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三百五十章 座什么
    苏怀君手上拿着一根拇指粗细的翠竹,青翠碧玉般的竹身,几片青翠欲滴的竹叶微微晃动,就仿佛刚刚折下。[[ ?{<

    三木苏家。

    艾辉对三木苏家并无了解,只知道是当年翡翠森的一个老牌家族,并没有留在翡翠森,而是留在五行天。

    当时沙无远对苏怀君的忌惮,能够看得出来三木苏家的实力不弱。

    五行天的家族众多,除非像端木黄昏、师雪漫这样从小接触,否则一定会是一头雾水。

    三年的相处,艾辉对于苏清夜的性情十分了解。在艾辉心中,人是最重要的,家世如何,他不是太在意。

    艾辉听清夜说过,他小姨的实力很强。

    艾辉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会对上苏怀君。

    对面的苏怀君神情肃穆,刚才楚朝阳的表现,让她不敢有半点小瞧。

    苏怀君沉声道:“楚先生,请指教。”

    艾辉挥了挥手中的雪流樱,脑子飞快转动,面前的苏怀君,还有场外的付家大姐,都见过他出手。想要不被她们认出来,那就不能用以前用过的剑招。

    他有些庆幸,还好自己刚刚看过盟主的剑典,心中也有不少收获。

    艾辉有点兴奋,他还没有正式梳理自己的那些灵感,很多灵感都相当零碎。现在有这么好的对手陪练,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该用什么呢?

    还没想好的艾辉下意识道:“你等一下。”

    苏怀君愣住,她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在比试的时候让对手等一下?

    观战的诸人更是一片哗然。

    “哈,还能等一下?”

    “不会是想去上厕所吧哈哈哈哈,好糟糕的借口!”

    “怕了就直接认输,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

    “说不定是有什么阴谋诡计!”

    ……

    场内的苏怀君有些尴尬,自己跑上来和这么一个家伙比试,是不是有点丢人?从小到大,她经历过那么多场比试,但是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

    沉浸在思考中的艾辉忽然眼前一亮,他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抬起头对苏怀君道:“好了。”

    好了……

    苏怀君木然点头:“楚先生请指教。”

    “那我来了。”艾辉大言不惭,并不上前攻击,而是站在原地,手中雪流樱一抖。

    粉红的雪流樱剑尖周围陡然变得模糊,就像荡起一层层涟漪,剑尖周围的空间仿佛扭曲,六道巴掌大小的弦月从涟漪中喷涌而出。

    【六道月】!

    艾辉刚刚领悟的新招。

    苏怀君的瞳孔一缩,所有的杂念消失不见,

    场外诸人的杂音全都消失,大家睁大眼睛,看着六道飞舞的剑芒。虽然剑芒只有巴掌大小,但是锋锐的气息,却是笼罩全场。它们灵活得就像六只蝙蝠,快得在空中只能看到残影。

    这是什么剑术?

    众人心头的疑惑还未解开,场内的苏怀君却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她动了。

    苏怀君双目光芒一闪,手中的翠竹向艾辉一指,翠竹吐出一道绿芒,绿芒在空中炸开,化作一张绿色光网,突然出现在艾辉头顶。

    绿幽幽的光芒看上去轻飘飘,笼罩范围极广。

    所有人精神一振,他们没想到苏怀君一出手就是大招。三木苏家的【天罗地网】,是苏家的招牌杀招之一。绿网的线细若丝,好似随时都会断裂,实际上它们刀剑难伤,而且无论对方如何躲避,它都会像跗骨之蛆。

    场内的楚朝阳仰着脸,看着头顶缓缓飘落的光网,好像被天空突然出现的光网吓得呆住,一动不动。

    绿色光网的缓慢只是一种错觉。

    眼尖的人已经现,光网几缕绿色细芒,已经没入地下。

    楚朝阳完了。

    众人心中同时响起这个想法,天罗地网,一旦落地生根,此网便再也难以挣脱。

    细弱丝的光网倏地膨胀,变得粗壮,转眼间,就像一根根粗壮的老藤,诡异的是,光网生长出一片片碧绿的竹叶。

    楚朝阳呆呆地仰脸看着头顶天空。

    场外的诸人纷纷露出不屑和失望,这场比试已经结束了,楚朝阳已经输了。

    每一片竹叶,就是一片刀片,当竹叶纷纷洒洒而下,杀机降临。在真正的战斗中,无处可逃的楚朝阳,会被绞得粉碎。

    竹叶无穷无尽,杀机亦无穷无尽。

    苏怀君也露出失望之色,刚才她看到楚朝阳打败桂虎,觉得此人实力不错,才动了比试的念头。没想到竟然一动不动,没有反抗之力,这样的比试实在索然无味。

    忽然,楚朝阳的自言自言传入她的耳中,她顿时一愣。

    “从哪一座开始?”

    “算了,就从第一座开始,免得费脑子。”

    哪一座?座什么?她满脑子疑惑,瞪大眼睛,看着网中的楚朝阳,难道……他还有什么手段吗?

    可惜,什么手段都晚了!

