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六十二章 终于喷薄的灵感
    喷涌的青光,沿着傅怀恩的身体流淌,他的生机在迅的流失,仿佛一具躯壳站在原地。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八一中<网?〔 ? ?>).]8〉1?z〕〕.}om一片片青色的龙鳞,在他的身体上生长,他的瞳孔变得冰冷,没有半点情感。

    当龙鳞覆盖他全身,森然气势笼罩全场,空气近乎凝固。

    傅怀恩就像一个全身长满鳞片的怪物,他的额头装长出两个突出的短角。

    阴冷男子脸色大变,急声怒吼:“小心!”

    这是什么?【青龙藏】里面怎么还有这一招?阴冷男子心中有些惊慌,没有人知道,凌府想尽办法,想把傅家吞并,就是看上了【青龙藏】!

    【青龙藏】威力惊人,除了元力,对血气耗非常大。凌府有一部绝学,名为【吞月】,却恰恰是顶级滋养血气的法门,恰好与【青龙藏】互补,若是能够把两部绝学融合,【吞月青龙藏】有很大的可能成为越绝学的无上法门!

    绝学和子嗣是家族延续的核心。只要两者能够延续下去,家族就一定能够延续下去。哪怕没有其他的资源,也依然能够等待天才的出世。

    一部越绝学的无上法门,对凌府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没想到,中间生出这么多的变故。

    凌府对上大长老,肯定没好果子吃。但是如今事情演变到这地步,大家已经没有和解的可能,除了你死我火活,再无其他的可能。

    如今再看到傅怀恩烧自己的生命,他知道傅家从此也是死仇,得到【青龙藏】的希望彻底破灭。

    傅怀恩身形一闪,青色的光影在空中一闪而逝,惨叫声同时响起。

    两名舍身卫的身体赫然多了两个拳头大小的血洞,两人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仰面而倒。傅怀恩的身影快到肉眼难以捕捉。就像一条诡异的青蛇,在人群中游走。

    惨叫声不绝于耳,傅怀恩大杀四方。

    艾辉看得咂舌,这些世家大族一旦拼起命,更加恐怖。和傅怀恩奇快无比的身形相反,他的呼吸却是始终未变,平稳得就像巨龙酣睡。呼吸声并不是很大,但是在大家耳中却如同巨雷一般,每一声,周围空间的元力都会被其鲸吸一空。

    银城有许多人被惊动,纷纷飞上天空,目光投向傅家方向。

    夜色灯火中的傅家,就像盘踞着一头可怖的怪兽,吞食天地元力。每一次呼吸,都是数量惊人的天地元力,仿佛海水倒灌般涌入傅家。&#21487;&#20048;&#23567;&#35828;&#32593;&#24050;&#26356;&#26032;&#22823;&#32467;&#23616;

    围观者无不动容色变。

    大师!

    唯有大师,才能够产生如此惊人的异象。

    那个方向……不是傅家吗?

    想起今天白天的传闻,众人恍然大悟,但是反应截然不同。有人急匆匆朝傅家的方向飞去,但是更多的家族,都选择了冷眼旁观。

    凌府和大长老之间的碰撞,绝对是两个庞然大物之间的战斗。如此量级的两大势力的直接对抗冲突,在五行天的历史上,都非常罕见。身子板稍弱者卷入其中,会被瞬间撕成碎片。

    有许多人忧心忡忡,五行天还能不能经得起两个大家族之间的战斗?这场战斗之后,五行天会变成什么模样?

    没有人知道,就像没有人能够拦下这两个大家伙。

    周围的元力骤然被抽空,对在场的元修,都是极大的折磨。而对于舍身卫来说,不仅仅是折磨,还是一场噩梦。

    充满节奏感的呼吸,每一次都会有身影倒下。

    快到令人绝望的度,对元力的掠夺和压制,傅怀恩此刻占据绝对上风。舍身卫经历极其严苛的修炼,战斗意志极为坚韧,但是在人形凶兽傅怀恩的不断冲击之下,舍身卫的防线摇摇欲坠,暴露出崩溃的迹象。

    凌云神情变幻。

    傅怀恩此刻是在烧自己的生命,无法持久,凌云本来希望能够撑到傅怀恩龙身崩溃。但是现在不能再等了,舍身卫的防线一旦崩溃,那自己今天就要灰头土脸回去。

    凌府出动舍身卫会引起诸多非议,但如果凌府出动了舍身卫,却还没能找回场子,才是最糟糕的事情。

    凌府的威望会一落千丈,那些附庸的家族和盟友们,会认为凌府外强中干,连反击的力量都没有。没有人愿意投靠一个孱弱的家族,就像没有哪个家族会选择孱弱的家族做自己的盟友。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孱弱者只能成为掠食者裹腹的食物。

    凌云目露决绝之色,身为凌府的一份子,凌府的强弱兴衰不仅仅和他息息相关,还和他的亲人他的子孙息息相关。

    此地的动静如此之大,一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自己必须战决。如果等叶琳的援军来了,这次的任务就意味着彻底的失败。

    可不是只有傅家才有“化龙”这样的拼命战法。

    凌云的头以肉眼可见的度变成雪白,根根直立如针,直指天空。他的皮肤迅变白,眉心却有一道殷红的竖纹,鲜艳欲滴。

    身形一晃,众人眼前闪过一道白光,和场内肆虐的青光狠狠撞上。

    轰!

