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五十四章 人生在世全靠演技
    脚步声响起,一群人从店铺大门走进来。→八→八→读→书,.↓.o≥

    艾辉正准备回头,傅思思继续问:“你还没说这把剑怎么样?”

    拿人钱财,替人办事,艾辉闻言便没有回头,而是仔细看了一下这把黑剑,一两秒之后毫不犹豫点头:“不错的剑。”

    能错吗?

    天勋点两千五的剑,能错吗!

    艾辉本来觉得自己手上的银折梅已经算是非常好的剑,但是在这把剑面前完全不够看。银折梅能够卖出一千五百点天勋就不错了,比起眼前这把价值高达两千五百点的剑,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

    “客人真是好眼力!”掌柜连忙恭维道:“这把剑是兵器大师何士则所制,最初成形是一把天兵。何大师不是很满意,使用大量的血晶和果玉融化,加入三十六种珍贵药物,制成剑之墨血。剑之墨血浇淋整整三十日,花费无数,终于炼制成这把玄铁墨剑。此剑似金非金,似木非木,对于各种元力都没有任何排斥。天生锋芒,无坚不摧。它的价格能够高达两千五百点天勋,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它拥有一项极为罕见的属性,通灵!”

    “通灵?”艾辉大吃一惊。

    在剑典中他经常能够看到有很多的名剑通灵之说。剑有灵,在修真时代是常识,而且据说飞剑修炼渐久,会生出非常特殊的存在,剑灵。甚至一些门派的剑典,都有温养剑灵的法门。还有些剑典,能够让剑灵显现,呈现实体,比如当年神王左莫的师兄罗离,其所创的【我离】便是如此。

    然而到了元力时代,连剑修都没落了,剑通灵之说也早就湮灭。

    突然听到有人说某把剑通灵,艾辉如何能不吃惊?

    “是的,此剑炼成之日,剑气纵横,长鸣三日而不绝。普通之人根本无法靠近,为了不伤到客人,敝店不得不花费巨金打造这座水晶封禁盒,锁住剑气。何大师有言,宝剑择主,有缘者得之。我们把它摆出来,也是想试试。”

    掌柜深谙如何推销货品,经他这么一说,就连艾辉这样囊中羞涩的人,都有些蠢蠢欲动。

    傅思思忽然道:“你不如试试,如果宝剑择主,我送你。”

    艾辉一脸狐疑地看着她,有问题!两千五百点天勋,绝对是一笔巨款,无缘无故送自己这么多天勋?

    “思思,他是谁?”

    一个愤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艾辉立即明白过来。

    什么帮忙买剑,都是借口,拿自己当挡箭牌是真的。

    真是俗套的剧情啊,难道世家都喜欢这样的桥段?

    艾辉悠哉悠哉地转身。

    一个长相俊逸的男子此刻满脸愤怒,目光不善地盯着艾辉,在他身边,几名神情阴冷的家伙盯着艾辉。

    “思思,他是谁?”

    根据这几天的传闻,不用想艾辉都猜得到对面是谁。

    凌霄,凌府公子,据说两家都希望他们俩能够在一起。如果仅仅是这样,事情还是比较简单。然而傅思思表现出强烈的反抗,而其他家族,也不想看到凌傅联姻。

    傅家年轻一代,最为杰出的,就是傅思思,其他几个儿子都不是很成器。

    凌府已经足够强势,倘若再加上傅家,对许多人来说,威胁就太大了。

    虽然被卷入这样的漩涡之中,不是艾辉的本意,但是现在看来,有点不能善了的意思。脑子转得飞快的艾辉,瞬间便想透其中的关键。

    叶夫人代表大长老,傅思思用这样的方式对抗。而傅家面对傅思思的对抗,只怕也举棋不定,否则的话,傅思思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违逆家族的意志?

    傅家的犹豫并非没有道理,能与凌府联姻固然是好事,但是大长老岂是好得罪?

    而自己,现在是叶府的夫子,在他们眼中,自然是叶府的人。让自己和凌霄产生冲突,让矛盾激化并非良策,艾辉若有所思。凌府岂能坐视傅家这么大补之物从嘴边溜走?十有**步步紧逼,打着先造成事实再说。

    小姑娘用这样的方式,来为自己争取一线生机,果然比她弟弟,自己那个便宜学生要聪明得多。

    “思思,他是谁?”

    艾辉满脸惊诧,出声反问,模仿凌霄的语气。

    他的右手背在身后,指着一旁的玄铁墨剑。

    卷都被卷入了,怎么攫取最大利益,才是最现实的问题。他可是做好准备,倘若小姑娘不上道,那自己马上往后缩。什么为了面子、冲冠一怒为红颜之类,反正他是不会做。

    傅思思没有想到楚朝阳如此配合,微微有些失神。当她眼角余光瞥见楚朝阳身后指着玄铁墨剑的手指,眼角一跳。

    两千五百点天勋!

    这家伙疯了吗?

    两千五百点都可以请动一位大师出手了!

