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五十六章 给他一剑
    气氛压抑凝重。|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可°乐°小°说°网的账号。随-梦-小说 .. ā

    每个人脸上的神情都很严肃,大厅内十分安静,只有傅思思轻微的鼻子抽气声。

    艾辉低着头,目光汇集在他身上,如芒在背。

    叶夫人脸上平日里的笑容消失不见,神情严肃,目光威严,缓缓开口:“我没想到你们竟然有这样的渊源,本来这事也轮不到我来指手画脚。但是你们一个喊我姨,一个是我府里的夫子,那我就不能袖手旁观,当做没看见。都说说吧,你们打算怎么办?”

    说啥子?

    艾辉现在一头撞死的心都有,早知道这一千两百点天勋这么烫手,他绝对不会去碰。但是转念一想,一千两百点天勋,好吧,这么一大笔钱,不克服一点困难就赚到手,似乎也不现实。

    这么一想,艾辉精神一振。

    大厅内响起傅思思弱弱的声音。

    “我……我其实也没别的。不入赘那就不入赘,一起想办法就是了,不要动不动就阳关道独木桥。”

    刷,艾辉立即感觉到投射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更加锐利了几分,充满杀气。

    艾辉心里暗暗叫苦,好阴险的女人!

    如此示弱苦情的话一说出去,立马博得满满的同情分啊!人家小姑娘连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你还想怎样?

    麻烦大了!

    艾辉连脑门都开始疼了。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女人。

    赔钱货最直率,清澈见底,心思完全不用猜,她会直接用拳头告诉你。一千块最琢磨不定,邪恶诡变,心思也完全不用猜,反正也猜不到。傅思思却是最表里不一,表面人畜无害,光明磊落,但是内心杀机暗伏。

    想想自己在宁城的时候,还觉得这位大姐气场十足,有大家风范。

    自己真是太傻太天真。

    叶夫人的目光转在艾辉身上,开口问:“朝阳,你怎么说?”

    艾辉脑子急速转动,这绝对是个大坑,跳进去那真是粉身碎骨。凌府、傅家、叶府,每个都是庞然大物,三者纠缠的漩涡,自己这小身板陷进去那肯定是立马粉碎。

    但是叶府也不能得罪啊,笔记还没找到。

    花魁对叶府的态度,艾辉能看出端倪。他相当怀疑,牧首会极为可能非常依赖叶夫人的照拂,否则的话,草堂岂会如此巴结叶夫人?

    如果得罪了叶夫人,自己肯定会在草堂遭遇麻烦,这会对自己寻找笔记的计划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要得罪也要等找到笔记之后得罪。

    现在该怎么办?

    就在此时,忽然管家急匆匆闯进来。

    “夫人,刚刚凌府公子凌霄遭遇刺客袭击,护卫皆亡,身受重伤。”

    所有人无不心神剧震,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看向傅思思和楚朝阳。

    叶夫人神情变幻,两人刚刚和凌霄分开,凌霄就遭受暗杀,身受重伤,这其中不同寻常的味道实在太强烈。

    傅思思的脸色刷地惨白,她不想嫁给凌霄,是不想傅家被凌府吞并。但是凌强傅弱,凌霄重伤,等于给了凌府对付傅家的一个借口。

    艾辉的脸色非常难看,刚刚和凌霄发生冲突,结果凌霄路上就被伏击,这跳到黄河都洗不清啊。而且凌府绝对不会管这事是不是他做的,像他这样的小虾米,用来当做儆猴的那只鸡,再合适不过。

    又有一名护卫神色匆匆而至:“夫人,外面凌府来人,希望夫人交出楚朝阳和傅思思,凌府声称两人在凌霄遇刺的时间中,有重大嫌疑。”

    傅思思神情更加惨白,她没有想到弄巧成拙,被激怒的凌府就像发疯的凶兽,而傅家很有可能成为第一个牺牲品。

    艾辉也觉得倒霉透顶,不过他此刻也冷静下来,已经做好突围的准备。典籍院的笔记,也只有另想办法。

    可怜的楚朝阳,看来要亡命天涯了。

    想想自己这个马甲养了好几年,就这么要挂了,他心中充满唏嘘。

    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马甲也是如此。

    叶夫人面若冰霜:“凌府的口气真大,以为凌府是长老会?还是看我们孤儿寡母好欺负?告诉凌府的人,拿到长老会的命令再到我这来说话。”

    艾辉大为诧异地看了一眼叶夫人,叶夫人平时看上去柔声细语,此时发起飙来也是霸气十足。转念一想却有些明了,如今自己是叶府的剑术夫子,叶府在凌府面前,绝对不会表现得弱势,没有绝对的证据面前,叶夫人不仅不会把自己交给凌府,反而会全力保护自己。

    艾辉顿时放松下来。

    在当下的节骨眼上,谁会刺杀凌霄呢?

