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五十七章 愿不愿意
    铮!

    拔剑出鞘的声音,初时音若细,令人忍不住凝神细听。本站新域名可樂小說網(1)的首字母,最大的免費言情中網站,趕緊來吧。八一中网  )]〉.〕8〉1]z>?.?}o]m陡然之间,剑鸣之音高亢尖锐,仿若银瓶乍破,直刺入心。

    艾辉浑身的汗毛根根直竖,就像炸毛的猫,莫名的危险感笼罩他全身,恍然间,好似一把锋利雪亮的长剑直抵他后颈,他手掌下意识摸向腰上的银折梅。

    他心中骇然。

    这是……

    一缕光芒从叶府后院的古井之中飞出,并不耀眼,但是天空仿佛突然变暗,蔚蓝的天空和刺眼的烈日,都好似颜色褪去变得灰白黯淡,唯有那道剑芒鲜亮如常。

    凌胜早就见势不妙,转身逃逸。但是那道剑芒去势极快,转眼间就追上凌胜。凌胜惨叫一声,左臂齐肩而断,横飞出去,鲜血淋漓。

    “叶凌两家,世代血仇,不死不休!”

    凌胜的身影化作小黑点,但是怨毒尖亢的咒骂,却从天空遥遥传来。

    艾辉看得脸色白,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心中震撼,难以言表。刚才那道剑芒光是气息,就几乎把他冻僵。凌胜身为凌府家主,最少都是大师。一位大师面对此道剑芒,都只能断臂求生,那自己绝对没有半点活下来的可能。

    艾辉细数自己见过的剑芒,没有一道剑芒,能够与之媲美。盟主击杀赤尊的那一剑,艾辉看来,已经石破天惊,堪称当代剑修巅峰。

    但是和这一剑比起来,却相差甚远。

    这一道剑芒飞出去,没有半点烟火气息,却如同君临天下,万物臣服。

    回过神的艾辉,目光扫过其他人。其他人比自己更加不堪,神情恍惚,显然还没有从这一剑的冲击中回过神来。

    叶琳神情肃然:“小宝,跟我来。”

    小宝应了声,连忙跟在母亲身后。

    叶琳带着小宝走出大厅正门,来到门外空旷处,面向后院,盈盈下拜。小宝似懂非懂,但是看到母亲跪下,也跟着跪下。

    “先祖余威,遗泽后人。叶氏有女叶琳,夫亡子幼,今强敌上门,不忿其辱,召唤先祖神罚,惊扰圣魂安息,心中不胜惶恐。先祖在上,佑我母子平安,琳儿叩。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

    叶琳神情肃然,恭恭敬敬三叩,小宝也认认真真磕了三个头。

    艾辉心神大震,莫非……刚才那道剑芒,是叶惠堂遗留封存下来的剑芒?

    艾辉心中掀起惊涛骇浪,难怪剑芒如此恐怖强悍,连大师都只有断臂求生,一招败走。

    太不可思议了!

    叶惠堂的时代,距离如今已经有千年之久。

    什么剑芒能够封存千年之久?能做到这般地步的叶惠堂,又该是何等恐怖?在艾辉所有看过的记载中,但凡涉及“最后一位剑修”,都充满了英雄暮年,实力不再,却不惜烧自身最后一抹光辉的惨烈和义无反顾。

    可是现在艾辉才知道,所有的描述,可能都不正确。叶惠堂的实力,比想象的更加深不可测!艾辉忽然反应过来,不对,是自己理解错了。

    记载中“一剑击杀敌酋”,让艾辉不由悠然神往,莫非就像刚才的那道剑光?

    叶府的底蕴,真是可怕!

    叶夫人起身,接着帮小宝拍去膝盖上的灰尘。她身边的老妇回过神来,有些担忧道:“夫人,凌府只怕不会善罢甘休。”

    “只怕?”叶夫人轻笑一声:“你没听他刚才说,叶凌两家,世代血仇,不死不休吗?区区一个凌府,不需过于担忧。”

    老妇欲言又止,她知道主人素有决断,心中只怕早有定断,便不再废话。

    傅思思的脸色苍白没有一点血色。她知道这次把凌府得罪狠了。叶府底蕴深厚,后面还有大长老。楚朝阳只要呆在叶府,凌府也无可奈何。盛怒之下的凌府,第一个要收拾的,就是傅家。

    傅家在最兴盛的时候,也远远不如凌府,更何况如今正在走下坡里的傅家。

    她扑通一声跪下,瑟瑟抖,颤抖着向叶夫人哀求:“夫人,救救傅家!”