    这家伙难道以为自己能值两千五百点天勋?

    “这位公子是凌霄。”傅思思对艾辉道,接着转过脸对凌霄道:“他叫楚朝阳。”

    她的一只手身后摆了摆,接着伸出五根手指。

    艾辉心中冷笑,五百点天勋就想我惹下这么大的麻烦?真当豆包不是干粮!

    “原来是凌公子,幸会幸会!”

    凌霄满脸阴沉,双目火焰跳动,他心中极为愤怒。

    公子……他……

    两个称呼,立即把傅思思对两人的亲疏表现出来。

    这对狗男女!

    凌霄心中怒火滔天。

    母亲要求他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要把傅思思搞到手。

    傅思思固然美貌,但是他凌霄什么女人没有见过?在他眼中,傅思思是他的猎物,追逐是一场有趣的狩猎罢了。他对傅思思所谓的爱慕之意,只是这场狩猎中的道具而已。

    现在,自己的猎物,竟然落在别人手上。

    他一言不发,心中的杀机四溢。

    艾辉的注意力全都在和傅思思讨价还价上。

    最终,两人达成一致,一千点天勋。

    艾辉也心满意足,这些天他已经摸清楚了,这些世家子弟们身上的天勋,低的大概两三百,多的也就六七百。

    加上已经付过的两百点,等于这次出来,就赚到一千两百点天勋。

    一千两百点什么概念?艾辉之前出售雪流樱,绞尽脑汁各种巧立名目,从那些学生身上才搜刮到一千四百点天勋。一千两百点,再加个三百点,都可以买银折梅了。

    忽然,仿佛乌云散尽,阳光普照,凌霄满面春风:“楚先生的名字在下好像在哪听过,不知楚先生现在在何处高就?”

    艾辉有些意外,这样的情况还没有动手?比自己预想的要更有城府啊,不过也是,能把傅思思逼到如此狼狈的境地,凌霄绝对不是简单的人物。

    但是人生演技,自打艾辉顶着楚朝阳的身份之后,功力日益深厚。

    艾辉满脸羞愧:“在下一事无成,这些年都是思思救济,思思对我情深意重,我岂能视思思于不顾?为了能和思思夜夜厮守,在下就来了银城。运气不错,如今是一位夫子。”

    傅思思呆呆地看着楚朝阳,她感觉自己鸡皮疙瘩起一身。

    一听是夫子,凌霄顿时放松下来,冷笑:“原来是个吃软饭的。”

    “你此话实在太……”楚朝阳脸色一变,怒目而视,五秒之后,颓然道:“说到我心坎里去了。我如此没用,思思你还对我不离不弃,此心此情,天地可表,日月可鉴。何以相报,唯有生死相依,思思,你能感受到么?”

    说罢,楚朝阳一脸深情看着傅思思。

    自己被傅思思阴了一把,虽然从天勋上没吃亏,但是并不意味着艾辉喜欢被人阴的感觉。他怎么会让傅思思那么好过?

    傅思思恨不得一头撞死,她全身汗毛一根根竖起来,又像吞了一颗苍蝇一样难受。现在她后悔了,为什么自己找楚朝阳?她被膈应得整个人都不是太好了。

    一向气焰嚣张的凌霄为什么今天没有第一时间动手?为什么废话这么久?

    她气得脸通红,但是强自忍住,低下头:“这个时候说这些干嘛?”

    在凌霄护卫等人的眼中,傅思思满脸红晕,不胜娇羞低头,脸色不由大变。他们对自家公子的性格脾气再了解不过。

    凌霄彻底炸了!

    自己的猎物落入别人的手中已经让他觉得很难堪,如今这对狗男女居然还在自己面前秀恩爱,一副情深款款的模样。想着自己的猎物被别人玩弄了不知道多少回,还在自己面前摆出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他胸中的怒火一下子把他所有的克制全都烧得干干净净。

    凌霄面容扭曲,满脸狞笑:“给我宰了这个软蛋!”

    凌霄身边的几名护卫呼地一哄而上。

    傅思思脸色微变,正准备对楚朝阳喊“快跑”的时候,楚朝阳出现在她身前,装模作样满含深情大喊:“思思快跑!”

    护卫把两人围在中间,步步紧逼。

    “跑?一个都跑不了!”

    凌霄心中快意无比,眼中浮现猫抓老鼠的戏谑之色。

    傅思思脸色有些发白,但是她强自镇定,寒声道:“凌霄,你敢向我动手?”

    凌霄满脸温柔之色:“思思,放心,我不会伤你一根毫毛。我还等着把你娶过门呢。你的好情郎,我也不会杀他,我会把他泡在盐水坛子里,亲眼看着我们成亲。”

    傅思思脸色大变,眼中露出恐惧之色。

    “你竟然如此丧尽天良,灭绝人性!凌霄,我问你!”

    楚朝阳声音中充满惊恐,微微颤抖,语气猛地一转。

    “为什么不是糖水坛子?”

    众人一愣。

    华丽耀眼的剑光倏地炸开。(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