    碰撞的冲击波横扫,高大结实的围墙和半个院子就像纸糊一般化作齑粉。

    大家都被两人碰撞的威力吓到,连滚带爬远离两人。

    两人针尖对麦芒,硬碰硬,没有一人退缩。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傅怀恩和凌云之间的战斗吸引。

    谁也没有注意到,角落中深陷泥潭的楚朝阳,开始一点点扳回局面。

    除了萧淑人。

    萧淑人一直在暗中观察楚朝阳。

    艾辉以前从未和如此擅长合击的敌人交过手,经验不足,一开始就陷入苦战之中。

    三人联手压制,给艾辉非常大的压力,让他一直处在被动的处境。但是这种压制,也激艾辉的斗志,他性格坚毅,不畏挑战压力。强大的压力,迫使他不得不更专注,不得不用更快的度去思考,迫使他使用更激进更冒险的招式。

    他的剑势在悄然变化。

    上次于苏怀君一战,当时正在兴头上,许多灵感正要喷的前一刻,硬生生给憋住。后来几天,艾辉一直想找到之前的感觉,但是始终不得要领,在脑海中徘徊,就差捅破一层窗户纸。

    直到今天,确切地说,是刚才。

    三人之间的合击非常默契,他们攻击之间的间隔非常短暂,短暂到艾辉难以招架。想要破解这样的困境,艾辉必须让自己的剑势更快,比对方更快!

    银折梅在他手上,轻灵迅捷,快若闪电。【六道月】在他手上变化无穷,他周围被一道道银色的光芒环绕,这些光芒一闪而逝。

    他的剑术没有什么复杂的变化,简洁明了,但是却往往极难抵挡。

    围攻艾辉的三人,叫苦不迭,飞舞的剑芒,角度异常刁钻,而且度奇快无比,稍有不慎就会被其所伤。

    艾辉以前就能够控制小剑,然而小剑毕竟是实体,【六道月】的剑芒却是元力凝聚而成,轻如羽毛,度更要快上数倍。

    控制的难度也随之激增。

    随着艾辉的控制力上升,六道月的杀伤力急增多,敌众我寡之势立即扭转。三名舍身卫,仿佛面对七名剑客。

    然而艾辉的突破不仅仅于此,银折梅统率六道月,恰好构成北斗之数。控制剑芒的水平在提升,他在剑阵上的领悟顿时爆炸。

    除了北斗剑阵,一把银折梅和六道剑芒可以生出多少变化?

    他想到了碎瓷剑阵,一个简略版的碎瓷剑阵,威力会变成怎么样?

    阴阳剑阵,银折梅做中轴,六道剑芒岂不是正好构成三个阴阳环?或者组建一个三阴三阳大剑环?

    不算银折梅,六道剑芒岂不是可以尝试梅花易数?

    ……

    一个个灵感就这么在他脑海中喷薄而出,久违的酣畅淋漓感,让艾辉浑然忘我。他手中的银折梅变得愈难以琢磨,飘忽诡异,有的时候风火之势暴起,有的时候六剑翻飞锋锐剑意如雨。

    无数灵感喷薄而,浑然忘我的艾辉根本停不下来,银折梅在他手上宛如活过来,变幻莫测。

    可怜的三名舍身卫,就这样被艾辉层出不穷的花招给蹂躏得********。好几次他们准备要求援,但是没想到剑势要么变弱要么混乱,让他们得到喘息之机。反复出现几次,以至于他们都怀疑,难道楚朝阳是故意的?

    他们就感觉套在脖子上的绞索,一会收紧一会放松。

    艾辉完全不知道自己此时在做什么,他完全被自己脑海中的那些灵感所占据。

    慢慢,三名舍身卫也回过味来,这楚朝阳的剑势很不稳定啊。难道用他们试新剑术?三人又觉得有些屈辱,又松一口气。楚朝阳的剑术,实在太厉害,太变幻莫测,如果他是稳定状态,三人肯定早就一命呜呼。

    剑势再次森严,绞索再一次收紧。

    三名舍身卫咬牙坚持,按照他们的经验,只要再坚持一会,楚朝阳的剑势就会重新变得涣散。

    叮叮叮!

    剑芒和他们兵器的撞击声密集得令人窒息,然而让三人魂飞魄散的是,楚朝阳的剑势不仅没有放松,反而愈凌厉。

    刷刷刷!

    三颗头颅同时飞上天空,他们脸上还残留着惊愕。空中几道白光交织,凌厉的剑芒似乎连空间都要破开。

    艾辉的眼睛逐渐恢复清明。

    就在此时,轰然巨响,让整个地面一颤。

    凌云的右臂齐肘而断,鲜血淋漓,他死死盯着对面的傅怀恩。

    满身鳞片的傅怀恩,身体开始崩散。他的双腿正在崩溃,粉碎成无数青色的,沿着他的双腿向上蔓延。

    青光笼罩的眼眸,恢复人间温暖,却已是离别时。

    他朝地面泪流满面的女儿欣慰一笑,他张了张嘴,离别前总要叮嘱两句,然而飞散的碎芒蔓延到面颊。

    只言未来得及语,便消失在风中。(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