之弟,尉迟庆山。

    尉迟庆山年轻时曾在天锋部担任过副部之职。

    如今的天锋部副部铜鬼是尉迟霸的义子,而鱼今则是尉迟庆山的义女。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

    “多谢庆山先生援手!否则妾身这孤儿寡母,今天就要去和亡夫团聚了。”叶夫人向尉迟庆山拜谢,满脸悲戚。

    尉迟庆山有些头痛,凌府和叶府之争,他可不想掺和。倘若不是因为天锋部驻扎银城,维持银城的治安是其职责之内,他压根不想出头。叶夫人在银城出了什么事,天锋部脱不了干系,铜鬼和鱼今也要遭受处分。

    “平安就好。”尉迟庆山岔开话题:“我看刚才偷袭之人,身法诡异,没有元力波动,像是血修。”

    “生得太快,妾身没有看清楚!”叶夫人更加悲伤,哽咽道:“余婆婆从小看着妾身长大,今天惨遭毒手。倘若是血修,必回留下血毒。烦请庆山先生检查,余婆婆身上可是血毒?”

    尉迟庆山心中一惊,叶夫人身边的那位婆婆深不可测,实力丝毫不逊色与他,竟然都遇害了。他面色严肃走到余婆婆的尸体旁,蹲下来检查,点头道:“确是血毒!”

    “叶府和凌府之争,说到底不过是意气之争。家里兄弟多了,偶尔起争执在所难免,但毕竟是一家人,关上门过些时日,自然会前嫌尽释。可是为何,凌府的舍身卫之中,会有血修?”

    叶夫人露出难以置信之色,脸上还残留着眼泪。

    尉迟庆山立即知道凌府麻烦了。

    “妾身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庆山先生救命之恩,妾身不敢相忘。此事妾身会提交长老会,交由长老会决断,只是届时长老会可能向庆山先生相询,给庆山先生增添麻烦了。”

    叶夫人再次朝尉迟庆山盈盈一拜。

    尉迟庆山连忙回礼:“夫人不必多礼,长老会但有问询,在下一定会如实回答。”

    这场交锋,凌府已经输了。舍身卫内有血修,这是长老会绝对无法接受的事情。长老会可以容忍凌府和岱纲暧昧不清,但是绝对无法容忍凌府和神之血暗中勾结。

    可以预料,接下来的银城必然是一场大动荡,长老会的席位只怕都会出现很大的变动。他心中寻思着,此等大事,必须马上和自己的兄长讨论,说不定是个机会。

    无论在其他方面大家有很大的分歧,但是在对抗神之血上,所有的长老意见都非常一致。

    绝对不会姑息!

    尉迟庆山目光转型艾辉,好奇地问:“这位先生剑术惊人,不知高姓大名?”

    叶夫人满脸感激介绍道:“楚朝阳先生是敝府的剑术夫子,声名虽然不显,但是剑术高。今日若非有朝阳在,妾身和小宝,就……”

    “原来是银轮剑客楚朝阳先生!”尉迟庆山颔致意:“铜鬼和鱼今两个小家伙说他们在宁城的时候,曾见过雷霆剑辉的剑术,非常了得。今日老夫见到楚先生的剑术,只怕更胜雷霆剑辉一筹。”

    艾辉一开始听到尉迟庆山说到自己的时候,心中还咯噔一下,但是听到后面,就有点哭笑不得,但还是放下心来,拱手回礼:“庆山先生谬赞,我昆仑剑盟的盟主,剑术才是真正凡入圣。”

    尉迟庆山也肃然起敬:“昆仑真人的剑术,开一代之先河,当世无双!”

    大师足以令人敬佩,但是在某个领域诞生的第一位大师,含金量那就不知道高出多少。昆仑真人虽然刚刚踏入大师境界,却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其名气远远出一般的大师。

    先行者承受的苦难和痛楚,让他们有资格享受这样的膜拜。

    随着天锋部的精锐抵达,众人的心终于放下来,他们将在天锋精锐的护卫下重返叶府。铜鬼和鱼今联袂而至,他们没有认出艾辉,让艾辉放心下来。

    傅思思拒绝了跟随叶夫人返回叶府。

    “父亲已身故,临终遗言,思思是傅家家主。老家主遇难,家毁近半,傅家上下,人心惶惶,家主是一家象征,当于全族共度危难,思思岂能此时舍弃全族独安?无傅家,无思思,养育之恩,家主之责,思思不敢忘!”