    街道上一片混乱,地上还残留着大片的血迹和尸体,足见刚才战况的激烈。人们远远围观着,没有人敢靠近,他们低声议论着。凌府的虎须也敢捋,哪一家这么生猛?也有人感慨,这银城是要乱啊,上一次像这样的大事是哪个年头?

    一群身影从远处的天空呼啸而至,降落地面。

    为首两人赫然是铜鬼和鱼今,两人看到护卫身上凌府的徽章,目光为之一变。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骇。

    在银城,对凌府这样大世家的嫡系后辈动手,这样的事情要追溯到多少年前?

    世家之间的斗争固然你死我活,但是存在某种默契,比如不会暗杀嫡系子弟,就是一条不能跨越的雷线。对于世家来说,一时的利益永远无法和血脉延续相提并论。家族会起起落落,但是只要能够延续下去,总是会迎来希望。

    任何一个开启暗杀后辈子弟的家族,会成为众矢之的。

    如今,如此恶劣的事情,竟然发生在银城。

    两人都感受到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

    鱼今检查护卫的尸体,语速飞快道:“偷袭者应该是混在人群中,从侧翼突然发起袭击,有弓箭手埋伏在街道两侧商铺楼上。攻击非常猛烈,他们没有来得及反抗。对方的目标是凌霄,你看箭矢的分布。”

    地上密密麻麻的孔洞,构成一个不规则的圆形。

    “绝大多数箭矢被凌霄的护卫用身体挡下来,但是攻击太密集,凌霄的伤绝对不轻。”鱼今起身,看了铜鬼一眼:“他们想要凌霄的命。”

    铜鬼沉吟:“谁会想要凌霄的命?”

    鱼今没有回答,而是自顾自道:“对方的手段很老练,箭矢都是随处可见的种类,没有任何标记。”

    就在此时,属下前来禀报:“大人,已经盘问过附近的人,他们说对方的人数众多。得手之后,就立即跳入地下暗渠。”

    铜鬼立即下令:“马上组织人手盘查暗渠的各个出口,一旦发现可疑人物,马上拿下。再派一队人,进入暗渠搜寻。”

    “是!”

    属下连忙转身飞去。

    鱼今看了一眼铜鬼:“只有本地的家族,才熟悉暗渠。”

    话音刚落,一群人气势汹汹地冲过来,为首者赫然是凌胜。

    凌胜看也没看两人一眼,他脸色铁青走到地上的尸体面前,检查起来。

    片刻之后,他站起来,冷冷看着两人:“我没记错的话,银城的防务,最近是天锋部在负责吧。在银城发生如此恶劣的事件,天锋部玩忽职守,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你们等着吧。”

    铜鬼懒洋洋道:“悉听尊便。”

    凌胜勃然大怒,双目直欲喷火,但是没有再说话,而是带着一群人转身离去。

    铜鬼和鱼今看着凌胜远去的身影,两人知道这次的事情,真的大条了。

    “他们这个方向……是去叶府?”

    “据说叶府的一个剑术夫子和傅思思勾搭上,两人才刚刚和凌霄发生冲突。刚刚凌府派人去叶府要人,被叶夫人拒绝了。”

    “凌胜这是准备强闯?”铜鬼摇头:“这下真是要大乱了。”

    叶府。

    艾辉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谁会对凌霄动手。好吧,想不通,就不用想了,银城的水太深。小虾游大海,操的不是心啊。放松下来,艾辉的脑子变得更加活络。

    从某种意义来说,如今的局面,他和傅家都是受益者。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和他们俩有关,叶夫人就绝对不会退。如果叶府保不住他和傅思思,大长老的权威荡然无存,这是大长老绝对无法接受的事情。

    而这给傅家一个契机,一个投靠大长老的契机。

    看看傅思思恢复血色的神情,艾辉知道这个阴险的女人也想明白了。

    就在此时,一个蕴含无穷怒火的声音,在天空响起:“叶琳!把一对狗男女交出来,这件事我就当没发生!”

    声音如雷炸开,远近可闻。

    天空上的凌胜,带着一群杀气腾腾的护卫,带着冲天的威势,仿佛要把这座老朽的宅院碾压得粉碎。

    叶琳此时反而恢复如常,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容,但是这笑容冰冷异常。

    “人善被人欺,古人诚不欺我。”她神情悠然自言自语:“叶府只有我这孤儿寡母,就总有人以为可以随意践踏。他们忘了,哪来的五行天?他们忘了,凡元修,叶姓之下!”

    说到最后一句,她的神情一片冰冷,语气肃杀。

    “送他一剑。”

    叶府老宅轰隆巨响,宛如怪物从千年的沉睡中幽幽醒转过来。(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