    她暗自可惜,一旦天罗地网落地生根,网内之人便是笼中鸟网中鱼,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

    楚朝阳嘴里嘀咕着什么,没有看她一眼,自顾自地挥剑。

    “三十六梅花易数,没有三十六,只有六,只能凑个简单版。”

    楚朝阳身边飞舞的六道剑芒忽然开始加快运转,嗤嗤嗤,空中的破空声不绝于耳,六道光芒在空中交织,呼,扑向楚朝阳的竹叶,纷纷被六道光芒绞碎。

    苏怀君眼前一亮,她能感受到六道剑芒交织之间,变幻莫测的杀机。

    有点意思啊!

    场外的诸人也议论纷纷。

    “这是什么招术?”

    “不认识。”

    “可惜晚了。”

    “是啊!”

    ……

    果然,天罗地网内的楚朝阳周身的六道剑芒,逐渐被纷纷洒洒的竹叶压制。

    就在此时,苏怀君听到楚朝阳又在嘀咕。

    “威力不够啊,看来得上第二座了。”

    第二座?

    苏怀君心中疑惑更重,她这次更是确定,她没有听错。第二座什么东西?

    六道剑芒陡然一变,呼,楚朝阳身边,风火交织,威势赫赫。每一道剑芒都带着风火之势,奇快无比,又霸道炽烈。

    无数竹叶轰然被点然。

    天罗地网被激,这次老藤上不仅生长出竹叶,还生长出竹枝。

    竹枝如箭,尖锐的破空声不绝于耳,风火屏障顿时被洞穿。

    “咦,还能变啊,第三座!”

    苏怀君感觉自己快疯了,第三座……到底是第三座什么啊?

    场外已经没有人说话了,他们听不到楚朝阳的自言自语,但是层出不穷的变化,却是看在眼里。再迟钝的人,都现局面好像和他们想的不一样。

    楚朝阳好像……不是没有反抗之力。

    垂死挣扎罢了。

    他们很快做出这样的判断,这可是天罗地网,哪怕是刚才的桂虎,倘若困在天罗地网中,也没有半点办法。

    等楚朝阳的元力消耗殆尽,就会像体力消耗殆尽的野兽,成为天罗地网的俘虏。

    艾辉却沉浸在模拟剑阵的快感之中。

    那些被他摧毁的剑阵,都颇为精妙。模拟剑阵和摧毁剑阵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摧毁剑阵只需要找到剑阵的破绽和弱点,但是模拟剑阵,却需要对剑阵更深刻的理解。

    “嗯,这个地方有点不对,好了,威力要强一点。”

    “明白了,此处原来另有奥妙啊。”

    ……

    浑然忘我的艾辉自言自语,六道月的数量,远不如剑阵的草剑数量,想要模拟也不是简单的事,如果不是盟主的剑典中对几座剑阵有着详细的介绍和解释,艾辉也很难理解得如此深刻。

    因为数量的关系,六道月模拟剑阵有诸多局限之处,但是六道月是剑芒,本身要比草剑厉害得多,许多新的变化,让艾辉两眼放光。

    威力强大、变化多端的天罗地网,也迫使艾辉不断加快思考,绞尽脑汁提高剑阵的威力。

    场外一片死寂,大家满脸震惊地看着场内,已经没有人认为楚朝阳必败了。

    刚才的剑阵,楚朝阳上演了军中剑术。

    众人如同置身沙场,遍地尸鲜血,千军万马在厮杀,碰撞。

    惨烈得令人窒息,他们大多都是家世优越的公子小姐,何曾见过如此惨烈搏命的剑术,顿时心神遭受巨大的冲击。

    天罗地网中的楚朝阳,恍如沙场猛将,勇猛难挡。

    楚朝阳忽然停下来。

    “还是不行啊,那只能上第四座了!”

    苏怀君此刻已经有些麻木。

    第四座……到底是座什么?

    第四座是北斗剑阵,也是艾辉理解最深的剑阵。不过六道月只有六道,北斗却是要凑齐七之数。

    艾辉灵机一动,自己可以算一个,这就七道了。

    北斗剑阵无声流转,艾辉坐镇中枢,目光闪动。

    北斗剑阵给他的感觉截然不同,之前的三座剑阵,他能明显感受到生涩之处和难以补足的破绽。他能够把其中的一些玄妙之处融合进自己的剑法,但是很难真的把剑阵复原。

    但是北斗剑阵,却让艾辉感觉到,这不是剑阵,这就是剑招!

    没错!

    六道剑芒急飞掠,坐镇中枢的艾辉,目光亮起一样的光芒。

    无论剑芒怎么飞舞,北斗之势不散。

    他很快便感觉到其中的妙处。

    仿佛从夜空星海虚空深处,北斗七星投射而来的一缕星光,淡淡杀机凝而不散,随着星光流转,森然渐冷。

    苏怀君心神剧颤,满脸骇然,抽身急退!

    天罗地网轰然崩碎,森然剑芒就像溃堤的洪水,席卷全场。

    艾辉周身十丈,尽皆齑粉!

    鸦雀无声。(未完待续。)8

    </br>
29salon