    艾辉有些意外地看着眼眶通红,却又满脸倔强的傅思思,觉得这个女人固然现实精明,却也是个有担当之人。

    叶夫人摸了摸傅思思的头,点头道:“你有此志,不枉老家主一片苦心。你放心,老家主的付出,叶姨看在眼里。傅家不会亡,也不会败,只会更加兴旺,这是叶姨对傅家的承诺。”

    傅思思再也无法克制情绪,扑入叶夫人怀里嚎啕大哭。

    叶夫人又恳请尉迟庆山拨一队天锋精锐帮助守卫傅家两天,这个顺水人情尉迟庆山自然一口答应下来。

    在天锋部精锐的护送之下,叶夫人一行连夜返回叶府,而此时,大长老专门派来的高手也抵达叶府,所有人的心终于放下来。

    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悲戚之色,他们经历了一生中最惊心动魄的一天。

    两个最顶级家族的碰撞,如此猛烈而残酷。

    苏怀君他们的同伴,死伤过半。

    好消息是,叶夫人宣布他们都获得加入大师之光的资格,各有奖励赏赐。在混战中表现出色的苏怀君所获最丰,获得一颗木元丹,一部绝学,让其他人大为眼红。

    翡翠森自立之后,木元材料的价格直线飙涨,如今像木元丹这样的木元珍宝,在市面上根本看不到,只有那些底蕴深厚的世家才有可能拥有。

    对救了自己和小宝的艾辉,叶夫人更加大方。

    三颗金元丹,一万点天勋,叶府宝库大开,供艾辉任选一件。叶府所有收藏的剑典,艾辉可以随意浏览。

    天降横财!

    艾辉被这阔绰的出手直接砸晕了。

    他现在才知道他小看了这些世家,当初看到朴素老旧的叶府,还在想是不是比较清贫的家族。

    清贫?

    当艾辉在管家的引领下,走到叶府的宝库门口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天真。

    “敝府的宝库,是五行天建立后的第五年,开始建造。历时三年,方建造成功。第一代家主身为剑修,收藏品以剑典和飞剑居多。之后的家主,喜好大不一样,收藏的珍品开始变得丰富多样。每一代家主都遵守初代家主的传统,一生入库宝物不过十件。要知道,家主身份尊贵,一生所遇珍宝何其之多,要从中选出十件,那是何等艰难!”

    管家摇头晃脑,说得痛心疾,好像因为这个规定,不知道错失多少珍宝。

    艾辉只听出一个意思,炫富!**裸的炫富!

    “但是规矩就是规矩,怎么办?那就只能优中选优,珍中选珍,贵中选最贵!历代家主,也把十件收藏名额,视作一生的终极目标,不甘落后前人。能够入选叶府宝库,就是对一件宝贝,最好的肯定。”

    你行!你继续炫!

    “历时千年,传统始终延续,整个叶府的历史上,除了有七位家主突遭横祸,未能完成十件珍藏的目标,其他家主,全都完成。他们的宝物,陈列宝库之内,少有人知。在宝库的千年历史上,您是第十三位客人。”

    花样炫富!

    有本事再炫!看你还能炫出什么花样!

    “前十二客人,有五位是曾经在长老会担任过大长老之职,宗师四人。另外三人,未得宗师之位,却声名显赫,要么受尽天下敬仰,门徒无数。要么凶名无人能出其右,凭借一己之力抗衡长老会数十年。要么奇谋百出,玩弄天下于鼓掌,凭口舌纵横五行天,鬼谋神断,暗中操作长老会却无人能够制衡。”

    楼兰问我眼睛为什么亮晶晶,我告诉他有人在炫富。

    “您是第十三位进入宝库的客人,您注定是一位不平凡的人。”

    站在宝库门口的管家满脸虔诚,神态肃然。

    艾辉恍然生出一种错觉,自己背负天下苍生众望,从天而降,睥睨天下,就要开始拯救世界!

    炫出如此境界,连艾辉这等厚颜无耻之人,都心服口服。

    “大哥,可以先开门吗?”(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