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五十九章 名师高徒 第一更
    凌府气氛压抑至极,人心惶惶。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八一中网  )〕}.]8]1?z.om

    凌夫人轻抚断凌胜的脸庞,眼泪就像断线的珠子,停不下来。一天之内,儿子遭遇袭击,身受重伤,至今未醒。接着丈夫被人砍掉右臂,同样昏迷不醒。

    天就这么塌下来。

    脚步声从身后传来,管家担忧地立在门口,欲言又止。

    凌夫人的神情恢复平静:“说吧,还有什么坏消息?”

    管家躬身禀报:“我们提交参加大师之光的名单被长老会否决。”

    凌夫人淡淡道:“知道了,退下吧,我要安静一下。”

    管家不敢说话,躬身行礼,小心关上门退出来。

    待房间内没有人,她从床前起身,走到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神色憔悴苍白的女子,她开始给自己梳妆打扮。

    镜子里的人儿重新变得艳丽精致,风姿绰约。

    纤纤素手握上梳妆台旁的琉璃灯,轻轻转动,房间的角落露出一个地道入口。她提着繁复华美的长裙,走到地道入口,拾阶而下。

    地道内的气味很糟糕,到处都可见蜈蚣蝎子之类的毒虫,凌夫人神情如常,就像没有看见。

    穿过深深的地道,地道出口隐隐传来喧嚣的声浪。来到地道出口,打开暗锁,轻轻一推,大门打开。喧嚣的声浪顿时更大了几分,入目所见是一座雅间,地道出门暗门,是一副落地山水画。

    谁也想不到,这座生意兴隆的酒楼,竟然还有一条通往凌府的地道。这座酒楼的主人和凌府没有任何关系。

    雅间内,酒菜早就摆好,一名中年男子在桌边自斟自饮。

    男子方脸浓眉,不怒自威,颇有仪态。他是这里的熟客,伙计们对他都很熟悉。他便是有着“天下第一道场”之称的龙兴道场总场主,大师杨震。

    男子看到凌夫人,一声叹息:“你辛苦了。”

    凌夫人径直走到杨震面前的位子坐下,声色冷淡:“这是命。”

    杨震放下酒杯,问:“你要我做什么?去刺杀叶琳?只怕很难做到,她身边贴身仆人实力不在我之下。”

    凌夫人嘴角浮现一抹冷笑,眼中的怨毒之色刻骨铭心:“让一个人后悔是杀了她吗?不,是让她失去现在所有拥有的一切。”

    杨震目光有些疑惑,他重新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慢慢品味:“我想不到有什么办法能够让叶琳失去她的一切。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

    “年轻的时候,谁没做过几件糊涂事呢?”

    凌夫人递过来一张纸。

    杨震接过来,看了一眼,眼睛顿时露出骇然之色:“这……这是真的?”

    凌夫人反问:“你说呢?”

    杨震沉默不语,喝着闷酒,良久才抬起头:“你要我做什么?”

    “把这个散播出去。”凌夫人咬牙切齿:“我要让全天下,都知道这个贱人的真面目!”

    杨震拿着纸的手掌一哆嗦。

    傅府。

    傅勇昊突然挑战楚朝阳固然令人吃惊,叶夫人的激励和重赏,彻底让现场的氛围火热起来。

    全场的目光,全都落在楚朝阳身上。

    正在自斟自饮的酒柜和搭讪旁边美女的王子,都不约而同停下来。

    王子有些好奇地问:“这小子的实力怎么样?”

    酒柜朦胧醉眼睁开一条细缝,若有所指道:“花魁那么挑剔的家伙,能看上的家伙,应该有几把刷子。”

    王子遗憾道:“可惜上次这家伙没上。”

    酒柜哈地呼出一团酒气:“待会就能看到了。一颗元丹,要不是实在拉不下脸和帮小辈去抢,连我这样的老酒鬼都差点心动了啊。”

    “我是已经心动了。”王子也叹息道:“叶府的家底真是深不见底啊。听说上次是摘星手套,这次竟然直接是元丹,我们年轻的时候,怎么没有遇到这样的好事?”

    两人目光充满羡慕。

    在全场目光的注视下,艾辉慢悠悠地站起来,举步走到中间空旷处:“你要挑战我?”

    傅勇昊恶狠狠盯着艾辉,面前这个神情阴冷的中年人,连站都站不直,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怎么配得上大姐?

    傅勇昊冷冷道:“就是你在纠缠大姐?”

    艾辉一呆,指着自己的脸,不能置信地反问:“我?在纠缠你大姐?”

    他差点一口血喷出来,他终于明白贼喊捉贼是啥感觉。他恨不得扑过去抱着自己便宜徒弟的大腿,哭天抢地喊着好徒弟求求你,让你大姐放过为师吧!

    如果徒弟你大姐放过为师,为师连元丹都不要马上掉头就走。

    可惜……

    艾辉屈指弹了弹手中的银折梅,用充满遗憾的目光看着自己的便宜徒弟,人生总是充满这么多的无奈。

    傅勇昊触及到艾辉的目光,愣了一下,隐约觉得有些莫名的熟悉感。忽然,他想起来为什么自己会觉得有点熟悉,这目光不就像宁城剑修道场自己的夫子艾辉看自己的目光有点类似吗?