    叶夫人沉吟不语。

    艾辉看得出来,傅思思是真的怕了,就像个鹌鹑一样跪伏在地,浑身瑟瑟抖。艾辉看得心中恻然,傅思思精明多谋,从来都是胸有成竹的模样,何曾见过如此仓皇畏惧的模样?世家之间的勾心斗角,真是危险。

    恻然归恻然,艾辉可没有半点帮傅思思说话的意思。他现在都在头痛自己怎么才能从这个漩涡之中挣脱,他一点都不想卷入这些世家之间的斗争之中。反正艾辉是看出来,这些人不管男人俊丑,个个都是心黑手辣。为了家族利益,可以随便找个不认识的人嫁了。

    这大概就是享受家族的好处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吧。

    忽然间,艾辉想到了师雪漫,师雪漫身上就从来没有这些特质。

    哎哟,铁妞这些年是怎么活下来的?嗯,有一个好爹,艾辉觉得这个理由实在太强大。

    傅思思苦苦哀求:“夫人,求您救救傅家!傅家上下,从今往后,唯夫人唯是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叶夫人展颜一笑,扶傅思思起身,和蔼道:“你莫要着急,你是叶姨看着长大,叶姨怎么会不管你?叶姨是在寻思着,如何才能度过这道难关?”

    傅思思心中松一口气,露出感激之色:“谢谢叶姨!”

    艾辉看在眼里,叶夫人哪里是在寻思,明明就是在等傅思思的表态。看来叶夫人这是想收服傅家啊,傅思思是个聪明人,领会到叶夫人的意思。傅家现在除了抱紧叶府的大腿,好像也没有其他的选择,谁会在这个时候冒着会触怒凌府的危险去庇护傅家?

    好吧,不管叶府还是傅家,都和自己没什么关系。

    就在傅思思心中忐忑时,叶夫人开口道:“好久也没有到你家去坐坐了,叶姨和小宝去你家小住几天,你看可好?”

    傅思思恭敬道:“谢谢叶姨照拂!傅家上下,扫榻相迎!”

    叶夫人转过来对艾辉道:“楚夫子,你也同往。”

    艾辉愣住:“我?”

    叶夫人对傅思思笑道:“你看,他都高兴坏了。我看他心里还是念着你的,你们的事,到了府上再说。”

    傅思思低着头,仿佛不胜娇羞:“全凭夫人做主。”

    艾辉一个激灵,这个女人的演技真是太可怕了。但是此刻,他却顾不上傅思思的演技,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拒绝。这要是进了傅家,岂不是羊入虎口?自己这一世清白,以后怎么找媳妇?

    “我就不用去了吧。”艾辉义正言辞道:“学员们的剑术,正修炼到关键时刻,这个时候打断,岂不是前功尽弃……”

    “打断?莫非你还想偷懒不成?”叶夫人带着几分调侃:“他们也一起去。傅家可是大家族,演武场多得是,房间也多得是。思思,不会太打扰吧?”

    傅思思微微一笑,大气道:“夫人这话让思思无地自容了。大家一起去多热闹,思思求之不得。思思和大家相处融洽,情如手足,到了傅家就是到自己家。”

    手足个屁!

    艾辉差点破口大骂,你们明争暗斗,都当我瞎了吗?

    叶夫人的目光,转向其他人,脸上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你们呢?愿不愿意?不要勉强哦。”

    所有人拼命点头。

    “当然愿意!”

    “夫人说去哪就去哪!”

    “叨扰傅姐姐了。”

    ……

    今天生的一幕,对这些人的冲击之大,远过艾辉的认知。艾辉毕竟不是世家出身,对这里面的名堂缺乏了解。他们从小耳濡目染,对形势变化极为敏感。

    叶夫人展现出来的强势,表明她已经准备从幕后走向前台。

    夫人脸上的笑容如沐春风,但实际上,此刻却是极为危险而关键。

    现在是站队的时候。

    好在他们本身上门,其实就已经做出了选择,只不过他们现在需要把他们的选择公开表态。当最后一个人说完,大家不由相视一笑,彼此之间竞争的气氛立即淡了许多,他们已经属于一个阵营。

    唯独不包括艾辉。

    许多人的目光都落在艾辉身上,一言不的楚夫子有些格格不入。

    艾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又开始变得危险。

    他没有妄动,依然保持冷静。

    就在此时,管家再次匆匆跑过来。

    “夫人,刚刚送来的消息。地底暗渠现大量尸体和作案工具,经过身份查验,是一股名为黄沙贼的悍匪,无一活口,怀疑被人灭口。”

    叶夫人悠然道:“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利刃反噬,又能怪得了谁?”

    老妇笑道:“萧淑人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很开心。”

    见夫人看过来,她连忙解释:“大魏商会就是被黄沙贼屠戮满门。”

    “原来如此。”叶夫人点头,沉吟片刻,吩咐老妇:“去请萧淑人,和我们同行,她也是可怜人。”

    叶夫人忽然像想起什么,转而看向艾辉:“楚夫子,你看如何?”

    艾辉如芒在背,咬牙道:“全凭夫人安排。”(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