    傅勇昊勃然大怒。

    艾夫子这样看自己,他没什么意见。虽然因为家族的原因,和艾夫子渐行渐远,但是他心中对艾夫子的尊敬却没有半点减少。艾夫子做过那么多了不起的事,看看夫子一呼百应,就知道夫子在大家心中的地位。

    巧合的是楚朝阳也是一名夫子,而且也是一名剑术夫子。

    不要以为都是夫子,就可以这样看自己!

    傅勇昊恶狠狠瞪着楚朝阳,半步不让:“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哼,赖蛤蟆想吃天鹅肉,看看你这模样,也配得上我大姐?”

    楚朝阳勃然大怒:“喂,你倒是说说,我哪里不配不上?”

    傅勇昊满脸鄙夷:“这还用说吗?看看我大姐美若天仙,再看看你自己多丑。自古婚嫁,都讲究个门当户对,我且问你,你家中可是大族?”

    艾辉摇头:“不是。”

    傅勇昊义正言辞道:“门不当户不对,我怎能看着大姐跳入火坑?听说你是个剑术夫子,我也修炼过一段时间剑术,就来找你比试比试。”

    他抽出宝剑,摆开架势,直指艾辉:“来吧!”

    艾辉上下打量两眼,心中有些意外。傅勇昊摆开的起手式,法度严谨,看来平日没有少下功夫啊。

    艾辉点点头:“水平不错啊。”

    傅勇昊傲然道:“我的老师是大名鼎鼎的雷霆剑辉,听闻你的剑术很厉害,但是在我心中,却是老师最厉害。”

    只见楚朝阳大惊失色:“可是姓艾名辉?”

    傅勇昊更是得意:“正是!”

    “早就听闻雷霆剑辉剑术高,出神入化。”艾辉满脸崇拜之色,紧接着,崇拜之色化作无尽遗憾:“可惜他不在银城,不能与之饮酒论剑。罢罢罢,你既然是雷霆剑辉的学生,必定名师高徒,在下甘拜下风,在此认输。”

    大堂骤然陷入安静。

    王子满脸呆滞,动作停顿,筷子夹着的一块肉啪嗒掉落在长案上却浑然不知。他身边的酒柜一口酒呛住,整个人憋得满脸通红。

    其他人亦是猝不及防,目瞪口呆。

    傅思思面表情变得难看,但是转眼间就恢复自若。

    如今傅家已经抱上叶夫人的大腿,和凌府水火之势亦形成,此情此景,自然不需要在借助楚朝阳叶府剑术夫子的身份来自保。

    这个楚朝阳来历神秘,手段狡诈多变,让人捉摸不透。

    就不知道叶夫人会怎么想?

    现在的傅家,需要紧抱叶夫人的大腿,叶夫人的态度才最为重要。

    傅思思看了一眼叶夫人,叶夫人脸上笑吟吟,看上去心情不错,傅思思的心才稍稍回落。

    傅勇昊也没想到楚朝阳居然这么认输了,不由一愣,但是很快反应过来。难道自己现在劝人的本事见涨了?

    他大为开心,看楚朝阳的目光顿时变得友善了许多,这楚朝阳除了长得丑了点穷了点家世差了点,人还是不错的嘛。

    他轻咳一声,打破寂静,故作老气横秋道:“你能想通,这是对大家都好的事情。你虽然做不了我姐夫,但是以后大家就是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谁敢找你麻烦,就是跟我过不去!”

    楚朝阳竖起大拇指:“仗义!兄弟你够意思!以后我有什么事就找你了。”

    傅勇昊拍着胸脯:“没问题!”

    傅思思目光在楚朝阳身上打着转,心中又是疑惑又是警惕,姓楚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她可是知道楚朝阳有多么见钱眼开唯利是图,没道理一千天勋能打动他,更最珍贵的元丹他却能够无动于衷啊!

    担心凌府?

    如今叶府和凌府都已经撕破脸了,接下来双方必然会有一系列的冲突,楚朝阳完全不需要担心凌府才是。

    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自己没想到的地方?

    看着楚朝阳神情如常地重新走回到自己的座位,原本热火朝天的大堂,一下子变得冷场下来。大家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完全出人意料的场面。

    楚朝阳还朝四方拱了拱手,然后埋头苦吃。

    桂虎等人个个面面相觑,都觉得里面有古怪,自家夫子是什么德行,他们一清二楚。

    哦,羞愧他当然不会有的,可是元丹的诱惑,绝对不像是他会拒绝的啊。

    傅家的弟子们,看向楚朝阳的目光,顿时多了几分不屑和轻视。

    短暂的冷场之后,大堂又重新变得热闹,元丹的诱惑我,没有人可以阻挡。艾辉几次察觉到有人在暗中观察自己,但是每次装作不经意抬头,都没有在人群中找到偷窥自己的人。

    难道如今自己也变成抢手货?

    艾辉心中苦笑,继续埋头苦吃。

    气氛热烈,醉意渐盛,叫好声不绝于耳,大家争奇斗艳,各拼本事。而两侧的案席之后,丫鬟仆人穿梭不息,美酒美食不断送上。

    正在埋头苦吃的艾辉,身体陡然僵住。(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